书拟人生 > 魅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晴空朗朗,万里无云。

  骄阳下,一辆黑篷马车行驶在平坦的泥路上,随行约有十多名护卫与奴仆,透露出马车中人儿的身分显贵。

  路的右侧是一座蓊郁苍翠的山峦,左侧有一座小丘,小丘的另一头是一望无垠的草原,水草丰美,风光明媚。

  马车持续行驶了约莫两刻钟之后,一行人抵达了一片美丽的湖泊。

  “到了吗?”

  娇甜的嗓音才刚自车内传出,一抹窈窕的身影就从马车中翩然现身。

  说话的是个约莫十七岁的年轻女子,穿着一袭艳红色的衣裳,纤细的手腕上套着几圈雕工精致的银环,优雅的颈子挂着由花朵编织成的项圈,头上则戴了一顶缀有七彩玉石的滚毛帽。

  随着她下马车的动作,一颗颗七彩玉石摇晃轻碰,发出悦耳的声响。

  她一现身,几名奴仆立刻迎了上去,而两旁的侍卫们则留神着周遭的动静,保护意味浓厚。

  “小姐,您还是留在马车上歇息,让奴婢们代劳就行了。”

  “不,我想亲自动手。”

  察朵儿摇了摇头,柔润的红唇勾出一抹微笑。

  十七岁的她,青春正盛,有着沈鱼落雁的美貌,那双莹亮的眼眸比湖水还要澄澈,唇边的那抹笑靥比花儿还要娇美。

  她是“赤那部族”族长的女儿,“赤那部族”在这方圆数百里之内的势力庞大得宛如一个小王国。

  过几日就是她娘玉舒兰四十岁的生辰,贴心的她,最懂得如何讨娘的欢心。

  “这座湖边开着许多蓝雀花,娘最喜欢这种花儿了,我要摘回去,亲手替她做生辰礼物。”

  察朵儿的脸上漾着甜美的微笑,踏着愉悦的步伐前往湖畔,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开在湖畔的美丽花儿。

  在那一朵朵淡蓝色的花儿上,皆生着两片细长的叶子,看起来就像是振翅欲飞的雀鸟,因此被取名为蓝雀花。

  更特别的是,这种花儿摘采下来后,经过日晒干燥,仍旧能保持美丽的色泽,用来编织饰物再适合不过了。

  “用娘最爱的花儿编成饰物送给娘,她一定会很开心的。”察朵儿一边摘采花儿,一边好心情地哼起了曲子。

  那甜美悦耳的歌声,让奴仆们的脸上都扬起了微笑,就连原本专注留意周遭动静的护卫们,脸上紧绷的神情也放松了下来。

  他们家小姐除了有着过人的美貌之外,还拥有黄莺出谷般宛转的嗓音,每当她愉悦地哼着曲子时,那美妙的歌声常让人不自觉地停下手边的工作,专注地凝神细听,久久回不了神。

  花了约莫两刻钟,察朵儿亲手摘了满满一篓的蓝雀花,看着自己努力的成果,她的脸上漾起了开心满意的微笑。

  “好了,咱们回去吧。”

  察朵儿返回马车,一行人随即踏上归途。

  沿路上,察朵儿将美丽的花儿抱满怀,淡雅清新的香气弥漫在车厢中,让人的心情愉悦极了。

  “合兰,你说我该编成什么好?”她开口问着陪伴在车厢内的一名奴婢。

  “小姐的手巧,无论编成什么一定都很漂亮。”合兰笑着答道。

  “嘻嘻,只要能让娘开心就好。”察朵儿笑道。

  正当她又有了哼歌的兴致时,想不到却突然听见外头传来一声惨叫。

  她愣住,正想开口询问,就已听见护卫的叱喝声响起——

  “有埋伏!”

  埋伏?!

  察朵儿的笑容僵在脸上,澄澈美丽的眼眸浮现一丝不安。

  这一带一向平静,很少听说有什么流寇盗匪,因此她才会放心地在十多名护卫的随行下前来摘花,怎么想得到他们竟会碰上了埋伏?

  “快送小姐离开,这边我们断后!”一名护卫对车夫吼道。

  车夫不敢稍有迟疑,手中鞭子狠狠一挥,马儿立刻加快脚步奔驰。

  马车内,察朵儿的情绪紧绷、娇容苍白,尤其当她隐约听见激烈的打斗声响起,更是让她心惊胆跳。

  对方是什么人?有什么企图?他们究竟只是随机行抢的盗匪,抑或是冲着她而来?

  察朵儿心乱如麻,既为了自己的处境而不安,又担忧着护卫们的安危,忍不住从车窗探头想要往后看,却赫然惊见一支箭矢咻地飞过眼前,差那么几寸就要射中她了!

  她惊骇地倒抽口气,赶紧退回马车内。

  然而,就在下一瞬间,她听见了车夫的惨叫,接着马儿像是也中了箭,不仅发出激烈的嘶鸣声,还突然横冲直撞了起来!

  “啊——救命呐——”

  奴婢合兰发出惊恐的尖叫,察朵儿也很想叫,但她的咽喉像是被人掐住似的,发不出任何声音。

  负伤的马儿像是发了狂似的,失控地拖着马车乱窜,在合兰的尖叫声中冲出一座土坡,并一路狠狠地往下翻滚而去!

  在一路碰撞、滚落中,忠心耿耿的合兰虽然心中惊骇万分,却仍奋不顾身地抱住察朵儿,竭尽所能地以自己的身子保护小姐。

  随着马车一路的翻滚,她们的身躯在车厢内剧烈的撞击。

  即使有了合兰舍身的保护,强烈的痛楚依旧自察朵儿身体的各个部位传来,已超过纤细的她所能承受的程度。

  当马车最后重重落地、摔得四分五裂时,车厢中的两个女人也滚了出来,双双晕死过去……

  猛烈的痛楚,自额角、肩膀、手臂、双腿……身体各处传来,像是有人拿着一条带刺的鞭子,一下又一下地狠狠笞打她的身子。

  一声痛苦虚弱的呻吟自红唇逸出,原本紧闭的眼睫微微地颤动,过了一会儿,她的双眸终于缓缓睁开。

  入眼所见,是一辆已摔得面目全非的马车,而更远一点的地方,趴着一个动也不动的女子,像是已经断了气。

  那双黑白分明的美眸茫然地望着眼前的景物,像是一时间不明白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狼狈地趴在地上的她,想要翻过身来,但只要她一试图使力,身上的痛楚就蓦地加剧,痛得她差点又晕厥过去。

  “好疼……”

  她蹙着眉心,虚弱地喘着气,伸手抚着不断传来惊人痛楚的额头,却发现触手所及是一片湿热。

  是血。

  猩红的鲜血滴淌在她白皙柔嫩的掌上,看起来相当怵目惊心。

  她纤细的身子颤栗地发抖,巨大的恐惧狠狠揪住她的心,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瞥见眼前出现一双靴子。

  那是双男人的羊皮靴。

  她费力地仰起头,缓缓顺着这双羊皮大靴往上望去,瞧见了一个穿着白色衣袍的男人。

  男人逆着光,使他的容貌藏在阴影之中,无法看得真切,因此她只知道他相当高大,浑身散发出慑人的气势。

  这男人……是谁?

  时间彷佛凝结在这一刻,男人低头望着跌趴在地的人儿,由于他始终沉默不语,让人无从猜测他的善恶与来意。不过,此刻的她也根本没法儿思考,她那张染血的小脸满是茫然,美丽的眼眸中除了空洞之外,只有恐惧。

  “你……我……这里是……哪儿?我……我是谁……”

  第1章(2)

  听见她的话,男人微微一愕。

  他迈开步伐趋近,在她的身边蹲下,甚至还动手轻捏起她的下巴,让她被动地仰起小脸,而她这时也才终于看清楚这男人的容貌。

  他看起来约莫二十三、四岁,有着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孔,那双深邃幽黑的瞳眸宛如笼罩着薄雾的湖泊,让人什么也无法看透。

  “你忘了自己是谁?”男人的嗓音轻淡,像是夏夜沁凉的晚风。

  “我……”

  她蹙着眉心,试图回想些什么,然而一阵宛如要将她脑袋硬生生剖开的痛楚,让她的脸色顿时苍白如纸。

  她虚弱地摇了摇头,摇落两串楚楚可怜的泪水。

  “我……我不知道……我想不起来……我……究竟是谁……你……又是什么人……”话才刚问完,她又再度晕了过去。

  男人望着她浑身血污狼狈的模样,低垂的眼睫,掩去了眼底思量的光芒,俊魅的脸孔看不出情绪。

  沉默了一会儿后,他倾身将柔若无骨的人儿抱起,踏着稳定从容的步伐,将她带离这一片混乱与狼藉。

  苍劲的风,在狼牙山中呼啸着。

  在狼牙山顶,有一座宏伟的石堡,几乎占去半个山头,而这里,正是大名鼎鼎“雪狼王”的住所。

  说起这“雪狼王”,附近方圆百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却没什么人知道他的来历。

  约莫五年前,一名年轻男子凭着高强的武艺,收服了狼牙山一带四处作乱的盗匪,并建了这座石堡。

  那些盗匪虽然全成了对男子忠心耿耿的手下,但是男子从不打家劫舍,也不许手下做伤天害理的勾当,反而要他们做起正当的买卖。

  由于这年轻男子时常穿着一袭白色衣袍,又在狼牙山据地为主,因此人们就给了他“雪狼王”的称号,鲜少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叫做萨昂。

  此刻,一个三十来岁的大夫正在石堡的一间厢房中,替榻上的伤患诊疗,榻上躺着的是名极为貌美的年轻姑娘。

  姑娘仍旧昏迷不醒,但是额角、脸上的血污已经擦拭干净,甚至还被换了件干净的衣裳。

  大夫一边诊疗,一边分神瞥了眼伫立在房中的男人。

  “想不到,堂堂﹃雪狼王﹄竟然会救了个女人回来。女人对你来说,不是最微不足道的存在吗?”古常夫半开玩笑地揶揄着曾经是他救命恩人的男子。

  两年前,古常夫为了摘采稀有药草,千里迢迢地来到狼牙山,结果不幸跌入山沟,双腿骨折无法动弹。

  当时有几只土狼垂涎地朝他走来,他以为自己死定了,想不到在千钧一发之际,萨昂出现了,将他救了回来。

  为了报答萨昂的恩情,他决定留在狼牙山行医。虽然他并不清楚萨昂的过去,但是这两年下来,他知道这个俊美无俦的男子似乎对女人不怎么感兴趣,从没见过萨昂的身边出现过什么陌生女子。

  原本他还曾在心里暗暗怀疑萨昂该不是天性排斥女人,想不到今儿个他却突然带回了一名绝世美人。

  萨昂望着床上的人儿,一瞬也不瞬地盯着那张绝美的容颜。

  “她,不一样。”

  “不一样?好吧,她确实比那些爱慕你、一心希望能得到你青睐的姑娘们还要美上许多。难道……你看上了她的美色,打算将她救活之后当你的﹃狼后﹄?”

  古常夫兴致勃勃地问,只可惜萨昂并没打算满足他的好奇心。

  “你的话太多了,只管医治她就是了。她的情况究竟如何?”

  “她啊,挺惨的。除了额角之外,肩骨、手臂、后背甚至是双腿都有多处擦伤,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她的额头。真是难为了她,一个纤细娇弱的女孩子家,却承受了这么大的痛楚。”

  “有没有救?”萨昂简明扼要地问。

  “当然有!难得出现一个让你另眼相看的女人,就算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我想尽办法也要将她给救活,更别说她其实算相当幸运了,虽然身上有多处擦伤,但都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到筋骨和要害。放心吧,她很快就会复原的。”

  “既然伤得不算重,她怎么会忘了自己是谁?”

  “喔?失去记忆了?”古常夫看着她额角上的伤口,说道:“她的脑子受到了猛烈撞击和伤害,会突然失去记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真的?”

  “当然是真的!”古常夫肯定地点了点头。“四年多前,我也遇过同样的情况,有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不小心从马背上摔下来,还被马脚狠狠踹中了脑袋,晕死过去,结果他清醒之后,连自己姓啥名啥、住哪儿统统都给忘了呢!”

  萨昂沉吟了半晌后,开口问道:“她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多久?什么时候才会恢复正常?”

  “这个嘛……恐怕没人能说得准。当初那个壮汉过了三个多月才恢复记忆,至于这姑娘……还得看她的造化吧。也许十天、半个月,也许要好几个月,也或许她这辈子就再也想不起自己是谁了。”古常夫同情地叹口气之后,起身道:“好了,我先去帮她煎些药,晚些时候再来看看情况。”

  古常夫离开后,萨昂低垂着眼睫,像是在思量着什么。

  就在此时,床上传来了虚弱的呻吟。

  萨昂立刻踱到床边,而她也刚好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她抬起小脸,看到了昏迷前见过的白衣男子,然而她的眼眸一如先前那般茫然,巴掌小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既无辜又无助。

  “这……这里是哪儿……你……你是谁?”她虚弱地问,神情和语气都透着明显的不安与恐惧。

  萨昂没有立即回答她,反问道:“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我……我是……”她突然顿住,神情再度一片茫然。

  “不记得了吗?你再想想看。”

  “我……”

  她偏着头,试图回想,然而下一刻她却抱着脑袋,发出痛苦的呻吟,纤细的身躯更是颤抖个不停。

  “好痛……好痛……我想不起来……什么也想不起来……”

  “真的什么也记不得了?”萨昂又问,如鹰般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像是想看穿她话中的真伪。

  她可怜兮兮地摇头,眼眶中的泪水克制不住地淌落。

  “这里……这是哪儿……我是谁……你……又是谁?我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脸上写满了惶恐不安,像一只不小心受困陷阱的小鹿,看起来是那么的惊恐无依,可怜极了。

  萨昂直视着她的眼,缓缓说道:“你在返家的途中遇到埋伏袭击,身边的奴婢和护卫全都死光了。”

  听见如此可怕的消息,她倒抽口凉气,眼底的恐惧更深,纤细的身躯也抖得更加剧烈了。

  “那我……我怎么没死?还有……我到底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对不对?”她楚楚可怜地望着他。

  “没错,我的确知道。”

  “真的?”

  她的眼儿一亮,像是在一片黑暗中好不容易见着了光亮,整个人也跟着有元气了些。

  “我是谁?我叫什么名字?请你快告诉我!”她眼中含泪地央求。

  萨昂注视着她片刻,唇边忽然勾起一抹浅笑。

  他那俊魅迷人的笑容让她有片刻的失神,而他则更进一步地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俊颜俯低,两人的脸孔近得几乎鼻尖相贴。

  当她惊诧得屏住呼息,一颗芳心莫名地狂跳不止时,他以拇指亲昵地摩挲她柔嫩的面颊,以低沉的嗓音说道——

  “你是我将过门的妻子朵儿,欢迎回家。”

  第2章(1)

  他说她是他即将过门的妻子,原本计划再过半个月就要拜堂。

  他说她所面的亲人皆己亡故,而他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家人。

  他说,在先前那场意外中,只有她一个人幸存,其他奴婢和护卫们去死了……

  朵儿怔怔地发愣,白日萨易透露给她的这些讯息,让她的思绪混乱,心中浮现无数个疑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