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心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原来她有孩子了!

  她为什么不告诉他?

  不,她原是要告诉他的,上个月,可是他却希望她暂时不要生,起码等他大姊生了之后再……

  “小璃……”

  “咦?”裴璃骇了一大跳,猛然抬头转过来。“我以为你睡了,怎么了?想喝水吗?还是哪里不舒服了?”

  “不是……”唐书槐拉来她的手握住。“我是想……生个孩子……好吗?”

  裴璃静默了好几秒,方才惊叫出来。“耶?但你不是说……”

  “我现在……想要孩子了……”唐书槐喘了一会儿。“我不想死了……都还没抱过……自己的孩子……”

  “少鬼扯了!”裴璃慌忙捂住他的嘴,恼怒的瞪眼。“谁说你会死了!”

  拉开她的手,他央求的凝视她。“为我生个孩子……好吗?”

  “我没说不好啊!”她温柔地拂开他额上的落发。“我是说,我一直想告诉你的,我……”不好意思地吐了一下舌头。“呃,其实我早就怀孕了啦!”

  “真的?”他绽出惊喜的笑。“谢谢你,小璃……谢谢……”

  “不客气!”她一本正经地说,旋即噗哧笑出来,“好了,好了,你不是想睡吗?”她亲昵地在他额上啄了一下,“睡吧!”怜惜的柔荑在他头上轻轻抚挲着,一下又一下……

  片刻后,唐书槐安详地沉睡了,裴璃才收回手,坐回原位,轻轻叹息。

  即使他不反对让她生孩子了,那也只不过是不用再担心会被他知道她怀孕了而已,所以,她不必急着要离开了,但终究,她还是要离开的,因为……

  Last one的滋味她品尝就够了,她绝不让她的孩子也尝受到Last one的痛苦!

  而原是紧闭双眼状似已熟睡的唐书槐,忽又猛然睁开眼,困惑又不安地注视着她的侧脸。

  Last one?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唐书槐住院四天后,唐家才有人来探望。是唐大嫂和唐心兰。

  “你怎么还没好啊!”一来就抱怨,唐大嫂不满地嘟嘟嚷嚷的。“都四天了,丢下你大哥的公司不管,要出了问题谁负责?不然你就把公事交代给我大哥……”

  “是妈……不许的……”

  “那公司怎么办?你又……”

  “那个不重要,可以慢一点再讲,我的事比较重要,要先讲!”唐心兰用力推开唐大嫂。“书槐,你姊夫又……”

  “喂喂喂,你们够了没有?”裴璃怒气冲冲地扯开她们两个,盾牌似的站在床前。“你们知不知道,书槐到现在连下床上个浴室都要人搀扶,而你们一到这里,连问候也没问候一声,就忙着把问题丢给书槐,是怎样,你们就真的把他当成是你们的奴隶了吗?”

  唐大嫂与唐心兰不约而同瑟缩一下,又心虚地相对一眼。

  “是……是妈叫我们自己来跟他说的呀!”

  “为什么不叫大哥回来顾自己的公司?”裴璃怒问。“自己老公的问题为什么不自己处理?”

  “妈说……”唐心兰呐呐道。“是书槐欠我们的嘛!”

  还在说这种话!

  “你们真是……”

  “小璃……够了……”唐书槐担忧地阻止裴璃继续飙火,她怀有身孕,不应该太激动的。

  仅仅回眸一眼,裴璃就面无表情地走开了,背对着她们,不想再理会她们了。

  算了,算了,早就知道她的话他是永远都听不进去的,因为,在他的心目中,妈妈排第一,第二是大哥,第三是大姊,第四是弟弟,第五是妹妹,第六是大嫂,第七……总之,全部都是他最亲爱的家人。

  直至倒数第三才会排上朋友——曹阿嬷、曹正廷和田若雯,倒数第二是工作,而她,总是last one。

  因为,就像妈妈一样,他根本没把她视为真正的家人。

  或者,他是爱她的,但,再专情又如何,终究,他给她的爱太浅薄,使她连成为他的家人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所有的爱都分给他最亲的家人了,最后能施舍给她的,也只有一点点残渣似的爱。

  所以,他只听得进去他那些家人的话——按照顺序,而她,只不过是区区last one罢了,她的话,他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呢!

  第6章(2)

  原想对唐大嫂说什么的唐书槐,忽地惊讶地转注裴璃。

  原来如此,last one,她一直都以为在他的心目中,她只有屈居最后一位的价值吗?

  徐缓地将目光再移回唐大嫂那边,他的表情格外平静。

  “小璃她怀孕了……请不要让她……太激动……”

  两秒后,裴璃霍地转回身来,讶异地目注唐书槐:原来他是怕她太激动会影响胎儿,才阻止她生气的吗?

  而唐心兰则在一怔之后,愤怒地尖叫了起来。

  “怀孕?怀孕?她怀孕了?太过分了,妈不是告诉过你了吗,等我生了之后,你们才能生吗?”说着说着,她居然大哭了起来。“你姊夫就是因为我都生不出孩子,他才会到外面找女人的,现在,你们是故意要给他理由和我离婚吗?”

  “大姊……”唐书槐轻轻道。“领养个孩子吧!”

  唐心兰面色大变,“你你你……”怒火烧干了她的泪,也烧红了她的眼。“你是说我永远都生不出孩子来吗?亏你是我的亲弟弟,竟然对你的亲姊姊说出这么冷酷的话,我……我要去跟妈说!”

  愤怒的女人跑走了,唐大嫂犹豫一下,也跟着离开了,待病房门阖上后,裴璃才慢条斯理地回到床边。

  “其实……”她歉然地瞅着唐书槐,因为刚刚误会他了。“我并不是说不应该帮忙家人,而是,真的需要帮忙的,自然要帮,可是不能让她们完全依赖你,她们自己也应该负起责任,不能老是逃避或依赖别人嘛!”

  “不用解释……”唐书槐握住她的手。“我都明白……”

  她感激地俯唇亲了他一下,再次拉好被单。“那好吧,快睡吧!”

  “嗯,好。”他阖上眼皮,却又马上拉开。“小璃……”

  “干嘛?”

  “你排行老三?”

  “嗯啊,跟你一样。”

  “那你妈妈出国回来……分礼物的时候……你就不可能是last one吧?”

  沉默一下下,裴璃笑了。“当然不可能。”

  唐书槐点点头,再次阖上眼,睡了。

  而裴璃又坐回床边的椅子上,打开杂志,却没有一个字看入眼里,也没有半张照片印入脑海中。

  她不可能是last one?

  爱说笑,打从她有记忆以来,坏康的不用说,只要是好康的事,她就是永远的last one!

  如果是外人,她根本不在乎,但自己最亲爱的父母,总是标榜对待子女就是要讲究公平的爸妈,小至分糖果,大至挑房间,不管怎么分、怎么排、怎么唱名,她都是唯一的last one。

  是有意的吗?

  她真的不知道。

  个别来讲,爸妈对待她就如同对待她哥哥和妹妹一样,非常的公平,丝毫不偏颇。

  然而,一旦把五个兄弟姊妹放在一起,无论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之下,她总是被放在last one的位置上,不过,这种状况对向来不爱与人争的她而言,也只是有点小困惑。

  真奇怪,为什么number one的位置总是轮不到她来坐呢?

  直至她国二那年,他们一家人外出参加喜宴,路途上不幸发生追撞意外,前座的爸妈只是饱受惊吓,后座的五个孩子们则分别受到轻重不一的伤,由于是在高速公路上,救护车久久才来,而且间隔相当一段时间后才来第二辆,又过了大半天后第三辆方才赶抵。

  令人错愕的是,当时,即使伤势最重的是她,但最后一个被爸妈送上救护车的也是她,理由是……

  “上回是谁先?”

  “老大。”

  “那这回就该轮到老么先,然后是老大、老四、老二,最后是老三,大家要轮流来,这才公平。”

  公平?

  公平?

  不懂,她真的不懂,这算什么公平?

  这种时候,又怎能讲究公平?

  他们知不知道,他们所谓的“公平”,差点害她失血过多而死?

  那一回的车祸外伤在一个多月后痊愈了,却在她心中留下一道难以愈合,名叫“心痛”的伤痕。

  或许,她应该老老实实的把心中的不平说出来——好孩子应该要诚实,按照她爽直的个性也应该如此,但不知为何,独独在这件事上,她心里总是另有一个倔强的声音在低语:

  她要的是主动的真心,不要被动的虚情。

  就算只有一次也好,就算只是倒数第二也行,她希望爸妈能主动发现到对她的不公平,而不是必须经过她的“提醒”,他们才会注意到他们总是“忽略”了她。

  所以她装作不在意,耐心地等待着。

  就像从来不发脾气的人,一旦爆起怒火来总是惊天动地、翻江倒海一样,向来不爱与人争的人,一旦对某件事认真起来,总是特别执着、特别坚持、特别顽固。

  然而,在她高三上的某个深夜里,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放在last one的位置上,并觉悟到她永远都只能待在last one的位置上,而且,她完全没有抱怨的资格和权利。

  记得那一夜,因为心情不好,她躺了半天睡不着,干脆起来念书,念到半夜肚子有点饿了,想说到厨房找东西吃,谁知在经过一楼爸妈的卧室时,从门内传出的声音,意外地发现爸妈也还没睡,而且他们在吵架……

  “你今天这么做太不公平了!”

  “我又怎么了?”

  “大家都分到了礼物,为什么只有小璃没有?”

  “没办法,掉了一份礼物嘛!”

  “那也要补一份给她呀!”

  “我直接从机场回来的,哪有空去补买什么礼物。”

  “在机场的免税商店随便买一样也可以啊!”

  “我很累了好吗?”

  “可是……”

  “那你到底要我怎样嘛?明明不是我的孩子,我都养她这么大了,你还想要求我多少?”

  “秀梅,你……”

  “你在外面搞女人,我不跟你吵,还让那个女人生的孩子登记为我生的孩子,不让她知道她是私生子,又尽我所能地公平对待她,但你有没有替我想过,她愈大就愈像她亲生母亲,我一看到她就会想起你曾经背叛过我,心里就好痛好痛,恨不得把她赶出去,永远都不要再见到她……”

  “那是我对不起你,孩子是无辜的呀!”

  “我知道她是无辜的,所以才会尽全力去爱护她,但是……但是……如果她不是那么像她亲生母亲就好了……”

  “秀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默默地,挂着满脸泪水,她悄悄回到楼上卧室里,静静地端坐在书桌前,思索着这一切。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妈妈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因为,妈妈是真的很疼爱她。

  没想到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虚情假意,其实妈妈连看都不想看到她,所以,在这个家里,她才会被放在last one的位置上,所以,他们才会那么的不在意她的生死,在她伤重时,还在那边讲究“不公平的公平”,任由她差点失血过多而死。

  因为,她从来不是这个家的一份子。

  可是,不管妈妈有多么痛恨见到她,在她的心目中,妈妈永远都是她最爱的,也是唯一的妈妈——她甚至没想过要去探究她的亲生母亲究竟是谁,所以,她愿意成全妈妈的期望,离开这个她最爱的家,不再让妈妈见到她,妈妈也就不会再心痛了。

  再不会有人比她更了解心痛的滋味了!

  因此,她毅然离家北上念书,远离那个总是last one的回忆,是为了妈妈,也是为了她自己,她也不想再心痛了。

  然而,远在台湾的另一端,她却又碰上了同样的情况。

  杨振东,她的第一个男朋友,在他的坐命之中,篮球排第一,朋友排第二,吃喝玩乐排第三,家人排第四,功课排第五,而她,永远都是last one。

  不,远离南部家乡来到北部,她不要再被放在last one的位置上了——即使她的理智了解last one并不等于就是虚情假意,但下意识里,她还是在两者之间画上了等号。

  被放在last one的位置上,是因为对方并不是真心重视她、在意她的,就跟她妈妈一样。

  所以,她和他分手了。

  而在林尚文的心底,成绩排第一,实验排第二,教授排第三,同学排第四,家人排第五,至于她,不必怀疑,就是last one。

  于是,她也和他分手了。

  如今,她的丈夫,最爱的男人,最起码,他曾经有过一次把她放在第一的位置上,所以,她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

  然而事实证明,她的机会给错了,在他的生命中,她始终是last one……

  不,不要了,她不要再被放在last one的位置上了,那是会让人椎心的痛,痛得让你觉得害怕,因为害怕,所以决定远离。

  她更不想让孩子也尝受到被放在last one的心痛。

  往后,她的生命中只会有孩子,而孩子的生命中也只会有她,他们彼此会是彼此生命中的唯一,不再是last one,而是……

  Only one!

  想到这里,悄悄地,裴璃抹了一下眼,却发现手上全是泪水,她苦笑,决定进浴室里去洗把脸,免得被唐书槐发现而起疑心。

  就在浴室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病床上的人也打开了眼。

  深邃的眸子盈满了怜惜,还有无尽的歉意,从不知外表无忧无虑的她,心中竟埋藏着那样深刻的痛楚,他早就应该察觉到的,但他却疏忽了那么久,难怪她要离开他。

  打从结婚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深深感受到,一个人能受另一个人的影响到什么程度。

  每天清晨,怀抱着小妻子柔软温暖的胴体醒来,那种“不再是孤单一人”的领悟,还有“她终于属于我”的满足,总是让他自觉体内的每一颗细胞都充满了男人的自傲与力量,使他深信可以面对所有的困难,再是天大的挑战,他都能够应付得过来。

  而傍晚,当他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到家里,迎接他的是一张灿烂无比的笑靥,还有一声亲昵又俏皮的招呼,“回来啦,老公!”

  而后是关切的询问;“累吗?水放好了,你要不要先去泡泡香精浴水?”

  不用香精,也不用泡浴,光只那样温柔体贴的一句话,刹那间,他就好像被仙女的仙女棒点了一下似的,一切的困倦都消逝了,只剩下满心的柔情与爱意。

  对他来讲,她就好像是他生命中的能量源,有她在,他的生命才有活力。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