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肃王千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开心过日子 裘梦

  不经意间又一本书要出版了——惊喜呀!又是一个王爷,梦梦真的是跟王爷卯上了呢,可是,写得很快乐啊,一个彷佛占尽上风的王爷,哈哈,多好玩的事。

  今年梦梦比去年勤奋,这要多感谢一直鞭策梦梦的绢姊,每当梦梦想偷懒时,绢姊就会用她迷人的嗓音来催促,哇,真的好迷人的声线喔,有机会的话,建议大家一定要听一下。

  嘿嘿!

  记得以前看过有两句话是这么说的——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幸福;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种悲伤。而这本书中,道尽了个中滋味。

  主角幸福,配角必定要悲伤,女主角只可以爱一个人啊,在写那一幕时,梦梦突然好后悔好后悔,那样一个好男人,我却只可以给他悲伤,不如我们捡来爱吧,温润如玉的美男子,来吧,投入我们大家的怀抱,抛弃女主角。

  伸来一脚,梦梦被某王爷踹飞了,直接挂到高高的树橙上迎风飘荡。

  女主角,不如你也抛弃男主角吧,跟男配角相亲相爱去,世界如此美好,他却如此暴躁,不好、不好……

  上网查了查日历,惊讶地发现农历新年在西元二O—O年二月十四日,哇塞,情人节耶。

  有人拍梦梦的头说,梦呀,你的目光也放得远了点吧,这牛年还没过完呢。不远了不远了,都在牛尾巴上了,就是这尾巴尺寸长了点罢了——梦梦坚信自己的观点。

  最近看到一句话,梦梦觉得挺有道理,也富有哲理——分手不是伤害或失败,而是彩排幸福怎么到来。

  这话多好,失恋没什么大不了,彩排过了,正式表演就快到了,所以幸福就在前方,不要悲伤,重新上路吧。

  争取在农历新年来到时,拿着鲜红玫瑰挽着爱人的臂弯一起漫步在街头,幸福会伴你回家。

  啊,突然发现自己好感性呢。

  在写这篇序时,梦梦正在构思下本书的故事,想着想着,自己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有人说梦梦写的文很恶搞,其实梦梦觉得还好,大多时候我是认真的在讲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虽然结果常常是笑场。

  其实这样也不错呀,我写得开心,人家看得开心,开开心心地过日子,真好!开开心心地看完这篇序,就请你们继续开开心心地看下去吧,等掩上这本书时,如果你们还能保持着笑意,那么梦梦便功德圆满了。

  耶!

  加油!

  第1章(1)

  一条官道从两座山之间的峡谷地带穿过,而这个守易攻难地形也造就这里匪患不绝的情况。

  今天,一队行人经过时不幸地被打劫了。

  当时,宋微凉就在队伍的其中一辆马车上。

  说实话,她觉得照父亲招摇的情形,他们这一路行来至今才被打劫已经是奇迹了。嗯,她想说,这伙强盗真有眼力!在经过经年累月的打通关之后,今年父亲终于如愿以偿地被调到京城任宫职。如果可以选择,宋微凉宁可留在益州。父亲真是不明智,以他才智,做个地方官还马马虎虎能够胜任,并且可以独霸一方,贪污受贿中饱私囊,这一进京城,到了天子脚下,哪有在地方天高皇帝远的逍遥。

  不是她不孝,而是她横看竖看,父亲这次进京都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危险。

  不过,现在她觉得自己想的太多了,父亲这下能不能领着他们一家人平安通过这里都是个问题了。

  「小姐,怎么办?」

  看着趴在车窗的贴身丫鬟红梅,回过头一脸惊惶失措的问她,宋微凉很实在地说:「不知道。」

  无论如何这种情况都轮不到她出头,父亲以及随行的家丁、护院才是她们可以指望的人。

  红侮顾不上失望,急忙又趴回车窗往外看。

  「小姐,老爷在跟他们交涉。」

  用钱买路,父亲打的应该是这个主意,反正他的财产多是不义之财,倒也没什么可惜的。按父亲的说法就是千金散去还复来,这是他每每花钱疏通上层时用以自我安慰的话。

  只劫财还好,如果是一伙劫财又劫色,更甚者是谋财害命的强盗,那么事情就严重了。

  想到这里,宋微凉忍不住蹙紧眉头,把丫鬂从车窗边拉开,自己趴了上去。只见强盗朝她父亲挥了挥刀,后者马上就退到随行家丁护院的身后。

  这下真的糟糕了,看来这伙强盗走的是谋财害命的路数。

  「小姐,怎么样了?」

  「不好说。」她实事求是的说,实在是因为没看太明白。

  红梅一着急,把自家小姐拉开,重新又趴回车窗上。

  宋微凉撇了撇嘴,没再去抢位置。如今只能听天由命了,反正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还能怎么办?

  「强盗开始搬箱子了。」红梅一边看一边报告着。

  那表示他们只劫财了?宋微凉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可是,没多久,她就听到女眷的尖叫声,这心不免又提了起来。难道还劫色?

  「大哥,这小娘子长得不错,带回去给你当押寨夫人吧。」有人这么大剌剌的喊着。

  「大小姐被拉出车厢了,正趴着车门哭喊呢。」红梅完全现场转述。

  父亲妻妾众多,多年努力却没有生出一个男丁,只得了她们姊妹七人,而在众姊妹中,大姊最是美丽,虽不能说是倾国倾城,但也的确是一绝代佳人。女孩子都希望自己长得美丽,但是太美丽有时反而不是件好事,好比现在,大姊便是因为她出众的外貌替自己引来危机。

  这让宋微凉益发肯定低调做人的必要。以后头上只留一支簪子好了,衣着也要再朴素。

  「什么,你嫌她哭哭啼啼看着心烦?那我们找个不哭哭啼啼的啊。」

  宋微凉隐约听到大姊哭喊了声「三妹」,心头顿时咯瞪了一下。

  「小姐,不好了。」红梅慌张地回过头,「他们朝咱们马车过来了。」

  这次被大姊害死了。她不禁苦笑。

  车帘猛地被掀开,阳光射了进来,宋微凉不禁伸手在眼前遮挡了下。那人背光而站,无法看清面容,只觉得十分高大。

  「大哥,这个果然不一样。」近听,这人的嗓门宏亮得惊人。

  她眉头紧皱。

  「不许你们碰我家小姐。」红梅一见对方要抓小姐,情急之下以身相挡。那人轻而易举的将红梅拎到一边,再一伸手就把她拽下马车。

  被那股大力拉扯,宋微凉身不由己地从车上跌扑而出,差一点就要摔个鼻青脸肿。可是,不等她缓神,那人硬把她拖到一匹马前。

  宋微凉眯着眼试图看清这背光端坐在马背上的人影,可是没能如愿。今天这阳光太过谄媚,在对方身后发射着万丈金光,闪花了她的眼。「就她吧。」

  她的心沉了下去。

  然后,她听到父亲的声音,「你们说好只要银子的。」

  「你忘了我们是强盗吗?」

  宋海尘顿时语塞。

  突地,车队后方传来一阵疾乱的马蹄声,所有人都不由得一楞。

  很快的,那队人就奔到近前。

  狭长的道路被强盗和宋家的车队挤得水泄不通,那队人根本没办法通过。所以,即使他们对强盗打劫的行径视而不见,也只能停留在原地无法前行。宋微凉打量着那身着宝蓝色锦衣的为首子。刚刚那个强盗是身后有着太阳的万丈光芒,而这个男人本身便带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夺目光彩。相貌清俊而带着贵气,饱满的剑眉下是一双深晦如海的丹凤眼,当中波光流动让人看不出深浅。鼻梁挺直,嘴唇薄而红润,此时微抿,唇线微微形成上扬弧度,整个神情透出几分看戏的味道。

  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好看得让女人嫉妒,再看他身边随侍之人皆持刀佩剑,便知这人不是普通人物。只不过,他的脾性也是与常人不同,领着他的人就这么冷眼旁观强盗们继续搬运银箱抢掠他人财物。在宋微凉打量他的时候,凤烈阳也注意到被一名粗壮汉子拽着的她。

  上身一件翠色的窄袖夹衫,下着一件曳地月白长裙,柳腰纤纤,体态轻盈。衣裳经过拽扯而微显凌乱,但那张清丽淡雅的脸上,却全无惊惶之态。

  双目盈盈如秋水,目光流转之间宛若盛载着千言万语,低眉敛目之际,又似芳华尽掩,一平如水。

  整个人仿佛一缕拂面而过的春风,轻柔而又让人眷恋。

  眼看来人摆明了袖手旁观,善于察言观色的宋海尘也不免内心失落,眼睁睁看着女儿落在强盗之手却无能为力。他怕自己一旦轻举妄动,失去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女儿。

  「爹,你们快走吧。」宋微凉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决定。

  他错愕地看着三女儿。

  「可能的话,把大姊留下来跟我做个伴吧。」她紧接着扔了个更大的震撼弹。

  「三妹,你怎么可以这样?」宋大小姐在不远处尖叫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