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粉领妹的真面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星期天晚上九点钟,俱乐部的酒吧里,两个男人并肩坐在吧台前。

  兴许是明天要上班,酒吧里不若周末夜的喧闹拥挤,客人三三两两,对周赞韬来说,这样的氛围刚刚好,很适合和多年不见的好友小酌闲聊。

  “当了一个礼拜的上班族,感觉如何?”

  周赞韬一双浓眉挑得极高,黑眸揉着笑意,“除了被女同事盛情拥戴让我比较困扰之外,一切良好。”

  “嗟,你还真敢讲,国外待久了,连谦虚的美德都忘了吗?”张翔宇当然知道好友的女人缘有多好,不过不吐槽他,那就不叫死党了。

  周赞韬笑了笑,浅啜了一口酒。

  周赞韬,周易企业董事长之子,外界眼中的超市小开,不仅拥有优渥的家世背景、漂亮的留洋学历,还遗传了母亲的好样貌,如此得天独厚的他,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黄金单身汉。

  一个礼拜前,开始进入周易企业采购部门,担任第一线的采购专员。

  在这个价格不是问题,质量才是重点的时代,隶属于周易企业,专门贩卖进口百货与高档食材,并仅在少数百货公司设立据点的“ N&F ”精品超市,是许多高档餐厅与上流家庭采买食材、百货用品的唯一首选。

  尽管走一趟 N&F 超市,就是普通家庭一整个月的生活开销,但对于讲究质量的顶级客群来说,这样的花费是必须的,也是值得的,他们心甘情愿从口袋里掏出现金,死忠拥护标榜自然与新鲜的 N&F 超市。

  而身为采购专员,就是负责天南地北、上山下海的将所有最好、最顶级的东西,通通搜罗到 N&F 的商场陈列架上,满足顶级客群的需求。

  “怎么会突然决定提前返台?我以为你最快也要年底才会回来。”张翔宇难掩好奇地问。

  身为家中的独子,周赞韬向来很清楚自己的责任,不过,说起这件事,他还真是感到又好气又好笑,索性将父亲用病危为借口,欺拐儿子返台的烂把戏,全盘托出。

  “啥,你爸用病危的把戏把你从法国骗回来?这、这不是乡土连续剧里才会出现的戏码吗?”

  把戏很老套,惨的是,某人还傻傻上当了。

  偷觑了受害者一眼,张翔宇嘴角抽搐,双肩颤抖,强忍住笑。

  周赞韬这家伙高中时候就是出了名的鬼点子多,总是带着一脸笑容的他,简直比狐狸还狡猾,不只同学常常被整,就连教官也曾经受害,没想到人称笑面狐狸的周赞韬,居然会栽在自己老爸手上,而且还是这么老土到极点的烂把戏,真可怜!

  果然,一山还有一山高。

  周赞韬没好气的冷冷瞅了好友一眼,“要笑就痛快的笑,少在那边给我演抽搐。”

  身为受害者,他不是不闷,试问,有谁家的父亲会用这种幼稚又卑鄙的手段来欺骗儿子?没有,除了他老爸。

  想到自己因为害怕会见不到父亲最后一面,内心所承受的煎熬与忐忑,事后发现只是虚惊一场时,他差点大暴走。

  纵使当下怒火腾腾,但又能怎样,谁教他就是对亲爱的家人没辙。

  “周伯伯也真是的,这么有趣的事情也不算我一份,要是有我鼎力相助,肯定吓得你屁滚尿流,哈哈哈……”

  “张翔宇,乖乖喝你的酒,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他悻悻然的啐道。

  不想惹好友不快,张翔宇赶紧恢复正常,“不过,怎么会在采购部门当专员?我以为你会直接进入管理核心。”

  “是我主动要求的。不先摸清楚员工的底细,就想要管理人家,小心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我要求从基层做起,累积战斗能量。因为,我喜欢让人对我心服口服。”周赞韬说得自信且自负,既然要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你啊,一路走来总是跌破大家眼镜,好好一个数理天才居然莫名其妙跑去法国学艺术,现在弃艺术从商,但继承人却摇身一变成了小专员。”

  “你不觉得这样的人生比较精彩吗?”挑眉莞尔问。

  这点张翔宇完全认同,他这个好友,就是有办法把自己的人生过得比谁都还要精彩,保证绝无冷场。

  “虽然当时被骗的感觉超闷,不过现在想想,比起老爸的健康,被骗根本不算什么。”周赞韬发自内心的表示。

  “可不是,家人平安健康最重要,被骗,小菜一碟啦。”

  “对,小菜一碟。”周赞韬向好友举起酒杯,“喏,敬--我被骗。”

  铿!手中的玻璃杯互敲,敲出一记清脆的声响,两人遂而相视而笑。

  突地,张翔宇的眼角余光捕捉到一抹风景--

  “三点钟方向,美女一名。跟你站在一起肯定是郎才女貌,别说我没义气,这个机会让给你,当作是庆祝你被骗回乡的礼物。”

  周赞韬微侧过脸,依着好友的暗示睐去,一抹姣好身影映入眼帘。

  微卷的浪漫长发,描绘精致的可口妆容,惹火的紧身红色短洋装将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无遗,优雅交迭的修长美腿,确实很赏心悦目。

  “长得不错。”他不冷不热的吐出一句。

  “啥,就只是长得不错?”张翔宇对好友的评论可不服气了。明明就是个超级大美女,这家伙居然只给了“长得不错”四个字,做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挑剔啊?

  “不然呢?”他没说错啊,就是个不错的女孩,不然他还要说什么?周赞韬莫名的望着好友。

  “那分明算得上是极品了。”他可是忍痛割爱欸!

  挑眉,不置可否的回应,“或许吧。”

  “什么或许?!吼,周赞韬,如果这种货色你还不满足,我很怀疑到底什么样的女人你才看得上眼。”

  周赞韬漾开莞尔浅笑,自信的说:“放心,肯定是独一无二的。遇到了,我会告诉你。小专员明天还得上班,该回家准备上床就寝了,至于这位极品,你自己看着办,喜欢就赶紧把握机会,祝你把妹成功!”

  拍拍好友的肩膀,他便起身离去。

  坐在出租车上,周赞韬看着窗外不断飞掠的街景,微醺的思绪跟着变得天马行空。

  什么样的女人啊……

  其实,他也很想知道,他,究竟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人?

  又,到底什么样的女人对他来说,会是独一无二的呢?

  又是一个礼拜的全新开始,上班的巅峰时段,捷运车厢里挤满了赶着上班打卡的男男女女。

  徐佑美站在门边,单手抓着把手。

  前方的车窗玻璃映照出一张冷凝漠然的脸孔……

  额前的厚刘海和两边的黑长发,掩去她大半的脸庞,仅露出少许的区块。

  秀气的鼻梁上压着一副造型古板的胶框眼镜,无可忽视的沉重感,为眼前的这张脸孔再添几分严肃气息。

  而镜片下的眼神,恍若一望无垠的冰原,冰冷而犀利。

  那就是她。

  一个身材纤瘦娇小,却充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质的她。

  徐佑美是单亲家庭的小孩,因为无法兼顾工作与照料,母亲便将她托付给南部的外婆,几乎是打从有记忆以来,个头娇小的她总是宿命的扮演着那个无能为力的弱者,日复一日的在同侪永无止境的奚落欺凌中,困窘的生存着。

  乱画书本、撕烂作业根本不算什么,有时候还得吃拳头,而一切的一切只因为她没有双亲的保护,又比别人都长得瘦小,是以特别可欺。

  童年,对许多孩子来说是欢乐而美好的,然而对徐佑美来说,却是噩梦。

  每天,她都希望噩梦可以终止,每天,噩梦都在重复上演……

  她搜索枯肠、绞尽脑汁的想,哪怕是要想破脑袋,她仍是努力的想,只为了想出一个方法,可以让别人害怕她,最好怕得再也不敢靠近她!

  她不是没有反抗,可反抗的下场,通常只会招来更严重的报复。

  几次下来,她渐渐的意识到,大吼大叫的反抗只会满足施暴者的成就感,并不能真正的阻止迫害,反倒是严肃与沉默的冰冷眼神更具杀伤力,也才能保护自己。

  于是她开始让自己穿上这样的保护色。

  从此以后,冷漠的脸孔、犀利的眼神,便成了她的印记。

  第1章(2)

  微闷的拥挤车厢,几句刻意压低窃语隐隐飘了过来,冷不防的钻入徐佑美的耳朵里--

  “欸,你知不知道这个牌子?品牌图案就是有个阴阳怪气的十三岁小女生,顶着深黑的厚刘海长发,总是穿着黑色短洋装跟白色玛丽珍鞋的怪娃娃?”一名穿着时髦雪纺上衣的OL小声的问向身旁的同伴。

  “知道啊,怎样?”

  “你看,门口那个女的像不像那个阴阳怪气的Emily?”

  瞠眸惊叹,“哇!真的好像喔……”

  “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阴沉到我都感觉到她身边的气场整个陷入灰暗之中。”先口的OL忍不住轻蔑的讪笑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