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婚前契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4 页

 

  第10章(2)

  接下来的时日,圆健全公司忙得人仰马翻,但就算再忙韦季尧还是会准时下班,回家与奈奈一起共进晚餐,然后再回到书房继续办公。

  这段时间,奈奈虽然睡在客房,但她知道每晚他一定会进入她的房间,在她额心印上一吻、道声晚安后才离开。

  而她也可以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感受到他的爱意,很想很想回应他,却又觉得尴尬,让她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

  “这个我已经计算好了,还有我可以帮忙的吗?”今天是周末,奈奈待在家里替他完成一些简单的工作。

  “已经差不多了,今天过后所有的事都可告一段落了。”他笑着伸了伸懒腰。

  “意思是已经解除韦阁的危机了?”奈奈也为此感到高兴。

  “没错,虽然目前还无法回到过去辉煌的时代,但至少可以正常营运下去,只要照着我的方式去进行,公司要获利是不成问题的。”他欣慰地说,“我终于可以退出韦阁,专心为圆健努力了。”

  “那你的意思是不回韦阁了?”

  “不了,我帮忙并不是要得到它,只是想借机让我继母知道,她对韦阁有野心但我没有。”他勾唇一笑。

  才刚说完这话,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是他父亲打来的。

  接起电话,他恭敬的问:“爸,您有事情找我?”

  “你可以和奈奈回家里一趟吗?”韦庆光一直都还不知道奈奈曾离家过。

  “现在?”

  “对,就是现在。”他有气无力地说。

  听见父亲颓丧的语气,韦季尧很不放心,于是道:“好,我们这就过去。”切断电话之后,他对奈奈说:“一起回家吧,爸要我们回去一趟。”

  “什么事?”

  “不知道,但我觉得他好像有心事。”韦季尧正想将韦阁的处理过程告诉他,是该回去一趟了,“外面凉,加件衣服我们就走吧。”

  奈奈点点头,穿上外套后跟着他一起回家。

  一踏进韦家大屋,就见韦庆光一脸沉重的坐在沙发上望着他们,而江瑶则垂着脸不说一句话。

  “你们来了。”韦庆光指着一旁的位子,“坐呀。”

  “爸,您怎么看来脸色不太好?”奈奈关心的问。

  “让你们过来是想告诉你们,我决定和你继母离婚了。”他心痛地看着低着头的江瑶,“其实我早知道她在外头的事,但因为爱她,又想到自己身体不好,不想让她守活寡,所以睁只眼闭只眼。”

  他指的是她在外面另有男人的事。

  江瑶错愕的望着他,“老公,你知道?”

  “不过你拿我毕生的心血韦阁来开玩笑,我就不能容忍,你走吧。”韦庆光头一偏,可以看得出赶她走他有多心伤。

  “我不想离婚,能不能原谅我,我知道我错了,其实早在一个多月前我就和那个人分开了。以后,我们江家人也不会再插手韦阁的事,就让我留下来,求求你。”一向趾高气昂的江瑶居然落下泪来,不在乎在晚辈面前垂头丧气着,早没了过去的嚣张气势。

  看见父亲淌下泪水,似乎内心在挣扎着,韦季尧上前劝道:“爸,您就原谅妈吧,既然她都认错了,您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好歹她也陪伴您这么多年了。”

  “季尧!”江瑶没想到他居然会替她说话。

  “可是她做出这么离谱的事,为了争权夺利,完全没了人性。”韦庆光气得直摇头。

  “我想经过这次的经验之后,妈以后做事会有分寸,您就给她一次机会吧!”

  若不是江瑶野心太大,韦季尧并不会讨厌她,只要她收敛、知过,那也并非完全不能接受。更重要的是,他知道爸还是爱着她,如果真的让她离开,爸的晚年会很孤单的。

  “对,我知道错了,若不是季尧,韦阁或许已被我和江赣给毁了,以前是不甘心,认为我和江赣绝对能做得比季尧好,可现在我不得不认输了。”江瑶言语中满是悔恨。

  “爸,我也觉得再给妈一次机会。”奈奈也道。

  “老公,让我留下,我不会再插手公司的事,我会乖乖的待在家里陪你。”江瑶发着誓。

  韦庆光见她如此懊恼,再加上儿子和媳妇的劝说,终于松了口,“算了,那就再看看情况吧!”

  “真的,谢谢你老公。”江瑶破涕为笑。

  韦庆光转向儿子,“回公司吧!公司现在不能没有你。”

  “爸,我不回去,我的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我做得很有成就感。”他笑着婉拒了。

  “这样好了,那你就两边都管,怎么样?”韦庆光又提议。

  “爸,我不是超人,怎么可能这么做,关于韦阁就交给信任的手下去主事,你就做个大股东,享受晚年不是很好?”他给父亲建言。

  “你……你真不愿意?”

  “爸,我是真心的。”他站起身,“对不起了,爸。”

  “季尧,你不再考虑看看?把公司交给外人怎能放心?”江瑶也道。

  “现在很多企业都传贤不传子,一样经营得有声有色。”韦季尧说道,而后刻意转移话题,“哎呀,我的肚子都饿了呢!”

  江瑶立即站起,“我这就去厨房看看,晚餐应该快准备好了。”当她走过奈奈身边时,认真的向她道歉,“对不起,你就当我过去演了出可笑的戏吧!”

  “别这么说,人难免会被金钱和权力迷惑,只要及时省悟过来,就会发现家人才是最重要的。”奈奈发自内心说道:“我陪您一块去吧!”

  “好。”见奈奈竟然轻易地原谅自己,江瑶反而难为情。

  她点点头,感激地和奈奈一起走进厨房,

  韦庆光父子看着这一幕相视一笑,祈求这分和谐可以维持长长久久。

  韦季尧与奈奈回到家里,两人都感到无比轻松。

  “今天是我在家里吃最饱的一天。”他褪下外套,望着奈奈说。

  “我想也是。”原本各怀心思的一家人可以处得如此融洽温馨,奈奈也感到很安慰。

  “现在,换你了。”他近距离睇视着她的眼,“别再考虑了,就和我一起生活,就算一时之间不能相信我爱你,我也会慢慢证明给你看。”

  “你真爱我?不含带其他因素?”其实她早看出他的爱,这么问不过是故意刁难他一次。

  “傻瓜!绝没有。”他将她揽进怀里,“既然爱我就该相信我,也该发现我的目光都注视着谁。”

  “奇怪,听你的口气好像非常笃定我是爱你的?”她疑惑地望着他。

  “因为你说过你爱我,我有什么好怀疑的。”一抹有趣的笑容衔在他嘴角。

  “什么?”她瞪大眸子,前思后想都想不出有这回事,“我哪时候说爱你了?你想骗我吗?我才没这么笨。”

  “真不记得了?”是呀,酒醉的人哪记得这些。

  她摇摇头,“哪时候?”

  “还记得有天晚上我们一起喝红酒,你喝醉了不是?那晚还把自己给了我?”

  望着她愈来愈臊红的小脸,韦季尧不禁勾魅起笑,那表示她想起那晚的激情。

  “那又怎样?”她转开脸,羞怯的都不敢看他。

  他非常开心地回道:“就是那时候你说了好几次爱我。”

  “天!我真的这么说?”那是什么情况呀?她居然因为一杯酒就表白了自己的心,还真是容易。

  “没错,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敢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别以为我是这么霸道的男人。”

  牵着她的手走出落地窗外,他从她背后搂住她,一起望着远方的星星,“今后我们就在这里看日出、看星星,携手过一辈子,如何?”

  “嗯。”被他这么拥抱着真的好温暖,她根本就舍不得离开。

  “真的?你答应我了?”韦季尧开心地转过她的身子,望着她的俊眸里漾满喜悦的笑意。

  “嗯,我答应你。”奈奈笑着朝他伸出手,“现在可以给我了吧?”

  “什么东西?”他望着她的手。

  “那张餐巾纸呀!你还没撕掉吧?难道你还想留着?”噘起唇,她半带撒娇地问。

  他乖乖的拿出皮夹,抽出来给她,“这样行了吧?”

  她开心地接过手,并在他面前撕了这纸契约,“当然可以了。”

  “那你的呢?”既然要撕掉,是不是应该一起撕毁?

  “我的?”奈奈笑着在他面前摇摇手指,“不行,那是我的护身符。哪天你做了不对的事,我就要把它拿出来挡。”

  “挡什么?”突然他想起第二条,“不让我亲热?”

  “没错。”她笑着奔进屋里,“所以说,你现在无论做什么都要经过我的同意知道吗?”

  “你再说一次。”这女人愈来愈厉害了,看来他可要好好接招了。

  “你干嘛一直过来?”望着他节节逼近,她直往后退,却忘了身后的那扇门是他的卧房,当看见他嘴角漾出的诡魅笑容时,才发现自己走错了房间!

  “原来你早有这样的想法?”蜷起唇,他展露性格的笑容,让她心跳怦怦跳个不停。

  “才不是,我这就出去。”奈奈才跨前一步,就被他锁进铁臂之中。

  “怀念那次的温存吗?”附在她耳边,他低首喃语。

  “讨厌,你怎么老是这样?羞不羞啊?”因为他诱人的语调,她的小脸倏然爆红。

  “我遇到心爱的女人才会这么大胆,很多女人都巴不得我这么对她,你还嫌?”掬起她的下巴,笑望着她姣好无瑕的容颜。

  她瘪着唇,“那好吧!你去呀!”

  “嘴硬的小女人。”拧拧她的腮帮子,他撇嘴一笑。

  “你……”他的笑容中带着一股傲气,然而这股傲气也是他最迷人的地方。

  “以后都待在这间房陪我,嗯?”用温柔的言语诱惑她。

  奈奈被他盯得浑身泛热,垂下脸听话的点点头。

  下一秒,她的小嘴已被他占领,温热的唇覆上她的,强势的舌进占她柔软的唇办,完全封锁住她的叹息声。

  奈奈心慌了、身子热了,上回她醉得迷迷糊糊,已不太有印象,但这次是她完全清醒着,想装醉都难。

  胡思乱想之际,她又被另一波狂肆的吻席卷,而深陷她柔柔回应中的韦季尧也愈加蛮悍,捆在她腰间的铁臂不断收紧,像是要将她给揉进体内。

  不一会儿,奈奈已被他抱上床,身上衣物尽褪,白嫩丰腴的胴体毫无遮掩的展现在他眼前。

  如此诱人的身段,不禁让他呼吸急促,焚热的眼直盯着她娇美的容颜,深怕自己会把持不住,霸气的吓到她,于是他拼命深呼吸,好让自己缓下动作。

  可是,被他激起情欲的奈奈却等不及了,青葱十指在他敞开的衣内游走,并将他拉向自己,在他耳畔轻轻喘息,吻吮着他的耳廓。

  经这刺激,他再也忍不住地俯身顶入,与她一块陷入饥渴的狂流中……

  一夜温存,天色渐亮,他温柔的抱着奈奈,“今后,去做你想做的事,如果喜欢设计的工作就去做吧!”

  “我真的可以这样?”她扬起笑。

  “当然了。”韦季尧撇撇嘴。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奈奈兴奋的说:“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因为工作而忽略你,会当个好老婆,再怎么样老公都是笫一。”

  “哦,可别忘了自己说的话。”他点点她的鼻。

  “那是当然。”

  瞧她一脸笑意,韦季尧眉心轻锁,“可是你的感谢就只是这样吗?未免太单薄了点?”

  “我都谢谢你了。”奈奈噘着唇。

  “我是路人吗?就算路人让路给你,你也是说谢谢呀!”拧起眉,他故作一副失望的表情。

  “你还真是!”奈奈勾起笑,哪会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大着胆坐在他身上,用被毯裹住两人,璀璨大眼媚惑地望着他,“这样总行了吧?”

  接着,她俯身亲吻着他的嘴角,她的唇如丝绒滑软,带着如熔岩般火烫的触感,似挑勾、似诱惑,每个舔舐都激起他体内狂烈的骚动。

  韦季尧眸心一黯,转身缚锁住她,此时阳光已升起,恰如他俩的爱恋,才正要开始炽烈……

  奈奈:经过一场融合了酸甜苦辣的爱恋之后,我们终于发现只要拥有三元素,幸福一定会等待着我们,只不过这三种元素经常让恋人所忽略。

  当然,我们也不敢保证未来完全不会争吵、没有冲突,但人生不就是如此?始终在冷静与纷扰、分离与想念、欢笑与哭泣、现实与理想中挣扎徘徊,但是只要抱着体谅、信任、包容这三种元素,就没有度不过的难关。

  想想,爱就是这么的简单。

  —全书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