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肃王千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该来的总是要来,逃避不了,就只能选择面对。

  「小的见过宋姑娘。」

  「红梅,把马交给这位大哥。」

  「是,小姐。」尽管有疑问,但是对于主子的话,她立刻有效率的执行。青衣人却不接手,朝着宋微凉深施一礼,道:「我家主人只是让小的来迎候姑娘,并未吩咐要带回藏雪。」

  宋微凉不禁朝跟了自己许久的白马看去。原来它的名字叫「藏雪」!连一匹马的名字也比自己的要好,这让她很受打击。

  「他要见我?」她很不喜欢这个猜测,却不能不问。

  「主人只让小的转告姑娘一句话。」

  「是什么?」她的心立时提起。

  「同住京城,日后不乏相见之时,还请姑娘善自珍重。」青衣人说完朝她微一躬身,便转身走入城门。善自珍重?莫名的,宋微凉的背脊有些发凉。看来,她真的要多加珍重了。

  「小姐?」红梅一脸困惑地转向主子。

  「没事,我们进城吧。」她藏起心事,若无其事地一笑。

  自古京城便是繁华之地,看着热闹的市集与人潮,红梅是目不暇给。

  宋微凉有些羡慕地看着无忧无虑的丫鬟,眸底闪过一抹忧虑。

  今天凤烈阳能派人到城门等她,就说明他已经调查过她的身家背景,这真不是个让人欢喜的事实。她们没有费什么劲的便找到宋家在京城的新府邸,并在门口与带着丫鬟出府的宋大小姐打了照面。「三妹!」宋薇蔷难掩讶异地惊呼。

  宋微凉微笑开口,「大姊。」

  「你没事?」完完全全质疑的口吻。

  仍旧保持着微笑,「很遗憾。」

  她刻意地顿了下,在看到对方眼神转变之际,慢条斯理地接着说:「让大姊失望了,小妹完好无缺的回来了。」

  「你——」宋薇蔷又一次被她气到失声。

  「大姊既然要出门,小妹便不打扰了,慢走。」她自顾自地跨过门槛,然后像想到什么似地停步回头,嫣然一笑,提醒道:「多带几个家丁好了,虽说是天子脚下,也难保就没有宵小之辈觊觎大姊的美貌。」

  宋薇蔷气得恨恨地跺脚,想开口咒骂几句,又顾忌是在大门口恐失了颜面,只好强自忍下。

  「小姐,大小姐只怕要气炸了。」红梅紧跟而上凑到主子耳边俏声说。

  宋微凉嘴角的一抹笑缓缓漾开,「她若不气,我何必要说?」

  红梅掩唇偷笑。她就知道小姐从来就不是逆来顺受的人,偏偏大小姐也不长记性,一直的挑衅。

  有时候,她真搞不懂,明明小姐从不抢风头,也不争宠,可大小姐就是看小姐不顺眼,想尽办法打压。且不管结果如何,单是这份心态,就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第2章(2)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历劫归来,按照父亲的意思,那是应该到庙里拜谢佛祖保佑的。

  所以,回府的第二天,宋微凉便领着红梅到相国寺拜佛去了。

  其实,拜佛是其次,散心才是重点。

  她曾在书上看过一个故事,说有人看到观音菩萨对着一尊菩萨像参拜,那人就问了,菩萨祢在拜什么?菩萨说,我在拜观音菩萨。

  那人再问,祢为什么要拜自己?菩萨回答,求人不如求己。

  是呀,求人不如求己!况且,她真的不确定落到强盗手里和被凤烈阳救,哪个更悲惨一点。相国寺不愧是京城最负盛名庙宇,香火鼎盛到寺院上空都飘浮着袅袅的檀香,大殿里参拜的人更是络绎不绝。阳光落在大雄宝殿内的佛像上,折射出金灿的光芒,很有佛光普照的意境。这让一脚迈进佛殴的宋微凉微微眯了眼,伸手在眼前遮了下,才缓缓迈进另一只脚。

  看着高大的佛像,她犹豫着自己要不要也去磕个头、抽个签,再跑到外面去找相士解一下。

  人,还是未雨绸缪的好!唉,有个功利心重的父亲,有时真的是件很让人伤神的事。

  她虽然才在府里待了一天,但已经知道爹最近拿她们七姊妹的婚事大做文章,大有藉此攀附权贵,从而稳固身家的意思。

  虽然早知道有这么一天,但真正面临现实,她还是不免有些失望。爹究竟把她们当什么?难道她们就只是他拉拢人心、攀附权贵的梯子?她开始后悔为什么要到京城依亲,当时领着红梅就此隐迹或许更好一点。血亲,是她与父亲之间割不断的联系,也注定她的无奈。

  就在宋微凉对着佛像思绪飞转时,红梅已经替她点好三炷香,「小姐。」

  接过香,她虔诚的拜倒在佛前蒲团上。就算佛祖保佑不到她,她仍然决定拜上一拜。

  她不求富贵飞达,但求平平安安。

  娘曾经说过,求得少,人便活得坦然。

  上过香,她便领着红梅出了大殿,在寺院中信步走着。

  当看到一抹似曾相识的身影时,她瞬间停下脚步,心也莫名紧张起来。

  这一刻无比虔诚地希望佛祖能够保佑她,不要让那人看到她。

  可惜,佛祖在这一刻抛弃了她,那人无意的一侧首看到她,嘴角微勾,然后毫不犹豫地朝她走来。「人生何处不相逢,久违了,宋姑娘。」派去监视宋府的人回报,她今日出府礼佛,他匆匆由府中赶至,还好赶上与她来个「偶遇」。如此相逢不如无。宋微凉嘴里不禁泛起苦意,「久违了,凤公子。」

  「来寺里上香?」

  「是的。」

  「求什么,姻缘?」他微微挑眉。

  宋微凉顿时感觉有些心惊胆颤,几乎是下意识地立即否认,「不是。」

  凤烈阳笑了起来,那笑容如同天上的太阳有些灼眼。

  「微凉已然十香完毕,不好在外多做耽搁,就此向公子告辞了。」不给他再次开口的机会,她直接告辞。

  她对他真是避之唯恐不及啊!这个认知让凤烈阳眼底的笑意加深,一伸手便轻而易举地拉住错身而过的她。

  「何必急着走,跟我在这寺中一起散散心也好。」

  她怕自己越散越郁闷。「微凉确实不便在外久待。」她再次声明身为女子的闺训。

  红梅在一旁狐疑地看着,不确定是否要介入。

  这位相貌俊美的公子跟小姐似乎是认识的,可在她记忆中却不曾有这样一号人物。心念一转,她蓦地想起救了小姐的人,眼睛不禁一亮。

  如果是这样一表人才的人出手相救,那么小姐可以说是因祸得福。如此一想,她便老实地保持着沉默。

  「那又何妨,我派人去跟宋大人说一声就好。」他极是轻描淡写地道。

  听在宋微凉耳中却是无比心惊。这人到底是何身份?「不好劳烦公子。」她婉拒。

  「小事一桩。」他一脸的不以为意。

  宋微凉把心一横,道:「如此一来,恐怕有损于公子的清誉。」婉转不成,她索性直接。

  凤烈阳轻轻一笑,目光不怀好意地在她唇上盯了下,之后突然凑在她耳畔低声说:「那晚的事如果说出来,有损的怕是你的闺誉吧。」她脸色微变,却又在瞬间恢复正常。

  「公子说笑了。」他到底想做什么?如此步步进逼。

  「来人呐,去跟宋大人说……」

  「我答应。」怕他真的派人去宋家,她只能妥协。

  他一脸自信地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

  宋微凉很想踹他。

  红梅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这位公子身上有种跟她家小姐一样的气质,那种淡定中惹毛别人的本事实在是太高明了。「只是不知道这里有什么可逛的?」宋微凉不无挑衅地说。

  凤烈阳拾眼朝四下看了眼,受教的点头,「佛门圣地确实不容亵渎,那我们便到寺外走走好了。」她嘴角忍不住微抖。这男人的行为简直与登徒子无异。

  「公子请先放手。」她眼睑微垂,目光落在被他紧紧抓住的手腕上。

  他恍然大悟地一笑,松手,「一时倒忘了。」

  宋微凉对自己说,要忍。

  「走吧。」他转身当先而行。

  她樱唇轻抿,随后跟上。

  相对于熙攘的寺内,寺后的树林便显得十分的清静。郁郁葱葱的树木映入眼中是满眼的绿意与清爽,阳光灿烂却不炽热,气候宜人。她很喜欢这个季节,也很喜欢相国寺后这一片树林的清静幽雅,但却实在不喜欢身边有凤烈阳这样一个男人的存在。

  「这里跟你很像。」他有感而发。

  宋微凉感觉莫名其妙。

  凤烈阳笑道:「这里给人的感觉就像你的人给人的感觉一样。」宁静幽雅而富有内涵。她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他如果说她像树叶一样,给人一种陪衬的感觉,她倒还相信。一直以来,她在家里便一直是绿叶般的存在。

  「我们到林中走走吧。」

  在绿树掩映之下,一身淡紫的她透出几分出尘若仙的味道,让他不由得生出几分异样心思。宋微凉却忍不住有些犹豫。高大的树木有时会形成天然的屏蔽,这样的环境实在不适合跟他如此性情的男人共处。凤烈阳看出她的犹豫,眸底闪过一抹玩味,伸手握住她的手,在她讶异又退缩的目光中,拉着她走进林中。紧忙要跟上的红梅却被他的侍从挡了回去。

  「你放手。」宋微凉试图挣扎。

  「省些力气吧。」这是他的回答。

  「你究竟想做什么?」

  「你说呢?」他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

  她要是知道就不会这样忐忑不安了。「我不知道。」她老实回答。

  「那你猜。」

  「对我而言,多半不是好事。」她很诚实。

  他哈哈一笑,手上微一用力,便将她整个人扯进怀中。「你真的很诚实啊。」「放手。」她又羞又恼,偏偏又不敢高声。

  凤烈阳将她压抵在一棵大树上,抬起她的下巴,不顾她的挣扎低头吻上。从来不曾对一个女人如此念念不忘,这种感觉对他而言太过新奇,也让他颇感烦躁。但在看到她的一瞬间,一切却变得无足轻重起来。

  「唔。」他吃痛地闷哼一声,差点忘了这只小野猫的爪子是很锋利的。

  之前的教训未能让他引以为监,这次又吃了同样的苦头,但要他就此放开到口的甜蜜,却绝不可能。他的吻明显带着掠夺与惩罚,宋微凉双手被他反箝在身后无法挣脱,更无法摆脱他渐趋过火的撩拨,这让她又惊又惧,眼泪不由自主地滚落。

  嘴里尝到咸咸的味道,凤烈阳陡然回神,看着身下那双珠泪盈然的眸,他的心头闪过一抹微妙的情愫。眼前的她失了淡定,少了从容,眼中是对他毫不掩饰的惧伯与厌恶。他十分确定自己不喜欢她用这样的眼神看他。心中轻叹一声,他缓缓松开对她的箝制。宋微凉眼泪簌簌而下,咬着下唇,低头整理自己散乱的衣物。她讨厌这样毫无反抗能力的自己,厌恶这样任性妄为的凤烈阳。

  「别哭了。」忍不住动手替她拭泪,她眼中不停滚落的泪让他的心有些慌乱。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吓了一跳,她楞楞地抬眼看他。

  「你不怕你的丫鬟看出异样吗?」

  他的话重重打进她心头,眼中的泪不由得渐渐止住。她不能让红梅看出异样,这件事她不能对任何人说。

  泪水把她的眼睛洗得益发的清亮,楚楚可怜的姿态让人心生怜爱。凤烈阳情不自禁将她揽进怀里。

  宋微凉身体在瞬间僵硬,然后本能的开始挣扎。

  「别乱动,让我抱一会。」他低声警告。

  她吓得不敢再乱动。

  这么抱着她,鼻翼间萦绕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他觉得心情异常的宁静,仿佛她天生就该在他的怀抱中一样。

  第3章(1)

  宋微凉觉得很丢脸,她居然就那么睡倒在那个可恶男人的怀中。

  因为两人在林中独处的时间过久,以至于她不得不面对贴身丫鬟暧昧的目光,偏又苦于没办法解释。而凤烈阳自然不会好心的帮她说明,他甚至还刻意误导,这让她恨得牙痒痒之余,却也对他无可奈何。

  「小姐,你又在想那个人了?」红梅端茶进房就看到主子手里拿着一本诗集倚在窗前,眼睛却望着窗外出神,不由得出言调侃。宋微凉无力的抚额,难得严肃的板脸喝斥道:「红梅,不要乱说。」

  她垂首应声,「是,奴婢知错了。」

  「将茶放下,你出去吧。」此时她只想一个人待着。

  「是。」

  红梅退出去,房内便又只剩下她一个人。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宋微凉轻轻地叹了口气。今天的天气跟她的心境真的很像,有点阴沉,也带着压抑。京城是不能待了,一方面爹拿她们的婚事当政治筹码,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凤烈阳,她承认自己是有些怕他的。

  他行事不按牌理出牌,视礼教于无物,尤其她感觉两人的关系就像猫与耗子,他似乎以戏弄她为乐,她当初实在不该主动招惹他的。

  落到强盗手中,说不定还比较容易脱身,悔不当初啊。

  她郁闷的将手中的书册盖到脸上。事情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样两难的境地啊?突地,后院的马叫声让她吃了一惊,那是藏雪的嘶鸣,而它可是那个男人的坐骑。这让宋微凉顿时从软榻上跳起来。它要是出事,那人岂会轻饶了她。来不及多想,她急忙朝后院跑去。

  只是人才踏进后院,就听到她大姊的质问声。

  「三妹,你来得正好,这个畜生是你带回家的,我现在要你一句话。」

  「发生什么事了?」她难掩讶异地看着几个家丁手持棍棒围在马厩前,而她大姊则略显狼狈地被两个丫鬟扶着站在不远处。

  宋薇蔷怒道:「我只是瞧这畜生长得还不错,伸手想摸它一下,谁知道它竟然敢踢我。」

  无奈地看着她,「这马认生,我带它回来时就跟马夫讲过的。」

  她哼了声,「谁知道是不是你这丫头故意的!」

  宋微凉哑然,同时心里也不免感到好笑。大姊这些年被她整得真是越来越多疑了」

  「现在大姊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她发誓自己真的没有嘲笑的意思。可听到宋薇蔷耳中就不是那么好受了。

  「三丫头,你别太过份,我一定要爹替你找个最差的婆家。」

  呃,这样的报复真的有意思吗?她淡淡地笑了笑,「大姊,有时候做人厚道一点才会有福报。」美人的归宿多半是不如意的,她真想这么告诉她。

  「给我打,狠狠地打。」宋薇蔷对着家丁下令。

  「住手。」宋微凉连忙出声制止。打狗也要看主人,这马的主人她可惹不起,只怕连爹也未必惹得起。

  「给我打。」宋大小姐不甘示弱。

  「你们敢?」宋三小姐出声恫吓。

  几个家丁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平日大小姐作威作福、颐指气使,府里没有人敢吭声,可今天向来低调的三小姐却一反往日作风,态度强硬的与大小姐杠上了,这让他们心里顿时没了主意。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