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魅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 页

 

  既然那一切都是假的,既然她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他现在为什么还要用这样的神情和语气对她说话?

  不,她不会再傻得相信他,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再沉溺于他那虚假的情意与关怀之中了!

  她别开视线,望向爹,就见大夫已开始着手处理他腿上的箭伤,并很快地止血、包扎妥当,看起来应无大碍。

  “既然这样,那你走吧,只求你能遵守承诺,不再为难我爹。”

  “朵几,你……”

  “求你,快走!我不想再见到你!”察朵儿的情绪再度激动起来,她不想再听见他那恍若含情的嗓音了!“我真后悔自己爱上了你!倘若一切可以重来,我宁可当时就摔死,或者不要假装失忆,好让你一剑杀了我!”

  她那悲愤的叫嚷,一字一句狠狠鞭笞着萨昂的心,让他痛不可遏,然而一想到她承受了更多的打击与伤害,他就恨不得能连她的伤痛也一起承担。

  大夫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到底有着怎么样的情仇纠葛,但是忍不住开口对萨昂说道:“现在小姐的情绪不宜太过激动,所以我看……这位公子你还是暂且回避一下吧?”

  萨昂咬了咬牙,点点头。才刚小产的她,身子太过虚弱,必须要好好地调养休息才行。

  他深深地凝望了她苍白虚弱的容颜一眼后,才强迫自己离开。

  察朵儿虽然告诉自己不许再留恋这个男人,但是当萨昂真的转身而去时,她却仍忍不住瞥了眼他的背影。

  这……是否就是此生见到他的最后一眼?往后是否不会再见面了呢?

  这么一想,察朵儿的泪水就怎么也克制不住,即使她很努力想强忍情绪,但心底的伤太深、太重,终于还是让她整个人崩溃地大哭失声。

  察木克夫妇被她那柔肠寸断的哭法给哭得心都跟着碎了,玉舒兰更是忍不住上前轻搂住可怜的女儿。

  大夫见状也深感无奈,他叹口气,对察木克说道:“我会开一些滋补养身的药方,只要好好调养、休息,身子很快就会复原的。”

  只不过,虚弱的身子会有康复的一天,但是刻在心上的伤,恐怕就不是那么轻易能复原的了。

  听着女儿哀恸的哭声,察木克夫妇的心情也跟着凝重而不舍,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心爱的女儿振作起来、重展欢颜。

  明明在一个多月之前,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儿,可现在却变得如此憔悴、痛苦,怎不让他们心疼万分?

  ***

  夜色深沉,星月无光的夜晚。

  阴森骇人的梦靥,再度纠缠萨昂……

  狂风哭嚎、天色灰蒙,一股强烈不安的气氛弥漫着。

  八岁大的萨昂跟在“赤那部族”族长的姐姐察尔雅身后,来到一处花林茂密的角落。

  从枝叶的缝隙,他瞧见挚爱的祖父一动也不动地倒在一片猩红的血泊中,祖父的手脚被残忍地斩断,死状凄惨。

  那骇人的一幕,就宛如有人拿烧红的烙铁,狠狠地烙在他的脑海、他的心里一般,那股剧痛、那幕画面,让他永生难忘……

  他好恨!

  他恨祖父为什么要医治察木克?

  他更恨察木克用残忍的手段杀死了他的祖父!

  他发誓,等他长大,等他有能力了,一定要报仇,一定要让察木克也尝到痛不欲生的滋味!

  那股椎心的痛楚还横豆在胸口,可是奇异地,忽然有一道光亮驱散了包围住他的晦涩。

  那柔和的光芒,不仅照亮四周,也仿佛照亮了他的心。

  在他的眼前,伫立着一个娉婷的女子,她有着一张美丽的容颜,有着一双澄澈的眼眸。

  她总是用柔情的眼眸望着他,总是对他扬起娇羞的微笑,毫不保留地爱他,一心一意想要与他长相厮守。

  可是,他却为了报仇,自私而残酷地将她亲手推入痛苦的深渊。

  一想到她那绝望悲痛的眼,他的心仿佛也被撕成拼凑不回的碎片……

  ***

  就在察朵儿的身影突然消失之际,他的眼前竟逐渐出现了一道模糊而熟悉的身影。

  是祖父!

  看着那慈祥的老人,正用着关怀疼惜的目光看着自己,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无助地恳求祖父的指引。

  “祖父!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萨昂,我可怜的孙儿,放下仇恨吧!对于当年的事情,我从没有后悔过,如果重来一次,我一样会毫不犹豫地截去察木克的手臂。”

  “为什么?”

  “我的孙儿,你记得我说过的话吗?身为一名大夫,职责就是救人,在那个当下,救察木克的唯一办法就是截去他的手臂,我怎么可能不那么做?”

  “但他恩将仇报,杀了祖父啊!”萨昂恸喊。

  “放下吧,我的孙儿,祖父并不后悔为了救察木克而死,因为他是个好人,只是当时剧烈的痛楚和病魔的折磨让他一时失去了判断。他是一个宽厚睿智的族长,救活了他,可以让所有‘赤那部族’的人继续过着安定祥和的日子,这是很值得的。事实上,祖父年事已高,再活也没有多久了啊!”

  “可是……”

  “我只遗憾,我挚爱的孙儿这么多年来,一直活在痛苦与仇恨之中,甚至还伤害了你心爱的女人。”

  一想到察朵儿,萨昂的心再度掀起一阵难以遏止的痛楚。

  “祖父……我……究竟该怎么做……”他痛苦地低语。

  “放下仇恨吧,我的孙儿,听从你心里最真实的声音。你爱她,去找她,将她带回你的身边,不要一辈子活在遗憾之中。”

  “萨昂,如果你真的想让祖父毫无牵挂,那么就去拥有幸福,让祖父在天之灵可以含笑安心。放下仇恨,去找她吧!我的孙儿,别让你和她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与遗憾中……”

  说完最后这几句话之后,那慈蔼的身影逐渐淡去,至消失不见……

  ***

  萨昂从梦中醒来,心情纠葛着,黑眸满是痛楚。

  自从离开“赤那部族”,已经过了三天。

  三天不见,她现在可好?

  放下仇恨,去找她吧!

  梦中祖父的劝告,让他的心蠢蠢欲动。

  只是,她会想见他,会愿意见他吗?

  我真后悔自己爱上了你!倘若一切可以重来,我宁可当时就摔死,或者不要假装失忆,好让你一剑杀了我!

  她激动的恸喊,一字一句撕裂了他的心。

  只怕……她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他了吧……

  “朵儿……”萨昂悔恨地闭上眼。

  其实,别说她无法原谅他了,就连他也不能原谅自己。

  曾经,她的温柔、她的深情,抚慰了他因仇恨而纠结痛楚的心灵,可现在,他的心却凿出了更深刻的伤口,这辈子,只怕永远也无法抚平了。

  痛楚的情绪横亘胸口,让萨昂再无睡意,就这么睁着眼直到天明……

  ***

  天才刚破晓不久,就忽然有奴仆急匆匆地跑到他房外。

  “主子!主子!”

  “走开!”萨昂皱眉低喝。

  现在的他,根本没有心思处理任何事情。

  “可是……‘赤那部族’的族长连夜派人送了急信过来,说是务必请主子一定要过目。”

  察木克?急信?

  萨昂迅速起身,打开房门,一把抢过那封信。

  他抽出信笺,就见上头只写了简单的几个字——

  解铃还须系铃人,请快来救朵儿!

  救?!

  萨昂瞪着这个字,心头大震。

  回想当时,她那一副心如止水的神情,萨昂就悚然心惊。

  该不是她……她出了什么意外?!

  胸中蓦地有把烈火狠狠地焚烧,他紧捉着那封信,迅速披上衣服,宛如一阵旋风般地奔了出去。

  ***

  萨昂跃上马背,正欲火速离开时,却有一声娇叱响起——

  “慢着!”

  玉真奔了过去,一脸愤恨不甘地挡住他的去路。

  “让开!”萨昂叱喝。

  不论她想说什么,他都没时间也没心思理会。

  “你又要去找她?!”玉真看出他的焦急,咬牙问道。

  “没错,让开!”

  玉真的心狠狠一揪,神情更是瞬间变得黯然。

  那日,她刻意放察朵儿离开,为的是逼萨昂进行他的复仇计划,好彻底摧毁他和察朵儿之间纠葛的情愫。

  她原本以为,萨昂对察朵儿不过是一时动心,想不到,他对那女人用情之深,远超出她的预期。

  这几天,萨昂的痛苦与懊悔,她全看在眼里,倘若不是爱极了察朵儿,他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

  难道她真的一点希望也没有?

  道他的心里真的没有她存在的空间?

  难道即使有着多年的血海深仇,依旧没办法阻绝他爱察朵儿的心?

  即使从这些天萨昂的反应,玉真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是除非听他说出口,否则她实在无法彻底死心。

  “萨昂,难道你忘了她是杀害你祖父的仇人之女?难道她对你来说,真的有这么重要?”

  “没错,对我来说,她比我的性命还重要!”萨昂的语气再认真不过。

  玉真被他毫不迟疑的回答给震撼住了。

  他都已经亲口说出察朵儿比他的性命还重要了,她还能再抱持什么奢想?即使心里再怎么不甘,她也只能劝自己认清这残酷的事实了……

  萨昂没再理会颓然丧气的玉真,他叱喝一声,马几立刻宛如一阵旋风般地奔驰而去。

  ***

  第8章(2)

  萨昂快马加鞭地赶路,尽管他的坐骑已是千里良驹,脚程极快,但是他却仍恨不得能生出双翅,立即飞到察朵儿的身边。

  她现在究竟怎么了?是不是仍每天以泪洗面?是不是又更憔悴了些?

  请快来救朵儿!

  一想到察木克在信中所用的字句,萨昂的胸口就宛如有簇烈火狠狠地焚烧着,让他既焦急、又痛楚。

  老天保佑,她可千万别有什么意外呀!

  “驾!”他叱喝一声,驱策马儿再跑得更快一些。

  他马不停蹄地赶路,两旁景物迅速自眼前飞掠而过,但他的脑中浮现的却是察朵儿的身影。

  想到她含情的目光、想到她甜美的笑靥、想到她震惊的神情、想到她伤痛的眼眸,还有那令他心碎的泪水……

  她现在,肯定恨极了他吧?

  恨。

  这个字,狠狠地在萨昂的心上凿出一个鲜血淋漓的大洞。

  过去这十多年来,他一直恨着察木克,而这一回,他自己成为被人憎恨的对象,而且还是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所憎恨……

  萨昂咬了咬牙,黑眸浮现痛楚的光芒。

  恨他也好,无法原谅他也罢,只要她平安无事,其他什么都不那么重要了。他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来交换她的安然无恙。

  “驾!”萨昂叱喝,竭尽所能地让马儿加快脚步。

  ***

  好不容易终于赶到‘赤那部族’,一看见害小姐伤心的罪魁祸首,所有人都怒目相对,却碍于族长早有令不得为难他,所以一个个敢怒不敢言。

  萨昂无暇理会他们的敌意,此刻他在乎的唯有察朵儿一个人。

  由于他上回曾到过察朵儿的寝房,因此无须等人带领,他下了马之后,立刻迅速赶了过去。

  才一靠近,就见房门并没有掩上。

  从开敞的门口望去,萨昂正好瞧见了察朵儿那消瘦得宛如一阵轻风就能将她吹走似的身影。

  她坐在床沿,双眼虽然望着窗外,但整个人却像失了心魂似的毫无生气,让他不禁想到一朵逐渐枯萎凋零的花儿。

  寝房内还有一名奴婢,正恭敬地端上饭菜。

  “小姐,该用膳了。”

  奴婢一连喊了好几声,察朵儿都没有任何反应,直到奴婢忍不住提高音量,她才终于听见了,但却也只是摇了摇头。

  “我不吃,撤下吧。”

  察朵儿的声音相当虚弱,倘若不是萨昂内功深厚并且暗中运力于耳,绝对听不清楚她在说些什么。

  “可是……小姐这几天几乎都没有用膳,再这样下去,身子会撑不住啊!”奴婢开口苦劝。

  “无所谓,活着或是死了……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差别?”察朵儿淡淡地回答,她的心,早已经死了。

  听见她的回答,萨昂的胸口一恸,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察木克会在信中用“救她”这么重的字眼了。

  情绪受到重创的她,又不幸小产,身子原本就已相当虚弱,而她非但没有好好调养,甚至还不吃不喝,如此一来,纤弱的身子根本撑不下去。

  他浓眉紧皱,迈开步伐走进房里。

  奴婢一看见萨昂,还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才好,就已示意她先行退下。

  奴婢虽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离开了。

  察朵儿并没有察觉萨昂的到来,因为她的心思又不知道飘游到哪儿去了。

  萨昂走到她的身旁,开口轻唤:“朵儿。”

  听见他的声音,察朵儿的身子蓦地一震,一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缓缓转过头,看见了萨昂,原本死寂的心才终于又有了反应,但,却是悲愤而激动的。

  “你还来这里做什么?出去!我不想见到你……你走……”她开口下逐客令,却因为太过虚弱,声音听起来实在没有半点吓阻力。

  “朵儿,你得吃东西,要不然身子会承受不住的。”

  身子?察朵儿的眼神一黯,不由得想起了才刚失去的胎儿,眼眶中再度蓄满了泪水。

  察朵儿咬紧唇瓣,不许自己在他的面前落泪。

  她那强忍悲伤的神情让萨昂再也克制不住,伸手将她搂进怀中。

  他熟悉而温暖的怀抱,让察朵儿心痛如绞,虚弱地挣扎了起来。

  “不……不要再这样对我……别再这样虚情假意了……你到底还来做什么?是你后悔了,决定还是要报仇吗?我把这条命给你,这样总可以了吧?”

  瞥见他的腰间挂了一把短刀,她用尽力气夺了过来,抽出短刀,反手就要刺入自己的心口!

  “不!朵儿!”

  萨昂焦吼一声,毫不迟疑地伸手去夺,大掌牢牢握住锋锐的刀刃,鲜血立刻沿着刀柄滑落。

  察朵儿骇然抽气,被他的举动吓得花容失色。

  她的手一松,刀子立刻被萨昂夺了去,但是想不到他竟又再度将短刀塞入她的手掌心中。

  只不过,这一回,他牢牢地握住她的手,转了个方向,让沾染了鲜血的刀尖指向他的胸膛!

  察朵儿的脸色发白,惊魂未定地望着他。

  “你……你……你这是做什么?!”

  “朵儿,我错了。”萨昂语气沉痛地向她忏悔。“我不该不顾一切地执意复仇,不只深深伤害了你,甚至还害死了咱们的孩子。倘若真的该有人为此付出代价,那也该是我。”

  察朵儿的心狠狠揪紧,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萨昂深深地凝望她脆弱的神情,黑眸盈满深情。

  “朵儿,我爱你,但我知道此刻你肯定恨透了我。倘若杀了我,能让你好过,那么你就下手吧。”

  他的话,狠狠撞击她的心。

  他爱她?!他是真的爱她吗?

  他的眼神是那么的专注热烈,他的语气是那么的慎重认真,可是……当初,他就是刻意营造出对她温柔宠的假,才会让她无法自拨地沉溺下去,这一回,要她如何还能轻易地相信?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