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心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8 页

 

  可是,居然是她认识的人,而且还是跟她最亲密的老公拥有这种“名词”,这个……

  请原谅她需要一点消化的时间。

  “外国人是把它归类于超心理学。”

  “更简单的说法就是……”裴璃喃喃道。“心灵感应。”

  “那也是另一种名词。”唐书槐顿了顿。“但就算斯得曼医生诊断出我是有读心术,那又怎样?那是没办法治疗的,虽然他也说过随着年岁渐长,我应该逐渐能够控制那种能力,可是当时我已经受不了了,我甚至尝试要……”

  “怎样?”裴璃狐疑地问。

  两眼飘开,“自……自杀……”唐书槐嗫嚅道。

  裴璃倒抽一口冷气,“老公!”失声惊叫,立刻吓出一头湿淋淋的冷汗来。

  “那年我才十二岁,要等到能够控制那种能力不晓得还要多久,为免我一直处于精神崩溃的状态下挣扎不出来,搞不好我会因此而真的发疯了,斯得曼医生决定用催眠暗示来封印住我那种能力,”唐书槐用一种感恩的语气说。

  “终于,我再也听不到那些我不应该听到的声音了!”

  幸好!幸好!

  裴璃也松了一口气,但转个眼,她又觉得不对。

  既然如此,为什么他现在还要提起那件事呢?

  “我一直很庆幸能够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唐书槐低喃。“直到那天,你要离开我的那一天……”

  “咦咦咦?你……你知道?”裴璃万分意外的惊呼。

  “也许你没注意到,就算只是回去拿个东西,回家后的第一件事,我一定是找你,那已经变成我的习惯了。”唐书槐紧紧握住她的手。

  “那天也是,我回家后就先找你,却只找到你留下来的离婚证书和护照机票,虽然非常震惊,但我也知道你一定会再回来拿护照机票,所以决定装作不知道,先设法把你留下来再说……”

  “难怪那回你的哮喘会发作得那么严重,”裴璃恍然大悟地反握住他。“还住院了!”原来他早就知道她要离开他了。

  “我知道不能直接问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你会认为我不够在意你,可是我也不能让你真的离开我,因此,我只能……”唐书槐无奈地叹了口气。“请斯得曼医生替我解开催眠禁制,恢复我读心的能力……”

  “可是你为了那种能力差点自杀耶!”裴璃愤怒地尖叫。

  不是差点自杀,是自杀没成功。

  不过他不敢“纠正”她的说法,免得她当下就忍不住先亲手描死他,再追究其它问题。

  “我知道,但……”唐书槐苦笑。“我真的不能失去你!”

  第9章(2)

  裴璃说不出话来了,是感动,也是愤怒。

  不敢直接问她理由,只好冒着精神再度崩溃的危险去恢复读心的能力,只为了留住她。

  不够在意她?

  他根本就是在冒生命危险了,谁敢说他不在意她!

  即使如此,他怎能为了她冒这种险,要是真出了什么差错,她怎么办?女儿又该怎么办?

  他真的是没脑筋的大白痴!

  “对不起,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唐书槐低声下气的祈求她的谅解。

  狗屁!

  “无论如何,”裴璃怒吼。“你都不应该……”不对,这已经不是重点了,重点应该是……

  她硬吞回怒气。“好吧,好吧,我能理解你这么做的理由,可是我不想在往后的每一天,都要担心你是不是又要精神崩溃了,”这才是眼前最重要的问题。“所以,我要你再去找那个什么曼的医生,叫他再把你的能力封印起来!”

  不怕他看穿她的心思,就怕他精神暴走,一时兴起,又想去找死神玩俄罗斯轮盘了!

  “这……”唐书槐满眼为难,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当斯得曼医生替我解除封印的时候就警告过我了,当年我还小,要向我下催眠暗示很简单,但现在我已经长大了,有成年人的意志力,想要再用催眠暗示来下禁制就……”咽了口唾沫,真怕她又生气了。“不太可能了……”

  “耶?没办法了?”裴璃张牙舞爪,咆哮。

  就知道她会生气!

  唐书槐瑟缩一下,“不过,当年他说得也没错,”忙道。“这种能力能够随着年岁增长而逐渐有办法控制它,我现在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控制这种能力了,当我想‘听’的时候才‘听’得到,我不想‘听’的时候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这么好,有开关啦?

  “真的?”裴璃不放心地寻求确认。“不会再出现那种会让你精神崩溃的情形了?”

  “再也不会了!”唐书槐肯定的颔首。

  “你确定?”

  “我保证!”

  “那就好。”裴璃这才挥去一头冷汗,安下心来。“那今天又是怎样了?”

  “记得吗?昨晚我们在咖啡馆的时候,我们后面桌位是两个阿拉伯人,我就是从他们那里‘听’到他们计划要在国庆节前一晚进行恐怖攻击的……”

  “难怪你会突然那么急着要离开法国。”

  “可是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就离开,总得警告他们一下……”

  “结果好心被狗咬,反而被法国人当作可疑人物抓来审问!”裴璃恨恨道。

  “对不起,小璃,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唐书槐满眼歉疚地瞅她。

  “狗屁啦,你不好!”裴璃不耐烦地挥挥手。“明明是他们种族歧视,忘恩负义,可恶,就算原来想帮他们的,现在也没兴趣帮了,看他们比真正的恐怖份子还像恐怖份子咧!”

  “最重要的是……”唐书槐轻声道。“斯得曼医生说过,最好不要让人家知道我有这种能力,否则会为我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的。”

  “我同意,这种事你知我知就好!”裴璃也压低了声音。“想要请你帮忙的人就不用说了,一般人绝对不喜欢随随便便就被人家看穿心思,尤其是那种有很多秘密的人……”

  “我也不想知道人家的秘密,那是一种既可怕又沉重的负担,说不定还会带来危险呢!”唐书槐咕哝。“所以,真有必要的时候我才会去‘听’,一般时候,我都会封锁住自己的能力不去‘听’的。”

  “等等,那如果是外国人!就是讲那种你不懂的语言的外国人,那你就算接收到人家的想法了,也还是不懂人家在想什么啰?”裴璃好奇地问。

  “不对。”唐书槐叹道。

  “哪里不对了?”裴璃不服气地再问。

  “我接收到的是思想波,不是语言波,”唐书槐更耐心地详细解释。“应该说是我的脑子接收到思想波,经过解读后,再以我所能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就变成我所‘听’到的声音了,所以,无论对方是哪一国人,我‘听’到的一定是中文,懂吗?”

  谁会懂啊!

  “不懂!”

  “好吧,那我举例来说,国语说:你好吗?台语说:哩贺某?语言不同,但意思是一样的,也就是说,那句话不管用什么语言来表达,它的意思都是一样的,因此,它的思想波也都是一样的,这跟语言是无关的,这么说,你总该懂了吧?”

  好像有一点了了,但又不是很了……

  “算了,就算我懂了好了,”裴璃喃喃道。“反正就是说,对你那种读心能力来讲,没有语言上的问题就是了!”

  “也可以这么说。”唐书槐颔首。

  不然还能怎么说?

  “不管怎样,”裴璃不耐烦地摆摆手。“等一下就由我来应付,最多告诉他们说是昨天晚上,从那两个在咖啡馆里的阿拉伯人那里听到的,那也是实话——只是那个‘听’和这个听不一样而已,剩下的,就让他们自己去追查吧!”

  “小璃,”唐书槐感激地圈拥住她。“谢谢你的谅解,我一直好担心你知道实情之后会……”

  “离开你?”裴璃不以为然地翻了一下眼。“我又不怕被你看透我的心思!”

  “不,我是说,在那之前,我一直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但我真的不是不在意你,”唐书槐呐呐道。“而是……”

  “好好好,我知道了!”裴璃了解了。“我想,也许是我那种想法太偏执了,有的时候,事情真的必须要说出来才有办法沟通,毕竟,每个人的个性不同,生长环境不同,想法自然也不同,我在意的事,也许你不在意,勉强你一定要明白我的思考方式,这也是没道理的。”

  “小璃……”唐书槐拥紧了她,唇瓣贴在她额际呢喃。“我真的好爱你!”

  “我也爱你!”裴璃也抱紧了他的腰,满足的贴在他胸前叹息。

  即使不使用读心术,他就不知道她到底在意什么,但是,他冒险回到过去的噩梦,只为了要留下她,这种在意,远比那种在意,更真实、更令人感动、更教人揪心。

  现在,她可以大声的说了:她,是他心中的only one!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你相信吗?”

  “我不知道。”

  “那么?”

  “试试看!”

  “我也这么想。”

  怀着半信半疑的心,两个法国男人先后走出侦讯室隔壁的小房间。

  “如果是真的呢?”

  “就请他帮忙啊!”

  “他愿意吗?”

  “……”

  总之,先求证再说。

  于是,两个法国男人一同进入侦讯室里,然后,两个人都不说话,盯着唐书槐看。

  只是默默地裴璃不禁狐疑地瞪回去,不解他们这样看着他们,又不吭半声,到底是想干什么,唐书槐更是狐疑,因为他们盯住的目标是他,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听”了一下,不到三秒就惊跳起来,满面骇异之色。

  “你们怎会知道?”

  一听唐书槐这么说,那两个男人也十分吃惊。

  “上帝,是真的!”

  “怎么了?”裴璃忙问。

  “他们知道了!”唐书槐愤怒地说,反过去盯住他们目不转睛。“他们知道我的能力了!”

  “耶?怎会?”裴璃错愕地傻了眼。

  “这房间里有窃听设备!”唐书槐忿忿道。

  “好狡猾!”裴璃更是愤慨。“还有你,你更是白痴,刚刚他们离开前,你为什么不‘听’看看他们想耍什么诡计?”

  “我说过,除非必要,否则我都会封锁住自己的能力的。”唐书槐委屈的为自己辩驳。“要是不小心听到别人的秘密是很讨厌的,想忘也忘不掉,那真的是很沉重的负担呀!”

  “被抓到这里来,就是必要的时候了,你懂不懂啊?”裴璃没好气的说。

  “现在我懂了!”唐书槐叹道。

  现在懂有什么屁用,都已经被他们知道了!

  “你是大笨蛋!”裴璃臭骂,再瞥向那两个法国人,眼神鄙夷。“而他们是奸诈、下流、无耻、龌龊的大混蛋!”

  那两个法国男人相觑一眼,苦笑。

  “我们也是不得已的呀!”黑发男人喃喃道,迟疑一下。“呃,很抱歉我们先前的无礼,但请替我们想一下,就是后天了,届时不知将会造成多大的伤亡,我们能不着急吗?在情急之下,自然没办法顾虑太多态度上的问题了,所以……呃,总之,真的很抱歉,请原谅。”

  话说得低声下气又合情合理、换了是他们,大概也会这么做,唐书槐与裴璃不由得沉默了。

  见状,褐发男人推推黑发男人,于是,黑发男人清清喉咙,又开口了。

  “我是皮耶,他是莱昂,我们……”又咳了咳。“呃,想请唐先生帮忙,可以吗?”

  如果对方跟先前一样霸道蛮横又不讲理,裴璃就没什么好迟疑的了,张口就可以扫出一道龙卷风,把他们的请求卷到天涯海角去,保证这辈子都找不回来了,但偏偏他们是这么的低声下气,又是为了救人命……

  犹豫的目光朝唐书槐瞄去,后者叹了口气,拉出苦笑,裴璃顿时明白,他也不愿意,可是也拒绝不了。

  她深思片刻。

  “好,我老公可以帮忙,但有条件。”

  “请说。”

  “我老公的秘密,你们不能说出去。”

  “这……”皮耶为难地瞥一下莱昂。“有一位中文翻译,他已经知道了。”

  可恶!

  裴璃咬咬牙。“那就除了你们三个之外,不能有第四个人知道!”

  皮耶又与莱昂相对一眼,同时点头。

  “可以,没问题。”

  裴璃满意的颔首,挽起唐书槐的手臂。

  “好吧,那你们是要我老公帮什么忙呢?”

  “先请问,唐先生知不知道那两个阿拉伯人的名字呢?”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塔拉勒,这是咖啡馆那两个阿拉伯人其中之一的名字,只有名字,没有姓。

  不过,毕竟是情报处的人,仅仅靠着这个名字,皮耶和莱昂也很快就找到了那个人,然后,莱昂在侦讯室里审问塔拉勒,隔着双面镜的另一间房里,皮耶和裴璃陪着唐书槐倾听从审讯室里传过来的对话。

  同时,唐书槐也专注的盯住塔拉勒,他面前有一支麦克风,随时可以把从塔拉勒那里“听”到的讯息传送到莱昂的耳机去,好让莱昂藉此决定该如何审问。

  “你到巴黎来做什么?”莱昂问。

  “观光。”塔拉勒回答。

  \"奉真主之名,来给你们教训的!\"

  莱昂起身,缓缓走到塔拉勒身后。“要待多久?”

  塔拉勒也很镇定。“预计一个星期。”

  \"直至看到你们得到报应!\"

  莱昂双手搭在塔拉勒的椅背上。“只有你一个人吗?”

  塔拉勒耸耸肩。“不然呢?你要介绍女人给我吗?”

  \"阿拉的子民多的是,你抓也抓不完,不过,这次只要有我们十七个人就够你们受的了!\"

  莱昂倾身。“有带任何违禁品吗?”

  塔拉勒嗤之以鼻的一笑。“当然没有。”

  \"还用得着带进来吗?在你们这里就可以买到了!\"

  莱昂双眸掠过一抹惊怒。“你以为我们为什么把你抓来?”

  塔拉勒冷笑。“种族歧视?”

  \"不会是阿都拉出卖我吧?\"

  莱昂睁了睁眼,笑了。“当然是有人密告,说你要在这里制造恐怖攻击!”

  塔拉勒脸色骤变。“你搞错人了!”

  \"可悲,一定是阿都拉,不然就是穆沙里,我就跟阿齐兹说不要让他们两个参加,不然他们一定会借机报复我娶了拉妮雅,阿齐兹偏不听……可恶,可恶,阿拉唾弃他们!\"

  听到这里,皮耶双眼一亮,面闪喜色。“太好了,又可以揪出三个人了!”话落,人已经跑出去了。

  裴璃和唐书槐相对一眼,还真的很快呢!

  由一个套出三个,再由那三个套出另外五个,又由五个套出六个,最后,在时限之前,皮耶他们抓到了十五个人,只剩下两个不知是谁。

  “幸好只剩下两个人了,不然十七个人一起造成的灾难不知会有多大呢!”

  但出乎意料之外的,也许是因为剩下的那两个人察觉到整个行动出问题了,因此原定的攻击并没有按照计划进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