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肃王千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不过,这苏大公子不愧是跟凤烈阳有着十几年情谊的朋友,总是巧妙地在某人怒火的临界点上游走,让她这旁观的人都常常为之失笑。

  「王妃还是吃不下什么东西吗?」

  她苦笑摇头,「吃倒吃得下,就是没多久又都吐出来,徒然糟蹋粮食罢了。」

  「那也得吃。」廊下帮妻子修剪花枝的人手上一用力,又一朵月季掉落尘埃。

  「有吃了。」宋微凉略带安抚地看他一眼。

  她提议自己去修剪,让他们两人说说话、下下棋,他一听她提剪就黑了睑,抢着跑去修枝,结果总是在一旁冷嘲热讽的插话。

  苏玉书低眉之际,嘴角微弯。将心爱女子让出,不表示放弃挑衅情敌,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不行。

  手上轻松落子。「王妃的棋艺益发的精湛了。」

  宋微凉轻笑起来,「有苏大人这样的良师,我若始终不见精进,说出去也有失面子。」

  「王妃的心思若全用在棋盘上,玉书未必能赢。」

  「琐碎之事太多,无奈至极。」

  「下官有一事请求,不知王妃是否肯应允?」

  宋微凉尚未来得及答话,凤烈阳已抢过话头,「说来听听,若不过份,本王也非吝啬之人。」

  苏玉书无视某人的警告目光,淡定自若地道:「若王妃生下女儿,下官想认为义女。」

  「苏刺史的胆子见长啊。」凤烈阳冷笑。

  他面不改色地轻笑,「不敢。」

  彷佛没察觉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她迳自在棋盘上落子,若无其事地道:「大人年轻有为,当有淑女可般配,日久必有千金膝前承欢,何必认养螟蛉?」

  「他人再好,终非所求。」苏玉书发出一声幽叹。

  一时之间,廊内廊外两人都怔仲了下。

  两人对视一眼,凤烈阳有些阴郁地栘开视线,宋微凉了然的一笑,目光再次落到棋盘上,吃子。「如果这次真是女儿,就过继给大人好了。」

  「多谢王爷、王妃。」

  子落之际,宋微凉轻语,「对不起。」

  苏玉书泰然若素的跟进,也轻言,「心之所愿,甘之如饴。」

  廊外,「喀嚓」一声,又一朵花落地。

  宋微凉「啪」的将手中棋子扣于桌面,转头怒道:「凤烈阳,你进来下棋,再这样剪下去,我这花园就得改为草园了。」

  苏玉书低头掩唇轻咳。

  「微凉,你身子不方便。」

  「等我看到满园花枝绿叶却没一朵娇花时,就不只身子不舒服了,我心都不舒服了。」她一忍再忍,不表示她就没有底线。

  凤烈阳看看那个低头窃笑的人,再看看杏眸开始喷火的妻子,权衡之下,「我到那边修枝去。」

  看他远远走开,苏玉书收敛笑容,看着眼前人道:「王爷是个很好的人。」

  「我明白,大人不必多说。」

  「看到王爷能像现在这样过着田园之乐的生活,老实说,我很羡慕。」

  「大人也可以。」

  苏玉书摇摇头,轻轻地道:「微凉小姐,没有相伴之人,即便田园生活,又何来乐趣可言,还不如投身朝堂,为国一展人才。」

  宋微凉捏紧手中的棋子,嗓子有些发涩,几乎没办法出声。

  「微凉也只是寻常之人,大人过于执着了。」

  看向园中那认真修剪花枝的身影,他脸上泛起一抹羡慕的笑,「当年王爷开始辅佐当今圣上之时,迫于现实不得不狠心大起杀戮,有个王爷喜欢过的女子藉献身之际想要谋害他,被他失手打死,自此,王爷便不曾真正的笑过。」

  她讶然的看向他。

  苏玉书继续往下说:「而我,因为与王爷过于亲近,先前有过婚约的青梅竹马便改投他人怀抱。世人毁谤之言,有时比利刃更加伤人。他们宁愿相信他人之言,却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

  「微凉并非不信人言——」她觉得自己应该要说些什么。

  「我知道。」他截断她的话,「只是接触过微凉小姐,就不难明白王爷何以对你如此执着了,你们之间颇有些高手过招的味道,纵然王爷气势惊人,你心定如一,终究占了上风。」

  「是吗?」宋微凉苦笑。她倒看不出自己哪里占了上风?

  「其实,取舍之间,我与王爷兴许远不如微凉小姐。」

  「大人真是过奖了。」

  「我曾问过王爷你们的初遇。」

  「啊……」她完全没有想到。

  「微凉小姐当时的选择让王爷玩味,也让玉书钦佩,世间女子能做到如此的有几个呢?」他状似不经意地反问。「与其坐以待毙,不如破斧沉舟,反正最坏的结果,就是沦为强盗的押寨夫人罢了。」她笑着说起前尘往事。

  「是呀,这便是微凉小姐让在下佩服的地方。你把自己放在一个最低的位置、最坏的境界,所以才有更多的惊喜与转机。可当初,我与王爷辅佐幼皇的一开始,输不起,所以我们用最保险的方式斩断一切可能的危机,却也造成一些无辜的流血。」说到这里,苏玉书眼中蒙上一层灰黯。

  宋微凉却轻轻地笑了,「皇权更迭,自古如此,苏大公子,你想得太多了。也许正是由于你们的当机立断,才避免了国家战祸的发生,挽救了更多的百姓于水火之中,所以,你们的决定并没有错。」他楞了下,缓缓看向眼前人——她轻笑晏晏,目光如水般清澈。

  「所以,你大可不必为了赎罪而如此兢兢业业,像烈阳就没有这样的顾虑,他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既然你当初认为足对的事,就不必在日后否决自己。大人熟读经书,自当明白,男儿立世,但求无愧于心。」

  「无愧于心……」他眼前闪过一片血海,那是困扰他多年的梦魇。

  「说得好!」凤烈阳的声音突如其来的插入。

  苏玉书抬头看去。

  凤烈阳一掌拍在他肩头,「苏呆子,本王对你说教,倒有几分为自己开脱的意思,不过微凉的话可是说到你心坎了?」

  他也笑了,「谢谢王爷。」

  「相交多年,何必客气。」

  「那下官日后便常来走动。」

  「好走,不送。」马上变脸。

  苏玉书道:「王爷何必如此冷淡,大伤你我传闻之中的深情厚意。」

  凤烈阳剑眉一扬,直接伸手将他往书房拖去。

  宋微凉在后面笑着摇头。

  卸下肩上责任的丈夫看起来北以前要可爱得多,而卸下心中包袱的苏大公子,往后的路也会走得更加的平坦了。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来年,宋微凉生下一女,益州刺史府大摆宴席,为这位千金庆生。

  肃王长女诞生时,便以苏凤两字起名,终生未改。

  而得到消息的嘉佑帝凤哲修修书一封,表示想认一妹妹进宫。

  回应他的,却是以苏宰相为首的朝臣极力主张的纳选秀女的奏章。

  嘉佑帝耿耿于怀,便道:「朕的皇叔之奸诈实令朕深恶痛绝。」

  此话被史官诚实记录在册。

  直到多年后,已届及笄之年的益州刺史千金入京探望祖父,嘉佑帝兴而召见,见之叹曰:「尽得皇婶当年之丰采,若非皇妹,必当收为后宫。」

  自此,苏凤有生之年未再入京。

  史册上留有嘉佑帝一言,「朕的皇叔极端吝啬之人也。」

  【全书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