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心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 页

 

  他苦笑。“爸爸就搬走了,此后再也没有回到那个家了。”

  “请等一下!”裴璃脱口道。“这不会就是之前你所说过的‘说错话’吧?”

  唐书槐颔首。“是。”

  “喂喂喂,那不算‘说错话’好不好,”裴璃不以为然的抗议。“明明是事实呀!”

  “可是,如果我没有说溜了嘴,爸爸、妈妈就不会吵架,爸爸也就不会离开那个家,妈妈不会失去丈夫,我大哥、大姊和弟弟也不会失去爸爸,我们的家更不会失去原来的完整……”

  “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他们都因为这件事而责怪你吧?”

  唐书槐苦笑,无言默认。

  “太可笑了,他们凭什么责怪你?”裴璃愤慨地大声道,被唐书槐握住的手也反握回去,下意识想给他支持。

  “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你爸爸不是吗?还有你妈妈,她要真不希望你爸爸离开,她就应该坐下来跟你爸爸好好谈谈,而不是一味的大吵大闹吧?”

  “也许是吧,”唐书槐轻叹,表情苦涩。“但……”

  “你妈妈不想责怪自己,就把责任推到你身上来,而你哥哥、姊姊和弟弟当时还小,无法理解这种事,也只能责怪你这个台面上的‘凶手’。可是……”

  裴璃困惑地钻起了眉。“现在他们都长大了,应该看得出这件事不能怪你了吧?”

  唐书槐摇摇头。“不,他们依然责怪我。”

  “为什么?”裴璃难以置信地问。他那些兄弟姊妹到底有什么毛病呀?脑残了是不是?

  “因为……”唐书槐垂眸凝住他们交握的手,声音显得更沙哑了。“我爸爸去世时,我们都没有机会去见他最后一面,我们甚至不知道他病倒了,直到爸爸的女人在爸爸过世后通知我们……”

  这种事也要怪他?

  不是脑残就是天生白目,总有一个是!

  “这更不能怪你呀!”明明“凶手”是那个女人说!

  “医生说……”唐书槐恍若未闻,自顾自说他的。“爸爸一直希望能见我们最后一面,但我们都没有人去见他……”

  “那……那个白烂女人!”裴璃气得环顾左右,超想拿个什么东西来出出气。

  “爸爸去世不到半年,”唐书槐的语气很平板,彷佛在说一件与他完全无关的事。“她就跟了别的男人了。”

  “……”傻眼,完全的无言。

  “我只是想说……”唐书槐抬眸,注视她,已经恢复平静了。“不要到来不及的时候才后悔。”听他的口气,多半是以为她和她妈妈吵架了。

  如果是这么简单就好了,裴璃暗忖,不过,为了她,他竟然把他自己那种不堪回想的私事都坦然说出来给她听了,可见他是真的很关心她,不惜挖出心中的旧疮疤来帮助她。

  她不禁感动地再度握紧了他的手,“其实我妈妈也是很疼我的,只是……”顿了顿,这次,她很直接地转开了话题。“你以前有没有交过女朋友?”

  唐书槐了解地淡然一笑,并没有勉强她继续说完。“有啊,交往了六、七年。”

  “哇,超久的说!”裴璃惊叹。“后来呢?”

  “她和我学长结婚了。”

  “咦?”

  第3章(2)

  “他们比较合适,真的!”唐书槐忙道。“虽然我们交往了六、七年,可是,怎么说呢,很多人都说我们看上去不像情侣,而比较像是一对了解很深的朋友,你懂吗?”

  “我懂,”裴璃颔首。“你们培养出来的是友情,不是爱情。”

  “嗯,所以,我衷心祝福他们。”唐书槐诚心诚意地道出自己的心意。

  “你是个好人。”裴璃衷心道。

  “我只是做我能做的事而已,可是……”唐书槐轻轻叹息,眼神又变得有点苦涩了。“还是有很多我无能为力的事。”

  裴璃不以为然地翻了一下眼。“达嘛好啊,又不是神,尽力而为不就行了!”

  唐书槐怔了怔,深思片晌。

  “你说得对,尽力而为就好了。”

  “对嘛,尽力而为就好了啊,若真有无能为力,但非做不可的事,就找人帮忙嘛!”裴璃理所当然地说。“人类是群体动物,本来就是要互相帮助的,找人帮忙有什么不对?”

  就像学长帮他吗?

  “我知道,但我总希望能尽量不要去麻烦到别人。”唐书槐低喃。

  裴璃张嘴,想说什么,但马上又阖上,认真思索了一会儿。

  “我想,这是个性上的问题吧,你总是想太多了!”

  “或许吧!”见他眼中的忧郁气息好像更浓了,好像头上顶了一朵乌云,随时可能刮大风下暴雨,裴璃的眼珠子溜了两转,马上就想到另一个话题来转移他的心思了。

  “还有时间,我们来去KTV唱歌吧!”

  “咦?唱歌?”唐书槐吓了一跳。“可……可是我不会唱……”

  “那我来唱给你听,不盖你,我唱得超棒喔!”裴璃很臭屁的炫耀自己。“还有跳舞,炫爆了!”

  他早就知道了!

  唐书槐莞尔。“好啊!”

  他就是被她的灿烂笑容和旺盛精力给迷住了,那样的自由自在,那样的活跃热情,总是能让他紧绷的心情放松下来,疲惫的躯体逐渐振奋起来,好像正在充电的电池,慢慢的恢复了电力。

  她的自由,她的活力,正是他所渴望的!

  令人惊讶的是,他原以为她是那种活泼得一时片刻也坐不住的女孩子,然而,开始交往之后他才发现,她也能和他一起在咖啡厅里坐一整天,兴致勃勃的聊天,聊她,也聊他,让彼此有更深一步的了解。

  她不是只有活力,没有智力的女孩子。

  这使他更沉溺于倾慕她的情思中而无法自拔,每一天,对她的认知愈多,对她的了解愈深刻,他就愈收不回放在她身上的心。

  现在,他已经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她真的跟他提分手的话,他该怎么办了!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唐允先回台湾一个多星期了,因此,在这一个多星期里,唐书槐也不需要到大哥的公司“上班”,可以正常地到自己的公司办公事了,可是这天,还不到十点,他就被唐妈妈一通紧急电话“召唤”回家去了。

  “是你把你大哥的房产卖掉的吗?”心头一沉,唐书槐往旁瞄一眼怒气冲冲的唐允先,当下就明白大哥多半是筹组登山队的资金不够才会回来的,可是财务经理已经受到严厉的警告,倘若再一次被唐允先偷偷抽走流动资金,他就不管大哥的公司了,用不着多久,财务经理就得另找工作了。

  而唐允先从财务经理那里“偷”不到资金,就打算变卖房产筹钱,谁知道房产早已被卖掉了三栋,只剩下一栋,卖掉了还是不够数,才会跑回家来向妈妈告状。

  不,他没有错!

  唐书槐深吸一口气,点头。“是。”

  “为什么?”

  “大哥把公司的流动资金抽走一半,不及时填补的话,公司会周转不灵的。”

  “一半?!”唐妈妈抽了口气,吃惊地转瞪唐允先,后者心虚地别开眼,她也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迟疑一下,她又转回来面对唐书槐。“那你也没资格卖掉你大哥的房产呀!”

  “那已不是大哥名下的房产,而是公司名下的资产了。”唐书槐平静地辩驳。

  唐妈妈窒了一下。“好,算你有理,不过以后不能再这么做了,要处理公司的资产一定要经过你大哥的同意,无论如何,公司是你大哥的,不是你的!”

  “那就请大哥自己管理自己的公司吧!”唐书槐脱口道。

  “不!”唐允先两手惊慌地直摇。“我……我没空,还是你帮我管理吧!”

  “可是……”

  “这是你欠我的!”

  唐书槐静了一下,轻轻叹气,“好吧,那就请大哥往后千万不要再私自抽走公司的流动资金了,公司本身的问题我能处理,但大哥你造成的问题……”他无奈地摇摇头。“我没办法!”

  唐允先两眼又心虚的逃开了。“我……我知道了。”

  “还有,黄副总拿给你签名的Case,请你不要问也不问一下就随便签名。”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唐书槐话刚说完,唐妈妈就问过来了,因为黄副总正是唐大嫂的哥哥,唐妈妈一直怀疑黄家的人打算吃掉唐允先的公司,才会命令唐书槐去看着唐允先的公司。

  “黄副总签下的都是相当大笔的Case不但开六个月的长票而且十件有八件最后都会恶性倒闭,造成公司追讨不回的呆帐愈积愈多,那种Case通常在我这边就会被退回去了,可是他又拿给大哥签,而大哥总是问也不问一声就……”

  “你看看,你看看!”话还没听完,唐妈妈就飙起火来了。“就说他们黄家的人不能信任……”

  “妈,那只是他运气不好……”唐允先为大舅子辩解。

  “运气不好?运气不好?那种话你也相信,简直是……”

  这回是母子之间的战争,不过不关他的事,于是唐书槐便悄悄离开了。

  回公司的路途上,他想到大哥必然会想尽办法筹钱去填登山队的大狮子口,但除了公司以外,大哥也没其它办法了,所以,大哥一定会在公司里捅出其它问题,而那个问题八成会比之前的问题更难解决,一想到这,他又开始头痛了。

  回公司不到一分钟,唐书槐几乎才刚坐下,曹正廷就闯进他的办公室里来了,因为他得到秘书的通报说老总的神色又不太好了。

  “告诉我,又是什么事让你烦恼了?”

  “是大哥,”唐书槐苦笑,“他……”语气疲惫地说了个大概。

  听罢后,曹正廷笑着摇摇头,“你啊,其实你比我更聪明,要预防那种问题,对你来讲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小Case而已,只不过中间卡着你妈妈,你才会感到这么困扰。现在……”说着,他上前把唐书槐拉起来。“你给我离开公司……”

  他推着唐书槐往外走。“出去走走,看场电影,回家睡觉,什么都好,让自己轻松一下,然后,我相信你就会知道该怎么做了。”

  轻松一下?

  光是想到“轻松”这两个字词,唐书槐就想到裴璃,而一想到裴璃,令人惊奇的,他的心情居然已经开始放松下来了。

  “对,我是应该去轻松一下!”他喃喃道。

  倘若他没记错,今天是裴璃大二上最后一天期末考,考到中午就结束了,现在过去,应该来得及接她吧?

  ☆☆☆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 ☆☆☆ www.yqxs.com ☆☆☆

  “天底下就有你这种人,刚考完试就忙着看笔记,是怎样,烤了三天还没被烤焦吗?”

  跟在一边走一边翻笔记的裴璃身旁,张玉婷不耐烦地嘟嘟嚷嚷。

  “早就烤焦啦,所以才会有几题没把握,要对答案嘛,我可不想重修!”

  “考都考完了,就算真的没过,你……”都走出校门外了,裴璃还低头盯着笔记本往前闯,好像要跟前方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子拚输赢,张玉婷连忙扯住她往右转。“又能怎样?”

  “要真被当了,也要看看有没有机会暑修啊!”裴璃理所当然地道。

  凡事随随便便不爱与人争,并不表示她真的样样事都“青菜”,而是不重要的事就不需要太计较,但重要的事,譬如学业,关乎于未来是否能够独立生存,她是非常重视的。

  因为,那个家,她已经不能再回去了。

  “你想得真周到啊!”

  “那当然!”裴璃漫不经心地说。“啊,对了,你要回南部吗?”

  “不回,不然工读还要重找,太麻烦了!”

  “我也是耶,那你要不要……”裴璃正想问问张玉婷要不要跟她一起搬出宿舍——舍监在警告她总是太晚回宿舍了,冷不防地,另一个声音岔进来了。

  “请问,要搭便车吗?”

  一个十分沙哑,但很轻柔的声音。

  “咦?”裴璃猛然抬头,两眼惊讶地瞪大。“你怎会在这里?”

  唐书槐微微一笑。“我心情不太好,学长就叫我出来走走。”

  双眸瞠大,“这么好?”裴璃怀疑地问。“他叫你出来你就可以跷班啦?”

  “学长是……”唐书槐咳了咳。“呃,副总经理。”

  “喔……”裴璃斜着眼睨他,一个字拉得比歌剧魅影里的女高音还长。“原来是特权啊!”

  “呃,那……那是……是……”唐书槐尴尬得不知如何才好。

  见他那副窘样,竟像个孩子似的,裴璃不禁爆笑出来,张玉婷则好奇地来回看他们,不过,目光还是盯在那个满身忧郁的男人身上的时间比较多。

  “喂喂喂,他不会就是……”

  “对,我的男朋友,唐书槐。”

  “哇呜!”张玉婷惊叹。“果然‘安全’!”

  “就跟你说吧!”裴璃得意洋洋。

  安全?

  唐书槐满眼不解,一脸困惑,看得裴璃更是狂笑不已,张玉婷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但‘安全’,还要担心你会不会欺负他呢!”她小小声说。

  欺负?

  那个不用任何人欺负他,他就一脸忧郁,满身愁绪,悲怆得好像天堂随时可能会掉下来砸在他头上的男人?

  裴璃横眼瞥向唐书槐。“换了是你,你欺负得下去吗?”

  静默一下,“欺负不下去。”张玉婷很老实的坦承。

  两个女孩子互觑一眼,不约而同爆笑,唐书槐更是满头雾水,实在不明白她们到底在笑什么?

  “心情不好是不是?没问题,来去唱羁KTV!”裴璃兴高采烈地说。

  “……”额上立刻浮现一整排密密麻麻的黑线,唐书槐真的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才好。

  忆起那回去KTV,裴璃差点一脚踹破电视,赔电视不打紧,就怕她受伤……

  想到这里,唐书槐暗暗咽了口唾沬,头上又多落下两滴汗水,这回不晓得她会为了跳那种令人眼花撩乱的舞而踹到哪里去?

  包厢的门?

  第4章(1)

  寒假一开始,裴璃的周末代班就结束了,唐书槐不由暗暗欣喜于可以和她约会的时间增加了。

  虽然寒假只有一个月,但总算可以来点正常的约会了,譬如在白天去逛街看电影什么的,而非老是在晚上相约去吃消夜,吃完消夜就可以挥手说bye bye,各自回家去睡觉觉了。

  又不是吸血鬼。

  虽然他也还要上班,起码周休还有两个白天可以约会——只要唐家的人不来找他要他办这件事,解决那个麻烦的话。

  但事实证明,那根本是异想天开的白日梦,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幻想。

  唐家的人似乎天生就对让唐书槐不能过好日子很有特别的才能,就算唐允先那边没出问题,唐心兰也会疑神疑鬼的又在怀疑丈夫有外遇了,或者唐志昂又要找他“帮个小忙”之类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