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魅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想不起来就暂时别想了,这事儿急也没用,总有一天你会记起一切的。”萨昂安抚地说。

  “可是……”

  “别想了,你看那边。”萨昂指了指另一个方向。

  朵儿顺着他的手势望去,看见了即将西下的夕阳,那火红的落日将远处的山头染上一层绯红,而天边更是布满了绚烂的晚霞。

  她的眼儿一亮,脸上绽放惊喜的笑颜。

  “好美……”

  她发自内心地惊叹,刚才的烦恼霎时被抛到脑后。

  “的确很美。”

  萨昂低声附和,然而他的目光却是落在她的侧脸。

  她真的很美,清丽的容颜,精致的五官,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还美,尤其是她的笑靥,让人有种打从心坎温暖起来的感觉。

  只不过,当她恢复了记忆、当她知道了真相、当她被他狠狠地伤害过后,该从此见不着她的笑答了吧?

  想象着她宛如一朵枯萎的花儿,渐渐失去生气、渐渐地调零,他的心竟仿佛被藤蔓狠狠地绞紧般,疼痛、抑郁的感觉蓦地横亘在胸口。

  朵儿微笑着回眸,却看见他阴郁的神情,吓了她一跳。

  “怎么了?”

  她蹙着眉头,关心地问。

  看见他这神情,她的心口也跟着泛起细细的疼痛。

  萨昂微微一僵,迅速缓下了脸色。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你先前发生的意外,想到我差一点就失去了你。”他很快地找了借口,却忍不往在心底恼怒地低咒。

  见鬼了,他刚才是在抑郁、心疼些什么?!

  此刻的一切,完全依照他的计划进行,他该追不及待地等着为祖父报仇的那一天到来,而不是莫名其妙地感到口软,心疼起她未来将要遭受的打击!

  萨昂硬生生地挥开纷杂的思绪,忽地低头攫住她的红唇。

  朵儿没料到他会突然亲吻她,而瞬间笼罩住她的灼热气息,让她很快地陷入一阵意乱情迷。

  他火热的舌强悍地深入她的唇间,撩拨、挑逗着她软嫩香甜的丁香舌,她在一阵天旋地转间,情不自禁地回应起他的亲吻,与他舌瓣交缠。

  她美好芬芳的滋味,让萨昂几乎没办法停下来,直到怀中的人儿几乎快喘不过气了,他才放开她。

  见她的唇儿庄他吮吻过后变得更加艳红,宛如被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不禁油然而生。

  “朵儿,美丽的朵儿……”

  萨昂叹息似的低喃,难以克制地再度低头吻了她。

  这回,他吻的是她雪白细致的劲项,大掌则隔着衣裳罩上了她胸前的浑圆。

  他一边在她的颈子烙下一枚枚淡红印记,一边揉抚着她的丰盈,那让朵儿的呼息变得急促,有几次甚至差点忍不住发出羞人的娇吟。

  当她身子的热度愈来愈高时,他的大享也放肆地深入衣襟,隔着薄薄的兜儿地罩上了她的酥胸。

  “不……别这样……”

  朵儿害羞地想要遮掩,但萨昂已低下头,将她粉嫩的蓓蕾纳入口中,火热而煽情地吮吻着。

  “啊……不……”

  朵儿的身子无怯克制地窜过一阵阵轻颤,感觉到他的舌放肆地兜转着她的ru尖,在她体内掀起了一波波陌生而强烈的快感。

  “不行……不行……快停下来……”

  她蹙着眉心,摇螓首,知道自己该要抗拒,可却使不出半丝力气,最后还是萨昂发挥过人的自制力,停了下来。

  他气息粗重,咬牙压抑住想要继续对她为所欲为的冲动,并动手将她凌乱的衣襟给拉好。

  这儿虽是狼牙山,鲜少有外人擅自闯入,可毕竟还是在野外,若是继续下去,万一有人恰巧经过……

  不,她可不想让别人瞧见她绝美的胴体。

  一发现自己竟对察朵儿产生一股强烈的独占欲,萨昂的心底有些诧异。

  不过他没什自己细想这样的情绪从何而来,他告诉自己,他只不过是不希望事情节外生枝,如此而己。

  “时候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萨昂搂着她上马,叱喝一声,马儿立刻载着他们踏上归途。

  回程的一路上,朵儿满脸通红地躲在他的怀中。

  她整个人就羞得快冒烟了,一想到刚才他对她所做的举动,根本没有勇气抬头与他目光交会……

  第4章(1)

  夜色渐深,晚风沁凉如水。

  以一整排湘妃竹围成的浴池中,隐约传出了水声。

  热气氤氲中,朵儿浑身赤裸地泡在浴水里,舒服地叹了口气。

  自从她发生意外以来,为了怕未结痂的伤口浸在水中会恶化,因此过去几天她只能用沾湿的帕巾擦拭身躯,没法儿好好地沐浴。

  所幸,大夫的药膏相当有效,现在她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淡淡地红痕,总算可以浸在浴水中了。

  为了能够自在地沐浴净身,她支开了玉真,独自一个人开开心心地来到浴池,此刻温热的池水让她通体舒畅,也让她的心情愉快极了。

  她突然又想要哼歌的冲动,但她并没有真的哼起来,而是静静地趴在浴池的边缘,脑中的思绪开始乱转。

  一想到受伤的这段日子来,萨昂时常亲手为她搽药,那修长的指尖几乎抚遍了她的全身,她就不禁羞红了脸。

  再想到傍晚在山顶时,他对她所做的一切,想到他火热的唇舌放肆地吮吻她的酥胸,热辣辣的感觉就在她的双颊狂烧。

  朵儿抚着热得烫手的面颊,努力挥开脑中那些过于香艳煽情的画面,不许自己再想了。

  好不容易拉回心思之后,朵儿仰头望着天际,神情请若有所思,白日的疑惑,再度浮上她的眼眸。

  根据目前的线索……对方似乎是“赤那部族”的人。

  萨昂是这么说的,但……

  “不,不可能,绝对不会是‘赤那部族’的人。”朵儿摇了摇头,完全不相信有那个可能性。

  再怎么样,当初埋伏、狙击他们的人,也绝对不可能是“赤那部族”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会伤害身为族长女儿的她呢?

  一思及当天发生的意外,察朵儿美丽的容颜就盈满沉痛的哀伤。

  其实,她从头到尾都不曾失去记忆,她清楚地记得当天的情景!

  想到她那些忠心耿耿的护卫们拼死保护她,她就难受极了。

  想到合兰为了保护她,不顾一切地紧紧抱住她,用自己的身子代替替她挡掉了许多足以致命的撞击……

  那日可怕的情景,一幕幕地浮上脑海,让察朵儿的眼眶中蓄满了泪水,在没有旁人跟在身旁的一刻,她终于允许自己落泪。

  哀悼了许久后,察朵儿勉强振作起来,脑中浮现萨昂的身影。

  那个时候,不知道已昏迷了多久的她才一睁开双眼,就看见一个陌生男子出现在眼前。

  由于无法分辨他究竟是敌是友,一瞬间闪过脑海的自我保护念头,让她立即假装失去了记忆,心想至少先看看他的反应,再随机应变也好。

  想不到,他竟然将她带到了这儿,还宣称她是他即将过门的妻子。

  天知道,她根本不曾订过亲,过去也根本不曾见过他啊!

  这匪夷所思的情况,让她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与不安,只能继续假装失去记忆,静观其变。

  到底萨昂为什么要将她带回来?为什么要宣称他们是未婚夫妻?他这么做的用意和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还有,那日埋伏狙击他们的,究竟是什么人?和萨昂有没有关系?

  当最后一个问题浮上心头时,察朵儿很快地就否定掉了它。

  “不,不可能跟他有关的。”她轻声低语,相信萨昂跟那些狙击他们的杀手没有任何关联。

  倘若他想要取她的性命,早在见到她没死的时候就该杀了她。那是她浑身是伤,虚弱得连逃跑的力气也没有,要捏死她比捏死一只蝼蚁还容易,他怎么不下手?

  若萨昂跟那次的狙击行动有关,他怎么可能还将她救回来、帮她疗伤?这些天又怎么可能会如此温柔、细心地呵护照顾她?

  只不过……

  尽管相信萨昂与当天狙击他们的恶煞没有关联,根据这几天以来他对她温柔悉心的照顾,她也相信他不是意图加害她的恶人,可是他宣称他们即将拜堂成亲的举动,又让她困惑不解,而心底那丝挥之不去的疑惑,正是她始终没有对萨昂坦诚自己其实不曾失去记忆的原因。

  至少,在她弄明白萨昂这么做的动机与目的之前,她想她最好还是继续佯装失去记忆。

  只是,该怎么查明真相呢?

  她总不能直接向萨昂摊牌,质问他真正的意图吧?她不能冒那个险,尽管心里相信萨昂应该不是坏人,但毕竟她对他的一切知道的仍是太少。

  上一回,她试图从玉真那儿套问出什么,想不到玉真才刚到这儿不久,根本没法问出什么有用的讯息,而她又不能找其他人来问个明白,就怕那样刻意的举动会让她失忆的伪装露出破绽。

  只是,这样毫无进展的情况,让她的心底暗暗焦虑,毕竟她失踪了这么久,又全无讯息传回,她的家人肯定担心得快疯了。

  一想到让宠爱她的家人焦急担忧,察朵儿的心里就充满了罪恶感,这也是她今日试图悄悄溜走的原因。

  今天她趁着萨昂外出,可以支开玉真,为了怕引起其他奴仆的注意,还刻意佯装受了庭园中那些花木、果树给吸引,然后一路走出了大门。

  原本她以为自己能够顺利离开,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返回“赤那部落”,然而当她音乐听见马蹄声时,就忽然有种可能溜不掉的预感。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所以当萨昂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她才能装出一脸惊喜的模样,没有露出什么可疑的破绽。

  当萨昂的俊脸再度浮上脑海,察朵儿不禁心绪纷乱地轻叹了口气。

  那个男人就像一团迷雾,她还没能将他看个透彻,就已被他撩拨得怦然心动、意乱情迷了……

  他的眼眸太过炽热,他的亲吻太过缠绵,他的拥抱太过温暖……他的一切宛如一张密密的网,将她牢牢地攫住。

  过去从不曾被任何男人撩起波澜的心湖,已被他彻底搅乱了春水。

  只是……她真的能任由自己就这么无法自拔地沉溺下去吗?

  心中那个尚未厘清的疑惑,提醒她在弄清楚萨昂宣称他们是未婚夫妻的原因之前,似乎该尽力管住自己的心……

  察朵儿蹙着眉头,细细地思索着。

  假设,她是真的失去了记忆,并且相信了萨昂的那番说词,那么她应该就会全心全意地待在他的身边,而照这样的情形发展下去,她和萨昂很有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拜堂成亲,结为真正的夫妻……难道,这就是他的目的?他想要娶她,所以才故意那么宣称?

  这个臆测一浮现脑海,察朵儿的芳心就强烈地怦跳起来,思绪也控制不住地朝这个可能性继续揣测下去。

  回事过去萨昂曾在某个场合见过她、喜欢上她,所以一发现她发生了意外,就立即赶去救她,而得知她失去了记忆后,为了将她留在身边,所以才宣称她是他即将过门的未婚妻吗?

  会吗?会是这样吗?

  这些推测,让察朵儿的俏颜一热,白皙的双颊染上了迷人的绯红。

  这样的猜测实在太令人害臊了,可是这些天以来,萨昂对她的温柔、关心与热情,让她无法克制地朝这个方向去猜想,而愈想,她心中那股火热的激动就愈是强烈……

  ***

  第4章(2)

  沐浴净身过后,察朵儿换上了干净的衣物,返回寝房。

  才一踏进房门,就见萨昂已在房里。

  一看见他,察朵儿就不禁想到刚才的猜测,那让她的心不由自主地加快,俏颜也蓦地染上红晕。

  望着她那双颊酡红、娇媚迷人的神态,萨昂的黑眸转炽,而那如焰的目光,让察朵儿不禁害羞地低下头。

  她一边试图压抑太过剧烈的心跳,一边暗暗想着怎么样才能够以最自然的方式,让他们开诚布公地向对方坦承一切?

  尽管他们都对彼此说了谎,但她相信都不是出于恶意,她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而把气氛给弄僵了。

  察觉她的心里有事,萨昂问道:“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想要到当初发生意外的地点去看看,你带我去,好吗?”察朵儿试探地央求。

  萨昂挑起眉梢,黑眸深处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防备。

  “为什么想去那里?”

  “因为重回那个地方,说不定我能想起些什么。”

  察朵儿心想,到时候若顺势假装真的忆起一切,似乎也是个不错的主意,而当她“恢复记忆”之后,萨昂也必得对她坦承一切,到时候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问题就可以全部解开了。

  只可惜,萨昂根本不曾犹豫或是考虑,就摇头拒绝了。

  “那里对你来说是太残酷可怕的地方,你暂时还是离那儿远一点,我怕你会承受不住。”

  他不仅不可能让她重回现场,甚至根本没打算让她离开狼牙山半步,免得事情节外生枝,或是真让她恢复了记忆,那可是会破坏了他的计划。

  察朵儿的脸上难掩失望,却仍不肯放弃。

  “我没有那么脆弱,而且你会陪着我的,不是吗?况且,你不是说我的奴仆和护卫们全都丧命了吗?我想去现场祭拜他们。”

  一想到那些忠心护主的奴仆们,她的眼底就盈满沉痛的哀伤。

  “他们都已经安葬了。”萨昂说道。前两天他的手下回报,说“赤那部落”的人已将那些尸首带回去安葬了。

  一想到察木克此刻必定陷入爱女失踪、生死未卜的痛苦煎熬,他的心底就掠过一抹复仇的快意。

  “坟在哪儿?我想要去上香祭拜。”

  萨昂的眉心微微一皱,说道:“去了只会让你的心情更加激动沉痛,你的身子好不容易快复原了,就算要去,也等过阵子再去。”

  察朵儿仰头望着萨昂,心情有些复杂。

  虽然他的神情和语气充满了关心,可是因为当初他宣称他们是未婚夫妻,使得许多事情都必须受到限制,现在连她想要去祭拜那些忠心耿耿的奴仆们也不行,她真的不喜欢这样!

  倘若真的要长长久久地在一起,他们之间就不该存在这些谎言啊!

  不过……察朵儿的心里明白,自己其实根本没有立场责怪他。

  早在萨昂编造他们之间的关系之前,她就谎称失去了记忆,她自己也是打从一开始就骗了他!

  复杂的情绪纠结在一起,让察朵儿的胸口郁闷难受。

  要不要向他坦承自己并没有失去记忆呢?干脆将一切说出来吧!

  心底涌上一股强烈的冲动,让她相对萨昂说出实情。倘若他是真的关心她、真的爱她,应该可以谅解当初她佯装失忆的苦衷吧?

  好,就这么办!

  “萨昂,我想——”

  萨昂以为她还没放弃要去坟前上香的念头,他不让她有机会说出口,一把将她揽进怀里,低头吻住了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