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魅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 页

 

  说不定,这又只是他的另一个计谋,就像之前一样……

  “你爱我?不,我不相信。”她伤心地摇头。“我明明只是你复仇计划中的一枚棋子……”

  “我承认当初我接近你,的确只是为了计划,肯定是老天惩罚我如此自私,才会让我无法自拔的爱上你。”

  听他口口声声说爱她,察朵儿只能不断地摇头再摇头,怕自己若是动摇了,会带来更可怕的伤害与痛楚……

  “别说了,你的话我不会再相信了!我恨你,我不想再见到你!”

  “朵儿,我不奢求你相信我,我只希望你振作起来。”他将她的手又握得更紧了些,并让刀尖紧紧抵在他的胸膛上。“倘若,杀了我才能让你消气,那么你就下手吧。”

  察朵儿倒抽一口气,身子无法克制地颤抖起来。

  杀了他?这……这……

  “你——你以为我不敢?!”

  这可恶的男人,该不是笃定她下不了手,所以才这么说的?

  察朵儿好气,她有一股冲动,想要证明自己对他已不再有半丝眷恋,可是……可是……

  她真的下不了手!

  无论他怎么伤她,无论她怎么怨他,可她毕竟是真的爱他,又如何有办法伤害他?

  刚才光是看见他徒手夺刃的画面,她就心如刀割了呀!

  见她别开脸,以为她连看他一眼都不愿了,萨昂的眼底掠过一抹决心。

  “没关系,你不下手也好,你是那么的纯净洁白、那么的单纯善良,你的手上是不该沾染鲜血,就由我自己动手吧。”

  倘若唯有永远的离开她,才能让她从痛苦中解脱,那么为了让她能够好过,他愿意亲手终结一切。

  他夺走她手中那把短刀,接着像是为了怕鲜血会沾染了她的纯洁般,从床边退开了几步。

  察朵儿骇然转头,就见他当真将那把短刀往自己胸口刺去,猩红的血很快地染红了他的胸口!

  “不!不!你住手!”

  她的泪水夺眶而出,焦急地想奔过去阻止,但因为太过虚弱,整个人颓然摔跌在床下。

  萨昂见状,连忙拔出手中的刀扔开,上前将她抱起。

  “朵儿,你有没有摔疼?有没有哪里受伤?”

  察朵儿望着他那一脸的焦虑神色,心痛得泪如雨下。

  明明他自己受了伤,胸口正淌着血,却还一心担忧她的情况,难道……他是真的爱她?

  察朵儿的心情又痛又乱,此刻唯一的念头就是——

  “你快去找大夫疗伤!”

  “可是……”

  “你要是不去疗伤,要是真这样死了,我绝对不原谅你!听见没有?快点去找大夫!”她心急的催促,出卖了她的心。

  无论怎么气他、怨他,她的心底深处还是在乎他、深爱他的啊!

  萨昂听出了她话中化不开的情意,心底重新燃起希望。

  或许,或许他们之间的缘分还没有走到尽头。

  或许,或许他们两人还有厮守终生的机会。

  “朵儿。”他握住了她的手,真诚地问:“朵儿,告诉我,要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无论你怎么要求,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地做到。”

  察朵儿别开眼,僵硬地说:“我不想回答,你快去找大夫疗伤。”

  “好,那你把饭吃了、把药喝了,我就去找大夫。”

  “你!”这可恶的男人,竟然跟她谈起了条件?!

  察朵儿本不想让他称心如意的,可是一看见他那染血的胸膛及手,她就根本没办法坚持下去。

  “……你出去,我吃就是了!”她咬唇说道。

  她心里好气,气他一定察觉了自己仍爱着他,才会这样的,可是她能怎么办?她真的无法硬着心肠,眼睁睁地看他淌血而无动于衷啊!

  “一言为定?”

  察朵儿一脸的不情不愿,但仍点了个头。

  “好,我相信你。朵儿,你等等吃了饭、喝了药后,就再回床上好好歇息吧,我会再来看你的。”

  萨昂细心地将她先扶到搁了膳食的桌边坐下,又深深地凝望她一眼之后,才转身退了出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再看了看一桌的膳食,察朵儿很想赌气不吃,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竟当真乖乖地吃了起来。

  可吃着吃着,一颗颗晶莹的泪水忽地滴滴答答地落在膳食之中,让她尝到了苦楚、纠结的滋味。

  他是真的爱她吗?

  而她……真的还能爱他吗?

  第9章(1)

  萨昂才刚从察朵儿的寝房退了出来,就遇见了正想前来关心一下情况的察木克。

  看见萨昂胸膛染血,察木克脸色大变。

  察木克得知女儿并没有受伤,还承诺会乖乖吃饭、服药,这才放下心来,也立即找了大夫,帮萨昂包扎。

  “你还好吧?”察木克关心地问。

  “一点小伤,没什么。”萨昂不甚在意地回答。

  他不是刻意要用苦肉计来感动察朵儿,在那一刻,他是真的想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她从痛苦中解脱,想不到,她却心急得不顾自身虚弱,急着要阻止他。

  回想起刚才察朵儿那焦急心疼的神情,他的心底就感到一阵暖意。

  刺在胸口的这一刀,真是相当值得。

  察木克看出他对女儿的深情,眼底掠过一抹欣慰。

  看来,他写那封求助信给萨昂,真是一点儿也没错。

  沉吟了一会儿后,察木克对萨昂说:“跟我来吧,有一个地方,我想有必要带你去。”

  萨昂的心里有些疑惑,但仍跟了过去。

  想不到,察木克带他去的地方竟是一座坟。

  恩公 萨泽之墓

  看着墓碑上祖父的名字,再看着“恩公”那两个字,萨昂的眼眶热了起来,心中百感交集。

  察木克望着墓碑,脸上满是沉痛与懊悔。

  “当年,我知道自己误会了你祖父,心中懊悔万分,却已无从弥补,唯一能做的就是厚葬他了。”

  听着察木克的忏悔,萨昂的胸口也纠结着,尤其当他回想起祖父凄惨的死状,一颗心就异常沉痛。

  “每年一到你祖父的祭日,我都会亲自来他的坟前磕头上香,向他忏悔,可是我的心里很清楚,不论再多的自责、再多的忏悔,也弥补不了自己当年犯下的不可饶恕的过错。”

  萨昂自责地闭了闭眼。

  是啊,再多的懊悔,也没法挽回祖父的一条性命,可是同样的,即使他杀了察木克,也无法让祖父死而复生……

  “上一回,我的承诺是认真的。我的这条命,是你祖父给的,当初若不是他当机立断地截去我的手臂,我根本没办法活到现在。如今,你若是要把我这条命要回去,我绝没有半句怨言,我只有几个要求,恳求你答应。”

  “什么要求?”萨昂倒想听听他怎么说。

  “首先,请你不要为难‘赤那部族’的人,他们全都是无辜的,我不希望因为自己当年的过错,害他们受到牵连。”

  萨昂点了点头,察木克的这番话,说明了他的确是个宽厚的族长。

  “还有,我最重要也最恳切的请求,就是请你好好善待朵儿,她是个善良的孩子,别再伤害她了。”

  萨昂咬了咬牙,神色黯然而伤痛。

  一想到自己的自私深深地伤害了心爱的人儿,他就后悔莫及。

  察木克继续说道:“我看得出来,你爱她,而刀子也深爱着你。要不是因为太爱你,她也不会受到那么大的打击。唉……况且,连她腹中的胎儿也……”

  一听察木克提及此事,萨昂的心仿佛被狠狠捅了一刀,痛不可遏。

  他心里承受的痛楚都这般强烈了,更何况是察朵儿?

  她心中的痛,肯定比他还要深、还要重,而那么纤细脆弱的人儿,怎么承受得了那么多的打击与伤害?

  都怪他……都是他的错……

  一想到自己一手造成了这一切,萨昂就恨不得刚才那一刀真杀了自己!

  “萨昂,你能承诺我,将来会好好照顾朵儿、好好爱她吗?”

  “我会的!”萨昂毫不犹豫,用坚定的语气说道:“无论要用多少时间、多少心力才能让朵儿重展欢颜,我也一定会做到。我会呵护、宠爱她一辈子,不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作家。”

  “很好,我相信你的承诺。”

  察木克的眼底掠过一抹欣慰,接着忽然取出一把长剑,交到萨昂的手中。

  萨昂一脸愕然,不明白他的用意。

  “你这是……”

  “我说过,我这一条命,随时愿意还给你,绝无怨言。来吧,就在你祖父的坟前,为他报仇吧。”

  看着察木克那一脸平静的神情,萨昂的心里深受震撼。

  他闭上眼,脑中蓦地浮现祖父当年惨死的画面;接着又浮现察朵儿那双沉痛悲伤的眼眸;最终,昨夜梦里祖父那宽容慈蔼的神情与劝告,抚平了他心底残存的最后一丝怨恨。

  当萨昂再度睁开眼时,运用深厚的内力,将手中的长剑给震断。

  察木克望着地上那断成了好几截的废铁,脸上浮现一丝不解。

  “为什么不下手?”

  这么多年来,他不是一心想要杀了他为他祖父报仇吗?

  萨昂摇了摇头,神情平静地望着祖父的坟。

  “祖父不会希望我这么做的,而我,也不想再活在仇恨之中。只要我现在明白,当年祖父并没有错救了恶人,那就够了。”

  察木克静静地凝望眼前这男人。“除此之外,你终究是舍不得再让朵儿伤心,对吧?”

  萨昂并没有否认。

  的确,一想到她会伤心,他又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我看得出来,朵儿还是深爱你的,只是她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恢复,你得有耐心一点。”察木克说道。

  “我知道,我会的。就算要花一辈子的时间才能取得她的谅解,我也绝对不会放弃的。”

  “放心吧,朵儿是个心软的姑娘,我想你不会等太久的。”察木克说道,心里也希望这对有情人,可以早点成为眷属。

  “谢谢。”萨昂由衷地说。

  过去十多年的仇恨,如今已全然放下。此刻两个男人之间,为了他们共同心爱的女人,不再存有任何的心结。

  ***

  在察木克的默许下,萨昂在“赤那部族”留了下来。

  为了让她的身子早日复原,萨昂每日都亲自到察朵儿的寝房,亲自督促她用膳、服药。

  无论察朵儿怎么抗拒,他就是不屈不挠,非要亲眼看见她乖乖用膳、服药,才肯罢休。

  在这样的情况下,察朵儿复原得很快,气色也不再苍白。

  这天午后,察朵儿待在寝房里,听见身后传来了开门声,她直觉地认为是萨昂又来了。

  尽管一颗芳心无法克制地加快跳动,她却仍故意用冷淡的语气哼道:“你又来做什么?我不想见你!”

  “连我也不见吗?”玉舒兰的声音传来。

  察朵儿一愣,尴尬地转身看着娘。

  “当然不是,我只是以为……”

  “以为是萨昂来了?”玉舒兰理解地点了点头,开口问道:“朵儿,你是真的不想见萨昂,对吧?”

  察朵儿有些迟疑,但仍嘴硬地说道:“当然!我早就说过这辈子不想再见到他了,是他自己死皮赖脸地硬缠着我不放!”

  “你真的不肯原谅他?”

  “我干么要原谅他?才不原谅!”她口是心非地嚷着。

  第9章(2)

  其实这几天下来,她的心早就软化了。

  他的嘘寒问暖、呵护备至,让她的心底感到阵阵暖意,也让她实在很难再继续怪他、怨他、恨他。

  毕竟,她本来就是爱着他的,要努力管住自己的心,不让自己不小心泄漏出对他的情意,真的好难。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坚持下去到底有没有意义?可是,就这么轻易原谅他,又好像太没骨气了……

  “那就好,不原谅他就好。”玉舒兰点头说道。

  察朵儿愣了愣,隐约感觉娘的语气好像透着蹊跷。

  “什么意思?”

  “娘见你根本不想见他,他却不肯死心,执意纠缠,又怕他随时要取你爹的性命,所以决定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

  察朵儿暗暗心惊,忍不住追问:“娘做了什么?”

  “为了不让萨昂有机会再伤害你们父女,娘刚才命人偷偷在送去给他的膳食中下了毒药。”

  “什么?毒药?!”

  察朵儿惊骇地抽气,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奴仆已经把膳食送过去,这会儿他应该已经吃了吧?别担心,他很快就不能再纠缠你,也没有机会再伤害你爹了。”

  “不……不……”

  想像着萨昂毒发身亡的画面,察朵儿的心痛得掉下眼泪,心急如焚地转身奔了出去!

  ***

  察朵儿脸色苍白,一路往萨昂所住的客房奔去。

  当她宛如一阵旋风地闯进去时,萨昂果然已经在用膳了。

  “不!”

  她惊呼一声,冲上前去,伸手将桌上的饭菜全都扫到地面,房里顿时变得一片狼藉。

  萨昂错愕地看着她。

  “怎么了?朵儿?发生什么事了?”

  “你……你已经吃了?”

  萨昂点了点头,他确实已经用膳了一会儿。

  “究竟怎么了?”他温柔而关心地问着她。

  “不……不……”

  察朵儿颤栗地摇头,一想到萨昂再过不多久就要毒发身亡,她就忍不住扑进萨昂的怀里,崩溃地大哭。

  “为什么?为什么要吃?我不想失去你,我不要失去你呀……”

  萨昂困惑地皱着眉,不懂她的激动究竟是为了什么,但她的投怀送抱、她所表现出来的深切情意,让他感动万分地搂着她。

  他原本以为,自己还要过很久很久才能再度拥抱她。

  “朵儿,别担心,你不会失去我的。”他开口安抚。

  “你不懂……你不懂……”

  “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他安慰着她,舍不得见她落泪。

  “娘说……她说……她……她……”察朵儿哽咽难言,只能一个劲儿地猛掉眼泪。

  玉舒兰也来到了房门口,冷静地看着这一切。

  “我在你的膳食中,下了毒。”玉舒兰开口说道。

  萨昂闻言,震惊地看了看玉舒兰,又疑惑地看了看地上那一片狼藉。

  “娘,快给他解药!”察朵儿想到什么似的,急嚷道。

  “为什么要给他解药?”玉舒兰摇了摇头。“你不是不原谅他、不爱他吗?既然这样,娘帮你除掉这个男人,你该感到高兴才对呀!”

  察朵儿猛摇头,摇落了串串泪珠。

  “不……我早就原谅他了,我也没有不爱他呀!”她哭嚷。

  “他深深伤害了你,你还是爱他?”玉舒兰不可思议地问道。

  “我……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就是没有办法不爱他……”察朵儿哭着说道。

  萨昂闻言,心里大受感动,忍不住将她拥得更紧。

  “朵儿,听见你这番话,我就算死也无憾了。”

  听见“死”这个字,察朵儿的脸色又更苍白了几分。

  “不!不要!我不要你死,我要你陪我一辈子,我不要你离开我!”察朵儿焦急地哭嚷道:“娘,求你快给他解药,好不好?”

  玉舒兰看了看萨昂,又看了看女儿,最后摇了摇头。

  “朵儿,娘办不到。”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