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婚前契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一辆计程车穿梭在大马路上,由于正值下班时间,马路上非常壅塞。

  坐在车里的女孩不停张望着外头的车阵,又低头看着手表,就怕见不到弟弟。只要提及这个弟弟,她就满脸忧色,已经二十岁的人了,却还像个孩子三天两头闹失踪,为的就是他一心一意对待的小女友,偏偏人家不领情,真不懂他在执着什么?

  父亲的失望、母亲的伤心,还有她找人的疲累,难道他全没看见?

  “司机先生,能不能麻烦再快一点?”情急之下,她向司机提出要求。

  “你也看到了,前面好像发生车祸,不是我不快,大家都想快,但没办法。”司机回头对她摆了张苦脸。

  “不能绕路吗?”

  “怎么绕?你说呀!”

  乔奈奈垂下脸叹口气,没错,她也知道除非车子长了翅膀,否则现在这种时间、这种情况怎么快得起来?如今只能祈求上天,可以让她和乔子琛见一面。

  终于,上天好像听见了她心里的祈求,原本如龟速前进的车阵终于加快许多,等车子抵达“晶凯酒店”,她迅速付了车资冲下车。

  再看看表,这趟车程她坐了快两个多小时,希望子琛还在。

  可不巧的是,就在酒店大门外她被人拦了下来,“小姐,你要做什么?我们这里不欢迎女客。”

  “我是来找人的,有一位叫乔子琛的是不是在这里工作?”她急急问道。

  “他呀!新来的服务生吗?”那人记得他,忍不住笑说:“你来晚了,他已经被炒鱿鱼了。”

  “什么?”

  “他一来就对我们的小姐勾勾缠,所以被老板给——”他做了个砍头的动作。

  “他对你们的小姐……不,不会的,子琛不是这种人,你们胡说!”就在她担心好不容易得到的消息又成泡影,并生气子琛的人格受污辱时,主角刚好到了。

  而他似乎没看到乔奈奈,一来就对守卫说:“让我进去,我要见小蜜,我不能让她继续待在这里工作。”

  乔奈奈见状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会跑来这里上班又是为了小蜜!

  “乔子琛。”乔奈奈对他的背影喊了声。

  乔子琛回头一看竟是姊!“你……你怎么来了?”

  “还问我怎么来了?知道爸妈有多担心你吗?”

  “姊,等我办好事我就会回去。”乔子琛一脸烦郁的表情。

  “不管你要办什么事,不能先回家一趟吗?”他这一走,家里已是鸡飞狗跳,“别再让妈哭了!”

  “我如果回家肯定被爸逼着去学校,怎么还有时间盯着小蜜。”他急躁地说。

  “忘了她吧!你三天两头请假跷课,我担心你这次真的会被退学。”已经收到学校的警告,他怎么还不知反省?

  “退学就退学,反正我也不想念书。”才要闯进酒店,乔子琛又被守卫挡下,情急之下他朝守卫挥了一拳,然后趁隙跑了进去。

  乔奈奈惊慌大喊,“乔子琛,你给我回来。”然后向守卫鞠躬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能不能让我进去找他?”

  守卫将她用力往外推,“给我在外面等,自然有人将带他出来。”接着便拿起对讲机不知说了些什么。

  “那就麻烦你们,医药费我会负责,但别对他出手,拜托了……”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见到三个男人勾肩搭背的走了出来。

  “季尧,谢了,今天喝得超过瘾,这里的女人也很娇艳美丽。”其中一人拍着韦季尧的肩,笑得狂肆。

  “那就好,两位大哥满意,小弟我也开心。”韦季尧露出魅惑的笑容,“我们谈的那件事,还请大哥多多帮忙呀!”

  “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只要我一句话,那件事一定成!”那人附在他耳边,笑得低俗,“下次咱们可以再来这里玩玩,没问题吧?”

  “陈大哥,当然没问题,不管你是要丽晶、倩倩还是馨儿,全包在我身上。”蜷起嘴角,韦季尧勾起一抹暧昧的笑意。

  “哈……知我莫若尧呀!”

  接着三个微醺的男人就在酒店外头大开黄腔,让待在一旁等着乔子琛出来的乔奈奈听得难受,脸色也变得难看。

  握紧拳头,她不停的忍耐,直到其中两个男人搭车离开后,她回头瞪着还留在那里的一名年轻男子,就见他对着进出的小姐不时吹着口哨、眨着眼睛,当真令人鄙夷。

  男人都是这样吗?把女人当成什么了?花钱解闷的玩具?扯!

  “小姐,你弟弟从后门溜了,你走吧。”守卫出来,皱着眉跟她说:“刚刚的事看在小蜜的面子上就算了,以后别再让他过来胡闹,否则我们是不会放过他的。”

  看看愈来愈暗的天色,回去后又该怎么对爸妈交代?

  两岁起,她就被爸妈领养结束在孤儿院的生活,虽然没什么印象,但是从儿时相片里她可以看出五岁之前她的笑容有多甜、多灿烂,但是之后子琛出生了,相片里的主角换了人,父母对她的爱也转淡许多。

  但她不难过、不伤心,因为只要看见他们的笑容,她就很开心,也非常疼爱这个弟弟,认为这是报答父母养育之恩最好的方法。但是弟弟却老是做出让父母伤心的事,见他们愁眉苦脸着,她恨不得可以马上将他逮回家。

  回过头,她往前直走,突然看见一位婆婆缓慢地走在斑马线正中央,但是她似乎没注意到绿灯已经转为红灯!

  “天,这样不行。”看着两边朝婆婆驶近的车辆,不停按着喇叭,吓得婆婆僵在马路上无法动弹!

  乔奈奈立即加快脚步跑了过去,就在这时候有个人的动作比她更快,他不顾来往车辆跑到婆婆身边,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往前走,还不时对左右来车比出“停”的手势。

  直到越过马路,她才发现那个男人就是刚刚站在酒店外说笑的轻浮男子!

  但是现在他却一脸正经、还带着非常温暖的笑容,俯身礼貌的对婆婆说话。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韦季尧回到家中,才刚扯松领带,就见继母江瑶挂着冷冷的笑意朝他走来。

  “妈,这么晚您怎么还没睡?”望着她这样的笑容,他已经有心理准备迎接随即而来的冷言冷语。

  “我们家大少爷这么晚还没回来,我哪敢睡呀!”她眯起眸,“听你舅舅说,今天一整个下午都见不到你的人,又跷班了?”

  “哎呀,舅舅也真是,我爱跷班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干嘛还告状?”他眉头一皱,“妈,您就别怪我了,反正我在公司也不过是个无所事事的废人。”

  “就是因为你这样,所以你舅舅才不敢把事情托付给你。知不知道你爸今天刚好去公司巡视,找不到你很生气。”她冷哼,“也不想想你是家中独子,是不是该好好为公司出点力?”

  “公司有舅舅在不就行了?”他嬉皮笑脸的反问。

  就在江瑶脸色陡变的同时,一家之主韦庆光出现了!“你说的是什么话?你舅舅是担心你年纪轻、没经验,才去公司帮忙的,你怎么可以把所有事都推给他?”

  面对父亲的责难,韦季尧只是撇撇嘴,冷眼望着他那对锐利的目光。

  韦季尧相信父亲绝不可能不知道继母私下是如何打压他,在家总是对他话讽凉,还在枕边说服父亲让她的弟弟江赣进入公司,并赋予比他这个儿子还要大的权力,无论他有什么主意总是被打回票,唯一的理由是他太年轻、太嫩,做事欠缺考量!

  而父亲似乎也信了这一点,认为他该再多几年去成长磨练。

  但天知道几年后,父亲一手创立的“韦阁集团”是不是还是他们韦家的?

  “哦,是这样吗?如果您真这么想的,我也没办法。”耸耸肩,他旋即道:“我想睡了,您也早点休息。”

  “等等。”韦庆光坐下,直接说道:“爸因为身体不好,所以由你和你舅舅一起打点公司,而你却老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这怎成?上次相亲的结果如何?”

  “相亲!”他抚额一叹,“哇……爸,您不提还好,这一提我头都大了。”

  “什么?”

  “上星期前见面的那位,从头到尾装出一副气质女的模样,我说了半天笑话,她总是皮笑肉不笑,在别人眼里我就像个傻瓜,害我以为我逗女人开心的功力降低了,这种女人实在无趣。”韦季尧抱怨道。

  “人家爱妍本来就是这样,当老师的都是很有气质的。”江瑶直当他没眼光,“奕芳呢?”

  “前天那位?”他爆笑出声,“她几岁了呀?据我所知应该有二十五了,可是她穿的是什么衣服,以为自己还是十七岁美少女,也太搞笑了吧?”

  “那是因为她活泼外向又天真。”听见他的批评,江瑶眉头都皱了起来。

  韦庆光开口了,“以前的就算了,不管怎么说,你都得给我早点结婚,你母亲知道前面两次都没有消息,所以又为你在周末安排了一次相亲,好好表现,别净嫌别人,看看你自己。”说完这话,他便在江瑶的陪同下回到房间。

  看着他们的背影慢慢走远,韦季尧带笑的表情陡地一收,原本无害的双眸也旋射出一抹睿智的光影。

  自从父亲将江瑶娶进门之后,她就将她身边的人一个个安排进公司,一点点削减他在公司的势力,先是将她弟弟扶上总经理大位,接着又找一些与她利益相关的女人跟他相亲,好日后监视他。

  听他这么说,她丧气不已,更是为弟弟担忧,“天,他到底去哪了?”

  呵,他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企图,又怎会上钩?

  父亲还以为在舅舅江赣的经营下,公司的业务已慢慢提升,殊不知他的野心太大,才掌权就纰漏百出,让他忙着在他屁股后面收尾。然而江赣却碍于颜面,不但要底下人保密,还不敢告诉他姊姊!

  这样也好,可以暂时隐藏他真正的实力,总有天他会让父亲知道他的决定错了!

  回到楼上房间,才刚扯下领带,他就接到林玥琴的电话。

  “玥琴,是你。”听见她的声音,他打从心底松了口气,因为林玥琴是唯一了解他内心苦楚的朋友,也因为她已有男友,和她谈天说心事并无任何负担与压力。

  “怎么了?听你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林玥琴立刻猜到了,“是不是又被伯母叨念了?你就再多忍耐些时候,接下来等待时机就行了。”

  “是呀,我也不急,只是心情不是很好。”听她这么说,他当真释怀不少,看来人还是必须要有倾吐心事的对象,而她就是。

  “会吗?我所认识的韦季尧可是最乐观的,能在那样的环境生存,除了聪明过人之外,也得毅力坚强喔!”她扯唇一笑。

  “你最懂得怎么安慰我了。”韦季尧笑道。

  “哈……以后心里有事就找我说,别老是闷在心里,OK?”她笑了。

  “OK。”

  “时间不早,你一定也累了,睡吧,有空再一起出去喝杯咖啡。”林玥琴说道。

  “那有什么问题,就这样了。”挂了电话后,他正要躺下,却想起父亲刚刚提及周末的相亲,眉心忍不住又紧蹙了起来。

  第1章(2)

  乔奈奈看着手中的相片,觉得非常眼熟,却怎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这男人。而这个似曾相识的男人就是她晚点要相亲的对象!

  爸说近来不景气,公司营收锐减,然而工厂有许多老旧的机器设备要换新,但因为公司财务状况不佳,向银行贷款不易,迫不得已之下,希望能帮她安排商业联姻,找个好人家嫁了。

  好人家?说穿了就是有钱有势、在商场上占有一席之地的人家。

  虽然年仅二十五岁的她从没想过要这么早嫁人,但只要能让爸妈别再为公司的事烦恼,她并不反对早点结婚,加上她目前没有男朋友,如果双方合得来,又有什么关系?

  稍做打扮整理后,她才走出房间。

  乔母见了皱起眉,“怎么穿得这么朴素,妈上次给你买的衣服呢?”

  “妈,那些衣服虽然好看,但太华丽,不适合我。”刚刚穿了,但是站在镜子前怎么看都不像自己。

  “可是……”

  “随她的意思吧,我觉得奈奈这样打扮也很不错,别勉强她。”乔通达不希望妻子再对她唠叨。

  “好吧,那就这样了。”既然老公都这么说,她也不好坚持,“奈奈你一定要记得多笑,你笑起来很迷人的。”

  “知道了,妈。”被母亲这样赞美,她有点不好意思了。

  “还有,对方家世人品都不错,是独子,你要把握呀!”母亲的这句叮咛让她有点压力,但她依然柔顺的点点头。

  “我开车送你过去。”乔通达遂道。

  “不用了爸,我可以自己搭计程车。”她从口袋掏出一张字条,“这是我托人打听的地址,他说子琛上星期还住在这里,但现在就不确定,您还是去看看吧。”

  “好,辛苦你了,平常工作已经很忙,还要你去打听子琛的下落。”乔通达知道奈奈对家人的付出,对她实在很抱歉。

  “爸,别这么说,您公司忙,我的工作比较自由,这些事让我来做没关系。”设计系毕业的她目前在装潢公司担任设计助理,因为要经常跑外面,要调查事情较方便。

  “对方长得一表人才,我想你会喜欢的。”他拍拍她的肩。

  “嗯,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走了。”不知该如何回应爸的话,对他们点点头之后便迅速走出家门。

  这时用电话叫的计程车也已经到了,于是她坐上车,前往约定的咖啡厅。

  来到咖啡厅,她先向服务生说明,服务员立即领她前往预定的桌位。

  走近一看,才发现对方已经到了,她快步上前,“对不起,我好像来晚了。”

  “没关系,我才刚到。”韦季尧站起身,垂眼观察着她,发现她穿着非常朴素淡雅,第一印象倒还不错。

  两人坐下后,点了咖啡与小点心,他见她一直低头不语,于是问:“第一次相亲?”

  “对。”她点点头。

  “别这么紧张,好像我是大野狼似的。”为了吓跑她,他故意欺近她的脸,语带轻浮地说:“小红帽怕被我吃了?”

  “啊?”没想到他会用这种轻浮的口气对第一次见面的她说话,她既错愕又厌恶。

  见她怔茫不语,他勾起唇又道:“看来你很单纯,实在不该答应跟我见面。”

  “为什么?”他这话倒是勾起她的好奇。

  “因为我相亲的经历非常非常多,多得都可以写成一本书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成功,就该知道我并不是个好对象。”他凑近她笑了笑,“还有,我的异性缘很不错,经常有女人来找我,要嫁给我可得忍受这一点。”

  好熟悉的语气啊!奈奈偏着脑袋仔细看着他……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