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婚前契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1 页

 

  “这么说你把自己搞得这么忙,不是完全因为公事,而是因为她了?”林玥琴逸出冷笑,“就因为她去江瑶那边帮忙,所以你气得只想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并非全然如此。”

  “就算不是全部,也有一部分是啰?”她知道他不想听她说接下去的话,但还是忍不住想说:“难道我就真的不行,我就真的这么差?”

  闻言,韦季尧大大的叹了口气,“你把这话对奈奈说了?”

  “我!”她别开脸,“是又怎样?”

  “你听好,在我心里你是朋友,无可取代的朋友,但不是情人,记住了。”这话他已说了好几次,而且愈说愈烦。

  “你……你真是!”因为打不动他的心,她气得转身离开他的办公室。

  韦季尧无力的靠向椅背,轻轻的揉了揉眉心,其实玥琴说得没错,他这么卖命工作就是为了暂时忘了她,忘记那个让他又恼又火又想念的女人。

  说真的,他百思不解,不懂她为何要这么做?难道她之前醺醉中说爱他全是谎言?

  然而同时间,待在韦阁的奈奈同样感到极度沮丧,已经来这里工作好几天,她却连一丝一毫的线索都没找到,虽然江瑶姐弟经常在休息室里说话,却不是她可以随意进去的,更不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

  再这么下去,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必要继续待在这里,是不是该另想办法才对?

  就在她发愁的时候,突见江瑶一边说着电话一边走进办公室,才刚结束通话就见有人匆忙走了进来,“夫人,事情不好了,因为我们积欠了工资,工厂的员工联合起来罢工!”

  “怎么会这样?不是告诉他们下个月就会给了?”江瑶很意外。

  “他们都不相信,直说除非把集团交到韦季尧手里。”想必韦季尧近来自组公司且营运良好一事已经传开,大家都希望能换他主事。

  “真是气人,我去看看。”江瑶将东西一搁便走了出去,这时她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坐在角落的奈奈立即站起看着那支响个不停的手机,望着上头显示着“奇邦”二字。

  正在犹豫该不该接起时,便听见门外出现江瑶说话的声音,奈奈立即坐回位子,见她一进门便站起道:“有您的电话,响了一会儿。”

  “我就是来拿的。”江瑶看了下来电显示,立即往办公室外走去,“喂,你说什么?纽约那边把关得紧,没办法看见设计图……”

  虽然她的声音愈来愈小声,但是奈奈明确的听见她提及纽约和设计图的事,之前韦季尧曾去过纽约,该不会是和他有关?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奈奈透过网路,并请乔通达帮忙调查“奇邦”,好尽快了解这是公司名还是人名?乔通达便从江瑶身边的人与韦季尧合作的安德门开始着手,终于查出“奇邦”与“安德门”有合作关系,这么说来江瑶是希望奇邦弄到设计图?

  奈奈愈想愈不对,立刻打了通电话将林玥琴约了出去。

  “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找我。”林玥琴意外地看着她。

  “我也不想找你,但不知该找谁,想你是韦季尧最信任的女人,应该也是最可靠的。”奈奈苦涩一笑。

  “你找我有什么目的?”难不成她知道上次自己对她说了谎,所以来找她算帐的?

  “这个给你。”奈奈将牛皮纸袋拿给她,“这是一间叫‘奇邦’公司的资料,对方似乎和江瑶勾结,企图做什么不法的事,我只知道这么多,实际内情可能要你们再深入调查。”

  “你……你这是……”林玥琴吃惊地问。

  “别误会,绝不是我还想与韦季尧有任何牵扯,就当……就当看在夫妻一场的情分上,为他做最后一件事。还有,请你别告诉他是我找你的,就这样。”说完这话,她便站了起来,“那我回去了。”

  “等等。”林玥琴喊住她,“听说你现在为江瑶做事,其实真正的目的是为了韦季尧吧?”

  奈奈转过身,微红着眼眶看着林玥琴,“我为了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不能垮下,记得你上次答应过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帮忙他的。”

  只回了这句话后,奈奈便不再多说的离开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林玥琴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最了解韦季尧的人,也不如奈奈为他所做的牺牲。

  跟她比起来,自己似乎变得好渺小。

  这个自觉竟让她茫然,也痛恨起自己。

  回到公司,林玥琴考虑了会儿,直接走进韦季尧的办公室,将手中的资料袋丢在他桌上。

  “这是什么?”他扬首看了她一眼。

  “你看看就知道。”她站在一旁等待着。

  疑惑的皱着眉,他将资料袋里的东西抽出一看,顿时蹙起眉,表情变得紧绷,“什么?奇邦怎么可以这么做?你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

  “这不是我查出来的。”

  “那是谁?”

  “乔奈奈,这是奈奈刚刚拿给我的。”林玥琴已经放弃对他的坚持,“有件事我必须向你道歉。”

  “到底什么事?这么慎重。”韦季尧好奇问道。

  “就在你前往纽约的时候,我把奈奈找了出去,对她胡说了一些话,她……她才会拒接电话、才会决定和你离婚。”林玥琴向他自首了。

  “什么?”他猛拍桌站起,“你到底说了什么?”

  “我说你根本不信任她,一开始就用尽各种方式试探她,对她好只是因为害她受伤的歉意,还有……”她吸吸鼻子,“我偷看了你皮夹里的那张餐巾纸,告诉她你什么都告诉了我,还告诉她……你这辈子不可能爱她。”

  “你……你怎么可以……”

  “对,我就是这么做了,那时我认为只要没有她的存在,你就会完全属于我,但我发觉我错了。而她,甚至自愿被误解也要帮你,尽管被你误会她留在江瑶身边的目的也不在意,光是这点我就不如她。”虽然非常不愿意,但是林玥琴还是说出一切。

  因为这么做是维护自己自尊的唯一方法。

  听到这里,韦季尧再也忍不住地站起,往办公室外直奔而去。

  看他就这么跑了,林玥琴虽然有点儿难过,可心底却拥有一股说不出的轻松。

  韦李尧:我竟然误解了她?

  对自己的女人我居然连一丝一毫都不了解,甚至不知道她要的是什么?我这还算是男人吗?

  如今,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心碎,奈奈必然对我有了这样的感觉吧?

  我该怎么做,我才能让她的心重新苏醒过来?

  上天,帮帮我。

  来到许健芬家门口,韦季尧猛按电铃,出来的人却不是奈奈。

  “你是?”虽然他与许健芬联系过,但没见过面。

  “我是许健芬。”她对他也感到陌生。

  “原来是许小姐,我是奈奈的丈夫,我们通过电话的,能不能请她出来一下?”韦季尧急切地说。

  “她不在这里。”许健芬一副怒责的口吻,“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怎么了,但我确定的是奈奈还爱着你,如果你真有心,就该好好珍惜她。”

  他惊退一步,难过的揉揉眉心,“我知道我错了,所以过来向她赔罪,她在哪儿?”

  “不知道,刚刚提着皮箱出去,我问过她,她说不会回家,就不知会去哪儿?”许健芬也爱莫能助。

  “刚刚?多久以前?”

  “大概二十分钟吧。”她想了想。

  “谢谢你。”韦季尧看看表,赶紧下楼去追人。

  开车上路,一路上他刻意放慢速度,不停梭巡着马路两侧,可过了好一会儿依然没发现奈奈的身影。

  “老天保佑,一定要让我找到她——”他深吸口气,诚心向上天祈求。

  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从他眼前掠过,他赶紧在路边停下车,回过头一看,确定坐在公车站候车椅上的人就是奈奈。

  韦季尧立即下车,大步走向她,在奈奈还搞不清楚状况之前便提起她的行李、抓住她的手往他的车走去。

  “韦季尧,你这是做什么?快放手。”奈奈大喊道。

  他旋即打开车门先将行李丢进后座,然后又拽住她的手,气愤的将她推进副驾驶座。

  “你疯了?”见他坐进车里,奈奈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出了什么事?”

  “出大事了。”他沉着声说,并发动车子。

  “出了什么事?你快说呀。”这句话让奈奈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是不是奇邦已经做出不利你的事?”

  “你怎么知道奇邦?”他回头故意问道。

  “呃……”她惊了下,“我只是……只是……哦,是听玥琴提起过。”

  “你和她什么时候处得这么好了?”眯起眸,韦季尧淡问。

  “本来就满不错的。”奈奈紧闭上眼,真怕被他识破什么。可突然又想起他刚刚提及的“出事”,还是担心的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的老婆又一次出走,你说是不是大事?”韦季尧回头睨着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