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总裁的一日新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是……是啊!」她快速走到他身边,有点笨拙地问:「不会是你给我的吧?」

  周汉杰看了她漾满惊奇的小脸一眼,强调说:「是公司给的。」

  「公司有这种福利喔?应该不是健保给付的范围。」她都不知道呢!

  周汉杰还是头一遭被问得词穷了,但要大方承认说是他给的,他硬是说不出口。

  「有效比较重要。」他勉强找了句话回。

  「很有效喔!谢谢你,你人真好。」她心好热,红着脸,看他脸上一闪即逝的腼表情,肯定了就是他给的,公司绝不会送药布,而且同事看见他进了办公室。

  「我没说是我送的。」他仍是冷冷的。

  她却感到全身暖暖的,很窝心,要他这么自负的人亲口承认说他对人也有关心,还真是不容易的事,他算是面恶心善的人。

  其实他要是温和一点,称得上是个极英俊的男人,她悄悄看他一眼,都会不自主的心跳加快哩!

  「总之,谢谢你,再见了,明天我绝不会抢你的停车位。」到了停车场,她再次向他道谢,对他笑了笑,挥挥手走向自己的车。

  周汉杰在那璀璨的笑脸下心旌摇荡。

  她真甜,甜到有些醉人了,光是一个笑容就可以让人感染到她的开朗。

  他绝不是随便就会对美色感兴趣的男人,但她甜美的样子却让他有「晕车」的感觉。

  是太久没有女人对他笑得这么灿烂了吧!

  他经历了几任个性骄纵的女友,总是交往又分手,个性难以磨合,教他感到疲惫,不想再多浪费时间去谈感情。

  要是他真有看上或爱上一个女人,那得要是可以当老婆的才行。

  那女人势必得要是聪颖又个性情开朗的可人儿……像茱儿一样。

  他敛起浓眉,低斥自己,想哪儿去了?

  从她刚刚的电话听来,是男朋友打的吧!她已名花有主。

  要是她没有男友,那他还有机会可言。

  真可惜!他认为不错的女子都已有人预约了。

  他压抑下心头的遗憾,走到车旁,收敛心神,回家。

  第2章(1)

  「什么时候给我?」刘豪然的手伸过桌面握住茱儿的小手。

  「结婚的时候。」她试探他到底有没有对未来的打算?他老是要求她跟他上床,她一次也没答应过,她的家风保守,不允许自己没名没分就把身体也交给他。

  「你明知道现在还不是结婚的时候。」刘豪然长相帅气,职业好又多金,自命风流的他在各国都有女朋友,但他对要不到手的茱儿,一直有着高度的兴趣,认为她具有挑战性。

  「你说等我有工作,我现在已经有正式的工作了。」

  「结了婚我也不能天天陪着你,这么急着结婚做什么?」

  茱儿抽回手,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不会说这种话。

  这次她真的对刘豪然绝望透了,心底早已冷淡的情意也荡然无存,她并不是看重他的高薪,急着要用婚姻来绑住他,而是想要安定,但他分明是不打算跟她结婚。

  「你想想我说得有没有道理,我去一下洗手间。」刘豪然对自己的魅力充满自信,以为她会想通,跟他共度春宵,陪他度过无聊的夜。

  茱儿枯坐着,打算等他回来,跟他说明白,她要分手,她不想再花时间去等他,也不再对他抱有任何希望。

  蓦地,他放在餐桌上的手机震动了。

  她不知该不该替他接听,眼看他还没有回来,要是重要的来电,他可能就错过了。

  她索性替他接了。

  「阿娜答,你到台湾了吗?」女人娇滴滴的声音用日语亲密地问着。

  「你是谁?」茱儿很震惊,也以日语问对方,她空闲时都在网路上日语课,由日师亲授,每天对话一小时,日语一点也难不了她。

  「你又是谁?」对方也很吃惊,反问她。

  「我是豪的女朋友。」

  「什么?我不是他唯一的女朋友吗?」对方声音突然高了八度。

  这也是茱儿心里的问号。

  「他人呢?我要找他问清楚,我跟了他一年多,还为他堕胎,他怎么可以有别人?」那女子歇斯底里地叫着,接着哭泣起来。

  「你……待会儿再打好了。」茱儿声音发颤地按掉电话,内心的冲击让她痛苦万分,竟有女人为了他堕胎,她一点也不知情,一直以为他只有交她一个女朋友。

  顺手按着他的手机,看看他电话里的联络人,全是女人的名字,简讯里全是谈情说爱的字句,他的回覆更是肉麻到极点,算一算他不只有一个女朋友,而是世界各国都有,难怪他迟迟不跟她结婚了。

  她放回他的手机,心冷绝了,脑子却更清明,分手的意志更强了?

  她一直都被他蒙在鼓里,还痴痴地等待他,真是傻。

  「怎样,我说得没错吧!」刘豪然回来了,迳自坐到茱儿身畔,搂着她。

  「你说得也对,我急着结婚做什么呢?」她推开他的手,他的触碰令她作呕。

  「那……我们今晚……」他俯下脸,热热的鼻息喷在她颈部的皮肤上。

  她无法忍受地立起身。「我要回去了。」

  她起身走向柜台买单,没当面戳破他的谎言是给他留颜面,也避免冲突,她不想说难听的话,毕竟伤害对方并没有什么好处。

  刘豪然错愕,根本不知她是怎么了,拿起手机追上她。「不是还要去山上吹吹风吗?」

  茱儿沉默着不理他,结完帐,迳自走出餐厅。

  「茱儿……」刘豪然又追上她,在红砖道上扣住她的手臂。

  「我们分手吧!」她没有哭,不想为一个骗子掉泪。

  「为什么?」刘豪然根本不知她是中了什么邪,怎么突然拗了起来,当街拥抱她。

  「你何必问我为什么?」她反射性地跳开。

  「你得说明原因……」他问,手机震动了,拿起一看是远在日本的女友,他没敢当场接听。

  茱儿可想而知,是那日本女人要来质问他了,心寒地摇头。「你自已应该很清楚才对,请你自己搭车,我走了。」她跑向自己的车,不想和他再多说什么。

  刘豪然懊恼不已,想追上,手机催命似地震个不停,他接听了。

  「刚才那女人是谁?」日本女友劈头就问。

  刘豪然可想而知,刚才茱儿接听了电话,他真是太不小心了,把手机留在桌上,现在懊悔已来不及,修补关系才是重点,可不能跑了一个,连这个也跑了。

  「只是一个女同事。」

  「可是,她自称是你的女朋友。」

  「那是开玩笑的,你也知道我那些女同事就爱开开玩笑,闹闹我,试试我们的感情是不是很稳定。」刘豪然舌粲莲花,把死的也说成活的。

  「是这样吗?」

  「是啊!我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我的心全给了你,难道你感受不到吗?」哄女人他可有一套,日本女友马上就被他吃得死死的了。

  但他可没放弃茱儿,他一定要追回她,并要她心甘情愿地为他献身,他太想得到她了。

  这时的茱儿心情糟透了,她开车回家,哪里也不想去。

  她悲哀的不是和刘豪然分手,而是她竟一点也不晓得他那么花心,被瞒骗了那么久,实在笨又不值得。

  她发誓绝不再傻下去。

  她傻够了。

  ★★★

  翌日,她心情不佳,一晚没睡好,教她上班时感到力不从心,精神不济,虽然已化了淡妆,仍遮不去暗沈的脸色。

  「早。」在楼梯间同事们见了面相互道早安。

  「早啊!」

  她听到身侧有人在对她说早,她头也没回,心不在焉地说:「早。」

  「说话不看人的吗?」

  她再次确认了那声音,是周汉杰,她抬起头看他,他神清气爽,锐利的眼神像已看透了她的心思似的。

  她勉强地振作,解释地说:「不好意思,我……在思考。」

  他点了点头,炯然的眼深深地看了她一下,并没再说什么,大步上楼去了。

  她怀疑他点头是在认同她,他应该知道她说的是藉口,但他却还是放过她。

  她暗自吁了口气,他的出现总是教她心热热的,并不是紧张,是种奇异的振奋感。

  这是一种对他的好感,但她不会放任自己让它发展成暧昧不明的氛围,毕竟他是她的老板啊!

  她扶着疼痛的头,走上楼。

  周汉杰当然知道她是在找藉口,她美丽的双眼暗淡无光,脸色不再红润,整个人看起来一副失恋的样子,和昨天神采奕奕的样子差很多,是和男友吵架了?

  要是被他撞见是哪个家伙把她搞得失魂落魄,非揍那家伙一拳不可。

  他下颚紧绷,紧急揪回自己的念头,对自己的多心感到困扰,他竟克制不了地让她牵动了心神。

  这不是好现象,她只是个员工,即使心里特别欣赏她,他也必须对她一视同仁。

  他告诫自己,强压抑着起伏的心思,保持一贯的严峻,不让纷扰的心情形于外,进了办公室里。

  「总裁,这是总经理从美国传真回来的一笔大订单,客户对动画软体的规划和要求很严格。」金秘书见老板进来,立刻把汇整好的资料交到周汉杰手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