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心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6 页

 

  他的心目中,最重要的就是她和孩子。

  他的生活重心是围绕着她们母女俩行进的,在台湾,除了曹正廷,他的亲人们再也联络不到他,为了陪伴她度过结婚周年纪念日,他可以将签下一张几百万美金合约的时间延后;为了女儿的生日,他毫不迟疑地放弃一位很有希望的新客户。

  她不再是last one了!

  女儿也不是last one!

  她们是唐书槐心目中的only two!

  饭后,夫妻俩一起洗碗、清理餐桌厨房,然后到起居室看电视,小宝贝乖乖地坐在爸爸大腿上啃她最爱的杏仁饼干。

  “我已经把公事都交代给副总经理了,后天就可以出发了。”

  “我们要待多久?”

  不是“可以”待多久,而是“要”待多久。

  视线悄悄侧移,唐书槐若有所思地目注依偎在他身边的裴璃,后者正一边咬梨子,一边看电视转台。

  “你想待多久?”

  “最多两、三天吧!”

  “那么,基本上,我们就待两、三天,但如果你想多待上一阵子……”

  “不会的。”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从结婚宴客之后,将近四年的时间,裴璃不曾再回到南部,也不曾再见过家人了,不过,每隔一、两个月,她就会写封信回去,而两个妹妹也会轮流写回信。

  他们依然是她最亲爱的家人,只是,她不能回去见他们。

  直到现在,爸爸五十大寿,她不能不回去,一方面,她很兴奋,终于又能见到她最爱的家人了;但另一方面,她又怕惹妈妈不开心,所以决定可以回去,可是不能逗留太久。

  再下一回见面,不知道还要隔多久,趁这机会,她一定要多拍几张照片,还要录像……

  “三姊!”

  刚下出租车,眼前一花,裴璃就被两个妹妹四条手臂团团包围住了,紧得好像她们再也不放手了,她带泪笑着回拥她们,往前看去,是笑嘻嘻的大哥、二哥,后面是挂着慈蔼笑容的爸爸妈妈。

  真的好想念他们,为什么妈妈不能是她的亲生母亲呢?

  第8章(2)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晚餐时间,热闹嘈杂的餐桌上,唐书槐默默地哺喂女儿吃饭,一边观察所有人的互动。

  两个双胞胎少女一左一右夹住裴璃,又叫又笑,兴奋地询问三姊在美国的生活情形,都忘了要吃饭了;而双胞胎哥哥们则兴致勃勃地倾听着,也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吃一口菜嚼大半天;裴爸爸笑着偶尔插上几句问话,裴妈妈嘴上一弯笑,状似也听得很有兴趣。

  一家人和乐融融,看上去没什么不对劲,但实际上……

  希望妈妈看了我不会不闭心!

  秀梅不会忍不住爆发出来吧?

  她还真是漂亮,就像那个女人,那样美丽动人,所以才能够轻而易举地迷住男人的心吗?

  唐书槐暗暗叹息,为什么大人犯下的过错,总是要无辜的孩子来承担后果呢?

  饭后,一家人移位到客厅,双胞胎妹妹继续缠着裴璃要她说更多有趣的事,双胞胎哥哥们也抢着问这问那的,看样子他们也开始对美国产生兴趣了。

  悄悄地,趁他们五兄弟姊妹没注意,唐书槐把裴爸爸、裴妈妈请到书房……

  四十五分钟后,三人陆续从书房出来,不但裴爸爸润湿了眼,裴妈妈一双眼眶更是又红又肿,她捂着哽咽的嘴,蹒跚地来到客厅口,目注正在比手画脚说得兴高采烈的裴璃。

  那孩子,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是,毕竟也是她一手带大,一直叫她妈妈,也认定她就是亲生母亲的女儿,无论如何,她们之间也是有一份母女亲情的,只是那孩子太像那个曾经令她痛心万分的女人,总是使她处于矛盾之中,爱她,又怨她。

  爱她,因为她是她的女儿;怨她,因为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而那孩子,在知道实情之后,竟默默吞下苦水,强忍着伤痛,为了她这个因顽固而没办法把她视为亲生女儿的妈妈,选择独自一人离开温暖的家,只为了不想让妈妈见了她不开心。

  深深凝视着裴璃,她的心好痛!

  不再是因为曾经被丈夫背叛的痛,而是为了那孩子的无辜、心伤、委屈与坚强而痛。

  她明明是一个那么爽直的女孩子,肚子里从来藏不住心事的,在她知道事实之后,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心力,才能够把所有的痛苦深深埋藏在心底,忍耐着不说出来,甚至不露出半点痕迹,以免让任何人看出问题来,因为,她不想破坏这个家的和乐。

  被背叛的她是无辜的、委屈的,却远远比不上那孩子的无辜与委屈啊!

  “小璃……”

  “呃?”裴璃闻声回过头来,赫然见妈妈红着眼眶满脸泪痕,吓得立刻跳起来跑过去。“妈妈,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妈妈是爱你的!”裴妈妈紧紧抱住她。“小璃,妈妈是真的爱你的!”

  “妈妈……”裴璃又惊喜又心酸。“我也爱你啊,妈妈!”

  “那……那你为什么那么久才回来?妈妈……”裴妈妈蓦然大哭起来。“妈妈很想你啊!”

  想她?

  妈妈会想她?

  “妈妈……”两眼一热,心头酸楚,裴璃再也忍不住落下委屈的泪水。“我不是……不是……”不是她不想回来,是不敢回来呀!

  “小璃,妈妈……会想你,你……要常常回来啊!”裴妈妈抽噎着呢喃。

  妈妈见了她不会心痛了吗?

  真的不会了吗?

  如果是,那……那……

  “好,妈妈,”从妈妈双臂拥抱她的力道上,裴璃可以感受得出妈妈深切的心意,她又欣慰又喜悦,不觉以更强烈的力道拥抱回去。“我会常常回来,我一定会常常回来的,妈妈!”

  “妈妈真的好想你啊!”紧紧搂着饱受委屈的女儿,裴妈妈再度哭出声来。

  “我也是啊!”见妈妈又哭了,裴璃也禁不住失声痛哭。“妈妈,我也好想妈妈啊!”

  虽然从来没有表露出来,但她一直是那么的想念妈妈、想念爸爸,还有爱说那种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的大哥,老是出模的二哥,以及调皮爱搞鬼的双胞胎妹妹,她一直一直那么的想念所有的家人,可是,她就是下敢回来,怕惹妈妈不开心。

  但现在,妈妈不再见了她就痛心,反而这么的想念她,她不知道为什么,也没必要知道,只要妈妈也是爱她的就够了。

  在她的心目中,妈妈就是她唯一的妈妈了。

  “至少……一年要回来一、两次啊!”

  “好,好,我会的,我会的!”

  在这世上,除了她的丈夫和女儿之外,她最爱的就是她的家人,如今,她终于可以同时拥有丈夫女儿和家人了!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最多两、三天?

  一个月后,裴璃还待在裴家,因为每当裴璃一提起离开这两个字,裴妈妈就会红着眼眶要她再多留几天,面对这么舍不得她的妈妈,她更舍不得离开。

  还有她的宝贝女儿,裴家最疼爱她的也是裴妈妈。

  “这孩子真是聪明乖巧啊!”裴妈妈喜爱的抱着外孙女亲个不停。

  “她像她爸爸,五官像,个性也像,很乖、很听话,”裴璃瞥向唐书槐,吐吐舌头。“不像我这么皮!”

  其实这么说并不完全正确,小宝贝本性是很活泼的,但她并不顽皮,而且非常的聪明、非常的听话,跟她说什么事不许做,她就绝不会去做,叫她乖乖坐着,她就会坐到有人叫她起来为止,听话得不像个未满两岁的小孩。

  唐书槐莞尔。“你只是外向一点而已。”

  裴妈妈感激地目注唐书槐。“而且,你也找到了一个好丈夫。”

  “我也这么觉得!”裴璃得意地挽住唐书槐的手臂。“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丈夫和爸爸!”

  “还有女婿。”裴妈妈再多加一项。

  唐书槐被夸得有几分赧然。“我只是……呃,尽力而为。”

  母女俩不禁相顾窃笑。

  “那么,你是想专心做家庭主妇吗?”裴妈妈关心地问。“我想,不太适合你的个性吧?”

  “妈妈果然了解我!”裴璃又转过去亲昵地抱住妈妈的手臂,“我打算生一男一女——最理想的子女数,等他们都上幼儿园之后,我就要出去工作,做个职业妇女。所以……”她拍拍自己的肚子,又秀出得意的表情了。“我又有啦!”

  “真的?恭喜啦!”裴妈妈惊喜地道。“可是,这胎如果还是个女的呢?”

  得意的表情瞬间僵住,“那……”裴璃开始咬牙切齿了。“就拚下去,拚到有儿子为止!”

  这次换岳母女婿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好好好,随便你!”裴妈妈又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不过,这就让我想到当年……”话说着,突然回想起当年了。“当我怀了第一胎,又确定是个双胞胎之后,你爸爸想说双胞胎出生后,我可能会忙得没时间出去玩了,所以……”

  她拍拍裴璃的手,“他特地请了一个星期假带我到日本玩,我是想……”转注唐书槐。“在小璃生产前,你是不是也要带她出去玩玩呢?同时带两个孩子真的很辛苦呢!”

  唐书槐目注裴璃,唇泛温柔微笑。“好。”

  “很好,很好,趁这机会,你们夫妻俩就算是去二度蜜月吧!”裴妈妈满意的颔首,“至于这孩子呢……”她又疼爱地亲了亲小宝贝。“就留在我这里,我真的好喜欢她呢!”

  夫妻俩不由相对抿唇而笑。

  裴妈妈最近迷上了一项新活动,每天都要抱着小宝贝出去串门子,跟邻居三姑六婆、七嘴八舌之余,顺便比一比谁家的孙子比较聪明、比较活泼、比较可爱、比较乖巧、比较听话、比较……比较……比较伟大,回来的时候总是挂着一脸得意的笑,因为,谁也比不上她家的宝贝外孙女。

  有时候裴璃还真怀疑,妈妈到底是舍不得她离开,还是舍不得外孙女离开?

  “妈妈不是还要出国批货吗?又要照顾孩子的话,她会分身乏术的!”

  “放心,妈妈只要照顾孩子就行了,她早就厌倦时不时就要出国了,所以我妹妹一毕业,她就把出国批货的任务移交给我两个妹妹轮流去了!”

  “那就好。”唐书槐安心了。

  “你就是‘搞操烦’!”裴璃咕哝。“倒是你,公司那边……”

  “不用担心,我交代过了,若是有处理不来的问题,副总经理会找学长的。那么,你想到哪里呢?”

  “废话,我出生在亚洲,住在美洲,现在,当然是要到欧洲玩啰!”

  第9章(1)

  女人天生就爱浪漫,而一提起浪漫,就想到法国的巴黎,所以,裴璃和唐书槐的第一站就来到了巴黎。

  可是……

  “早知道去非洲。”裴璃喃喃抱怨。

  明知她是为了他,唐书槐仍觉得啼笑皆非。“为什么?”

  裴璃不耐烦地往窗外一挥手。“一来就下雨,而且连下好几天,连要出去逛街参观一下都不行,去非洲就不会啦,那里天干地燥,不怕冷死,只怕热死,要天下雨还得祈雨呢!”

  唐书槐不怕热,只怕冷,虽然他已经很少咳嗽了,但连下好几天的雨,晚上睡觉时,他的呼吸还是会不太顺畅,胸口闷闷的总是睡不久就醒来。

  看他人不舒服,她就心疼,后悔死了跑到巴黎来看雨。

  “等雨停了就好了。”唐书槐安抚她。“更何况,非洲又有什么好玩的?”

  “看埃及的金字塔呀,反正你会说阿拉伯语嘛!”裴璃振振有词地说。“说到这,你到底是怎会阿拉伯语的?”

  唐书槐沉默一下。“我爸爸离家那年,由于大家都在指责我,我叔叔就把我带到意大利……”

  “你叔叔啊……”裴璃喃喃道。“你很少提到他耶!”

  “叔叔大学毕业后就到意大利留学、工作,又在意大利结婚、定居,最后索性移民到意大利,一年才回台湾一次,由于他婚后一直没有孩子,所以很疼爱我们几个孩子,那年还干脆领养我,把我带到意大利去了……”

  “领养?”裴璃讶异地惊呼。

  “在户籍上,其实我是叔叔的养子。”唐书槐解释。

  “那你会的应该是意大利语啊!”

  “我会意大利语,也会阿拉伯语,我婶婶是约旦人,阿拉伯语是她教我的。”

  “约旦人?”裴璃双眼一亮,“那她是不是穿黑袍蒙面纱?”好奇死了。

  “没有。”唐书槐好笑地摇摇头。“婶婶是那种很叛逆的现代女性,才会一个人跑到意大利去念书,学习西方人的知识与生活习惯,除了肤色和五官,她跟一般西方人没什么两样。”

  “酷!”裴璃赞叹。“那你是在意大利念书的啰?”

  唐书槐颔首。“念到高中,我爸爸去世那年才回台湾,当时叔叔婶婶也陪我回去,暂时接管我爸爸留下来的公司,因为我们几个孩子都还没有能力接手。直到我退伍,可以接手公司之后,他们才回意大利,但一年后,他们就因车祸逝世了。”

  裴璃想了一下,忽又兴致勃勃起来了。“那我们到意大利去好了!”

  “去意大利干嘛?”唐书槐语气平淡地道,但表情却透着掩不住的感伤。“虽然叔叔把房子留给我了,我也没有卖掉,但一直都借给婶婶的弟弟居住,替叔叔婶婶办完丧事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

  “怕触景伤情?”裴璃了解地偎入他怀里,并环住他的腰,让他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寂寞的。

  “叔叔婶婶真的非常疼爱我,当年如果不是他们把我带离开台湾,我……”顿住,唐书槐也紧紧地圈抱住她,下颚抵在她头上,眼神哀伤。“他们只有我一个孩子,所有的爱都灌注在我身上,有时候我会觉得,他们更像是我的亲生父母……”

  “我懂,我懂,就像我……”猛然断音,舌头硬拉回来,及时改口。“呃,我是说,我可以了解那种感觉,真的!”

  唐书槐静了两秒,圈抱住她的双臂蓦然紧了紧,旋即松开她,扶起她的下巴,低眸俯视她,眼神是一种彷佛可以透视她的深沉,然后,他嘴角徐徐扬起,撩起一弯温柔的笑。

  “好吧,我们就去看看!”

  触景伤情固然令人感伤,但是,美好的记忆更需要时时去回味,那会带给人一种美好的心灵滋润。

  真正的幸福,是历经再长久的时间也不会褪色的。

  他了解她的心意,她希望他能感受到更多爱的浸润,无论是过去或现在的爱,所以才鼓励他回到过去,去回想一下他曾经获得多少深挚的爱,那份爱,将会在他心中保存到永远。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