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心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4 页

 

  然而,当她毫不吝惜地施予他所有时,他却自顾自享受她的付出,忽略了她最单纯的心理感受,这是他的自私,此刻,他深深懊悔了。

  不过,他会纠正过来的。

  虽然,幼时的记忆太深刻,当年妈妈怨急的声音:“是你,都是你害的!”那尖锐的指责犹仍在脑际迥荡,就算有那么多的人告诉他,那不是他的错,他还是挣扎不出愧疚的伽锁,始终被绑缚在“他必须还债”的牢笼之中。

  可是,现在,为了挽回心爱女人的心,他不能不暂时撇开偏执的意识,认真的思索:

  那,真的是他的错吗?

  第7章(1)

  住院十天后,唐书槐的呼吸终于回复平稳,不再需要氧气,也能够自行下床如厕,医生方才允许他出院,但生活起居上要小心一点,也还不能够工作,要在一个星期后回诊时再视情况如何而定。

  “谁打电话来?”

  从卧室出来,唐书槐恰好看到裴璃放下话筒,不由纳闷他根本没听到电话铃声响,为何她要接电话?

  “不是谁打电话来,是我打电话请曹大哥订几台除湿机来。”

  “喔”……他朝窗外瞄了一下。“今天天气好像不错,我可以出去走走吗?”

  “不行!”裴璃断然道,边转入开放式的厨房里。“早上才下过雨。”

  “好吧,那就不要出去。”坐到沙发上,他无聊地拿起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

  “你吃过药了吗?”裴璃问。

  “吃过了。”一台又一台地换过去。

  “饿了吗?”又问。

  “呃……”他并不饿,但又怕裴璃担心……“我想吃稀饭。”

  “好,那我煎几个荷包蛋,再……”顿住。

  两双视线不约而同移向电话,唐书槐慢吞吞地接起话筒来。

  “喂……不行,我还不能出门……不,你自己想办法吧!”不等对方再多说,他就挂断电话了。

  裴璃诧异地挑了挑眉。“是谁?”

  “志昂。”继续转台。

  “花花公子又要找你帮他擦屁股啦?”

  “嗯。”

  “你不打算去?”

  “你说我不能出去的不是吗?”

  咦?转性啦?

  裴璃更是惊讶。“你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了?”

  “不是,”唐书槐啼笑皆非。“我只是想为你跟孩子好好保重自己而已。”

  “为我……跟孩子?”裴璃自言自语似的喃喃道,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好像影片里的台词一样不实在。

  “当然,在我的心目中,你跟孩子是最重要的!”

  这句话就更虚幻了。

  “……是吗?”

  “不然你以为……”话声忽噤,唐书槐转头,再次伸手要去接电话。

  “等等!”裴璃大叫,“我来接!”一边用围裙擦手,一边快步走出厨房来到电话几旁。

  “喂……他在睡觉……没骗你,一听完电话,他就去睡了……他才刚出院,精神还不是很好,自然很快就睡着了……不,我不想叫醒他……那是志昂自己的问题,为什么要书槐处理……请不要再跟我说那种谁欠谁的话,很烦耶!”

  她不耐烦地换手换耳听电话。“好,如果志昂真不想处理自己的问题,那也可以,请他从今天开始包纸尿布,我就去替他处理问题……不包?那我就没兴趣管他的‘鸟’事了,请别再跟我啰唆了,拜拜!”

  锵一声丢下电话,转眼,却见唐书槐唇角微勾,眸底笑意盎然。

  “纸尿布?”

  “对啊,他不想自己擦屁股,就得包纸尿布,”她理直气壮地说,转身走回厨房。“不包,就麻烦他自己擦屁股!”

  唐书槐笑着摇摇头。“放心,等我能出门,立刻去处理这件事。”

  “哪件事?”

  “谁欠谁的事。”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一个星期后回诊,唐书槐还不能工作,但裴璃肯放他出门了,不过,她坚持要跟着他,免得他情绪太激动又发作哮喘。

  “你在车上等我好吗?我想跟妈妈单独谈谈。”

  裴璃迟疑一下。“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一觉得哪里不舒服就马上出来。”

  唐书槐颔首。“我答应你。”

  于是,唐书槐单独一人进入唐家,在后院里见到正在修剪花草的唐妈妈,除了打麻将之外,花草是她唯一的兴趣。

  “妈。”

  “终于肯出来见我们啦!”唐妈妈嘲讽地道,背对着他,手里仍然细心地修剪着珍贵的花花草草。“娶了老婆果然就不一样了,没心没肝忘恩负义,你忘了欠我们多少吗?”

  唐书槐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唐妈妈的背影片刻。

  “妈,你真的认为我欠了你们的吗?”

  “当然,不然你以为是我欠你们的吗?”

  “或许……是。”

  不知为何,唐妈妈突然震了震,手上的花剪也抖了一下,喀嚓一声剪掉一根原该保留的花枝。

  “胡……胡说,明明是你欠我们的!”声音也有几许心虚。

  蓦地,唐书槐双眸惊讶地睁了睁,然后,保持沉默地盯住唐妈妈的背影好一会儿后,才又开口。

  “妈妈是什么时候知道爸爸在外头有女人的?”

  “在……呃,你说了,我才知道的呀!”差点说溜嘴,更心虚了。

  忽地,唐书槐又微微抽了口气,双眼更是紧紧地咬住唐妈妈的背影,表情愈来愈骇异、愈来愈难以置信,又过了好半晌。

  “所以……”他慢条斯理地再问。“妈妈并不希望爸爸离开我们?”

  唐妈妈霍地回过身来,表情十分凶狠,眉眼间却隐约有几分慌张,很有那种色厉内荏的味道——唐书槐从没有这样“质问”过她。

  “你到底想说什么?怀疑我吗?你希望我承认是我故意逼走你爸爸的,好让你自己心安吗?告诉你,天底下没有任何一个妻子会不希望丈夫留在自己身边的,但你爸爸就是不肯放弃那个女人,这能怪我吗?”

  唐妈妈声色俱厉地怒吼,唐书槐却不显丝毫畏态,眸子毫不稍瞬地紧紧捉住了唐妈妈的视线,好半天都不出声。

  起初,唐妈妈还一副“错的是你,我才是正义的一方”的模样,恶狠狠地和唐书槐眼瞪眼,但不过一会儿,她就不安地咽了口唾沬,旋即移开目光,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到处乱飘,就是不敢再回到唐书槐那里。

  “总……总之,是你欠我们的,不用再怀疑了,我们……”

  “不,妈妈,是你欠我们的!”

  唐书槐的声音十分冷静,冷静得让唐妈妈心头一惊。

  “你……”

  “其实早在爸爸和萧姨开始住在一起的那一年,妈妈你就知道了,那天,你气得跑到酒吧里去喝得酩酊大醉,还气得和一个陌生男人有了一夜情,只为了报复爸爸:爸爸在外面养二奶,你就让他戴绿帽子……”

  喀咚一下,花剪掉到地上去了,唐妈妈惊骇得额头上开始冒冷汗。

  “没想到不过一夜的出轨,就让你有了身孕,你原是想拿掉它的,”唐书槐很平静地继续述说。“但偏偏在那时候,你又得知萧姨也有了身孕,一气之下,你就决定留下那个孩子……”

  唐妈妈脸色惨绿,无力地扶着花架,跌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之后数年,爸爸一直都不知道志昂并不是他的孩子,而妈妈你也一直装作不知道爸爸在外面有女人,直到那一年……”唐书槐深深叹息。“志昂生病验血验出他的血型和全家人都不同,妈妈才开始担心要是事实曝光,爸爸一定会和你离婚,而且分文都不会给你,不仅如此,你还会失去孩子们的心……”

  唐妈妈垂首扶着额头,认命了。

  “于是抓紧了我说溜嘴的机会,妈妈你……”唐书槐苦笑。“真的是妈妈你故意逼走爸爸的,这么一来,你就不用再担心会被爸爸发现志昂不是他的孩子了,而我,正好成为妈妈你的代罪羔羊……”

  “够了!”唐妈妈低喃。

  唐书槐上前,安抚地按着唐妈妈肩头。“妈妈,我不怪你,可是,我真的很爱小璃,我不能失去她,所以……”他收回手。“妈妈,家里真的有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会帮,但若是必须由他们自己负起来的责任,就请他们自己处理,不要再依赖我了,好吗?”

  “你……怎会知道?”隐瞒了那么多年的秘密,为什么会突然被掀出来?

  唐书槐静默两秒。“妈妈,我不会说出去的。”

  唐妈妈沉重地叹了口气,也没力气再追究了,她徐徐抬起头来,就这么短短一段时间,她似乎苍老了很多。

  “对不起,我只是想保护我自己,而你……”她垂眸。“你的声音真的和你爸爸好像,我……”迟疑一下。“是在迁怒吧,每次听到你流露出那么无奈的声音,我恍惚觉得是你爸爸在接受惩罚——因为他的背叛,我……永远都没办法原谅他的背叛,他必须受到惩罚……”

  爸爸已经受到惩罚了!

  当年,唐爸爸的本业是信息电子,后来却又跨行涉足运动业与广告业,就是为了把事业公平分给三个儿子,大女儿结婚时,他也付出了巨额的嫁妆,希望能弥补不能陪伴孩子们长大的亏欠。

  但至死,他都得不到孩子们的谅解——他以为。

  “我了解,真的,我了解!”是从裴璃身上了解到的。

  唐妈妈又叹了口气。“好吧,你走吧,我会跟他们说的,以后,我不会再插手你们的问题,只想过点平静的生活,你也可以好好过你的日子了,而他们……”她摇摇头。“自求多福吧!”

  “谢谢,妈妈。”唐书槐感激地道。

  唐妈妈不再开口,唐书槐只好转身离开,谁知才走出一步,唐妈妈又出声了。

  “书槐。”

  “妈?”

  “你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也是爱你的,只是……”

  “我懂,妈妈,我真的懂!”

  “……对不起。”

  “我也爱你,妈妈。”

  两分钟后,唐书槐回到车上。

  “怎样?”裴璃迫不及待地问。

  唐书槐浅浅一笑,发动引擎,转动方向盘,上路。

  “以后,我们可以过我们自己的生活了。”

  “咦?就这样?”

  “对,就这样。”

  “这么神?”

  “嗯嗯,你老公很厉害吧?”

  没想到唐书槐会突然幽默起来,裴璃不由呆了呆,旋即失声大笑。

  “最好你真的有这么神!那现在呢,要去哪里庆祝?”

  “医院。”

  “呃?”

  “产检!”

  “……”

  要跟宝宝一起庆祝就对了!

  第7章(2)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他们度过了十分平静安详的一个星期。

  听说,唐妈妈硬把在澳洲潜水的唐允先叫回来,和他们兄弟姊妹们进行了一番深谈,之后,唐妈妈就开始办出国手续,准备和几个同样丧夫的闺中好友到欧美旅游,也许一年、两年后才会回来。

  然后,唐书槐可以上班了。

  “小璃,你可以到公司里来帮我吗?”唐书槐若无其事地问。

  “我能帮什么?”

  “帮我挡掉我不想接的电话。”

  “呃?”裴璃一脸茫然,但两秒后,她就明白了他在说什么,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好,不过,随便我怎样处理?”

  “对。”

  “挂电话也行?”

  “行。”

  “那还有什么问题,就交给我吧!”

  唐书槐暗暗松了口气。

  这么一来,他就不用担心她在他上班时偷偷“潜逃”无踪了,接下来,他才有时间让她明白,在他心目中,她并不是last one,而是only one。

  不过,闲闲无事腌在那里等手机或电话响,那一点都不好玩,也很废,于是裴璃请唐书槐在林秘书的办公桌旁又添了一张桌子和计算机,决定要顺便学习一下秘书实务,谁知道,说不定哪天真会用得上。

  但她主要的工作还是“挡”电话。

  “喂?”

  “呃……是三嫂?”

  “对。”

  “我是振云,请问三哥在不在?”

  “在开会。”

  “喔,那……算了。”

  关掉手机,目光与站在办公室门前和曹正廷说话的唐书槐遥遥相对,她得意的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后者莞尔。

  “老三,终于找到你了,我……”

  “大哥,我是小璃。”

  “咦?呃,一样啦,你帮我转告老三,后天我要到地中海,他……”

  喀啦!

  轻轻地,话筒放回话机上,裴璃继续研究计算机里的商务数据。

  “裴璃,你这是什么意思,存心让我们找不到老三吗?”

  “大姊,我不懂你的意思耶,请说白话文好吗?”

  “一个多月来,老三的手机和电话全都是你接的,这明明是……”

  “哎呀,大姊,你不知道吗?我现在是书槐的电话秘书,他的电话都由我来接听,这又有什么不对?”

  “但我要跟他说话,你都……”

  “他在忙嘛!”

  “白天晚上都在忙?”

  “对啊,白天忙上班,晚上忙陪我。”

  “你……”

  “大姊,你自己找的老公,麻烦你自己处理好吗?要真处理不来,干脆让给别的女人算了!”

  喀啦!

  这回是对方挂电话,裴璃差点爆笑出来。

  “我是心茹,麻烦你叫我三哥听电话好吗?”

  “他在跟客户讨论合约上的问题,有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会转告他的。”

  “是……是我妈妈,她……”

  才刚开始讲话,萧心茹就呜呜咽咽起来了,裴璃受不了地翻了翻眼,索性把话筒放在一旁,兀自研究商务合约的准则,十分钟后,她才又拿起话筒。

  “还没哭完啊?那请继续。”

  话筒又放到一旁了,她继续翻阅公司法,再过十分钟,拿起话筒……

  嘟!嘟!嘟!

  她耸耸肩,把话筒放回话机上,拿起一份报表,起身,径自开门进入总经理办公室内,把报表放在总经理办公桌上,再转身到套房里,舒适的双人床上,唐书槐趴在那里沉沉地熟睡着。

  通常在午餐后,她都会催他去睡个午觉,不然他下午总是会很没精神。

  悄悄落坐在床畔,她探手轻轻拂过他的脸颊,贪爱看他熟睡的姿容,因为只有这种时候,她才会觉得他是完全属于她的。

  不过……

  自从那回住院之后,他真的变了很多,多得让她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有时候还会以为是在作梦。

  也许是生死一瞬间使他有所觉悟了吧!

  如今,他不再是那个受制于“欠债”的忧郁男人,十分坚决的拒绝再插手那些原就不该由他来担负的责任,上班的时候就专心的上班,下班也准时下班,从不加班,假日也不再接下额外的工作,宁愿失去订单,也要维持正常的生活型态。

  他说他是为她和孩子改变的,因为,她和孩子是他心目中的唯一她很想相信他,如果,他的改变能够持续下去的话,那么,或许她就不需要离开他了。

  只要,她和孩子真的是他心目中的唯一!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