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管家婆请让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咦,去哪了……谈伯、谈伯?」

  喊了两声,发现无人回应,毕牧杰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出国前他直接放了谈伯几天假期,现在没有通知一声就提早一天回国,难怪没人在家。

  他敲了敲自己不济事的脑袋,颇有自我解嘲的意味。

  忠心耿耿的谈伯不在,想必也不会有香喷喷的食物等着他了,唉,早知道上飞机前,应该打电话通知谈伯的。

  算了,还是先洗澡,然后舒舒服服的睡一场大觉,要真饿了,大不了厚着脸皮回主屋蹭饭去。

  ◎◎◎

  第1章(2)

  毕牧杰甩开行李箱,在上楼的同时,双手已经忙不迭的解着衣服扣子,边脱边往那座令他自豪的豪华浴室移动。

  当他擎天立地的站在花洒下,身体已经是一丝不挂——

  宽阔的肩膀、厚实的胸膛,上半身以倒三角形的姿态束收在腰际,臀部窄瘦而紧实,双腿更是不可思议的长!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赘肉,肌肉线条恰到好处的展现着人体的力与美,整体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养眼度与时尚感,别说女人见了垂涎三尺,男人更是羡慕崇拜不已。

  打湿了身体,他将沐浴乳搓出白雪般的泡沫,动作利落的往自己身上抹,一阵搓洗之后,长指转动开关,充沛的水流顿时顷泄而下——

  身体被恣意冲洗着,水流将身上的泡沫,连同身体的疲惫,通通带走。

  啊,畅快!果然还是得在家里最舒服自在。

  这几天待在纽约真是令人浑身不舒服,白天要跟一群龟毛老外打交道已经够累了,晚上回到酒店还不能好好休息,那张床真是败笔中的败笔,毕牧杰简直不敢相信,顶级豪华酒店的床铺居然睡起来软硬不一。

  当然,挑剔的只有他,何素华睡得很好,还反过来调侃他是豌豆王子。

  毕牧杰只能说,他们的脊椎都比较坚强,恕他不奉陪。

  幸好这个顶级豪华酒店的品牌已经被他成功并购,他一定要命人赶快换掉那批劣质床,免得危害客人的脊椎健康。

  痛痛快快的洗完澡,随手抓来毛巾抹去身上多余的水珠,腰间围了一条浴巾,他旋即慢条斯理的步出浴室。

  这是一栋跃层式的独栋建筑,大范围的落地窗,让室内与室外的设计、视觉互相延伸交融,平衡着文明与自然。

  沐浴过后的毕牧杰正想下楼喝杯水,方走到楼梯的一半,蓦然,客厅里有一抹身影,突兀的闯进他的视线——

  陌生的女子站在一楼客厅的中央,她入无人之境般,放肆且随意的观赏着他的房子。

  她是谁?难不成……是小偷?

  ◎◎◎

  她和翻译社的其他伙伴们交接了之后的工作,便赶到毕牧杰的家,而这是谈嘉薇第一次踏进这里。

  毕少爷两年前回国之后并没有住在毕家主屋,毕老爷子让人在距离主屋不远的地方,为他盖了一栋属于他自己的独栋别墅,还派了最信任的爷爷来打点他的生活起居。

  这栋建筑外观十分具有艺术性,不规则的形体完全颠覆了一般的传统住宅造型,挑高的跃层,斜对角式的大片落地窗,让人站在屋里也能尽情的饱览屋外风景。

  屋里的空间出乎意料的宽敞,怕是呼吸都能感受回音的震荡,令谈嘉薇不可置信的是,这住上四、五户人家都绰绰有余的空间,居然就只属于毕少爷一个人,不愧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豪门少爷。

  虽然这等手笔令人咋舌,但谈嘉薇却不得不承认,站在客厅向外看去,这片融和山色的美丽景致,真是绝美!刚刚进屋前,她还在前方那棵树上看见了松鼠跑跳,不怕生的自在模样,令她惊喜不已。

  而如同屋外美景这般令她目光流连忘返的,还有白色客厅正上方的这盏黑色水晶灯。

  她在杂志上看过,这是菲利普史塔克的设计,一盏就要七位数,记得那时她还存疑,这么一盏贵气逼人的黑色水晶灯,有人买吗?摆在屋里,好看吗?

  事实证明,昂贵的黑色水晶灯有人买,摆在这里,还真是好看的不得了。

  她仰着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瞅着这盏神秘夺目的黑色水晶灯,近乎痴迷,为了能将它看得巨细靡遗,她缓缓的转着身子,三百六十度,非要从各个角度将这盏黑色水晶灯独一无二的美看尽才罢休。

  杵在一旁静静观察的毕牧杰,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客厅正上方那盏尊荣的黑色水晶灯——

  呵,算她有眼光,知道什么是好东西!

  不过,他要是她,肯定会放弃,因为这盏灯嵌得极牢,她什么工具都没有带,肯定拆不下来,而且就算架了高梯,在这挑高的客厅里,只怕连灯罩都构不着,更别说那灯沉得很,想搬走,光靠她一个人是办不到的。

  不过,她会不会太有恃无恐了点?不赶快把握时间搜刮财物,还在这边从容欣赏,简直莫名其妙。

  就在毕牧杰觉得可笑之际,她发现了他。

  谈嘉薇一脸错愕,以为是幻觉,先是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继而瞠目结舌的看着站在楼梯上,只在腰际围着浴巾,活生生的、半裸的陌生男子。

  「你是谁?」

  「你是谁?」

  两人异口同声的问。

  毕牧杰啼笑皆非。这小偷还真嚣张,不赶紧落跑,居然还问起他是谁。

  谈嘉薇瞪着这个半裸的男人,不住的揣测他的身份。

  脸型偏瘦削,一双形状完美的漂亮黑眸就嵌在两道飞扬的浓眉之下,鼻梁高立而挺直,唇形薄棱而饱满,肤色匀称而健康,看似俊美阴柔的五官轮廓,其实暗藏着刚强的线条与力道。

  神情乍看之下有几分漫不经心,然而只要多点细心,便不难发现那双顽皮的黑眸在专心审度时所泄漏的一抹精锐,犀利得不容小觑,像是要把人看透似的,更别说那精实得恰到好处的身材,活脱脱像是从时尚杂志里走出来的男模,自信而昂藏——

  谈嘉薇胸口窒了窒,有种被雷打到的感觉,目光舍不得移开。

  好帅的男人,抢眼到一个不行……

  她明白自己受到前所未有的吸引,心,卜通卜通的跳着,忍不住乱想,如果吃下毒苹果是为了等待这样的人,那么,毒苹果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下咽。

  才刚这么想,脑中旋即跳出毕老爷子对她说过的话——

  小嘉薇,不要当那个等着王子来亲的白雪公主,而是要学会不吃毒苹果。

  她当下从可怕的遐思里清醒过来,奋力甩去那毒苹果与白马王子的荒谬论,恢复理智,谨慎的猜测起对方的身份。

  会是毕家少爷吗?然而这个揣测马上被她自己推翻——

  毕少爷搭是明天的班机回台湾,不是今天……一定是闯空门的小偷!

  ◎◎◎

  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沐浴过后的爽冽气息,哇,这年头的小偷真大胆,跑到别人家当起主人来了,真可恶。

  「你再不离开我就报警。」

  「你再不离开我就报警。」

  两人再度上演异口同声。

  妈的,见鬼了。毕牧杰在心里暗骂,看她长得漂漂亮亮的,作风还挺张狂的嘛,他决定下楼好好对这个胆大包天的女贼「晓以大义」。

  要逃吗?不行,要是爷爷在,肯定会以打跑小偷为己任,她既然是来帮爷爷保住工作的,怎么可以落跑呢?说什么也要将爷爷的忠诚发挥淋漓尽致才符合她所追求的完美。

  不要怕,谈嘉薇,充其量就只是个暴露狂小偷罢了,别忘了,你以前可是剑道社的第一把交椅,不要怕。

  可是她手上要有木剑啊,眼下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当作木剑……

  「你、你不要过来。」谈嘉薇故作凶狠的瞪着男人,先是双手横在胸前,做出武打动作,又手忙脚乱的腾出一只手,拿起话筒作势要报警。

  敢情,她以为她在拍武打片?毕牧杰啼笑皆非,无视她的恫吓,迈开脚步踩着阶梯正要下楼,说时迟那时快,腰间的浴巾居然在这时候松动,下一秒——

  「啊!」谈嘉薇丢掉话筒,双手掩面,避免被春光毒害。

  毕牧杰下身发凉,当下觉得糗死了……

  以为他会惊慌失措的跑回楼上穿衣去?怎么可能,这可是他家,就算他要一丝不挂,也是他的自由!

  忍住那份窘迫,没好气的捡起浴巾往肩上一甩,故作自在的踩着楼梯,一派骄傲的往下走。

  而望着谈嘉薇惊慌失措的样子,毕牧杰又觉好气又好笑。看不出来这年头的小偷还知道非礼勿视,问题是,他还穿着一条小裤裤呢,又没露点,他没抗议她偷窥,她倒是喊得比谁都大声。

  「我警告你最好快离开,我是这里的管家,我已经启动警报,保全人员马上就会赶到。」谈嘉薇掩着脸,一边从指缝寻找着可能的武器,不忘虚张声势的说。

  管家?哈,什么时候谈伯摇身一变成了二十来岁的妙龄女子了?再说从头到尾她只负责尖叫,难不成那就是她所谓的警报器?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