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下堂妻很难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 页

 

  “喔,我父亲前几年退休后,就带着我母亲移民到纽西兰,打算在那里养老,他们喜欢那里的气候。至于可琪啊,那丫头就像一匹野马,到处跑来跑去,她现在在欧洲,好像在布拉格吧,不过前阵子又好像说要跟朋友去西班牙玩,她还说等英国的威廉王子结婚的时候,要跑去英国凑热闹呢!反正啊,她就是喜欢到处流浪,真是毫无定性。我这趟回来是因为总公司非常重视台湾的市场,要我在这里待几个月研究市场。你呢,住在台北吧?伯父、伯母和芝榕的近况还好吧?”

  采瑜勉强挤出微笑。“我爸前年也退休了,从上海搬回台湾,现在跟我妈一起住在高雄,老人家好像都很喜欢温暖的地区,他们住得很习惯。至于我姐,她现在在香港工作。”

  杜惟刚微笑着,嗓音沉厚,带有成熟男人的磁性。“那很好,我也好久没见到伯父、伯母了,你方便给我他们的联络电话吗?我改天到高雄出差时,想去拜访他们两老,跟他们叙叙旧。”

  “当然可以,我爸妈一定很高兴看到你,我给你我爸的联络方式……”采瑜知道爸妈一直十分欣赏杜惟刚,从以前就一直称赞他杰出优秀、懂得规划未来,还直说他日后成就非凡呢!

  但提到父母,她的脸上也蒙上淡淡阴影。“惟刚哥,关于我离婚的事,请你不要对我的家人提起。”

  “我懂。”他立刻保证。“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当然也包括可琪。”他明白这是她的私事,她想怎么做,外人一定要尊重她。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关心。“不过你也不要一直把心事闷着,你的个性就是遇到烦恼不想麻烦别人,或对人倾诉,习惯憋在心里自己慢慢消化,但那真的很伤身,人生难免会遇到挫折,不好意事十之八九,没有人的际遇是一帆风顺的,记得心情低落时,一定要找人倾诉。”

  惟刚哥居然这么了解她的个性,都分开十几年了……他的话又让采瑜心底的波动益加扩大,她感激地露出笑容。“我知道,我不会傻傻憋着,我会找姐妹淘诉苦。”

  杜惟刚没说错,采瑜从小就是个很???的人,有烦恼时,不要说好友了,她连对自己家人都习惯只报喜不报忧。并非她觉得离婚这件事很丢脸,而是她不习惯向别人倾诉自己的烦忧,就怕自己的坏心情影响到别人,让旁人替她担心。

  但,眼前这个打击真的很大,刚结婚隔天就离婚,而且还是在这么难堪的状况下……唉,她若不找书庭和羽萌诉苦,真的会疯掉!

  “说到就要做到喔,别忘了,朋友就是要互相打气!”她略带凄凉的笑容让他更是心疼,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秀发,唉,多令人心疼的小瑜儿!

  这个动作他做得好自然,眼底的浓浓关怀就像一潭深深的湖水,采瑜更精准地听到心弦被拨动的声音……噢,拜托他不要在这时对她这么好,她此刻真的很脆弱、很没用,真想靠着温暖的肩膀好好大哭一场……

  可是,不行不行!孟采瑜,深呼吸!把眼眶的泪水逼回去,你做得到的,不能那么脆弱,眼前这个大难关你一定要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去。

  此刻,车子已经抵达采瑜所说的住址,也就是东羽萌住处的楼下,门口的骑楼可以暂时停车,也不会淋到雨。

  司机帮采瑜拿行李下车,杜惟刚关怀备至地送采瑜下车,她真挚地向他道谢。

  “惟刚哥,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别说这些傻话。”他深深地注视她,突然略带命令地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啊?采瑜一愣,还是乖乖地交出自己的手机,这男人外表温文儒雅,可是举手投足自有一股强悍的力量,就像是天生的领导者,让她不由自主地听着他的命令……

  他以她的手机拨了自己的电话,再交还给她。“现在,你有我的号码了,不管任何时候、半夜几点,你想找人倾诉时都可以找我。答应我,一定要坚强!”

  他很清楚,今天的打击不管对任何一个女人都是致命的一击,所以他特别放不下心。

  采瑜感激地点头。“我知道,我答应你一定会坚强,不会被那些坏家伙打倒,我会证明离开他之后,我会活得比他好,日子过得比他精彩!”

  “这才是我希望看到的小瑜儿,加油!”他赞许地微笑。“过几天打电话给我,我们吃个饭吧,既然我回到了台北,你总要抽点时间给我这个老朋友。”

  他真的很想多接近她,这小瑜儿比他印象中更加清秀可人,弱不禁风的模样更是令他很想好好保护她。但,他告诉自己脚步不可太快,一定要慢慢来,不能急躁。

  “好。”他的邀约让采瑜有些羞赧,那深邃又狂狷的黑眸彷佛带着奇异的魔力,她真的快管不住骚动的心了。不行不行!此刻的她最需要好好的沉淀,让自己完全沉静下来。

  惟刚哥只是把她当成妹妹般关怀,对,就像他关心可琪一样,她不该多想。

  怕自己的眼神会泄漏太多心事,采瑜赶紧道:“我先去看看我的朋友在不在家。”

  她转身按了东羽萌的电铃,内心不断祈祷着:羽萌,你一定要在家啊,快把我救出这一团混乱中!

  幸好对方很快就回应了。“请问找哪位?”

  “萌萌,我是采瑜。”

  “采瑜?”她好震惊。“你、你现在不是应该在飞机上准备去度蜜月吗?”

  提到这事,她只能叹息。“说来话长,先让我上楼吧。”

  “好好,你快上楼,我帮你开门。”幸好因为下雨,她比较晚出门,不然再过几分钟,她就要出去跟纪书庭喝咖啡了。

  喀一声,一楼的门锁被打开了。

  “那我上楼了,惟刚哥,真的谢谢你。”采瑜拉起行李的拉杆向他道别。唉,她觉得自己真是矛盾啊!上一分钟还祈祷羽萌一定要在家,这一会儿,她居然有些惆怅,竟有些舍不得就这样离开这个给她无比安全感的男人。

  “自己保重。”他殷切叮咛。“记住,你随时可以打电话找我。别把事情想得太负面,离开那个混帐是对的,你的人生会更美好。”在他眼底,那个男人压根儿配不上她,不值得小瑜儿掉一滴眼泪。

  “我知道,别担心。”采瑜点点头,推开大门后进屋。

  杜惟刚伫立在原地,隔着雕花铁门目送她进入电梯内,深不可测的幽眸满溢着眷恋柔情……

  第3章(1)

  杜惟刚万万想不到,他再度见到孟采瑜的地点居然会是在——医院的急诊室!

  那一天,他带着助理到某间大型医院洽谈医疗仪器采购的合作事宜。其实贵为执行长,又是台湾分公司最高负责人的他并不需要亲自应酬客户,但这间医院的副院长——李启焕刚好是他在美国念大学时的同窗好友,他也很想跟好友叙叙旧,便兴致高昂地前往。

  两个男人一见面,果然相谈甚欢,一聊就是两个多钟头,要不是李启焕待会还有一场重要会议要开,他们真想相约出去吃晚餐,再喝点小酒。

  从副院长室出来,李启焕满脸笑容地陪着杜惟刚和助理搭电梯到一楼。“呵呵,朋友还是老的好,今天一和你聊天,我好像又回到那充满阳光的加州了!真怀念加州啊,不但阳光灿烂,我还在那边谈了几段轰轰烈烈的恋爱呢,哈哈哈,阿刚啊,记得过几天再来找我,我们晚上一起去喝酒喝个痛快,不然去我家聚聚也好,我老婆很会煮菜喔!中国菜和西餐都做得很道地呢!”

  “那有什么问题?”杜惟刚很阿沙力地拍拍对方的肩,笑容诡异地故意开好友玩笑:“我会带好酒到府上叨扰,顺便把你在加州几段轰轰烈烈的情史讲给嫂夫人听!喔,一次可能讲不完,必须分上中下好几场才能讲完耶!”

  “哈哈哈!”李启焕豪迈大笑。“你这臭小子想害我啊,明明知道我是妻管严,是想推我去死啊?”

  “不敢不敢!”杜惟刚同样笑得很灿烂。“我只是随便和嫂夫人‘聊一下’,提供她一些基本资讯,相信对你们的感情一定有‘加温’的功效。”

  “呵呵~~”李启焕也没在怕的。“你敢整我就放马过来,等到你这小子哪天被女人套牢了,小弟我一定会好好回报,奉上一份‘超级大礼’给嫂夫人,哈哈哈,我们中国人很注重礼尚往来的,受人点滴,必当涌泉以报!”

  两个男人就像回到学生时代,又是捶对方又是打打闹闹,对李启焕而言,医院工作非常紧张忙碌,可以和老同学肆无忌惮地打闹说笑,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很快地,他们三人已经走到一楼大厅外面了,也约好下次一起喝酒的时间。这时,突然传来尖锐的救护车警示音,紧接着,一辆救护车在急诊处入口停下,几名医护人员迅速地跳下车。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