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下堂妻很难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也许他必须感谢墨镜的发明,不然以他这么肆无忌惮的凝视,可能早就吓坏了佳人!

  尽管,他们两人可以说是旧识。

  小瑜儿!

  他在心底笑着呼唤她小时候的昵称……

  小瑜儿!这么多年没见,他还是认出她来了,认出她就是孟家那既俏丽又可爱迷人的小瑜儿!

  说到两人的渊源,要回溯到十二年前。当时,杜惟刚是十七岁的高二生,而孟采瑜只有十四岁,是个满脸稚气的国二生。

  那时,孟采瑜跟着家人搬家到内湖,成为杜惟刚的邻居。

  孟家人很有礼貌,刚搬来的第一天,就带了伴手礼挨家挨户拜访附近的邻居,说以后请多多指教。那时,杜惟刚第一次看到孟家的两个女儿,孟芝榕和孟采瑜。

  孟芝榕当时十六岁,成绩很好的她已经是著名女中的高一新生。而孟采瑜才念国二,当天两姊妹都是刚从学校下课就跟着父母亲过来,身上还穿着学生制服。孟芝榕不但成绩优秀,还拥有明媚亮丽的外表;相形之下,妹妹采瑜好像没有那么抢眼,属于清秀可爱型。

  坦白说,几乎每个人乍见孟家姊妹,绝大部分都会被姊姊芝榕所吸引。毕竟,她不但轻松考上著名的第一女中,言谈举止之间更是充满亮丽的自信;而妹妹采瑜,总是恬静地站在一旁微笑,以充满崇拜的眼神,静静地看着姊姊。

  但,第一眼,十七岁的杜惟刚却对妹妹采瑜留下极深刻的印象!他被她那双分外纯净、宛如漾着水波的澄澈眼眸所吸引,再加上她脸上常带着淡淡的、好像微风的浅笑,总是那么的柔、那么安静,更加令人打从心底喜爱。

  杜家第二代是一男一女,杜惟刚和妹妹杜可琪。同样十四岁的杜可琪一直很想要个姊姊或妹妹,看到新搬来的孟家姊妹可乐坏了,活泼大方的她很快和孟家姊妹打成一片,三个女生一聊起属于女孩的话题,哇~~那真是洋洋洒洒一大篇,好像三天三夜都聊不完!

  尤其是,可琪和采瑜还是同一所国中的同班同学呢,两个女生每天一起相约上学,连放学后也要黏在一起,不是可琪跑去孟家吃水果,就是采瑜到可琪的房间一起写功课,再吱吱喳喳地聊心事。

  三个女生越来越深厚的情谊倒是造福了杜惟刚,每次芝榕和采瑜来家里作客的时候,他都会刻意多留在客厅一会儿,陪大伙儿一起吃点心或水果,为的就是想多看采瑜几眼。

  情窦初开的杜惟刚知道自己很喜欢孟采瑜,喜欢她的清新自然、毫不造作,喜欢她脸上的盈盈笑意,更喜欢她那甜甜中带着娇憨的嗓音。

  不过,就读明星高中、快升高三的他非常清楚自己眼前该做的事——先把书念好!对于未来,他已经有非常清楚的规划,他立志要进入第一流学府,就读自己最喜欢的科系,然后到国外深造,他喜欢对自己的人生彻底负责的感觉!

  对于感情,他也是一贯的态度。那时候,挺拔俊逸的他已经开始收到一些女同学的爱慕告白,但他不为所动。他不喜欢把感情当游戏,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期许自己先成为有能力的人,才能好好保护心爱的女孩。

  孟采瑜当时每天跟可琪一起迷偶像明星,最兴奋的事除了放假出去看电影,就是去哪间新开幕的甜点店吃蛋糕或冰淇淋。倘若这时向她告白,他相信只会吓坏她,搞不好吓得以后再也不敢来他家了。

  他做事喜欢按部就班,有一定把握才出手,绝对不会贸然行事。

  他把对采瑜的好感默默地藏在心底,打算等自己进入大学、她也长大一点后再找机会向她表白。可,他万万没想到,两人当邻居的缘分居然这么短暂!

  那一年暑假,杜惟刚一如往常地到学校上暑期辅导,但已经连续两天没有看到孟家姊妹来家里串门子,他觉得很疑惑,问了可琪,可琪愁眉苦脸地解释前天晚上,采瑜的父亲接到高雄老家的电话,说是老奶奶病情突然恶化,要他们尽快赶回家。

  后来,又听说老奶奶病得越来越严重,因为现在是暑假,她们两姊妹就跟着母亲留在南部照顾老人家,父亲先回台北上班。

  杜惟刚还以为很快就可以见到采瑜,但没想到采瑜一直没回台北,没多久后,一心一意悬念母亲病情的孟父也申请职务调动。获准后,决定举家迁回高雄,孟芝榕因为要继续念北一女,只好暑假过后独自回台北住校,而采瑜则转回高雄的国中就读。

  这一切变化真的太突然了,让杜惟刚完全没有办法应变。事实上,才十七岁的他又有什么能力改变什么?

  暑假快结束时,有一天他听到可琪说明天孟家姊妹会回来打包行李,那一天,他还特地跷掉辅导课在家里等。

  他果然见到采瑜了,才一个暑假,她整个人瘦了好多,中分的长发半遮住脸颊,脸上也失去往日的神采,弱不禁风的感觉更是荏弱。

  采瑜转到高雄念国中后,跟杜可琪还是保持密切联系,杜惟刚也可以从可琪那边继续关心采瑜。但偏偏此时升上高三的他因各方面都表现优异,被选上当交换学生,启程前往美国波士顿念书。

  到了波士顿后,虽然杜惟刚还是很有心地透过妹妹继续关心采瑜的状况,可没过多久,可琪就告诉他——采瑜的祖母因病重而往生了。然后,几个月后她的父亲又接受职务调动,这一回要派到上海,也就是举家搬迁。

  接下来杜家也有变动,杜惟刚的父亲原本就是跨国企业的高级主管,被公司委以重任派到新加坡,可琪也跟着转学,三个女生虽然一开始都还保持联系,但随着三人的学业越来越忙,周遭的变化开始增加,她们要忙碌的事越来越多,就逐渐失去联系。

  仔细想想,他和孟采瑜居然已经整整十二年不曾见面了。

  那时候,他去了波士顿;采瑜则随家人去上海。后来,他们全家还搬到新加坡,但如今两人重逢的地点,既不是在波士顿,也不是在哪个异国,而是两人最熟悉的地方——台湾!而且还是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倘若他早一班飞机或是采瑜晚一班飞机,很可能就会错过这个机缘。

  缘分,真的很不可思议!

  其实她刚刚坐下来时,杜惟刚并没有在第一秒认出她,他只是觉得这个女孩非常眼熟,所以一直注视着她……基本上,孟采瑜的鹅蛋脸和五官没有太大变化,尤其是沉思时,脸上流露出的迷惘与稚气。还有,她方才讲电话时,娇嫩又轻柔的声音更让杜惟刚确定,她就是孟采瑜!

  她变得更漂亮了,不变的是那股单纯又脱俗的气质,还有甜甜的嗓音。

  杜惟刚的眼底满是激赏,二十六岁是女人最漂亮、宛如盛开玫瑰的绝美时刻!

  她的肌肤还是一如他记忆中的白皙无瑕,嫩白中带着珍珠般的光泽,他刚由东京回来,看腻了东京女郎从复杂假睫毛、睫毛膏、眼影、眼线、角膜变色片到腮红……全副武装的化妆方式。眼前这张几乎脂粉未施,却闪耀青春光泽的脸蛋,着实令他着迷。

  她的头发更长了,发尾烫成浪漫的波浪状,长发往后梳拢,只以一个造型古典优雅的精致发箍固定,露出完美的脸部轮廓,也更强调出秋水迷蒙的大眼睛,她鼻梁挺直、嘴唇嫣红,整个人灵秀出尘、魅力十足。

  杜惟刚很欣赏她的打扮,藕灰色的雪纺纱很适合她莹白的肌肤,手腕上造型简洁的宽版手环有画龙点睛的巧妙功能,却一点都不过度招摇,而且宽版手环还突显出她的手腕好细,简直不盈一握。

  这么细的手腕,很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紧身牛仔裤的搭配更是完美,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穿紧身牛仔裤的条件,必须身材比例够好,腿部线条够完美,没有任何多余赘肉,很显然地,孟采瑜得天独厚拥有恰到好处的纤细身材。

  他所喜欢的小瑜儿长大了,更美、更有女人味,也更懂得打扮自己。

  第1章(2)

  然而,杜惟刚也很清楚地捕捉到她眉宇之间的轻愁,染着愁绪的蒙眬水眸让她看起来更是楚楚可怜。他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事而愁锁黛眉,还有,她为何一人坐在机场?是要独自出国吗?还是在等待她的同伴?她的同伴是男人还是女人?

  一想到她很可能已经名花有主,很可能有了男朋友,甚至已经结婚了……这个想法让杜惟刚顿时心头沉甸甸的,毕竟他们分开已经整整十二年了,十二年前,他没有机会对只有十四岁的孟采瑜告白。

  那时候的她太小了,连国中都还没有毕业,贸然向她表白,铁定会把她吓昏!

  何况就算告白了,又如何呢?毕竟现代社会瞬息多变,谁也不知道明天世界会发生什么事,自己可能会因工作外派到哪一个国家去,未知数充斥在世界每一个角落。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