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魅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男孩骇然抽,惊恐地瞪着这一幕。

  他的脑子陷入一片空日,有种快要端不过气的痛楚,仿佛有一条绳索正狠狠地绞紧他的咽喉……

  ***

  一双现黑眸蓦地睁开,在仅有微弱月光的幽暗中,隐隐闪动着光芒……那是充满恨意的眼神。

  萨昂的神色阴郁,气息有些粗重,刚才梦见的陈过往事,让他俊魅的脸孔浮现一抹狠戾之色。

  已经十五年了……

  即使当年他才不过八岁,即使事情已经过了十五年,但是当时的情景,仍深烙在他的脑海中。

  祖父,他世上唯一的亲人,当年好心前去医治“赤那部族”的族长察木克,最后却被残忍地处死。

  萨昂闭了闭眼,沉痛的往事让他的胸口涌上一股强烈的抑塞郁闷,就连心肮也狠狠地揪紧。

  由于他爹娘死得早,他自幼是由祖父带大的,祖孙俩相依为命,四处游走。

  八岁那年,他与祖父正好行经\'赤那部族\"附近,有名老妇人患有痼疾,祖父治好了她。

  悄息一传开,罹患各种颖难杂症的病患便闻风而来,请来祖父医治,而仁心仁术的祖父—一治好了这些病患。

  当时,“赤那部族”的族长察木克染上不明恶疾,许多大夫都束手无策,听闻祖父医术卓越,便派人请祖父前去医治。

  祖父悬壶济世,一生以救人为志向,自然毫不犹豫地应邀前往,想不到,却因此枉送了性命。

  那些无知又愚蠢的人,竟因为自己的多疑与猜忌就怀疑祖父是敌方派去的好细奸细,还用残忍的手段处死了祖父!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血腥残酷的一幕,更恨自己当时连想要亲手埋葬祖父的能力也没有。

  这件事情成了刻在他心底最深的痛,这十五年来不曾或忘。

  在他的人生中,最不需要的就是爱情,而活着最大的目标就是要当年害死他祖父的察木克付出惨痛的代价!

  他誓言要报仇,而现在,时机已然成熟。

  萨昂转过头,望着枕畔安然酣睡的人儿,眼底闪动着阴鸷的光芒。

  察朵儿,“赤那部族”族长最宠爱的女儿。

  他的唇角一扬,勾出一抹冷笑。

  原本他打算杀了,让察木克也尝尝失去挚爱人儿的痛楚,于是他率众狙击她的队伍。

  想不到,她所乘坐的马车都摔毁了,她竟然没死,而目还失去了记忆,这个出乎意料的结果,让他临时改变了计划。

  当过,祖父惨遭肢解致死,现在一刀杀了她,实在太便宜了他们,所以,他要执行更彻底的报复!

  从察朵儿那双澄澈如湖水的眼眸,看得出她确实从小就被众人捧在手掌心中呵护,在她十多年的人生中,只怕从不曾占染过任何的丑恶。

  这么一个单纯而生嫩的女子,要撩拨她、诱惑她、实在太容易了,而彻底毁去察木克最钟爱的女儿,该是相当痛快的报复吧!

  他不知道察朵儿什么时候会恢复记忆,所以在那之前,他要尽快地彻底掳获她的心,他要搞下这朵纯真的花儿后,再狠狠地践踏、毁弃!

  为此,尽管他明知道她对男女亲密之事根本全无经验,却无情地不给她半点适应的时间,直接以最亲匿的触碰来挑逗、诱引她。

  萨昂噙着一抹冷酷的微笑,伸手轻抚着察朵儿的面颊。睡梦中,她不自觉地朝他靠近了些,那全然信任的模样,让萨昂的眼底泛起了森冷的光芒。

  这头美丽而纯真的猎物,既然已经落入他的掌心,就绝没有逃脱的生路!

  ***

  当察朵儿不见之后,“赤那部族”上下全都陷入一阵愁云惨零之中。

  一看见手下返回大厅,察宋克立刻焦急地追问。

  “怎么样?找到没有?”

  昨日他心爱的女儿说要亲手做些饰物送给她娘,外出去搞花了,想不到已经过了傍晚,却迟迟没有回来。

  这不寻常的情况,让他担忧极了,立即派人出去寻觅。

  岂料,经过将近一个时辰后,手下竟传回了恶耗——

  女儿乘坐的马车坠毁在一座土坡下,而随行的护卫和奴仆去都死了!

  这个可怕的消息,吓坏了察木克夫妇,直到到后来听说手下们没有见到爱女的尸首,心底才又升起一丝希望。

  或许,或许老天垂怜,那个单纯善良的孩子逃过了一劫。

  可是,倘若她没死,会上哪儿去了?怎么会凭空消失呢?

  “究竟怎么样?你们找了一上午,有没有发现?”察木克追问。

  “回族长,属下们还是没有找到小姐……”

  “什么?!”察木克焦躁地叱喝:“一群没有用的饭桶!既然没找到人还回来做什么?”

  “回族长,属下找到这个,可能是小姐的乐东西……”一名下属恭敬地呈上一顶缀有七彩玉石的滚毛帽。

  察木克接过那顶毛帽,夫妇俩西互望一眼,彼此点了点头。

  “没错,这的确是朵儿的帽子!在这顶帽子的附近,你们还发现7什么其他线索没有?”

  “没有,属下只找到这顶帽子。”

  “那还不快自再去找!快去!就算把那附近的每一寸土地都翻过来,也要给我找到小姐!”察木克挥着仅剩的一只手臂,激动地催促。

  “是。”

  “还有,究竟是什么人下的手,也给我调查清楚!”

  “属不遵命。”

  “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朵儿,生要见人……死要尸。”最后几个字察木克说得异常沉痛。

  “是,属下告退。”

  手下离开之后,察木克夫妇满脸愁容地对望。

  “到底会是什么人下的手?我可怜的朵儿……”玉舒兰哽咽低语,担忧的泪水忍不住落下。

  “夫人先别这么绝望,朵儿那孩子一定会逢凶化吉的。”察木克开口安慰,但自个儿的脸色却仍十分凝重。

  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爱女己惨遭不测,然而随行的护卫和奴仆都惨死了,他尽管心里抱着一丝希望,却实在没法儿持太乐观的态度。

  “这一带不是挺平静的吗?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1?”玉舒兰泪涟涟地问。

  “或许对方是临时起意,也或许有什么不轨的意图……”察木克沉重地叹了口气。

  如今,除了倾尽“赤那部族”之力四处搜寻之外,似乎也只能祈求上天垂怜,保佑单纯善良的女儿能够逢凶化吉、平安归来了……

  第3章(1)

  经过一连数日的疗伤与休养,朵儿身上的伤已结痂,体力也恢复得差不多,己能够轻松地走动了。

  这日午后,萨昂说要下山去办合事,朵儿便澡玉真的陪伴下,在石堡的庭院中四处走走透透气。

  过去这几天以来,萨昂几乎寸步不离地陪在她的身旁,细心地呵护、照料,宛如将她当成稀世珍宝般小心翼翼地守护、

  回着起这一切,一股奇异而微妙的骚动就在朵儿的心底荡漾开来。

  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他己占据了她的心思,即使此刻他不在身旁,她的心绪仍旧不由自主地飞到他的身边,只不过她……

  一阵飞鸟振翅掠过的声响,蓦地打断了朵儿的思绪。

  她回过神,目光环顾着对她而言仍十分陌生的庭院,最后来到一座石亭中坐下来歇。

  “玉良,走了一会儿,我有点累,也有点渴,你可以帮我去沏一杯茶过来吗?”她轻声开。

  “是,那小姐在这儿稍等,奴婢去去就来。”

  “嗯。”

  玉真离开后,朵儿坐在石亭中,独自欣赏着眼前美丽的景致。

  她瞥见不远处,有一棵花木开了一朵朵美丽的桃红色花儿,她忍不住走过去,细细地驻足欣赏。

  半晌后,她的目光一转,看见另一处的花圃开了一整片的雅致小花,她惊喜地走过去,弯身嗅了嗅花儿的香气。

  过了一会儿,她瞧见一棵果树上结了许多鲜艳欲滴的果子,忍不住好奇地走过去端详。

  这样沿路走着、看着,她来到了石堡的大门处。

  眼看大门附近没有人守着,也刚好没有任何奴仆经过,朵儿便踏着轻巧的步伐走了出去。

  出了大门,她沿着平坦的道路走了一会儿后,瞧见一旁是一片清幽的竹林,景致十分优美,她便转身走了进去。

  进入竹林后。朵儿步伐轻盈地走着。

  忽然,耳边隐隐传来一阵马蹄声,但她的脚步没停,继续往竹林深处走去。

  然而,过没多久,有道身影蓦地掠至她的眼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朵儿惊讶地抬头,看见了萨昂。

  “你怎么会在这里?”萨昂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

  他今日下山去办点事情,回程时远远就瞥见一抹纤细的身影走出石,窜入一旁的竹林。

  那不寻常的人影引起他的疑心,于是立刻追求一眶瞧究,想不到竟然是她。

  她为什么会一个人离开?该不会她的失忆全都是装的,这会儿打算趁他不在的时候悄逃掉?

  朵儿仰头望着他,娇美的脸上浮现惊喜的笑容。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问着同样的问题,并欣喜地笑道:“太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害怕迷路,没法儿回去了!”

  “既然怕迷路,为什么还自己一个人跑出来?”萨昂眯着眼问道。

  虽然从她脸上看不出半点惊慌与心虚的神色,可他心底的怀疑并没有那么轻易就被打发掉。

  “因为我的身子已经好多了,我,到附近走走、看着曾经熟悉的景色,说不定可以帮助我想起一些什么。刚才我瞧这片竹林十分清幽,就忍不住走进来,结果差一点迷失方向,还好你出现了,我就不用担心了。”朵儿笑着答道。

  萨昂望着她脸上的笑容,黑眸紧盯着地的眼,像是想从她细微的神色反应来分辨她话中的真伪。

  “玉真呢?既然要出来怎么没带着她一起?”

  “不关她的事,你别怪她。我刚才本来在石亭中歇息,觉得渴,要她去帮我沏一杯茶过来。我是临时起意,自个儿碎意走走的……你在生气啊?”朵儿瞅着他不甚愉悦的脸色,瞧他的眉心还紧锁着呢。

  萨昂闻言,立刻缓了缓脸色,将她娇小的身子揽进怀中。

  “不管怎么样,以后你别再一个人乱闯了,要是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他开口叮咛。

  “原来你是担心我的安危啊?我还以为你在生我的气呢!”朵儿松了一口气似地说道。

  “当然担心你,你可别忘了之前才刚发生的意外。”

  听他这么,朵儿便顺口问道:“对了,先前突袭击我的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那么做?”

  “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变个水落石出的,不过根据目前的线索……对方似乎是“赤那部族”的人。”

  萨昂故意这么说,想试探她的反应。

  听了他的话,朵儿脸上的神情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她偏着头,像是在细细地思忖。

  “你说的“赤那部族”……是什么人?”

  “你不知道?”萨昂挑眉望着她。

  难道,她对自己的出身也忘得一干二净,连半点模糊的印象都没有。

  “不知道呀,你为什么这么问?”朵儿望着她,神情无辜而困惑。“我应该认识他们吗?他们为什么要袭击我?”

  萨昂从她的反应找不出半自破绽,还许是他多心了,或许她真的只是为了想要早点恢复记忆,才会自己一个人出来转转。

  “一切都还在调查,不过你放心,不论对方究竟是什么人,我都不会再让他们伤你半根寒毛。”

  听着他的保证,朵儿弯起了红唇,笑道:“只要有你在身边,我就什么也不怕了。”

  她那美丽的笑靥,攫住了萨昂的目光。

  明明他只是为了让她爱上他,才会刻意表现出对她百般呵护的一面,可对他阴狠计谋一无所知的她,却对他绽露甜美的笑容,那灿烂如阳光的笑靥,更显得他心计的深沉与阴暗……

  有那么一瞬间,萨昂打从心底厌恶起自己的计谋,毕竟他并不是天性冷酷无情的人,若不是背负着祖父的血海深仇,他又何必如此机关算尽、费尽心思,强迫自己去伤害这么一个无辜纯真的人儿?

  “你怎么了?”

  一胜关心的询问,打断了萨昂短暂的分神。

  朵儿望着他忽然显得有些阴郁的脸色,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轻触他的眉心,仿佛想为他抚平眉心的折痕。

  萨昂微微一僵,她温柔的触碰、关怀的询问,冷不防在他的心里掀起一阵异样的波澜。

  他强迫自己挥开那些不该存在的情绪,提醒自己——她不过是用来报复察木克的一枚棋子!

  “你不是想四处看看吗?我带你去吧。”

  “真的?那太好了!”

  萨昂带着她走向停在竹林外的马儿,将她抱上马背,安置在他的身前。

  “怕吗?”他问道。

  朵儿摇了摇头。“有你在,不怕。”

  她充满信任的话语再度撞击着萨昂的心口,仿佛想将他冷硬的心敲出一道裂缝似的。

  他神色一敛,再度选择漠视心底异样的感觉。

  “那好,抱牢了。”

  萨昂拉扯缰绳,叱喝一声,马儿立刻奔驰了起来。

  强劲的山风不断地吹刮着朵儿柔嫩的面颊,让她不自觉地将脸蛋埋进萨昂宽阔的胸膛。

  他温热的怀抱,让她有种置身于春阳下的暖意,而他胸腔中强劲有力的心音,宛如一下又一下地撞击在她的胸口,让她的心绪纷乱,几乎没法儿地思考,只能沉溺在他的拥抱之中……

  ***

  第3章(2)

  萨昂的坐骑是一匹万中选一的千里良驹,才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就已抵达了狼牙山的山头。

  置身在最高的顶端举目眺望,辽阔的美景尽收眼底。

  “哇,好美!”朵儿由衷地赞叹。

  “这里,是狼牙山最美的地方。”萨昂也跟着眺望眼前的景致。

  他们两人静静地欣赏许久后,朵儿忽然回过头,若有所思地望着萨昂,眼中有着一丝疑惑。

  萨昂对上她的目光,问道:“怎么了?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怎么会忘了你呢?”

  “你不只是忘了我,还将你所有的一切也全忘了,不是吗?”萨昂用着无奈的语气说道。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多跟我说一些以前的事情好不好?说不定我会因此想起一些什么。”朵儿开口央求。

  “你是我远房表亲的女儿,你爹娘去世之前将你托给了我,从此你就一直跟在我身边了。”萨昂编造了一个最单纯也最不会出错的身世。

  听了他这番话,朵儿仍是一脸茫然。

  “可是……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没有关系,慢慢来总会想起来的。”

  “嗯。”

  朵儿点了点头,乖顺地偎进萨昂的怀抱,然而她眼底的困惑不但丝毫没有减少,甚至还更深了。

  像是察觉她的心事重重,萨昂伸手抬起她的脸。

  “怎么了?你又在想些什么?”他一边关心地询问,一边不着痕迹地观察她的神色。

  “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样,我想要记起关于我们之间的一切!”朵儿看着他,语气有些激动地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