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管家婆请让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4 页

 

  他一定很担心,早上才叮咛她要好好照顾自己,结果她居然就在他眼前昏倒。

  「副总出去打电话,要我陪着你。」

  走廊上,毕牧杰拿着行动电话,简单扼要的向颜俊仪说了会议的情况,继而一脸严肃的对他下达命令——

  「你马上回来,这件事情,我决定改变原有计划,速战速决……我不想继续看着她为了这个假的开发案这样拼命,这只是我们用来诱捕那只老狐狸的幌子……反正,现在的证据足够检方起诉他,让他吃上好几年的牢饭,至于不能让他抱着不值钱的土地懊恼至死,那已不重要,就当作我留给他一条生路,他赚到了。」

  话落,挂上电话。

  他知道自己心都乱了,在看到她毫无反应的倒在地上的瞬间,他发现他可以什么都不要,只要她好好的。

  虽然提前收网,会错失将翁为荣的资金完全困死在那块土地永远无法翻身的大好机会,但可以送他去吃牢饭,拔除他在君逸集团的恶根,也算值得了。就当作是看在已逝姑姑的面子上,不要把人逼上绝境。

  把电话放进口袋,反覆的深呼吸收敛情绪,他转身回到病房——

  「小美,你先回办公室。」

  「是,副总。嘉薇姐,你要好好休息喔。我先回去了。」

  「谢谢你,小美。」

  挥挥手,小美离开毕氏医院,回办公室。

  他绷着脸不发一语,两道讳莫如深的目光锁定他,大掌心疼又怜爱的抚摸她的脸颊。

  他自责自己疏忽了她的身体状况,还让她忍着不适,在大家面前守护他。

  「少爷……」她还是习惯这样喊他。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小美说,当时他抱着昏倒的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要疯了。

  「不,是我,是我没有好好照顾你。」

  「可是我现在好了,头不晕了,真的。」

  「你别想回去上班。」猜出她可能的要求,他抢先阻止。

  「可是……」

  「颜俊仪的假期到今天结束,在你身体没有恢复到我满意的健康状态前,你这个代理秘书持续休假,不准进办公室。」他展现了他的决心,「打完点滴,我送你回去。」

  「……喔。那回去前,我们去趟卖场,有些东西要采买。」两道犀利的眸光扫来,当场截断她最后一个字。

  「那些事情一样不用你管,我会让主屋那边拨个人过来,跟代理秘书工作一样,你身体没有恢复到我满意的状态前,你这代理管家的职务也一并解除。」

  接下来直到她手上这瓶点滴打完前,他就这样抿着唇站在床边,目光眨也不眨的瞅着她,不发一语,不管她怎么尝试着跟他说话,他就是不搭理。

  好不容易点滴打完,医生也准许她回家了,下了床站在他面前,受不了他这样自责沉默的她忍不住哽咽的扑进他怀里——

  「不要这样,拜托你,你不要这样不说话好不好?」这让她好难受,「我会乖,我答应你,没有恢复健康前,我绝对不工作,我会乖的,真的!」

  他看着她许久,忽地,严肃瓦解,一抹得逞的笑容扬起,「你说的喔,要是违反承诺你就完蛋了。走,回家。」

  她傻住,现在是怎样?怎么又有种掉入陷阱的感觉?

  他拉着她,正准备离开医院,谈嘉薇却想起一件事,「等等,都来到毕氏医院了,我想去看看爷爷。待会看到爷爷,你不能让他知道我昏倒的事情喔。」

  「你确定要去?谈伯不是会骂人?」

  啊,对哦,为了让她专心照顾毕牧杰,爷爷规定她一个礼拜只能来医院看他一次,爷爷说这里有最棒的医生,毕老爷子还请了最好的看护,根本不需要她,她的任务就是专心照顾少爷。

  ◎◎◎

  刚开始她不以为意,连着两天都来探望爷爷,结果挨一顿骂不打紧,还差点揍一顿屁股,医生说让病人生气会害他血压高,很危险的,她只好乖乖的遵守规定!

  一个礼拜只来看爷爷一次。

  「而且你现在去看谈伯,不怕把感冒病毒传染给他老人家?

  对吼,她这个猪脑袋,要不是他提醒,这下恐怕会害爷爷感冒了。

  「再加一条,没有恢复健康前,不许来找谈伯。「

  「这样我不就很像被禁足了?」

  「是啊,你总算认知到了。」

  「我会闷坏的……」她光想就头皮发麻。

  「我的拼图借你玩,但是出门,休想!」

  他揽过她的肩,将她护在怀里,上了车,直奔家门。

  可谈嘉薇没想到甚至是晚上,她都被规定要睡在他身边——

  「为什么?我要睡我自己的房间。」他们之间还没进展到可以同床共枕吧?

  「不行。你忘了吗,你现在是接受管制的人,所有的职务都被解除,楼下的房间是给管家住的,你是吗?」挑眉斜睨她。

  「那……大不了我回我家。」她气恼的说。

  「你忘了你现在被禁足了吗?」

  「你、你、你很可恶、很霸道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她气得直打他。

  他也不恼,由着她打够了,才将她整个打横抱起,直接掳进房间丢上床,她要逃,他索性用身体优势将她压制在床上——

  「两个选择——,一,乖乖的睡觉;二我们来做点别的事情。」他眼神邪气、口吻轻佻的对她说。

  ……别的事?一股热气轰地往上冲,谈嘉薇面红耳赤。

  瞧他一脸邪恶,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所谓的「别的事」指的是什么,二话不说,拉起棉被背对着他。

  「嘉薇,这样会闷坏的。」他拉拉棉被,免得她把自己闷死。

  「放开,我都已经选择乖乖睡觉了,你不可以对我乱来!不然……不然我会告你……」

  「又要告我性骚扰了?」忍俊不禁,「小姐,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想要把拼图搬来房间一起玩,免得你无聊,不然,你以为别的事是什么事?」

  「……」一时语塞。

  「吼,谈嘉薇,我都不知道你这么邪恶啊,看来你真的很喜欢我,都病了,脑袋里还装着这些东西,唉,我真是小看你了。」

  一整晚他都这样逗着她,逗到谈嘉薇很想把自己就地掩埋。

  她呀她,真是遇人不淑。

  尾声

  被关在家里整整三天,谈嘉薇受不了了,决定拿回代理管家的工作权。

  晚上六点多,她一边准备晚餐,一边打开客厅的电视机听新闻——

  「现在为您插播一则快讯,君逸集团总经理翁伟荣先生为了收购土地,涉嫌恐吓多名地主,并以暴力胁迫,日前遭人检举报案,警方于今天下午将他逮捕。

  「并且由于他被指控掏空君逸集团内部资产,一旦调查属实检方也将会依法起诉……「

  谈嘉薇穿着围裙,拿着菜刀,表情错愕的盯着电视节目,久久说不出话来。

  翁伟荣?那不是毕牧杰的姑丈吗?原来,那个在背后煽动地主抬高价钱的幕后黑手,就是他?

  而他还涉及掏空集团资产……

  天啊,他怎么可以这样?这是背叛的行为。之前他还对牧杰说什么都是一家人,结果对照他的所作所为,真是好讽刺。

  牧杰一定很难受,被自己的姑丈这样对待……

  「你拿着菜刀做什么?」

  她看到毕牧杰,突然眼眶一热,想也不想的就冲上前去,打算给他一个拥抱。

  「站住!你给我站住,你要做什么?」她手上还拿着刀呢。

  毕牧杰刚夺过她手中的菜刀,怀里马上撞进一具柔软的身躯——

  「被信任的姑丈背叛,你心里一定不好受,对不对?」

  「你看到新闻了?」

  「嗯,看到了,不要难过,我让你靠,你不要难过。」她想要安慰他。

  弯起唇,「嗯,好,我靠着你,一辈子都靠着你,我知道你是这世界上唯一会保护我的女人。」

  她抱着他,不住的轻拍他的背。

  他也想要回抱她,不过看到手中的菜刀,唉,还是让她抱他就好,他抱她会出人命的。

  ◎◎◎

  感冒痊愈的周末,毕牧杰开车陪她到毕氏医院探望谈爷爷。

  拎着花了两个半小时、爷爷赞不绝口,谈嘉薇用满满的专注与爱心熬煮的营养满分特制山药排骨粥,两人一起走向病房。

  「爷爷最喜欢我煮的山药排骨粥,每次我煮这个,他都会吃光光。」

  「我喜欢你煮的每一样菜,我每一样都会吃光光。」毕牧杰说。

  没错,他最乖了,不管她煮什么,他都很捧场,这世界上除了爷爷,就数他对她的厨艺最捧场了,不愧是她喜欢的人。

  她和他手拉着手,心情愉悦的来到谈爷爷的病房,虚掩的门里传出了对话声,谈嘉薇正要说话,毕牧杰却飞快的伸出手指压住她的唇,制止她——

  病房里,谈爷爷坐在病床上,一旁,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椅子上,两人百无聊赖的面对面坐着,捏着小点心,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