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心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0 页

 

  “但那实在不能怪他呀!”裴璃嘟嚷。“真是,就是有人爱自寻烦恼!”

  话说回来,理当负责任的应该是他爸爸和他妈妈,但他们却只顾自己,不仅犯错,后果也要孩子来承担,天底下最自私的父母非他们莫属了。

  人家都说,子女是父母上辈子的债主,这辈子专程来讨债的。

  但在唐家,她真的很怀疑,到底是父母欠子女的债,还是子女欠父母的债,究竟谁才是债主?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可恶,又关机了!”

  唐妈妈怒气冲冲地摔下话筒,这还不够,又一把将小几上的茶杯、花瓶全扫到地上去——反正是佣人清理,又不是她清理。

  “我明明警告过他不许再关机了!”

  “已经半年多了呢!”唐大嫂若有所思地喃喃道。“每到周末他一定关机,不让我们找到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还用问,”唐心兰咕哝。“肯定是交女朋友啦!”

  “女朋友?”唐妈妈惊呼,旋即气急败坏地拉下脸来。“那怎么行,现在就这样常常让我们找不到他了,要是他结婚了,我们不就更找不到他,那家里的问题谁要处理?不,不行,绝对不行!”

  “可是,连老四都结婚了,而老三明年就三十了,你还不让他结婚,人家会说闲话的!”唐大嫂就事论事地说。

  唐妈妈窒了一下。“好,他要结婚也可以,我来帮他找对象!”

  “妈是想找什么样的对象给老三?”唐心兰一脸好奇。

  唐妈妈胸有成竹地一哂,先挥挥手让佣人来清理地上,再慢条斯理地开口说出答案。

  “找一个当我们想找老三的时候,保证一定会让我们找到老三的女人!”

  第5章(1)

  暑假过去,裴璃与唐书槐又恢复了晚上消夜,周末约会的时光,不同的是,他们交谈的时间减少了。

  常常两人只是相依相偎地走在人行道上,偶尔相对一眼,会心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也可能一时心血来潮跑到八仙乐园去,像孩子似的玩遍各种游乐设施;或者开车到淡水去看海,不过海都没看到多少,口水倒是交换了不少。

  这时候,他们都有种见面的时间总是过得太快,老是一晃眼就过去了;而见不到面的时候又度日如年,几乎才刚分别就开始想念对方了。

  这就是恋爱的滋味吗?

  如果是,难怪那么多男男女女沉迷其中,这种掺杂着淡淡苦味的甜蜜滋味,实在醉人!

  等她大学毕业,再工作两年,如果他向她求婚,她应该会答应吧!

  “相亲?!”这天,裴璃下午没课,又跑来找唐书槐吃午餐,结果唐书槐两点多近三点才回公司,当时曹正廷正陪着她天南地北闲哈拉,没想到唐书槐一进到办公室里就丢下一颗星际爆弹。

  “无缘无故,干嘛叫你去相亲?”曹正廷有股不祥的预感。

  “我也不知道。”唐书槐一脸无可奈何。

  “你没有跟伯母说你有女朋友了吗?。”

  “有,但她说她找的相亲对象比较适合我。”

  “所以……”曹正廷瞄一下始终无语的裴璃。“你想去相亲?”

  “不去的话,我妈会很生气的。”唐书槐也忐忐忑忑地瞥向裴璃。“呃,你可以陪我去吗?”

  闻言,原本面无表情的裴璃不禁失声笑出来。“要女友陪你去相亲?”

  “聪明!”曹正廷大笑。“一方面是带女友去给伯母看,一方面算是变相的拒绝相亲,一举两得。”

  “小璃?”唐书槐瞅着一双幽邃的眸子,祈求地望定裴璃。

  喔,饶了她吧,用那样忧郁的眸子凌虐她,谁受得了!

  “好啦,好啦!”裴璃举双手投降,五体投地。“我陪你去,行了吧?”

  “谢谢!”唐书槐感激地亲亲她的鬓角。“放心,我只是要你陪我去而已,其它的我自己来就行了。”

  “只观战不参战,那多没意思!”裴璃喃喃咕哝。

  曹正廷哑然而笑,“有她陪你去是最好的了,不过呢……”曹正廷抚着下巴 沉吟。“书槐,我记得你说过伯母在抱怨你手机老是关机,害他们常常找不到你?”

  “是,妈还警告我不可以再关机了。”

  “但你没听她的……”曹正廷两眼眯了起来。“唔嗯,那我猜,他们可能是在担心你只是交个女朋友就这么‘嚣张’了,万一你真的结婚了,恐怕他们就更找不着你了,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个不会妨碍他们找你的女人和你结婚。”

  难以置信,竟想要控制人家的一生,好使唤人家一辈子,他们究竟以为他们是谁啊?

  武则天?

  “不可思议!”裴璃惊叹。“真有人自私到那种地步吗?”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他们真是那种想法的话,那么……”曹正廷转注裴璃,眼神透着警告。“你最好小心一点,他们对你绝不会客气!”

  裴璃先是怔了一下,“我?”继而满不在乎地哈哈一笑。

  “安啦,安啦!我是不喜欢跟人家争、跟人家吵,或跟人家抢什么——那很无聊又浪费时间耶!不过,我也不是软趴趴的麻糬,能让的我都会让,但总有些事还是要坚持的,所以……”

  她顽皮的眨巴着眼。“他们不客气,那我也就不需要太客气啰?”

  不,就算他们很客气,她也不会太客气,他们究竟凭什么这样利用唐书槐,她非问个清楚不可!

  大人的责任,请大人自己承担起来好吗?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小……小璃。”

  轿车一停下,裴璃就手握住车门把,打算开门下车,谁知一声略带腼腆的呼唤叫住了她,她讶异地回眸,果见唐书槐双颊淡淡的赧,一脸刻意想自然的微笑反而不自然的怪异表情。

  他又是哪里不对啦?

  “嗯?”

  “我……”咳了咳,双颊更赧。“呃,我爱你。”

  裴璃呆了呆,蓦而失笑,收回开车门的手,倾身过去,双臂圈住他的颈子拉过来。

  “我知道。”声落,唇瓣深深烙上他的嘴,好半晌后才拉开来。“我也是。”

  选在这种一点也不浪漫的时候说出那三个字,她知道,他是担心他的家人的态度多半会很恶劣,九成九会在说话上得罪她,所以挑在这种时候说出他的心意,希望她能看在他的面子上尽量容忍。

  她会的,反正被人骂、被人损也不会少块肉,更不会死人,耳朵随便抠一抠就过去了。

  不过,他们最好不要“欺负”他,那种事她可就一点都无法容忍了!

  唐书槐的相亲就在唐家举行,一来唐家豪宅够大,二来在自己家里进行,他们就可以毫无顾忌的使出各种见不得人的“逼婚”手段了。

  没错,唐妈妈决定在相亲的同一天就让唐书槐订婚,所以相亲阵仗浩浩荡荡,唐家人全员到齐,包括唐允先的七岁女儿唐佩佩、唐书槐的大姊夫,还有唐志昂的妻儿,连程振云、萧心茹和萧心茹的妈妈萧姨都来了。

  非常时期,向来王不见王的敌我双方都很有默契的决定暂时停战。

  总之,唐家人打定了主意,唐书槐愿意订婚是最好,不愿意也要逼到他愿意为止,之后立刻安排婚礼,最多一个月后就结婚。

  把他“绑”死了,看他还能怎么“作怪”!

  然而,他们万万没料到竟会多出一个“不相干”的人来,而这个“不相干”的人的出现就把他们完美的计划一整个打乱了……

  “她是谁?”恶狠狠地瞪着依偎在唐书槐身边的裴璃,唐妈妈愤怒的质问。

  “她叫裴璃,是我的女朋友。”唐书槐镇定地回道。

  任由家人予取予求,并不是因为他怕他们,而是因为自觉亏欠他们,然而,有关他的感情、他的一生,这种事他就不可能听任他们摆布了,非得坚持到底不可。

  无论如何,他绝不能失去裴璃!

  “看她才多大,根本就是个少不更事的小女孩,哪里会适合你!”唐妈妈轻蔑地丢过去两粒不太卫生的卫生眼球,当下即判定那是个“尚未完成的半成品”,不宜成人使用。“喏,瞧瞧我帮你找的这位林小姐,多么温柔、多么娴静啊,这才适合你嘛!”

  凭良心说,唐妈妈找的女人还真不错,不但温柔娴静,还是个古典美人。

  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只标准的明朝花瓶,中看不中用,除了任人摆置之外,她什么也不会,搞不好连话都不太会说,这种女人除了生孩子之外,也没有其它功用了,要是连生孩子都不会,那就只是纯粹的装饰品了。

  所以他们才会挑上这个女人,她绝不会缠着唐书槐要老公陪她;相对的,只要是无法跟他谈心、交心的女人,唐书槐也不会有兴趣留在她身边。

  这么一来,他们就不必再担心会找不到唐书槐的人了。

  “我有女朋友了。”唐书槐平静地回绝。

  “她不行!”唐妈妈拍桌子怒喊。“你要结婚就跟林小姐结婚,其它任何人都不许!”

  唐书槐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为什么?”更为冷静地与唐妈妈的怒眼相对。“大嫂是大哥自己找的对象,姊夫也是大姊自己找的,弟妹同样是志昂自己找的,妈从来没说过半句话,为什么我就不能自己找对象?”

  “这……因为……因为……呃……呃……”唐妈妈窒住了,除了歪理,一时想不出任何说得出口的天理来。

  眼见唐妈妈被弟弟几句话就堵住了嘴,唐心兰忙上前为妈妈护航。

  “书槐,妈是为你好呀!”以最温柔的言语,她苦口“狼”心的劝诱“无知”的弟弟,“以你的个性,温柔内向的成熟女人才适合你,像那种……”她朝裴璃挥挥手。“幼稚的大学小女生,连话都很难沟通,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

  “大姊,”唐书槐轻轻叹息。“麻烦你先跟姊夫沟通好,再来替我担心吧!”

  唐心兰顿时哑然。

  她自己都没办法跟自己的老公沟通了,老是叫弟弟去帮她传话、问话,最夸张的是,竟然还要弟弟去帮她跟踪自己的老公。

  自己在沟通方面都有障碍了,哪有资格说别人在沟通上会不会出现问题!

  唐允先见势不对,为了挽回局面,当即端起大哥的架子来,“你这小子就是听不懂是不是,我们都是为你好啊!”气势汹汹地朝唐书槐狂喷口水。“你都快三十的人了,跟一个小你十几岁……”

  “九岁。”

  “呃?”

  “小璃只小我九岁。”

  原只是好奇的来回看戏的裴璃,见唐书槐一本正经地坚持她只小他九岁,差点笑出声来,看来他是真的很在意他比她大了九岁,其实那真是多余的。

  不来电,同年同月同日生都嫌差太多了;来电的话,差一百岁都不嫌多。

  “差不多啦!”唐允先不耐烦地摆摆手。“总之,小女孩根本不懂得大人的世界,除了要你陪她、宠她之外,她还会什么?当你为工作而忙碌的时候,你以为她都不会抱怨你都不陪她吗?”

  “大哥,你以为大嫂为什么要求我不要管你的公司了?”唐书槐反问。

  唐允先嘴巴张得老大,却挤不出半个字来了。

  结婚八年,他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时间待在台湾,其它时间都跑到世界各地去做运动了,所以他只要一回台湾,老婆就揪着他的耳朵碎碎念个不停,因为……

  他 · 都 · 不 · 陪 · 她!

  不要说幼稚的小女生了,成熟的老婆还不是照样会抱怨老公不陪她,因为,那就是女人!

  “我说,三哥啊,你……”

  “闭嘴,志昂,就女人这方面来说,你是最没有资格出声说话的人了,请你少多嘴!”

  识时务者为俊杰,唐志昂立刻低头认输,彻底投降,免得唐书槐一气之下再也不肯替他“擦屁股”了,但两眼却偷偷地溜向程振云、萧心茹和萧姨那边,传递着“看你们的了”的讯息。

  “呃,三哥,大哥说得很有道理呀,”程振云小心翼翼地道。“成熟的妻子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年轻的女孩子却需要人家照顾她,你……”

  唐书槐无奈地摇摇头。“振云,你每次打电话找我,又是为了什么呢?”程振云呆了呆,迟疑一下,转头看自己的老婆,表情飞快地掠过一抹尴尬,然后紧紧闭上嘴,不敢再开口了。

  成熟的妻子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那他又为什么老是叫舅子替他照顾老婆?

  所以啦,有没有能力照顾自己,跟年龄根本无关,而是心理上够不够成熟的问题。

  幼稚的大人,早熟的小孩,这种形容词不是无中生有的。

  “可是,书槐,”萧姨轻轻细细地出声了。“小女生谈恋爱只是为了浪漫,等她腻了就会和你分手了,你们不会有结果的。”

  唐书槐吁了口气,“萧姨,那你又为什么不肯结婚呢?”反问。

  他不是没帮萧姨找过对象,想让她有个依靠,但不管对象多老实、多可靠,萧姨总是嫌对方不够富有,没一个能让她满意的。

  小女生谈恋爱是为了浪漫,但最起码,她们多少也放下了一份最纯真的感情。

  而像她这种“成熟”的女人,跟男人在一起只是为了舒适的享受,跟感情完全的扯不上关系,有钱就在一起,没钱马上分手,岂不是更不可靠?

  萧姨不觉脸红了,默默转开脸去,也不敢再出声了。

  好啦,每一个人都发表过意见了,也都被倒打一耙回去,一时之间,大家只能不知所措地你看我、我看你。

  千算万算就没算到向来“软弱”的唐书槐竟会如此坚决地反抗他们,原先预计只要出动大军包围,三言两语就可以搞定他了,结果三言两语后,灰头土脸的反倒是他们自己。

  因为他们无理,无理就站不住脚。

  唯有裴璃一个人在那里不住闷笑,更为唐书槐温和但坚定的应对而惊异不已,看来他并非如外表给人家的印象那样软弱,虽然精神层面上比较脆弱,很容易受到情绪影响,但他的意志力仍是很坚强的。

  说得也是,倘若意志力不够坚强,又如何能同时经营两家公司,还要分心处理一大堆兄弟姊妹们丢给他的麻烦呢!

  只要他们不揪出他的弱点来进攻,他应该都应付得过去。

  可是……

  “无论如何,你得听我的!”想了半天想不到有理的说词,唐妈妈只好重施故技,“这是你欠我们的!”

  只要说出这句话,唐书槐不想低头也得低头,吃定他了!

  “对,对,是你欠我们的!”唐允先连声附和。

  “没错,是你欠我们的!”唐心兰再加一票。

  “是啊,三哥,是你欠我们的喔!”唐志昂更是理直气壮的挺高了胸脯。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