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心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确定?”不会是今天心血来潮,明天就改变主意了吧?

  “当然确定,不然我干嘛连周末也要替一个夜间部的学生代班端盘子?”虽然是漫不经心的回答,但语气很肯定。“她说白天上班,晚上上课,虽然一个月也有四天排休,偏偏她的男朋友只有周末有空,所以,她的阿娜达在抗议了!”

  “哇,那你不就只剩下晚班的轮休才有时间休息了?”

  “反正我又不交男朋友了。”

  “为什么?”

  “男孩子太幼稚了,我要成熟的男人。”

  “原来你喜欢年纪大一点的男人。”

  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人各有好,有人爱啃辣椒,有人喜欢舔盐巴,也有人随时都在吃甜食,每个人爱吃的“菜”都不太一样,如此而已。

  “成熟男人比较细心体贴嘛!”

  “那也不一定,有人天生就很细心体贴了呀!”

  “也许是,可是不够成熟的男孩子,他们的细心体贴通常都是很肤浅的,构不着心。”

  思想不够成熟,行为自然就比较肤浅。

  “说得也是。可是……”张玉婷往教室外瞄去一眼。“那些人怎么办?我想,在你还没有决定男朋友之前,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循着张玉婷的视线,裴璃转眼望去,但见教室外“恭候”着七、八个男孩子,那校门口肯定也有十几个在站岗,一想到这,她也开始觉得头有点痛了,该怎么打发掉他们呢?

  “跟他们说我不想交男朋友了也不行吗?”

  “行啊,那至少可以打发掉一半了吧!”

  “只有一半?”太小气了吧!

  “别太贪心了,小姐,一半已经很多了好吗!”张玉婷咕哝。“另外一半可没有那么容易死心,他们照追不误,你不想交男朋友?没问题,追到你想交男朋友就行啦!”

  哇靠,这是哪一招,步步追魂?还是千里缉凶?

  裴璃啼笑皆非。“那……”眼珠子转了好几转,忽地,定住了,笑容也拉出来了,“简单!”她胸有成竹地道。“就说我已经交到另一个男朋友了!”

  “谁?”

  “上班族,他们不可能认识。”

  “为什么从没见他来找你?”

  “都说是上班族了,时间不自由嘛,我下课时,他都还在上班啊!”

  见裴璃回答得快又流利,毫不犹豫,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似的,张玉婷不觉也笑了。

  “说不定行得通喔!”

  但事实证明,说谎骗人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没深入研究过是唬不了人的,最起码,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上当的。

  裴璃的说词,有人相信,也有人半信半疑,连一个字都不相信的也不在少数,而那些完全的不给她相信的人就决定要客串一下变态跟踪狂,在整整跟踪了她半个多月之后,终于能够确定她是在马扁人。

  根本没见过她和什么上班族在一起,下班族也没有。

  于是,这一天,从最后一堂课上完之后,好几个男孩子就紧跟在裴璃后面,锲而不舍地追问,她去吃馄饨面,他们还在跟;她去信息广场上班,他们继续跟,然后,就在信息广场隔壁的咖啡厅等她。

  十点后,她一走出信息广场,那几个男孩又涌上来团团包围住她,摆明了不说清楚就不给她走人。

  “你根本没有男朋友对不对?”

  “就跟你说有,干嘛不相信?”

  “没去接你下课,起码要来接你下班吧,可是这半个多月来,没见半个人来找过你啊!”

  他怎会知道?

  不会是……

  “你们跟踪我?”裴璃不可思议地说,不晓得该生气还是该大笑才好。

  “轮流。”对方居然还得意洋洋的。

  是喔,变态的滋味大家都想尝尝就是了!

  算了,他们想做变态也是他们的自由,不关她的事。

  “他出差可不可以。”

  出差?

  几个男孩子怔了怔,面面相觑,也不是不可能啦,可是……

  “这么巧?”他们一开始跟踪她,那家伙就正好出差?“而且还这么久?”

  “出国嘛,久一点有什么好奇怪的。”

  出国?

  再一次,男孩子们面面相对,她说得也没错,既然是出国,自然有可能逗留久一点。

  不过,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是她又在马扁人了。

  “什么时候回来?”

  “我哪知道,公事办完不就回来啦!”

  果然有问题,哪个女孩子不追男朋友的行踪追得要死要活的,连上厕所撇条都要先跟她们报备,偏她就这么不在意?

  嗯嗯,马扁人的可能性又提高了十个百分点。

  “好,那等他回来,通知我们一下。”

  “干嘛?你们都是我老爸,我交男朋友还要经过你们的审核吗?”

  那倒不必,只不过要证实一下她的话是真是假而已。

  “证明你是真的有男朋友了,我们才能够死心啊!”就算是真的……“然后等你们分手之后,我们再继续追你!”

  “……”她可不可以吐血喷他们?

  所以说,她不想和男孩子交往了,真是幼稚又任性到不行!

  好,这次她就不“分手”给他们看,直到毕业为止,她都不会再给他们有机会来搁搁缠了!

  可是,她又要到哪里去找个成熟男人来给他们看,好让他们死心呢?

  “就这么说定了,等你的男朋友回来,麻烦你通……”“知”不见了。

  一辆轿车突然驶来停在他们前方路旁,如果是黄色的,他们会认为是出租车要来招揽客人,摆摆手就可以请它滚蛋了,但轿车是银灰色的普通轿车,难不成是认识他们其中之一的人?

  是谁?

  几个男孩子,还有裴璃,好几双眼疑惑地目注轿车副驾驶座的车门自行打开,然后,一个十分沙哑,裴璃一听就马上听出是谁的声音传了出来,仍旧是不疾不徐的说话速度。

  “我回来了,裴璃,上车吧,我们先去吃消夜,再送你回家。”

  消夜?

  回家?

  他在说什么呀?

  “你……”

  “没通知你我要回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怎么,不高兴吗?”

  通知?

  回来?

  裴璃怔了几秒后,脑际灵光一闪,蓦然顿悟,那个男人,他又来帮她了!

  她不明白他是如何得知她的窘况的,但是,她直觉上可以确定他是来帮她的,第三次了!

  于是,毫不迟疑地,她坐上了车,然后听他对车外那几个男孩子说了几句话。

  “我就是裴璃的男朋友,还有,我……”温和,但十分坚定,“不会和她分手的。”

  比起毛头小伙子那种轻浮的说话调调儿,他的语气沉稳得让人觉得是无法置疑的。“所以,如果你们能帮个忙,不要再骚扰她的话,我会很感激你们的!”

  几个男孩子全都傻乎乎的呆在那里眼睁睁看着轿车疾驶而去,连一丝尘烟都没留给他们污染一下肺部,因为两个钟头前才刚下过雨。

  什么状况?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车子平稳地往前行驶,车内也始终保持着安静的状态,好一会儿后,开车的男人才轻轻开口。

  “对不起,我是……”

  话还没说完,脸一直朝向车窗那边的裴璃突然喷出大笑声。

  “天哪,天哪,你看到他们的表情了吗?”她一直很努力的把笑意硬憋在肚子里翻滚,可是他一出声,她就破功了,再也忍不住了。“超可笑的!”

  男人讶异地瞟她一眼。“你……”

  裴璃抱着肚子笑得眼泪洒两边。“真……真同情他们,他们一……一定搞不懂怎会……怎会突然变成这样?”

  男人眸中掠过一抹笑意,然后,静静的不再出声,任由她去笑到呛喉。

  好半天后,裴璃终于笑够了,又喘了一会儿才顺过气来,擦着眼泪正打算仔细看清楚那男人的模样,先满足一下好奇心再说,却发现车子业已停在一家专卖清粥小菜的餐厅前。

  “咦?我们为什么停在这里?”

  “我说要请你吃消夜的,”说着,男人下车转到她这边来,很绅士地为她打开车门——还是背着街灯,总是让人瞧不清他的长相。“我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

  这么跩?

  他是不是忘了他说过的话可不止那一句喔?

  “是吗?”双腿故意慢条斯理地放到车外,裴璃勾起嘴角,悄悄撩起恶作剧的顽皮笑容。“那,你也说过你就是我的男朋友……”

  她只是想跟他小小开个玩笑而已。

  毕竟,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甚至没看清楚过他长什么模样,怎么可能跟他交往呢!

  岂料……

  “是,我说过,所以……”男人慢条斯理地道。“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咦?

  裴璃先是傻了好片刻,骤而失声惊叫,“耶?”还反射性地猛然站起来,忘了自己还坐在车里头,结果叩一声……“痛痛痛,好痛!好痛!”两手拚命揉脑袋。

  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第2章(1)

  拖着疲惫的步伐,唐书槐踏入电梯,按下公司的楼层按键后即倦乏地靠在电梯墙上,阖上眼,默默地等待电梯抵达。

  现在是晚上六点多,正是一般人家准备用晚餐的时刻,他却在这种时候才到公司来“上班”,不是他偷懒跷班,也不是摆公司老板的架子耍派头,而是他只有现在才有空到公司来工作。

  当一声,电梯门开了,他睁眼跨出电梯,没走几步,电梯门便关上了,但他并没有开灯,不是省电,而是他早已习惯走在黑漆漆的公司里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几年来,他几乎都是在这种时间来“上班”的。

  进入总经理办公室后,他才开灯,缓缓走到办公桌后,放下公文包,在高背椅上落坐,往后靠向椅背,再次阖上酸涩的眼,并没有立刻开工。

  他累了!

  真的很累很累,肉体上虽然不怎么累,但精神上却好累好累,累得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还能够支撑多久?

  十分钟后,他才叹了口气,振起精神,开始工作。

  其实他的工作并不多,大部分的工作都由副总经理曹正廷毫无怨言地一肩扛下了,他的工作几乎只是签名,以及做一些比较重大的决策而已。

  对此,他真的对曹正廷感到由衷的感激与抱歉。

  曹正廷,他的大学学长,是一个爽朗热情的人,大学四年里,曹正廷一直非常的照顾他,只因为在大一上期中考时,他毫不迟疑地丢下考试,用最快的速度把一位在校门口昏倒的老太太送去就医,才得以及时救回那位老太太的命。

  那位老太太恰好是卖豆浆早点,辛辛苦苦独力把曹正廷抚养长大的阿嬷。

  即使因为这件突发状况而耽误了他的考试,起码他还能重修,而生命,是无法重来一次的。

  所以,他认为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他应该做,也做得到的事而已。

  但曹正廷一直把这份恩情牢记在心,因此特别的关怀他,就连他入伍当兵时,曹正廷也自告奋勇地帮他照顾他的女朋友田若雯,直到他退伍后……

  “对不起,若雯她……怀孕了。”

  “怀孕?”

  谁的?

  眼看曹正廷满脸的羞惭与愧疚,他立刻明白了,不过,他也只是感到有点意外而已,其实并不是很在意。

  虽然他跟田若雯从高中时代就开始交往了,不过他一直觉得两人之间缺少了一种深刻的感受,细水长流并没有流出长江或淡水河来,也许是因为两人都是比较内敛含蓄的人,淡淡的相处爆不出激烈的火花来。

  交往六年,他们甚至没亲过嘴。

  所以,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件事,并真诚的祝福他们,认为田若雯跟曹正廷在一起应该比跟他在一起好。

  “既然有了孩子,就尽快结婚吧,不然对若雯的爸妈不好交代。”

  “对不起,书槐,我……”

  “不,不要说对不起,学长,我祝福你们,诚心诚意的!”

  然而,他愈是如此心胸宽大,曹正廷就更觉得对不起他了。

  前一份大恩尚未报偿,又欠下了另一份情,特别是,当时曹正廷的阿嬷坚决反对孙子“强占”救命恩人的女友,还是唐书槐费尽了唇舌,好说歹说才使曹正廷的阿嬷点头同意让曹正廷和田若雯结婚的。

  因此,当他找上曹正廷帮忙时,曹正廷二话不说就辞了原来的工作到他的公司里来,毅然承担起原该由他负责的工作,甚至在短短的两年之内,使公司业绩增长了两、三倍不止,两家工厂也增加为五家工厂。

  那一年,由于感激……

  “书槐,这是什么?”

  “年终奖金啊!”

  “年终奖金?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疯了!”

  “学长,这两年来,真是辛苦你了,”他感激又歉疚地道。“我真的好感激,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报答。”

  “报答?你你你……”曹正廷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这么一来,曹正廷愈加觉得亏欠学弟更多了,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偿还这份愧疚与恩情才好,只好更努力工作,并加倍关怀学弟……

  寂静的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一阵电话铃响。

  唐书槐右手抓话筒,左手看表,果然,九点半了,真准时。“喂?”

  “可恶,书槐,你果然还在公司里,够了,可以休息了,再这样下去,你早晚会倒下来的!”

  他无声苦笑。“是是是,我整理一下就回家,可以了吧?”

  可是对方还不肯放过他。“你一定还没吃晚饭对不对?阿嬷炖了一锅你最爱吃的清炖牛肉,快过来解决掉!”

  “可是……”

  “没有借口,你想让我被阿嬷碎碎念到死是不是?”

  唐书槐啼笑皆非。“好好好,我过去,我过去!”

  “这还差不多,快点,十点半没到,我就去抓人!”放下电话后,他以最快的速度把处理一半的工作解决掉,剩下的,只好再交还给曹正廷去处理了。

  十点前五分,他离开办公大楼,进入自己的轿车内,又一次疲累的阖上了眼。

  虽然在大楼地下室停车场有他专用的停车位,但现在是下班后的时间,路旁没几辆车子,停在路旁反而比较方便。

  就在他几乎就要睡着了时,忽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使他猝然惊醒过来,循声望去,原来是大楼对面信息广场的夜班员工下班了,而且似乎有什么事使他们显得格外兴奋。

  “上个月业绩超过加30%,副店长说要请客!”

  “真的?那我们要到哪里?”

  “这种时间,当然是去跳舞啰!”

  “是喔,那我们又可以表演了!”

  不到一分钟,唐书槐不自觉地撩起嘴角抹出一弯淡淡的笑纹。

  那几个男孩、女孩竟然当街飙起舞来了,一个比一个活跃,一个比一个劲爆,好像在比赛似的。

  年轻真好!

  不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女孩子,因为,她的舞姿最炫,她的笑容最灿烂,她那自然不做作的笑声会使人情不自禁的跟着她一起笑起来。

  最令人发噱的是,当舞动在她身旁的人不小心把她撞倒,害她一跤跌坐到地上去时,她既不生气,也不尴尬,还顺势抱膝,彷佛在表演特技似的用小屁屁在地上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再起身对着众人高高翘起迷人的小屁屁,耍宝似的扭来扭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