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心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 页

 

  果然,他们又故意揪出他的弱点来利用了,而唐书槐一听到他们又用这句话来围攻他,不但眉宇揪了起来,眼底的忧郁也更深浓了。

  见状,裴璃看戏的好心情立刻被怒火烧成一阵烟雾飘走了。

  “请问,”她横跨一步站到唐书槐前方。“你们口口声声说是书槐欠你们的,他到底欠你们什么了?一个老婆吗?这就奇怪了,既然欠你们老婆,应该是你们自己娶,而不是逼他娶吧?”

  “你在胡说些什么?”唐妈妈怒叱。“是他小时候说错了一句话……”

  “说错话?”裴璃复述,脸上是很不以为然的表情。“再请问一下,唐爸爸没有在外面养女人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他真的是说错话了,但倘若有的话,那么,书槐说的话到底错在哪里了?”

  “那是事实,可是……”唐妈妈怨恨地瞪向唐书槐。“他不应该说出来……”

  “为什么不应该?既然是事实,为什么不能说?”裴璃并没有提高嗓门说得很大声,但是,非常的有力量。“小孩子做错事,大人可以责骂他、可以处罚他,大人做错事,就连提都不能提吗?”

  唐妈妈窒了窒。“但……但如果不是他说出来,他爸爸也不会离开我们……”

  “唐妈妈,你自己犯的错,请不要赖到孩子身上好吗?”裴璃不屑地道。“小孩子很可怜,你也很丢脸耶!”

  唐妈妈脸色微变。“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唐妈妈真不希望唐爸爸离开,就应该坐下来和唐爸爸好好谈谈,可是你有吗?”裴璃问,再替对方做出回答。“没有,你反而大吵大闹得唐爸爸受不了而离开,这难道不是你的错吗?”

  眼神心虚地逃开,“我……”唐妈妈不安地呐呐道。“是一时气愤……”

  “不管是一时气愤或一时抓狂,追根究柢,罪魁祸首是唐爸爸,而逼他离开的凶手则是唐妈妈你!”裴璃毫不留情地揪出真正有罪的凶手。“真要说谁欠谁,应该说是你和唐爸爸欠书槐他们兄弟姊妹的!”

  这就太过分了,错的明明是男人,为什么女人也要负责任?

  “那怎能怪我!”唐妈妈怒吼。“哪个女人听到那种事不会失去理智……”

  “我妈妈就不会!”裴璃毫不畏缩地咆哮回去。“我爸爸也曾经在外面有过女人,但我妈妈知道之后,她并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很冷静的坐下来问我爸爸,他想怎么办?如果他想离婚,她会成全他,但如果他不想离婚,就请他离开那个女人,我爸爸听得好惭愧,就离开那个女人,回到我妈妈身边了……”

  停下来喘了两口气,她又继续。“要冷静,要飙火;要离,要合,全都在女人的一念之间,你做了错误的选择,逼得唐爸爸受不了而离去,这是你的错,请不要拉无辜的孩子来做你的代罪羔羊好不好?”

  她的错?

  不,她没有错,她没有错,错的明明是那个男人!

  可是,这个小丫头说得也没错,男人的确是被她逼走的,但这怎能怪她,是男人错在先的,她只是……只是……

  唐妈妈嘴巴张张阖阖,想说什么为自己开脱,又一时想不出任何有力的话来,只好难堪地呆在那里,目光求助地溜向其它人,期望孩子们能为“无辜”的妈妈解围,愈快愈好。

  而孩子们也果然很“孝顺”,立刻气愤填膺地上前为“可怜”的妈妈护航。

  “喂喂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唐允先愤慨地责骂。“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你凭什么……”

  唬一下转过身来面对唐允先,“至于你们几位,我也知道为什么你们非硬赖上书槐不可!”裴璃扯开两边嘴角,拉出一脸纯真灿烂的笑容。“请问唐大哥,你几岁啦?”

  唐允先怔了怔,不解她为何会突然问起这种和此时此刻正在谈论的事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

  “三十三了,怎样?”他狐疑地回道。

  “喔喔喔,三十三岁了,成熟的男人了呢!”笑容继续灿烂辉煌,裴璃往旁瞥去,“真幸福,也有老婆、孩子了耶!”说完,忽又刷一下拉下脸来。“再请问,你是废物吗?”

  就算真的是废物,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忍受人家当面骂他是废物的。

  “你太过分了,谁是废物?”唐允先怒火冲天的大骂。

  “不是吗?”不屑的眼神在唐允先身上绕了一圈,裴璃反问。“那为什么你不但要弟弟养你,还要弟弟替你养老婆、孩子?”

  唐允先气得脸色铁青。“谁说我靠弟弟养了,我自己有公司……”

  不给他机会说完,“请问公司是谁在经营的?”裴璃飞快地用问句来打断他的辩驳。

  唐允先顿时哑然,“是……是……”两眼心虚地朝唐书槐飞去,说不下去了。

  “是书槐。”裴璃替他回答。“如果你不是废物,为什么要把公司丢给书槐替你经营?”

  愤怒的铁青化为难堪的深红,“我……我有更重要的事……”唐允先强辩。

  “更重要的事?”裴璃轻蔑地摇摇头。“请问对谁重要?对家人?对朋友?对社会?对人类?对地球?对这个世界?对整个宇宙?嗯,到底对谁重要,除了你自己以外?”

  “……”某人也跟唐妈妈一样,阵亡了。

  “谋杀”了两个人,裴璃还不满意,继续转向唐心兰开炮。

  “还有你……”目光更是一整个看不起。“你老公不是你自己找的吗?不信任他,就不要和他结婚,既然结婚了,你就应该信任他呀!”

  “我怎么信任,我爸爸就是一个例子,”唐心兰反驳。“还有我弟弟……”

  “为什么不说你大哥,”裴璃用下巴努努唐允先。“他再怎么废物,起码还有这一项优点,他从来没有背叛过你大嫂不是吗?你这样日日怀疑,夜夜怀疑,难不成一定要你老公去找个女人来证明你的怀疑是正确的,你才会满意吗?”

  “……”第三个被问得说不出话来的人。

  “再说到你,一个管不住自己老二的痞子,自以为风流,其实是下流!”

  视线落在那个花花公子唐志昂身上,裴璃的眼神鄙夷到了极点。

  “那也没差,你爱下流也是你家的事,但麻烦你,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好不好?如果你不会擦自己的屁股,我可以建议你,添宁成人纸尿裤还不错用,以后你就可以直接拉尿拉屎在纸尿裤上,不用再擦屁股了!”

  “你你你……”唐志昂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再加一阵白,气得连飙火都不知道该怎么飙。

  “最后……”裴璃面向萧心茹和程振云,来回各看一眼,摇摇头,“诚心建议你们,离婚吧!”她很好心地提供最佳解决方案。“一个不懂得身为老公的责任,一个根本不会做人家的老婆,两个人都不了解夫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哪有资格结婚?”

  程振云与萧心茹不敢置信地瞪住裴璃:竟然叫他们离婚?!

  “不过……”裴璃伸出一根手指头指住程振云。“你,麻烦别忘了,你岳父留给你老婆的遗产,你拿去和朋友合伙开公司了,几年下来应该也有赚了吧?如果你们真离婚了,就请你把那笔钱还给你老婆,免得人家说你是为了钱娶你老婆的!而你呢……”

  再朝萧心茹斜睨过去。“就请你用那笔钱好好照顾你妈妈,起码她也把你养大了,别让人家以为你是个把妈妈丢给别人养的不孝女,小心人家叫你畜生喔!”

  第5章(2)

  终于,批斗大会圆满结束。

  批斗的人批斗得很尽兴,被批斗的人没有一张脸不是又红又青又白的,嘴巴又张又阖,却回不了半个字。

  他们故意揪出唐书槐的弱点来利用,裴璃却一个一个把他们心里的不良意图全都揭露开来摆在阳光下,因为是事实,所以他们无言以对,满肚子的怒火只能飙自己的肠胃肝肺。

  “我从来不知道你也会护这么大的火!”唐书槐倾身耳语,十分惊叹。

  “不喜欢跟人家争、跟人家吵,并不代表我就是个没原则、没脾气的人,我只是‘火点’很高而已。”裴璃咕哝。“别惹翻我,什么都好说,要我让什么都行,我都会嘻嘻哈哈的让给你,但要惹翻了我,很抱歉,要我让一根牙签也不行!”

  唐书槐深深凝视她。“你……也有你的个性。”

  “答对了!”裴璃颌首承认。“不过,你的‘火点’应该比我更高吧?”

  唐书槐沉默一下。“对。”意思就是,两人都不是没原则没脾气的人,只是“火点”很高不容易使他们发怒而已。

  就在他们低声耳语的同时,唐妈妈也已冷静下来了,而姜也毕竟是老的辣,趁他们“情话绵绵”时,她绞尽脑汁认真思索,终于又给她想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来了。

  裴璃可以不以为然,却无法说那是错的。

  “这位是裴小姐,对吧?”唐妈妈慢条斯理地问。

  “是,”裴璃狐疑地打量唐妈妈和蔼可亲的笑容。“怎样?”

  什么阴谋?不仅仅是她,唐书槐和其它人也都觉得很纳闷,唐妈妈刚刚还被“责备”得说不出话来,现在又对“敌人”绽开“友善”的笑容,是怎样,准备握手言和了吗?

  “那么……”唐妈妈笑得更是“慈祥”。“几岁啦?”

  “二十一。”

  “实岁?虚岁?”

  有差吗?

  “虚岁。”裴璃愈来愈疑惑了。

  “喔喔喔,那算实岁的话,也不过才二十嘛,对不对?”唐妈妈瞟了唐书槐一眼。“那么,我想你应该不愿意太早结婚吧?”

  裴璃耸耸肩。“等我大学毕业,再工作两年,应该不算晚吧?”

  唐妈妈双眼一亮。“换句话说,如果要求你现在就和书槐结婚,你一定不愿意啰?”

  “废话!”裴璃脱口道。“我还在念书耶!”

  闻言,唐妈妈仰首大笑三声,得意得不得了。“那你就不能怪我要他和林小姐结婚了。”

  裴璃眯起眼。“为什么?”

  “他们几个出生时,”唐妈妈扬手朝唐书槐他们挥一下。“他们的奶奶都会拿他们的八字去给人家批,而书槐,算命的批说他得在满三十岁以前结婚——就是明年三月以前,不然他活不过三十三岁。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书槐。”

  刷一下,裴璃立刻回头,“真的?”吃惊地问。

  稍稍犹豫了一下,唐书槐才点了点头,“真的。”再补充,“不过,我从来不相信算命那一套。”

  裴璃皱眉,慢吞吞地转回去面对唐妈妈,脑袋里齿轮飞快地转动着。

  她是在南部出生长大的,十分了解老一辈人对这种事的迷信,甚至她家后面就有一座观音庙,天天都可以听到尼姑在那里打钟念经,小时候她还常常跑到庵堂去听尼姑讲佛经的故事呢!

  因此,就算她嘴里说不信,理智也不相信,但下意识里,她就是不敢肯定那真的只是迷信。

  倘若是她自己的事,她多半会一笑置之,不予理会。

  但如果是她关心、她在意的人,一般的事也是无所谓,但攸关生命之事,她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闹笑话总比后悔莫及好。

  可是……

  “怎样,裴小姐,还有话说吗,嗯?”唐妈妈愈笑愈猖狂。“我可是为了书槐好喔,你还能说我错了吗?”

  轻轻地,修长的手搭上裴璃的肩,唐书槐再次倾身附在她耳畔低语。“不用在意,我真的不信那种事。”

  他不信,她不敢不信呀!

  但是……但是……在这之前,她从未考虑过结婚的事,毕竟,她还是个学生,脑袋里只有成绩、学分的问题啊!

  就算她和唐书槐的感情很稳定,有时候会“害”她“不小心”让“结婚”这种名词闪过脑海中,那也是要在她大学毕业,再工作几年,当她觉得自己的心智够成熟成为人家的老婆之后,她才会……

  “来,书槐,既然裴小姐不能和你结婚,为了你自己着想,你还是先来认识一下林小姐吧!”唐妈妈硬把唐书槐扯到林小姐那边。“我保证你绝不会后悔的!”

  “妈,那种迷信的事,我不相信。”

  “你不相信,我们相信,告诉你,我们可不想失去你!”

  对,他们不想失去他这个可以使唤一辈子的奴隶!

  裴璃咬牙切齿的暗忖。可是,即使明知他们可能根本没有半个人相信这种事,纯粹只是拿出来做逼婚的借口而已,偏偏她又不敢完全不信,谁让她是在南部出生长大的!

  “瞧瞧,多么相配的一对啊!”唐妈妈目注并坐在沙发上的两人,得意洋洋,笑得阖不拢嘴。“我就知道我的眼光不错!”

  相配个鬼!

  在他们来讲,只要那个女人不会妨碍他们把问题丢给唐书槐去解决,那个女人就是最适合唐书槐的老婆,他们才不管唐书槐本身的意愿呢!

  “好了,那就这么决定了,择日不如撞日,我看今天就订婚吧!”

  今天就订婚?

  不敢相信,他们是真的抓狂在暴走了是不是,又不是上餐厅吃饭,点了菜管你爱吃不吃,反正点了你就得吃!

  “妈,我不……”

  “然后,我看就……嗯嗯,准备一个月应该就差不多了,喏,就这样,今天订婚,一个月后结婚……”

  够了!

  裴璃恍惚听见脑袋里某根筋断掉的声音,然后,一整个人便控制不住地暴冲过去,劈手一把捉住唐书槐的手拉起来,掉头就走,并丢下几句话。

  “满三十岁以前结婚对不对?没问题,我们就结婚!”

  话说完,人已经冲出门外,而且还在继续加速暴冲当中,唐书槐想拉住她都拉不住,只好跟着她快步走。

  “等等,等等,小璃,你……”

  “我们明天就去登记公证结婚,结完婚之后再去通知你妈妈和我爸妈!”

  “耶?但……但……为什么要这么急?”

  “免得我后悔!”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她真的后悔了!

  那天,她说要公证结婚,唐书槐硬是不许她做这种冲动的事,好说歹说劝她跟他一起去找曹正廷商量过后再说。

  “结婚?太好了!”

  “咦?”

  “而且要愈快愈好,免得你妈妈又出什么坏点子来设计你了!”听曹正廷这么一说,她更是坚定决心,翌日便强行捉唐书槐去登记公证结婚,三天后,拉上曹正廷和他老婆做证人,瞒着各自的家人,先斩后奏地结婚,当天就搬到唐书槐的大厦公寓里去了。

  周末,新婚夫妻俩便相偕南下去“通知”裴家人这项婚事,虽然裴家人惊吓得下巴全都掉光了,还有人跟着下巴一起摔到地上去,不过,既然是裴璃的决定,他们最后还是欣然接受了。

  更何况,唐书槐看上去就是个老实可靠的人,有事业有家产,又不用跟公婆同住,也没什么好挑剔的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