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下堂妻很难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这一阵子,你的笑容越来越少。虽然你刻意在我面前保持欢笑,但我看得到你眼底的忧虑。

  都是我,把这么大的痛苦带给你……

  请不要责怪你的家人,他们都是宅心仁厚的大好人,我打从心底尊敬他们。他们的出发点都是因为太爱你。刚,请你一定要体谅长辈的苦心,不要再因为我引起任何纷争了,请你和家人重拾往日的欢笑,那是我内心最大的渴望!

  跟你走在一起,是我这一生最快乐的日子,你让我彻底明白什么是爱、什么是感动,这些记忆永远温暖我的心,也会陪伴我,继续往后的人生。

  我一直很难忘十四岁那年你给我的鼓励——“上天不会给人度不了的难关!”这句话以后也会一直陪伴我,永远点亮我的人生。

  我们都不是年幼无知的小孩了,都有自己要承担的责任,我会好好的,请你也要更快乐地生活。

  有一天,当我辗转听到你结婚生子的消息时,我会献上最大的祝福,我唯一希望的只有一件事——你要幸福。

  一定要幸福喔 !

  采瑜

  坐在车上避雨的杜惟风忍不住又拿出这封信反复看着,每年一遍,他的眉头就锁得更紧,愤怒的咆哮。“这算什么?孟采瑜,你真的好可恶,凭什么用一封信就把我宣判出局?”

  他狠狠地捶打方向盘。“笨蛋!笨蛋!你这个超级大笨蛋!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你为什么要逃避,为何不等我回来?没有你,我的人生怎么可能完整?孟采瑜,出来!我不会放弃你的,我发誓一定要找到你!”

  他会叫征集社持续调查,展开铺天盖地大搜索,不管要花多久时间、花多少钱,他一定要找到她!

  因为——她永远是他今生的最爱,命中注定的妻子!

  第9章(1)

  三个星期后,花莲乡下。

  天气晴朗,湛蓝的晴空没有半点云朵,一望无尽的蓝一直好我们在一起延伸到地平线的另一端。正是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沿着乡间小路,一畦一畦的油菜花恣意盛开,在太阳下展露娇颜,远方只有几栋农舍,鸡妈妈带着乳黄色的小鸡休闲的散着步。

  一栋古朴的农舍内,采瑜抱着一堆萝卜干走出来,笑道:“阿霞婶,我来帮忙。”

  阿霞婶转头看到她。“唉呦,小瑜,不用啦,你是我的客人耶,却每天都帮我做好多家事,又是去厨房工作,还常帮我招呼客人,我小女儿下课回来,你还会帮她补英文,真的太麻烦你啦!”

  采瑜盈盈笑着。“一点都不麻烦,我很喜欢晒萝卜干,或是跟你去油菜花田采收,好好玩喔,以前我都没做过耶。”

  这里是僻静的乡间,不但空气无比新鲜,每个人都对她好亲切、好友善。她刚来那几天,左邻右舍都很好奇地跑来看她,还带一些自家产的水果硬要送她。在这里,她体验到台湾最引以为傲的特色——超浓厚的人情味,她是真心喜欢这片土地,喜欢这群善良乐天的好人。

  反正采瑜也没什么事,白天就往厨房钻,帮民宿的主人阿霞婶料理三餐、打扫客房,还指导她的小女儿功课。她想让自己每天都很忙很忙,忙到没有太多时间想一些事……

  这样,心里会好过一些……

  阿霞婶笑得合不拢嘴。“你喔,长得这么漂亮,还是台北来的小姐呢,居然这么喜欢做家事,难怪附近的阿茂伯一直问我你有没有男朋友?他说等他儿子从台中回来,他一定要介绍你们认识,阿茂伯直夸你呢,巴不得赶快把你娶回家当儿媳妇。”

  采瑜尴尬地笑着。“这……帮我谢谢阿茂伯的好意,可是我目前真的没有交男朋友的打算。”

  “呵呵,我知道啦,你们女孩子就是害羞。”阿霞婶笑着说。“没关系,感情要看缘分的,不可以勉强。阿茂伯那边我帮你挡,你别担心啦。”嘻嘻,其实她自己有盘算啦——像采瑜这么清秀可爱又体贴勤苦的超级好女孩,她真的越看越满意,让别人娶走岂不太可惜?

  阿霞要把采瑜留着,叫自己在台北工作的儿子最近回来多待几天!她想撮合这小俩口,儿子一定想不到她这个“阿霞民宿”里面居然藏着一个大美女,如果真的成了好姻缘,儿子还会感激她一辈子哩,多赞啊,哈哈哈!

  嘻,阿霞非常佩服自己的金头脑!

  二十天前,在台北工作的侄女东羽萌突然打电话回来,说她有一个朋友想来乡下住一阵子,热情好客的阿霞大表欢迎。隔天,羽萌就带着采瑜来了。

  其实她开这个“阿霞民宿”只是想打发时间,老伴从职场退休了,虽然有退休金可以养老,不过两个老人闲着也是闲着,再加上孩子们都大了,大多都北上发展了,家里只剩一个最小的孩子,有点孤单。

  他们就把家里多余的空房间都改成民宿,不但可以增加收入,还可以亲近年轻人,让屋内充满活力和生气。

  因为做出口碑和兴趣,去年还大兴土木,在隔壁又盖了一栋木造的欧风建筑,有很漂亮的欧式斜屋顶,特地找人设计装潢过,打算接待家庭型的房客。

  其实,因为是羽萌带来的朋友,阿霞本来就把她当晚辈般疼爱,不愿收她的住宿费。但采瑜非常坚持要付钱,而且还会主动帮忙做家事,看到阿霞的小女儿面对英文作业很头大,她还亲切地每天教导她;遇到民宿忙碌时,更时常主动去整理客户,如此善解人意的好女孩,阿霞真是疼到心坎儿里了。

  阿霞整理着晒好的萝卜干,一边闲聊着。“对喔,我要赶快多准备一些年菜,后天就是除夕夜了,看明天还要订什么蔬果,得赶紧叫人送来。晚上那间家庭型客房有客人要来呢,待会我要再去检查一下,看是不是每间客房都整理好了,矿泉水要不要补充……”她喃喃自语,就怕自己忘了,赶紧转身进入厨房打电话。

  采瑜落寞地想着,后天就是除夕夜了,是啊……好快,一年将至,她已经买好车票了,打算明天下午出发,回高雄陪爸妈过年。

  幸好当初没告诉爸妈她和杜惟刚恋爱的事,现在也不用烦恼该怎么解释,才不会让双亲操心。唉,今年,对她而言真是个特别的一年。

  原本以为今年会变成别人的妻子,婚是结了,但第二天就离婚了,成了正常下堂妻。最奇怪的是——同一时间,却出现一个真正让她爱到刻骨铭心、此生永难忘怀的男人!

  这么轰轰烈烈、爱到如痴如狂的感情,她相信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了,她也不想再谈恋爱了。爱,很甜蜜,可不得不分开时,真的好痛好痛,那是撕心裂肺、无法想像的剧痛。

  凝视着远方,采瑜的眼底盛满忧伤。他现在过得好吗?应该还好吧!羽萌和书庭有告诉她,杜惟刚不断在找她。唉,傻瓜,还找她做什么呢?他们之间只能说是——情深缘浅。

  两人都爱到有如飞蛾扑火、爱到愿意为对方牺牲一切,但偏偏他们就是没有缘分继续厮守。她宁可让杜惟刚现在恨她、骂她是胆小鬼,也必须忍痛离开他!

  来到花莲之后,她每天都必须让自己保持忙碌,没事也要找事来忙,为的就是要狠狠压抑奔窜在心头疯狂的思念。

  唉,她好想他,好想好想好想……想到恨不得化为了阵清风,或化为一双彩蝶,不管变成什么都好,只要可以飞回他的身边,看他好不好、看他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三餐不正常,或是忙起来就熬夜工作。他去外地出差时,保暖的衣服要带齐,还有,他有时会鼻子过敏,他习惯用的抗过敏药也不知道有没有带着?万一过敏发作,可能会让他很不舒服,甚至一直头痛……

  “不要再想了!”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关于杜惟刚的事,她低声斥喝自己。“孟采瑜,你千里迢迢躲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停止对他的挂念。你必须练习慢慢淡忘他,你可以做到的,也许一开始会很痛苦,但痛苦会越来越少……应该会越来会少……加油!”

  她讲着口是心非的话,明明很清楚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杜惟刚,可不这么命令自己,她真的没有足够的勇气迈开下一步……

  她悄悄由口袋内拿出一张照片,是杜惟刚送给她的,他们念书时期的相片,那时她才十四岁,杜惟刚十七岁……

  怔怔地望着相片中的杜惟刚,她的唇畔泛起温柔的笑容。他真的很帅,五官立体分明的脸庞是朗朗傲气,尤其是那对深邃又犀利的黑眸,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我在做什么?笨蛋!”她懊恼地收起相片,唉,才刚命令自己淡忘杜惟刚,但每天她还是忍不住看着相片想他。睡前更是不由自主地细细回忆着他的好、他的体贴和温柔,结果每晚都是枕着清泪昏昏睡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