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下堂妻很难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桃园国际机场。

  孟采瑜穿着一袭藕灰色雪纺纱上衣,腰间以细致的半宝石腰炼拉出纤细线条,再搭配紧身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适合逛街的TOD’S平底鞋,全身上下除了一只手表,只搭配CK今年秋冬新推出的coil系列宽版手环,衬托出她的妩媚与优雅自然的小女人风情。

  她走到航空公司的柜台完成checkin,并将行李托运后,回头对好友纪书庭嫣然一笑。“好啦,我都办好checkin了,你快点开车回去吧,外面还在下大雨,开车小心点喔。”

  纪书庭挥挥手。“别担心啦,我不是说过自己年假很多,休不完吗?我今天一整天都休假,下午还和羽萌约好去百货公司血拼,再找间很有fu的咖啡馆喝咖啡,晚上吃海鲜大餐呢!”她拉着采瑜坐下来。“咦,你怎么没戴结婚戒指啊?”

  孟采瑜笑着说︰“你也知道我个性胡涂,因此旅行时不喜欢配戴重要的珠宝,深怕弄丢了会捶心肝!我已经和世钦说好了,等度完蜜月后再戴上戒指,他也很赞成。”

  “那就好。”纪书庭看看手表,俏丽的脸蛋上有着薄怒。“奇怪,张世钦怎么还没来?他到底知不知道这可是你们的蜜月旅行,绝对不能迟到。”

  孟采瑜连忙帮老公说话。“世钦知道飞机是十点起飞,还要提前checkin,他说会早点赶过来。”

  “那他要带的换洗衣服呢?是你帮他准备的吗?”

  “对啊,我大概知道他想穿哪几件,他的护照我也拿来了,反正只是去峇里岛玩六天,虽然台湾都快入冬了,但峇里岛气候温暖,带一些轻薄的衣物,再加上一件薄外套就够了。”

  纪书庭猛摇头。“说到这个我还是很生气,昨晚是你们俩的新婚之夜耶,他居然彻夜未归,这……这真的太过分了!”

  采瑜动作优雅地将护照放进皮制的护照夹里面。“没关系啦,我能体谅他。昨晚从饭店回家,世钦才刚洗好澡就接到电话。他当时表情很凝重,收线后匆匆跟我说公司出了大问题,好像是欧洲那边的投资状况有变,他和一些合伙人都要赶到公司坐镇,避免一大笔投资金额飞了,他也是不得已的。”

  孟采瑜的夫婿——张世钦和几个合伙人一起成立一间贸易公司,与欧洲方面的商务往来很频繁,获利也算稳定。

  书庭不解地问着:“那他是说一整个晚上都不回来了,今天早上直接在机场见?”

  采瑜点头。“是啊,他说不在出国前解决这个问题,他就算出国,玩得也不开心。”

  书庭还是轻蹙秀眉。“这听起来是很合理,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怪怪的,总觉得似乎哪边不太对劲……可能是因为这一阵子很少看到世钦陪你,不论是准备婚礼、采买新婚用品、布置新居,甚至去挑结婚照,他都经常缺席。采瑜,我知道世钦是公司负责人之一,可是他真的有这么忙吗?”

  这可不能怪书庭多疑,而是她实在太爱采瑜这个好姊妹了,不能忍受有任何人伤害采瑜。况且,忙到连新婚之夜都不见人影,真是太夸张了!

  采瑜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这几个月本来就是他们公司的旺季,业务很多,所以我原本提议过完年再结婚,是世钦的长辈坚持要他在年底前结婚,说希望快点看到他成家。总之,我可以体谅他啦。”

  说实在的,昨晚当世钦接完电话,对她说马上要出门,而且很可能一整夜都无法回来时,采瑜其实非常震惊,也很失望,毕竟这可是他们的新婚之夜啊!但,她知道世钦也是为了公事,她不能无理取闹。

  “你觉得没问题就好,总之,要是世钦敢欺负你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喔,我和羽萌都不会放过他!”书庭看着她晶灿灿的大眼睛。“别忘了,我和东羽萌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东邪西毒’!”

  采瑜笑弯了腰。“什么东邪西毒?你啊,真是武侠小说看太多了!”

  “好啦,那我先回去了,有任何问题就打电话给我。”

  “OK!”采瑜笑咪咪的。“如果免税商店有好货,我会多抢一些名牌包包或化妆品回来孝敬你和羽萌,随时想到要买什么,记得传简讯给我。”

  纪书庭和东羽萌可是和她一起长大的麻吉,亲如姊妹,三人誓言要互挺一辈子。

  书庭一脸认真地说:“那个都不重要啦,重要的是你们这对新婚夫妻要玩得开心点,我走喽,掰!”

  “掰,路上小心喔!”

  采瑜目送好友走出机场大厅后,又检查手机简讯,奇怪,一整晚世钦不但没打一通电话给她,甚至连通简讯也没有?

  因为挂心他,一整晚她都睡不好,早上起来她就打了好几通电话给他,但一直没接通。她也传了简讯,不过世钦还是没有回应。临出门前,她又再拨一次电话,还是没人接!

  上出租车前,她只好发简讯给他——我已经要前往机场,你的护照和行李都在我这里,飞机十点起飞,你要早点过来喔!

  怪了,公司真的这么忙吗?可能状况真的很棘手,让他分身乏术吧……但即使如此,采瑜不禁担心,世钦真的来得及赶到机场吗?会不会他现在还在公司忙?

  或者,他处理公事处理了一个晚上,直到天亮才忙完,因为太累不想再开车回家,就直接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补眠……糟了,他这一睡很可能会睡过头,会不会错过班机?

  唉,其实如果世钦一时太忙,暂时不度蜜月也无所谓,她可以体谅,但现在一直联络不上他,她真的好担心,怕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还是快打电话去他公司问问吧!正这样想,手机终于响了,来电者正是张世钦。

  她连忙接起来。“世钦!”

  “采瑜!”他的声音有些慌乱。“我已经在出租车上,快抵达机场,应该再半小时就到了。”

  “那就好,对了,我一直打电话给你,你怎么都没接?”

  “喔……因为公司的事真的很忙啊,我整整忙了一个晚上都没有休息,对了,我的行李你帮我整理好了吧?”

  “行李都好了,该带的东西我都有帮你准备,你的护照也在我这里。”采瑜听了很心疼,不忘提醒:“从一早就开始下雨,你叫司机开慢一点,千万不要赶时间就开快车。”

  “不会的,我会注意安全,那待会见。”

  “好,掰掰!”

  收线后,终于可以放心的采瑜下意识地喃喃自语。

  “他忙了一个晚上,到现在一定没吃什么东西,昨晚在婚礼上他也忙着敬酒和拍照,撑到现在一定饿坏了,趁这时候,我还是快帮他去买些他爱吃的东西吧!”

  她来到美食街,帮世钦打包一份他爱吃的食物,虽然说上飞机后有供应餐点,但她希望他一到机场就可以先吃东西,好好补充体力。

  买好食物后,她又回到等候区,茫然地想着,世钦这一阵子好像真的很忙,决定结婚后,原本说好两人要一起去挑选家具和婚礼用品,但到最后他都因为忙公事,分身乏术,要她自己决定一切,连挑婚纱照也是她一个人去挑。

  先前几次两人在餐厅用餐,她看世钦常常陷入沉思,问他在想什么?他都说是在担心公事,甚至当场他的手机响起,一看到来电显示,他就脸色丕变地走到一旁,压低声音讲电话。

  最后返回座位时,只匆匆丢给她一句:“公司的合伙人找我有急事,我先走了,再打电话给你!”就迅速离席。

  他忙于公事,采瑜可以体谅,而且因为不想再给世钦压力,对于一人独自负责筹备婚礼,她也不曾埋怨过他。两人相处时,她从来不多问他公司的事,她只想当他的贤内助,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好在最忙乱的时期已经过去了,现在她只希望,这趟出去度蜜月,世钦可以完完全全抛下工作压力,不要再烦恼公事,在异国快乐地游山玩水,两人留下甜蜜的回忆!

  她兀自想心事想到出神,浑然不知正有一双漆黑的幽眸,藏在墨镜后紧紧盯着她。

  身为跨国医疗生技研发集团的执行长,因为工作的关系,杜惟刚必须经常往来世界各主要城市。这半年也许他待在纽约,但下个月可能就要启程飞到东京,然后再飞往上海或巴黎视察公务。

  这样的生活至少已经持续三年多,工作上的种种淬炼让他行事作风更成熟果断,洋溢着成熟男人的从容与自信。

  当然,他也因此看遍各国佳丽,很自然地交过一些女友。其中有冷艳动人的金发美女,也有挺鼻丰唇、热情的西班牙女郎,也不缺柔情似水的东方女孩,但他绝不滥情,更不把感情当游戏。

  通常很少有女人会让他在第一眼就移不开目光,产生特殊的感觉,甚至放肆地紧紧锁定不放,不过眼前这女子就是个例外。

  也许他必须感谢墨镜的发明,不然以他这么肆无忌惮的凝视,可能早就吓坏了佳人!

  尽管,他们两人可以说是旧识。

  小瑜儿!

  他在心底笑着呼唤她小时候的昵称……

  小瑜儿!这么多年没见,他还是认出她来了,认出她就是孟家那既俏丽又可爱迷人的小瑜儿!

  说到两人的渊源,要回溯到十二年前。当时,杜惟刚是十七岁的高二生,而孟采瑜只有十四岁,是个满脸稚气的国二生。

  那时,孟采瑜跟着家人搬家到内湖,成为杜惟刚的邻居。

  孟家人很有礼貌,刚搬来的第一天,就带了伴手礼挨家挨户拜访附近的邻居,说以后请多多指教。那时,杜惟刚第一次看到孟家的两个女儿,孟芝榕和孟采瑜。

  孟芝榕当时十六岁,成绩很好的她已经是著名女中的高一新生。而孟采瑜才念国二,当天两姊妹都是刚从学校下课就跟着父母亲过来,身上还穿着学生制服。孟芝榕不但成绩优秀,还拥有明媚亮丽的外表;相形之下,妹妹采瑜好像没有那么抢眼,属于清秀可爱型。

  坦白说,几乎每个人乍见孟家姊妹,绝大部分都会被姊姊芝榕所吸引。毕竟,她不但轻松考上著名的第一女中,言谈举止之间更是充满亮丽的自信;而妹妹采瑜,总是恬静地站在一旁微笑,以充满崇拜的眼神,静静地看着姊姊。

  但,第一眼,十七岁的杜惟刚却对妹妹采瑜留下极深刻的印象!他被她那双分外纯净、宛如漾着水波的澄澈眼眸所吸引,再加上她脸上常带着淡淡的、好像微风的浅笑,总是那么的柔、那么安静,更加令人打从心底喜爱。

  杜家第二代是一男一女,杜惟刚和妹妹杜可琪。同样十四岁的杜可琪一直很想要个姊姊或妹妹,看到新搬来的孟家姊妹可乐坏了,活泼大方的她很快和孟家姊妹打成一片,三个女生一聊起属于女孩的话题,哇~~那真是洋洋洒洒一大篇,好像三天三夜都聊不完!

  尤其是,可琪和采瑜还是同一所国中的同班同学呢,两个女生每天一起相约上学,连放学后也要黏在一起,不是可琪跑去孟家吃水果,就是采瑜到可琪的房间一起写功课,再吱吱喳喳地聊心事。

  三个女生越来越深厚的情谊倒是造福了杜惟刚,每次芝榕和采瑜来家里作客的时候,他都会刻意多留在客厅一会儿,陪大伙儿一起吃点心或水果,为的就是想多看采瑜几眼。

  情窦初开的杜惟刚知道自己很喜欢孟采瑜,喜欢她的清新自然、毫不造作,喜欢她脸上的盈盈笑意,更喜欢她那甜甜中带着娇憨的嗓音。

  不过,就读明星高中、快升高三的他非常清楚自己眼前该做的事——先把书念好!对于未来,他已经有非常清楚的规划,他立志要进入第一流学府,就读自己最喜欢的科系,然后到国外深造,他喜欢对自己的人生彻底负责的感觉!

  对于感情,他也是一贯的态度。那时候,挺拔俊逸的他已经开始收到一些女同学的爱慕告白,但他不为所动。他不喜欢把感情当游戏,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期许自己先成为有能力的人,才能好好保护心爱的女孩。

  孟采瑜当时每天跟可琪一起迷偶像明星,最兴奋的事除了放假出去看电影,就是去哪间新开幕的甜点店吃蛋糕或冰淇淋。倘若这时向她告白,他相信只会吓坏她,搞不好吓得以后再也不敢来他家了。

  他做事喜欢按部就班,有一定把握才出手,绝对不会贸然行事。

  他把对采瑜的好感默默地藏在心底,打算等自己进入大学、她也长大一点后再找机会向她表白。可,他万万没想到,两人当邻居的缘分居然这么短暂!

  那一年暑假,杜惟刚一如往常地到学校上暑期辅导,但已经连续两天没有看到孟家姊妹来家里串门子,他觉得很疑惑,问了可琪,可琪愁眉苦脸地解释前天晚上,采瑜的父亲接到高雄老家的电话,说是老奶奶病情突然恶化,要他们尽快赶回家。

  后来,又听说老奶奶病得越来越严重,因为现在是暑假,她们两姊妹就跟着母亲留在南部照顾老人家,父亲先回台北上班。

  杜惟刚还以为很快就可以见到采瑜,但没想到采瑜一直没回台北,没多久后,一心一意悬念母亲病情的孟父也申请职务调动。获准后,决定举家迁回高雄,孟芝榕因为要继续念北一女,只好暑假过后独自回台北住校,而采瑜则转回高雄的国中就读。

  这一切变化真的太突然了,让杜惟刚完全没有办法应变。事实上,才十七岁的他又有什么能力改变什么?

  暑假快结束时,有一天他听到可琪说明天孟家姊妹会回来打包行李,那一天,他还特地跷掉辅导课在家里等。

  他果然见到采瑜了,才一个暑假,她整个人瘦了好多,中分的长发半遮住脸颊,脸上也失去往日的神采,弱不禁风的感觉更是荏弱。

  采瑜转到高雄念国中后,跟杜可琪还是保持密切联系,杜惟刚也可以从可琪那边继续关心采瑜。但偏偏此时升上高三的他因各方面都表现优异,被选上当交换学生,启程前往美国波士顿念书。

  到了波士顿后,虽然杜惟刚还是很有心地透过妹妹继续关心采瑜的状况,可没过多久,可琪就告诉他——采瑜的祖母因病重而往生了。然后,几个月后她的父亲又接受职务调动,这一回要派到上海,也就是举家搬迁。

  接下来杜家也有变动,杜惟刚的父亲原本就是跨国企业的高级主管,被公司委以重任派到新加坡,可琪也跟着转学,三个女生虽然一开始都还保持联系,但随着三人的学业越来越忙,周遭的变化开始增加,她们要忙碌的事越来越多,就逐渐失去联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