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婚前契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不管你要说什么,我都不想听。”她不再回避他的目光,很认真的对他说:“可不可以把我忘了,然后将心思放在重要的事情上,你如果再这么不专心,我真怕你会挡不住接踵而来的麻烦。”

  可没想到韦季尧听了非但不紧张,还朝她勾起唇,魅笑道:“你是关心我啰?”

  “你……你怎么会这么想,就当是朋友,我只是基于这样的立场为你想而已。”天,为什么她这么容易被他看穿心思?这样下去如何才能忘了他?

  “我不要你做我的朋友,说穿了你还是我老婆,那份合约我已经撕了。”他耸肩一笑。

  “什么?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她很讶异。

  “为什么不行?”他撇嘴一笑。

  “好,那我改天会重拿一份给你,你不能再撕了。”既然不喜欢她,那他拖拖拉拉的又算什么?

  “什么时候拿来?”他靠在墙边,那深刻又醒目的五官亮出一抹光影,“我会等着你。”

  “过两天。”瞧他那目光,奈奈觉得自己的灵魂就要被他给抽走了,“你又不是笨蛋,难道不懂我的意思,我们不会有以后,就算我去找你,也不会改变主意。”

  “为什么?难道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我对你的心?我是真心想和你过一辈子,没有所谓的歉不歉疚,你懂吗?”他眯起眸说。

  韦季尧真的很想对她说爱她,但是压在心底父亲对母亲冷漠的印象,让他害怕自己没有爱人的资格。

  “我不懂。”没有爱还能过一辈子吗?

  想问他这个答案,但奈奈偏偏问不出口,如果不知道真相还可以自我安慰、自我催眠,但如果亲耳听见“不爱”两个字,可是会在她内心造成重创。

  说要收心,但到现在她依旧没用的连一丝丝都办不到。

  “你怎么会不懂?”他无奈的爬了爬头发,“好吧,言归正传,我来找你是想问你上次说的那些话是怎么回事?这段时间你到底听见什么流言,只要你说出来,我都可以一一解释。”

  “不必了,有些事只会愈解释愈混乱,最后就偏离了真相。”奈奈摇摇头,“去找玥琴吧。”

  “找她?她现在是我公司的法律顾问,我要见她很容易。”林玥琴是不需要找的。

  “那就待在公司,好好和她相处,她是喜欢你的。”他不知道要她说出这段话有多困难,就好像是把自己心爱的东西拱手让人。

  但是,林玥琴能为他做的太多太多,在公事上、私事上都能得到他的信任,不像她怎么都做不好。

  他突然瞠大双眸,“我明白了,你该不会以为我跟她……拜托,我和她只是朋友。”

  “这是你的想法,可她不这么想,难道你看不出来?”

  “我知道,她对我表白过了。”既然她都看出来了,他索性就直接说了。

  “她表白了?”

  “但我没接受。”韦季尧很激动的表示,“所以,你就别胡思乱想,跟我一起回去吧。”

  见他突然抓住她的手,奈奈心慌地立即推开他,“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也没胡思乱想,只是我们缘分尽了,胡里胡涂结的婚也该做个结束了。”

  “我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你怎么还是不明白?”他蹙起眉峰,懊恼不已。

  奈奈摇摇头,其实她要的只是那最简单的一个字,只可惜她永远也听不到,也已经彻底放弃了。

  “别再说了,拜托你走吧,求你。”看见他只会让她愈难过,一颗心仿佛被绳索给狠狠拉扯着,不知该往哪去。

  “求我?”他倒吸口气,错愕的望着她,“你竟然连求我的话都说了,难道我就这么的让你无法忍受?”

  她闭上眼,忍住极欲夺眶而出的泪,不再说话。

  “好,那我走,我也答应你,离你远一点。但我随时都等着你,等你想通后再来找我。”重吐了口气之后,韦季尧便转身走远。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想起他气愤的语气,奈奈抚着胸,想抚平心口的酸涩与胀疼感。

  这时,停在街角的一辆车里,车里的人拿起手机打了通电话给江瑶,“夫人,我看他们的关系真的恶化了,两人现在分居中,虽然韦季尧来找她,不过最后似乎是不欢而散!”

  “真是这样?”江瑶勾起笑点点头,“那我知道了。”

  第9章(2)

  挂了电话后,她立即打给奈奈,而伤心走进屋里的奈奈在接起电话的瞬间猛地一震!她怎么都没想到,她和韦季尧都已经是这种情况了,江瑶还找她干嘛?

  “妈,有事吗?”她无力地问。

  “亏你还会叫我一声妈,怎么这么久没来看我们?”她冷冷地问。“我们……不好意思,这事应该早点跟爸妈说,但实在没办法。”

  “究竟什么事?”

  “我和季尧正在处理离婚的事,本来是想等处理好再过去向爸妈道歉的。”本不想这么早说,既然江瑶问了,她也只好回答。

  “你们要离婚?”江瑶虽然知道他们近来关系不太好,可没想到会到这样的地步?

  “对,所以得等这事办好后我才会回去,对不起了妈,也请替我转告爸一声。”说起韦庆光,她真的很抱歉,因为她可以感受到他是疼爱她的。

  “为何会走到这一步,是季尧对你不好?”江瑶眯起眸问。

  “没有。”

  “少来了,他知道你是我安排的相亲对象又怎会真心待你,这阵子是故意玩你的吧?”这些话直刺进奈奈心口,她想反驳却无法替自己找到理由。

  接着江瑶又说:“你过来一趟。”

  “去哪儿?”

  “家里,有事要跟你谈谈。”江瑶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这……好吧。”虽然不知道她找自己做什么,但奈奈也有自己的想法,或许可以利用这条线来查出小王刚刚口中的人究竟是谁。

  奈奈:情字这条路真的是酸甜苦辣交错,让人害怕却也迷惑。

  如今我又回到一个人的生活,只不过原本一个人的时候,我过得磊落、坦然、心无墨碍;可如今却是这么的孤单、寂寥,伤痕累累……灵魂已不在身上,宛如行尸走肉。

  自从与奈奈分开之后,韦季尧就没再回家过,可最近老是接到父亲的电话,让他想躲也躲不过,再怎么不想与江瑶碰面,还是得回家一趟。

  才步进家门,就见吴嫂一脸惊愕,“少爷,您怎么回来了?”

  “吴嫂,你的表情真有趣,我就不能回来吗?”他撇唇一笑。

  “不是……而是……”她不由自主的看向夫人的房间。

  就在同时,江瑶和奈奈一起从她的房间出来,这一幕让韦季尧极为意外。

  瞧着江瑶脸上挂着的笑容,他板起了脸问着奈奈,“你怎么会过来?”

  “是夫人让我来的。”奈奈紧握着拳,努力保持脸上的笑容。

  “夫人!”

  “我们就要离婚了,这样的称呼并没有错。”奈奈平静地说。

  “我没想到你们的婚姻还是维持不下去,不过我没告诉你父亲,怕他身体更差。还有,我决定明天起去公司坐镇,所以请奈奈做我的秘书。”江瑶撤嘴一笑。

  “什么?”韦季尧怒视着奈奈,“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做设计师助手的收入实在不够,还好夫人念旧情为我在她身边安插个位置,我真的很感激,也就答应了。”她回以一笑。

  “你是真心的?”他拧起眉。

  “为何不是真心,我没必要和自己的生计过不去,再说我娘家还需要夫人帮忙呢。”她转身对江瑶恭敬地说:“那我先回去了。”

  “好,明天就来上班。”

  “是。”

  朝她点点头之后,奈奈便往屋外走去,韦季尧连忙追了出去,用力拉住她。

  “等一下,我有话问你。”他眯起眸。

  “你还要问什么?”奈奈知道他现在非常生气,但她不能逃避,因为让他愈生气,对她未来的调查是愈方便。

  “你是真心要帮江瑶做事?”他哑着嗓,极为痛心地问。

  “你要我说几次?明天就要去上班了。”她勾唇一笑。

  “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钱?”韦季尧当真不想这么问,但她却逼着他这么问出口。

  “当初我会跟你结婚,钱就是最大的目的,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再说我之前就告诉过你,你可以当我是出卖你的人,难道你还听不出来?”

  “你!真的是你?”他倒退一步。

  “反正我就是坏人,所以别对我太好,也别信任我。”奈奈漾起无所谓的笑,然而她佯装笑意的嘴角却隐隐抽搐着。

  “你……”深吸口气,他忍着心痛问:“出卖我之后你拿了多少钱?”

  “这个就不便告诉你了,要不要再多透露一点消息给我,下次收多少我就跟你说?”她上前一步,故意与他调笑着,“看在夫妻一场的分上,这并不为过吧?”

  “是你吗?”无法置信眼前的女人是他所认识的乔奈奈,“这真是你吗?”

  “就是我,当你怀疑我,要我送合约试探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你死心了,所以我对你早已是无情无心。”见他仍对她不死心,她不得不戳破这件事。

  “你知道?”韦季尧十分震惊。

  “对,我知道,所以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奈奈面无表情地望着他,这抹冷凝的光束就如一根针狠狠刺入他眼中!

  的确,当初他是对她抱着不信任的心态,所以如今被她恨、被她恼,他当真无话好说。

  “你真要走?”他眯起眸,“不打算再试着与我相处,你会了解实际情况不是外在所显示的那样。”

  “不必了,跟你在一起好累呀。”朝他点点头,她便直接离开他的视线,只留下一脸愤懑痛楚的他傻站在外面。

  然而窗内的江瑶看着这一幕,倒是欣喜的笑了。想想钱还真是好用,爱又算什么?

  此时韦季尧进入屋内,看也没看她一眼便走进起居室见父亲。

  “爸,你找我?”此时韦季尧的脸色很难看。

  “怎么了?你的样子有点糟?”韦庆光一眼就瞧出他神情的憔悴,“公事太忙了吗?”

  “还好。”他敛下眸,“爸,您找我来做什么?”

  “爸是想当面向你说声抱歉,过去不信任你的能力,也太宠你继母,公司才会出状况。”韦庆光不由淌下老泪,“可是我现在病了,也没办法去公司,现在只能靠你了。”

  “可我担心我做不好。”毕竟韦阁的洞已被江氏姐弟挖得太深了。

  “就尽力吧,爸不妄想公司可以回复以前的状态,只求能保住它,别让它倒下,拜托你了。”韦庆光握住他的手,“你继母现在知道我已不太信任江赣,对我也是有提防,我就像傀儡总裁一样。”

  “好的爸,我会试试。”事实上他压根没有与韦阁为敌的意图,毕竟韦阁是他们韦家的,是江氏姐弟将它夺走。

  如今若要接下这个烂摊子,还需要花费不少心力与金钱。

  “那就好,有你这句话我就安心了。”韦庆光点点头。

  “我还有事得忙,先回去了。”如今他脑子已被奈奈给搞得一团乱,没有把握能完成父亲的托付。

  “好,去吧。”韦庆光朝他挥挥手,“爸相信你,你只要记得这句话。还有,严秘书是唯一值得信赖的人,他会帮你,你可以去找他,我已经交代过他了。”

  “是的,爸。”头一次感受到父亲对他的信任,韦季尧的心口顿时变得火热,光凭这一点,就算要倾尽所有力量,他都会做好它。

  走出起居室,江瑶立即上的问道:“你爸找你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太久见我没回来,问问近况而已,我走了。”韦季尧淡淡的回答一句,便如来时般端着张无表情的面孔离开了。

  因为与美国方面的合作谈得很顺利,对方愿意先拨一笔钱给他,让他可以运用在自己的公司上。

  因为他知道,要救韦阁,必须先壮大“圆健”,至少得让它在商界站稳脚步。

  另一方面也因为父亲的要求,所以他还是以韦阁经理与继承人的身份留在公司,尽所能去调查内部帐务到底有多糟。

  一早,就在他走出办公室不久,便远远看见奈奈朝这里走过来。

  而奈奈压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怔怔地看着他半天却说不出话来。

  “没想到你真的来上班了。”在这里见到她表示她之前所说的话都是真的,这让他心更受伤,嘴角不由逸出冷笑。

  “是……是呀,你怎么也来了?”她以为他不会再回到韦阁,“我以为你现在都待在圆健?”

  “看见我很不愉快吗?”他勾起嘴角,“怎么办?以后我还得经常来呢。”

  “是不是江——”她一急想问他是不是江瑶又找他麻烦,但及时想起自己的目的而噤了声。

  “想套话?没关系,你尽管把你知道的告诉江瑶,我没意见,就当我欠你的。”他冷然地看了她一眼后,便从她身边走过。

  “又是欠……”奈奈闭上眼,心窝一阵泛疼,自言自语着,“就不知道这分欠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韦季尧像是听见了,定住脚步回头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她赶紧抹去泪。

  他嘲讽地说道:“怎么?现在就只敢在背后埋怨,不敢当面说了?”

  “你这是做什么?找机会跟我吵架吗?”奈奈已经很伤心难过了,为什么他还不让她好过。

  “对,吵架,就吵架,干脆吵个够,这样才能说出心底的话。”他也不管这里是公司走廊,大声对她说。

  “我不会和你吵架、吵架只会说出难听的话。”就算无缘,她也不想和他闹到这种地步。

  “没关系,尽管说,只有说清楚,才会知道彼此真正的内心。”他走到她面前,瞬也不瞬地盯着她。

  “不必了,并不需要撕破脸我就能知道你的想法了。”奈奈瞪着他。

  “看你的表情好像非常了解我了?”他眯起眸,失去耐性的吼了声,“那你说呀,我在你心底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愚蠢、好玩、有趣吗?”

  奈奈发现他的喊声已引来不少人,于是尴尬的提醒,“别这样,大家都在看了。”

  “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你现在就回答我。”这阵子他真的被她的事给恼得乱了心绪,上班时得付出数倍的努力才能让自己专心。

  “真要我说吗?好,都是……都是可以了吧?”含泪睨了他一眼,她便绕过他直接走进化妆室痛哭一场。

  韦季尧浑身发抖的站在原地,静默半晌后不由苦笑出声,“都是……原来我竟是这么的糟!”

  而在化妆室哭够了的奈奈,一回到办公室就见江瑶笑望着她,“听说你们刚刚在前面大吵一架?”

  “没想到这么快就传进您耳里,好丢脸。”她歉然一笑。

  “那不是你的错,据看见的人告诉我,是韦季尧乱了理智,看来你们之间的问题真的很大,不过之前你不是挺护着他?”扭瑶挑眉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