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婚前契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怎么这么说,我们就要办离婚了。”奈奈转首看向窗外,“况且我不是出走,只是搬去江瑶为我准备的房子,她知道我们就要离婚了。”

  “天!没想到你的演技这么精湛,我都快被你骗过去了。怎么?演出兴趣,还想继续?”听她撒这种谎,他又是心疼又是火大,为何到了现在她还要为他苦、为他恼,却不让他知道?

  头一次见他这么生气,她有点儿茫然了,“你怎么了?”

  “我很好,只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不会离婚,永远不。”

  “韦季尧,我——”

  不愿意再听她说一些恼人的话,他伸手转开音响,还将音量转得特别大声。

  奈奈非常无奈,却只能闭口不语。

  韦季尧加快油门直奔他们的住家大楼,然后将她硬拉进里头,登梯上楼。

  “好了,我已经来了,你究竟要说什么?”奈奈站在屋内,定定地望着他。

  “第一、我不会离婚;第二、不要再伪装无情、隐藏对我的爱。”

  韦季尧双手抱胸,目光如炬、气焰不减的回答。

  “我哪有?”今天她可是费尽所有的力气打包好行李,任空虚盈满胸间也要自己非离开不可。可是,好不容易建立的决心,为何他就是要来破坏?

  “没有吗?”没想到她到现在还要隐瞒,难道她已痛恨他痛恨到不想见他、不肯坦言的地步?韦季尧眉头紧揪,脸色不悦的沉下,“我都已经知道了,玥琴已经把来龙去脉和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告诉我了。”

  她整个愣住,根本不知道如何接话。

  韦季尧的目光放柔,伸手将她拉进怀中。

  他的胸口好温暖,直烘热着奈奈冰冷的心,让她好想依恋着他,可是她又害怕,害怕这又只是他善意的安慰,她不要他内疚,更不要他以感激的心情对她,那只会让她觉得自己更可怜!

  “又……又没什么,你就别放心上。”她推开他,“我该走了,行李还我。”

  “我不会给你的。”他发誓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

  “你……”奈奈无措的紧握双拳,“那算了,我改天再来拿。”丢下这话,她回头就要离开。

  她的手才握住大门把手,便听见他说:“还有第三点,我爱你……”

  顿时,她就像被点穴似的动弹不得,直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还是期望太久所产生的幻觉?

  因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见的,奈奈摇摇头,转动门把,又听见他说:“我说我爱你,是真心爱你,你听不见吗?”

  奈奈捂着唇,回头望着他,当目光触及他浓眉下深情的双眼时,几乎可以确定他说的是真的。

  “不相信?”他紧握住她的手,“我要向你澄清一点,我们的约定我并没告诉任何人,包括玥琴;还有,一开始我是不相信你,但很快地我就了解了你的为人、全然的相信你,甚至后来江瑶恶意诬陷你,我也不受影响,一心只怕你受伤而直想找到你,可你却不接电话,偏偏我又得赶去美国,不得不——”

  奈奈捂住他的嘴,对他摇摇头,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

  “那你是相信了?”

  “我不知道。”她吸吸鼻子。

  “怎么可以不知道?你要急死我吗?”

  奈奈可以瞧见他眸心的急躁,也亲耳听见他说爱她,还有那些解释,理当相信他,可又怕再一次受伤。

  瞧她迟疑的样子,韦季尧终于明白她之前是什么样的心情了。

  这种不被信任的苦楚还真是折磨人呀。

  “好,我不强迫你现在就能理解,但是给我时间好吗?暂时住在这里,嗯?”

  退而求其次,他真的希望她待在他身边。

  “可是……”

  “算是帮帮我,最近我的事情真的很多,可不可以让我安心?看着你我就有信心和力量处理好所有的事。”他认真地望着她,“你应该不希望我分心吧?”

  韦季尧太了解她了,这小女人一心为他,如果来硬的肯定不行,只好用苦肉计。

  奈奈很无奈地吐了口气,“唉,你就是会这样,到底要我怎么办?”

  “就依我不行吗?”他耍起赖来。

  她深思熟虑着,现在真的是最关键的时刻,就算不能帮他也不能害他,那就再等等吧!

  “好,不过你可得努力才行。”她希望他能成功挽救韦阁,让他父亲对他另眼相看。

  “放心。”虽然不是自愿,但她没再拒绝,让他一颗心扬起浓浓的喜悦,“我一定会尽我所能,你也要帮我喔!”

  “我能帮你什么?”她只会愈帮愈忙而已。

  “你是我聪明的小妻子,当然可以了。”走到她面前,他试着伸手抱住她,“此刻在我怀里的真的是你吗?感觉好好。”

  他将她抱得好紧好紧,让她深深感受到他的温暖与被需要的感觉,就让她抛开一切享受一段日子,至于他所说的爱是否真心,她再慢慢去感受。

  第10章(2)

  接下来的时日,圆健全公司忙得人仰马翻,但就算再忙韦季尧还是会准时下班,回家与奈奈一起共进晚餐,然后再回到书房继续办公。

  这段时间,奈奈虽然睡在客房,但她知道每晚他一定会进入她的房间,在她额心印上一吻、道声晚安后才离开。

  而她也可以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感受到他的爱意,很想很想回应他,却又觉得尴尬,让她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转眼间半个月过去。

  “这个我已经计算好了,还有我可以帮忙的吗?”今天是周末,奈奈待在家里替他完成一些简单的工作。

  “已经差不多了,今天过后所有的事都可告一段落了。”他笑着伸了伸懒腰。

  “意思是已经解除韦阁的危机了?”奈奈也为此感到高兴。

  “没错,虽然目前还无法回到过去辉煌的时代,但至少可以正常营运下去,只要照着我的方式去进行,公司要获利是不成问题的。”他欣慰地说,“我终于可以退出韦阁,专心为圆健努力了。”

  “那你的意思是不回韦阁了?”

  “不了,我帮忙并不是要得到它,只是想借机让我继母知道,她对韦阁有野心但我没有。”他勾唇一笑。

  才刚说完这话,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是他父亲打来的。

  接起电话,他恭敬的问:“爸,您有事情找我?”

  “你可以和奈奈回家里一趟吗?”韦庆光一直都还不知道奈奈曾离家过。

  “现在?”

  “对,就是现在。”他有气无力地说。

  听见父亲颓丧的语气,韦季尧很不放心,于是道:“好,我们这就过去。”切断电话之后,他对奈奈说:“一起回家吧,爸要我们回去一趟。”

  “什么事?”

  “不知道,但我觉得他好像有心事。”韦季尧正想将韦阁的处理过程告诉他,是该回去一趟了,“外面凉,加件衣服我们就走吧。”

  奈奈点点头,穿上外套后跟着他一起回家。

  一踏进韦家大屋,就见韦庆光一脸沉重的坐在沙发上望着他们,而江瑶则垂着脸不说一句话。

  “你们来了。”韦庆光指着一旁的位子,“坐呀。”

  “爸,您怎么看来脸色不太好?”奈奈关心的问。

  “让你们过来是想告诉你们,我决定和你继母离婚了。”他心痛地看着低着头的江瑶,“其实我早知道她在外头的事,但因为爱她,又想到自己身体不好,不想让她守活寡,所以睁只眼闭只眼。”

  他指的是她在外面另有男人的事。

  江瑶错愕的望着他,“老公,你知道?”

  “不过你拿我毕生的心血韦阁来开玩笑,我就不能容忍,你走吧。”韦庆光头一偏,可以看得出赶她走他有多心伤。

  “我不想离婚,能不能原谅我,我知道我错了,其实早在一个多月前我就和那个人分开了。以后,我们江家人也不会再插手韦阁的事,就让我留下来,求求你。”一向趾高气昂的江瑶居然落下泪来,不在乎在晚辈面前垂头丧气着,早没了过去的嚣张气势。

  看见父亲淌下泪水,似乎内心在挣扎着,韦季尧上前劝道:“爸,您就原谅妈吧,既然她都认错了,您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好歹她也陪伴您这么多年了。”

  “季尧!”江瑶没想到他居然会替她说话。

  “可是她做出这么离谱的事,为了争权夺利,完全没了人性。”韦庆光气得直摇头。

  “我想经过这次的经验之后,妈以后做事会有分寸,您就给她一次机会吧!”

  若不是江瑶野心太大,韦季尧并不会讨厌她,只要她收敛、知过,那也并非完全不能接受。更重要的是,他知道爸还是爱着她,如果真的让她离开,爸的晚年会很孤单的。

  “对,我知道错了,若不是季尧,韦阁或许已被我和江赣给毁了,以前是不甘心,认为我和江赣绝对能做得比季尧好,可现在我不得不认输了。”江瑶言语中满是悔恨。

  “爸,我也觉得再给妈一次机会。”奈奈也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