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下堂妻很难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终于,布帘被拉开了,两名护士捧着铁盘先走了出来,杜惟刚和冬羽萌都紧张地上前等待消息,紧接着,李启焕走了出来,看到好友有些惊讶。

  “惟刚,你怎么还在这里?”

  “她怎么样?”他焦急地问着。“这位急救的病人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她现在状况如何?”

  “原来她是你的朋友啊。”李启焕拉下口罩。“我们检查过病人的心跳、血压和脉搏,以及其他身体机能,发现她是服用药物过量导致昏迷……”

  这时,一名护士匆匆奔过来。“副院长,只是刚出来的化验报告。”

  李启焕接过化验报告,仔细地研究后,沉吟道:“这报告指出,病人是服用过多镇定剂以及具有安眠成分的药,她一直吃很多药吗?”

  “没有,是这几天才开始的,因为她这几天严重失眠,一直说头好痛,我陪她去附近的诊所看医生,医生说她心理压力太大,所以有开给她一些助眠的镇定剂。”冬羽萌赶紧说明,处方笺和剩下的药就是要上救护车之前,她交给医护人员的。

  她继续说着:“后来,她又感冒了,严重鼻塞,医生说是换季引起的过敏,所以又开了一些抗过敏药。另外,她不知道为何这两天又常常觉得皮肤发痒,我们去看皮肤科,医生说是冬季痒,又开了一些消炎药……”

  李启焕听了直摇头。

  “看样子她是把所有药都吃进去了,这几种药分开吃没什么大碍,不过如果一起服用就要非常小心。因为这类药品会增强彼此的效力,一不小心就会导致严重昏睡。像助眠的药物,更是只能在入睡前按照医生处方服用。”他专业地说明。“总之,我们现在先帮她洗胃,再来决定下一步如何治疗。待会请你们帮她办理住院手续,她必须住院观察几天。”

  杜惟刚不安地追问:“她会有生命危险吗?”

  “安啦。”李启焕笑着拍拍好友。“我懂你现在的心情,相信我,你同学我可是专业医生,她绝对没有生命危险,洗胃后我们再观察状况,这两天要特别注意有没有发烧,我会请负责的医生定时巡房,也会吩咐护士特别留意。”

  听他这么一说,杜惟刚原本高悬在半空的心总算得以暂时安定下来,幸好她没事,幸好!

  不过,等到这笨丫头清醒后,他一定要痛骂她为何如此轻贱生命,为了那种混蛋自杀,值得吗?值得吗?

  杜惟刚帮采瑜办好住院,并安排她住进头等病房,还请来专业的三班制看护照顾她。

  采瑜洗完胃之后,又做了一些必要的检查,等推入病房,都已经晚上十点了。

  杜惟刚对着一直紧陪在采瑜身边,神色忧戚的东羽萌道:“忙了好久,你一定饿坏了,我和看护会在这里守着,你先回去休息吧,记得先去吃晚餐。”

  “不。” 羽萌摇头。“我晚上要留在这里陪采瑜,方才我已经打电话请假了,明天可以中午以后再去上班。”要不是这里有专业看护,她一定会连请三天假,就算会被fire也拼了,姐妹最重要。

  她也以手机联络了在大陆的书庭,书庭急到都快哭了,恨不得马上赶回台湾,偏偏她是和上司去洽谈一个很重要的合约,必须待个五天左右,整个案子一直都是她负责,不能说走就走,那太不负责任了。

  杜惟刚道:“你明天一早再来好了,我知道你很想陪采瑜,不过我们三个人同时在这里也是浪费人力。我今晚会留下来照顾她,你回去好好睡个觉,养足精神明天再来。”

  羽萌仔细想想,他说的也有道理,三个人同时耗在这里实在没有必要,更何况,还有专业看护呢!

  她点头同意。“好,那我先回去,请问……你要怎么称呼?”

  “喔,这是我的名片。”杜惟刚取出名片递给她。“我是采瑜很久以前的朋友,后来她搬家我也搬家了,才会疏于联络。不过,我这趟回台北会待很长一阵子。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羽萌定定望着眼前的男人,他相貌英挺、眼神清澈,看起来为人很正派,由他对采瑜所流露的关切,她相信他绝对不会伤害采瑜。

  她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他,郑重地道:“这是我的联络方式,如果采瑜需要我,不管多晚都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会立刻赶来陪伴她。请你好好照顾她,谢谢。”

  杜惟刚慎重地允诺。“你放心。”

  头很重、很昏沉……孟采瑜好像坠入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森林,这是哪里?为何看不见任何东西?不管她如何拼命地想拨开重重迷雾,还是看不到一丝丝光亮,她好害怕……

  昏睡间,她好像断断续续地听到旁边有人交谈。

  “根据她的抽血报告结束,医生指示说孟小姐对退烧药物过敏,不能使用退烧药。”

  有个男人很忧虑地问着:“可是她现在在发高烧啊,不吃退烧药,难得要一直让她发烧吗?”

  “医生说怕继续吃药会导致不良的并发症,只能用传统,但也最安全的方式——用冰枕让她的温度降下来。”

  “好。”男人说。“那我和你一起照顾,我们轮流守夜,不断地帮她换冰枕,一定要让她温度下降。”

  “不用了,杜先生,这是我分内的工作,我来就好。”

  “不。”男人的声音很坚持,“我想亲自照顾她。”

  谁?这是谁的声音?采瑜很想睁开眼睛,但眼皮仿佛又千斤重,她无力控制,可是,她又觉得男人的嗓音非常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最重要的是,听到这个声音,她好像不再那么害怕,虽然走不出这可怕的迷雾森林,可这道力量像是可靠的防护网一样,稳稳地支持着她,她安心了。

  她好累,她要睡,先让她睡一会儿吧……

  第3章(2)

  孟采瑜就此再度沉沉入睡,等到她终于恢复意识,已经是清晨七点了。

  刺鼻的药水味窜入鼻间,她茫然地睁开眼睛,只看到一室的白,白色天花板、白色墙壁,她转头一看,赫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这是病房吗?我怎么了?为何会在医院里?采瑜吃力地撑起身子坐起来,转身却看到一个非常震惊的画面。

  杜惟刚?!他竟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身上只披着一件西装外套,头靠着墙,好像非常疲惫地睡着了。

  她愣住,根本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太诡异了,我怎么会在医院?而他又为何在这里?”

  这时,看护悄悄推门而入,看到她醒了,很开心地上前询问:“孟小姐,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请医生进来看看。”

  “等等!”一连串问题争先恐后地在脑海里冒出来,采瑜连要先问哪一个问题都搞不清楚。“这里是医院吗?我为什么在这里?他……又怎么会在这里?”

  “你说杜先生啊?”中年看护压低声音道:“孟小姐,我是不知道你为什么跟他吵架,不过啊,以我多年的看护经验,很想劝你一句,这么好的男朋友要珍惜啦!就算两个人吵架,也应该理智点,各退一步嘛。其实你男朋友真的很爱你耶,因为你的体质不能吃退烧药,所以他整晚都和我轮流帮你换冰枕,好为你降温。我一直说我来就好,他却强调一定要亲自照顾你,看他那样小心翼翼的,连我都好感动喔!”

  看护笑着说:“一整晚我们就这样忙到快清晨五点,我看他很疲倦,劝他先休息,不过他却坚持要等到你降温再说。一直等到你的体温真的有下降后,他才敢坐在沙发上休息。孟小姐啊,我的三个女儿都嫁人喽,说到挑女婿,我真的很有心得啦,这个男人对你很有心,也很呵护,不要再吵架啦,缘分得来不易啊,万一错过了那真是错过了,有话好好说嘛。”

  话匣子一开,她更语重心长地劝着:“不要自杀啦,生命是很宝贵的,你这样做真的很对不起你的家人,还有深爱你的男朋友。”她以为采瑜和杜惟刚是情侣,两人大吵后,采瑜一气之下服药想自杀。

  什么?什么?看护所说的话不但没有解决采瑜心头的任何疑问,反而把更多的问号哗啦啦地全塞入她脑中。

  “等等,你是说——我企图自杀?”天啊,她不是在羽萌家睡觉,想好好休息吗?为何一觉睡醒竟被送到医院来,还有人说她想自杀?

  喔,不!跳tone跳得太快了,她好像瞬间被丢到外星球,什么都搞不清楚。

  采瑜急着想找羽萌问清楚。“羽萌呢?她在哪里?”

  尽管她们压低音量交谈,但浅眠的杜惟刚还是醒了,睁开眼一看到采瑜已清醒,她脸上出现如释重负的表情,立刻走过来,先摸摸她的额头。“太好了,你真的降温了。”

  他温和地对看护道:“黄小姐,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好吗?你也累坏了,先休息会儿吧。”

  “好好。”知道这小两口又话要说,看护很识趣地离开房间。

  室内只剩下两个人,杜惟刚脸上转为阴鸷,沉痛问着:“告诉我你为何要自杀?你一再答应我会坚强的,怎么可以为那种男人自杀?”

  这次多亏东羽萌及时发现不对劲,赶紧请假赶回家并叫救护车将她送医,但他不敢赌下一次还有没有这种好运了,这种战战兢兢、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状况的感觉太恐怖了!

  “我自杀?”采瑜忍不住提高音量,以手势制止他抢话。“等一等,我真的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谁说我要自杀?还有,我到底为什么会被送到医院来?”

  杜惟刚浓眉紧锁,眼底积了冰霜。“你服用过量的安眠药昏迷不醒,所以你的朋友东羽萌吓得赶紧叫救护车把你送到医院。”

  “我吃了过量的安眠药?”采瑜目瞪口呆,无法消化他讲的每一个字。

  “没错。”杜惟刚眼底有这翻腾的怒火,因为极度心疼而演变为心痛、生气。“孟采瑜,在机场的时候,你不是已经看清那男人的真面目了?他不但轻浮花心,而且敢做不敢当!像这种无药可救的混蛋,你居然为他自杀?你对得起你的家人、对得起爱你的朋友吗?”

  “你……”采瑜被他一连串严峻的怒骂骂得哑口无言,却也满腹委屈,打从清醒之后,她就处于极度茫然中,看护说她想自杀,杜惟刚也骂她为何要自杀,完全没有人相信——事实根本不是这样!

  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自杀啊!

  她这几天的确非常消沉,心情down到谷底,毕竟,她无比认真地和张世钦谈了几年恋爱,答应他的求婚后,就满心期待以后和他共组一个温暖的家,期待成为一个好太太、好妈妈。

  但没想到突然遭受这么大的打击,她由云端笔直坠落谷底……一时之间,她真的没办法立刻振作起来,无法说忘旧忘,她需要时间好好疗愈。

  君可她绝对不会自杀,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羊她眼尖地看到茶几上有一些药,一把抓过来看个仔细。

  “耳咦,这是我吃的药?怎么会在这里?”

  卯杜惟刚冷冷地道:“东小姐打电话叫救护车后,在等救护车来的时间,很机警地把你这几天看医生所开的处方笺还有药都带来了医院,护士已经拿一份去化验了,检验报告也出来了。”她明明就一心要自杀,为何还要否认?

  他眸光如电,一字一句沉痛地问:“你为何要服用那么多安眠药?你真的想死吗?”

  采瑜真是哑口无言,只能一再解释,:“我真的没有服用过量,这包药是家医科医生开的感冒药,他有提醒我其中一颗是帮助睡眠的。这包是皮肤科医生开的药,他说我这几天压力过大,再加上外面的气温变化,才会一直觉得皮肤发痒,另外,这是对付鼻塞的特效药…… ”

  说到这里,采瑜突然一顿,神情很惊慌,糟了!看来,她好像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怎么了?”杜惟刚锐利地注视她,不放过她眼底闪过的慌乱,“你是不是想到什么了,说啊!”他手下带领大批员工,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要解决的状况更是千奇百怪,这几年下来早就练就一双犀利电眼。

  “我……”在他咄咄逼人的视线下,采瑜声如蚊蚋地回答。“我好像知道原因了,医生有提醒过,这种特效药具有比较强的助眠成分,可以让我好好休息,但是一定只能在睡前服用,而且不能和感冒药一起吃,否则很容易昏睡。我……”

  因为觉得好丢脸,她的头越垂越低,都快点到领口了,“我今天早上起床后就吃了感冒药,还有皮肤过敏药,昏昏沉沉中,又觉得鼻塞很烦,所以,一时忘了医生的交代……就把鼻塞特效药拿出来,一起吃下去,医生说最好只吃一颗,我希望症状快点减轻,还吃了两颗……”

  完了!她真的觉得自己好笨,怎么会犯下助眠离谱的错误,把医生的嘱咐忘得一干二净。那么多药,她都吃到头晕脑胀了,根本忘了要分清楚!

  杜惟刚听了更是愤怒。“你把那些药通通吃了,而且还擅自加重药量?你……”他真的会被活活气死,这些药一口气全吃下去,里面有一堆助眠的成分,当然会导致严重昏睡!

  心疼之下,他气到口不择言。“孟采瑜,你是笨蛋吗?你不是三岁小孩了,居然会犯下这种错误。明明医生已经提醒过你,你差点就铸下打错了,如果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对得起你的父母吗?你要一把年纪的他们怎么承受那么残酷的后果?”

  他可以相信她不是蓄意自杀,可能是误食过量药物。但,他无法接受她这么糊涂,竟因疏失而差点失去性命……想到这里他就无法冷静下来,只因她是孟采瑜,是他非常非常在意的女人!

  因为很在乎,才会如此心痛!换成是别人,他根本不会有这些情绪反应。

  采瑜被他骂到眼眶泛红,拼命深呼吸还是无法抑制酸楚的情绪,“我知道自己错了,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这种事有故意或者不故意的吗?你有几条命可以这样冒险?稍一不慎,你要付出的是自己的性命,孟采瑜,你到底懂不懂!”

  采瑜被他炮轰到心乱如麻,慌乱、还有委屈一股脑儿地涌上心头,眼底的泪雾也渲染而开。“我说过我不是故意的!”

  她知道自己犯错了,但是他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疾言厉色地狂骂……

  瞥见她眼底的泪,杜惟刚的心像是狠狠挨了一鞭,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失控。他真该死,她才幽幽苏醒,他该付出的是关系,而不是这么严厉地对待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