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下堂妻很难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 页

 

  十年前的杜惟刚和孟采瑜!

  这是一张宛如名片大小、护贝过的相片。采瑜一眼就认出拍照的背景,是十年前她在台北的家。因为她们家和杜家的感情非常好,两家人常常一起出游聚餐,家里哪个小孩过生日,也一定会邀请对方来自己家,一群人开开心心地唱生日快乐歌、分享蛋糕。

  照片中,采瑜笑着切生日蛋糕,紧邻她身边的是她姊姊芝榕,最旁边坐的正是杜惟刚。

  那时候,可琪和其他亲友应该是坐在采瑜的对面,由拍摄者的角度,可以清楚看到三个人脸上的表情。采瑜和姊姊都笑得很开心,杜惟刚也是一脸笑意,而他的目光焦点温柔地落在采瑜脸上。

  孟采瑜拿着相片的手微微颤抖着,她真的没有想到——早在十几年前,他就以这么温柔的目光暖暖地注视她,像是在凝视一个美好的梦……好多画面在脑海里闪过,感动的暖流由心房深处涌出,迅速传递到全身。

  她真的不知道……

  她只知道——这辈子,不会有第二个人送她这么别具意义的礼物!

  杜惟刚沉稳地道:“这是十年前的我们。其实我那时候就想要偷偷拍你的相片了,但我不敢,深怕被别人发现。后来,终于等到一次机会,那天你邀请我们全家到你家去吃生日蛋糕,我爸拿着相机一直拍照,晚上,我趁全家都熟睡后悄悄溜到一楼拿相机,再迅速躲回自己房里,用电脑把相片传到自己的随身碟,再把相片洗出来。”

  当时他还不敢把相片放在自己皮夹里,深怕被别人发现而大惊小怪。她只能暂时把相片放到最珍惜的那本相簿中,而且还刻意藏在自己的一张独照后面,以防被家人翻开时看到。直到长大后,不管搬几次家,不管到任何一个国度,他永远不会忘了这本相簿。

  采瑜不知自己还能说什么,只能轻轻眨动睫毛,感动地说:“你……你那时都没告诉我。”话一出口,她就在心里暗骂自己,干嘛讲这句话啊?听起来好像是女生在向男朋友抱怨,抱怨他为何不早一点表白,可惟刚哥明明就不是她的男友!

  杜惟刚满怀无奈。“你那时才十四岁,才念国二,我要怎么跟你说?我怕我讲了会把你吓昏,甚至骂我是大变态,以后看到我就躲。”那时他可是血气方刚的十七岁少年,虽然还没交女朋友,却也懂得怜香惜玉。

  采瑜想想也对,十四岁……那时自己满脑子都是漫画和喜欢的偶像,对爱情懵懵懂懂。身边的麻吉虽然已经有人在偷偷交男朋友了,但她一直觉得爱情还离自己很遥远,毕竟当时单纯又不懂打扮的她就像丑小鸭,根本没人会多看她一眼。

  尴尬是亲姊姊又那么漂亮,她对自己根本没自信,也不曾幻想过有谁喜欢她。

  可她真的没料到,惟刚哥居然那时就已经喜欢了?喔——心底好像有好多烟火同时绽放,砰砰砰砰——心窝开出一朵又一朵的灿烂烟花,她觉得脸颊发烫,眼睛也发亮,整个人好像突然被注入满满的活力,又“活”了起来!

  NO!她摇摇头,命令自己冷静下来,离婚的阴影又慢慢笼罩上原来洋溢着羞涩的小脸。

  “请你不要对我好,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谈恋爱了。”

  杜惟刚的剑眉染上薄怒。“话别说得太早,你知道一辈子有多长吗?孟采珍,你真的要因为那个混蛋而用一生来惩罚自己?这样值得吗?”

  采瑜表情黯淡地摇头,许多,才低声道:“我并不是因为他而惩罚自己,我只是认为自己没有……没有信任别人的能力了,我不相信有人会真心真意地爱我一辈子……”

  “笨丫头!”她的话让杜惟刚又气又心痛,狂嚣地以手指支起她的下巴,目光灼灼地逼视她。“不要再钻牛角河北,更不准自怨自艾,你最该做的事就是好好看着我。”

  他更加逼近她,嗅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修长的手指温柔地在她脸颊上摩挲着,由她小小的耳垂一直抚摸到粉颊,满意地看着她的脸蛋越来越嫣红,她真的好美,五官娟秀,眉眉如画,最重要的是,这么多年了,她始终保有那股纯净的、不染尘埃的气质。

  独一无二,只属于孟采瑜的气质。

  他知道自己有爱很爱她,因为她是个璀璨耀眼、值得被珍惜的好女孩!

  他的指尖好像带着魔法,在她脸上来回摩挲,孟采瑜只觉浑身越来越烫,他他……他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火热的视线吹皱她一池心湖,害她方寸大乱,更让她越来越管束不了自己。

  明明知道应该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可.她的手却酥软如绵,无法使力推开他……撞击胸膛的,早已分不清是害怕还是期待?

  他捧起她的脸蛋,把更炙烫的情愫完全传递给她,幽瞳跳跃着不容错辨的真心。“看到了吗?你眼前有个很爱你的男人,告诉我,你真的感受不到吗?”

  采瑜已被他一连串大胆的行径弄得晕头转向,他强悍的气息萦绕她全身,只要她一吸气,浑身毛孔就更填满属于他的粗犷气味……唔,她的头好昏好昏……

  杜惟刚优雅地绽开性感的笑痕,将她的无措全看在眼底,啊.她真的好可爱,天真无邪的性感,最令男人无法抗拒!

  他索性紧紧地抱住她,让她动弹不得,俊逸的脸庞越来越靠近,他邪肆地笑着说:“你看起来很紧张,可是,你知道吗,你脸红的样子,真的好可爱,我的小瑜儿,怕我吗?”

  她想否认。“我、我才没有脸红……”该死!干嘛结巴啊?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她气到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杜惟刚的笑容更加潇洒飞扬,炯亮的黑眸不断对她放电。“你真的太诱人了,我一定……一定要狠狠地吻你!”

  “啊——”

  采瑜的惊呼声已被他迅速截断,他牢牢地捧住她的小脸,滚烫的唇精准地落下来。

  他的吻很温柔,却也很挑逗,察觉她的惊慌,他更压向她,让她根本没有躲藏的空间,热热的舌尖还乘隙钻入她的檀口内。

  湿濡又魅惑的感觉自他的辣舌辐射而出,充斥她的口腔……瞬间,她只觉得所有的理智和呼吸全被夺走!

  不、不能这样……残存的一滴滴理智在呼唤采瑜,她试着想推开他,偏偏杜惟刚却故意更加重这一吻的力道,让这个吻更火辣也更强悍!

  天旋地转都不足以形容采瑜内心的震憾,老天爷!她并不是没被吻过,可从来不曾体验如此激情又甜蜜的感觉,甘甜得好像全身每一处神经都浸入蜂蜜里。

  她不知道接吻居然可以如此撩人、如此动人心弦,血液滚滚沸腾,仿佛身体的细胞都被他唤醒了。

  她竟可耻地喜欢他吮吻她的方式,喜欢他忽而温柔地舔吻她的唇瓣、忽而猛烈攻占她的唇腔更深处,把更多的火种撒入其中,噢.这个男人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但.最可怕的是她自己!为何……她居然还羞涩地回吻他?空气中似乎迸射出阵阵火花……

  两人身躯紧紧贴合,她可以意识到他紧绷阳刚的男性曲线,还有精壮的肌肉;他也感受得到她的娇躯有多香馥柔软、玲珑有致,大手迷恋地由她的脸颊轻轻滑到她细致的锁骨,再往下游移,隔着衣服在她饱满的胸前来回轻揉,带起一波波的涟漪……

  被吻到几乎不能呼吸的采瑜晕陶陶,香躯就像一直融化的棉花糖,她知道——她完了,彻底沦陷了……

  第5章(1)

  胆小的她,直接逃到日本去了!

  住院住了两天后,第三天一早,孟采瑜自己去办理出院手续,原本还领了钱想付清所有的费用,院方却告诉她——杜惟刚早就替她全部付清了。

  她想拿钱给杜惟刚,包括医药费和请特别看护的费用,她都要算清楚还给他。偏偏一想到还钱时还要见到他,,她就裹足不前。

  还是打电话给他,请他提供汇款帐号?不,想也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会答应。唉,头痛死了,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还钱的事,之后再继续想办法。

  就这样,她独自来到了日本东北的一个小镇。

  下雪了,洁白的雪花纷纷坠落,似鹅毛、似飞絮,无声无息地覆盖整个大地。

  好冷喔!采瑜下了火车走出车站,寒冷的风迎面扑来,冻得她赶紧戴上羽绒外套的帽子,拉紧脖子上的围巾,再戴上厚厚的口罩及手套。

  才要北起背包,手机就响了,萤幕上出现东羽萌的脸蛋,她开心地接起。“萌萌!”

  “采瑜,玩得怎么样?那边很冷吧?”

  “冷死了!”采瑜苦笑。“钻入骨髓的冷,就算全副武装也没用,风吹在脸上,脸都会痛。”

  羽萌听得很担心。“你喔,真是的!明明超怕冷,就算想出国散心,也应该挑个比较温暖的国家嘛,何必一个人跑到那么远又那么冷的地方?而且今年是千年寒冬,听电视新闻说日本暴风雪肆虐,许多地区的机场都被迫关闭,班机全面取消。我真怕你要回国时遇上在风雪,被困在机场。”

  采瑜安慰好友。“日本比较严重的暴风雪都是在更北边的北海道啦,这里只是东北,积雪的问题没那么严重。而且日本人做事很谨慎的,倘若真的因为气候不良影响旅客安全,他们宁可先封闭旅游地点,也不会让游客进入。”

  电话被书庭接了过去,她语气轻快地问着:“采瑜,你在那边还好吧?我在日本的网友说,今年日本的冬天特别严寒,你带的衣服够吗?不够要赶快去买喔,小心别感冒了。”

  “当然够!”采瑜微笑。“我现在全身包跟粽子一样!而且我只是玩七天,又不是要长住,别担心了,过几天就回去啦。”

  “那就好,既然出去玩就玩得开心一点,不要管其他的事。只要好好照顾自己,回台北时记得联络我和羽萌啊!”

  “好,我再打电话给你们,拜拜!”

  “拜!”

  收线后,采瑜先到车站旁附属的小咖啡厅坐坐,点了一杯热咖啡。翻着手上的班车时刻表,发现她要去的目的地还真是人烟罕至啊,下一班公车还要等一个小时。看来,她可以好好地享受这杯雪地里的咖啡。

  隔着玻璃窗,可以看到窗外有一对情侣正开心地在雪地中拍照,男孩从背后怀抱着女孩,非常熟练地拿着相机自拍。女孩笑得好甜蜜,时而嘟起小嘴,时而和男友脸亲脸,一副你侬我侬的模样。

  拍完照,他们在雪地继续嘻嘻哈哈地打闹,看起来好幸福喔!采瑜喝着热拿铁,满脸欣羡地看着他们。唉……她暗骂自己,孟采瑜,你真的很矛盾!一个人到异国旅行不正是你所需要的吗?你想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好好地沉凝自己,让自己冷静下来,超速行驶还羡慕别人?

  她认为自己需要一个绝对安静的地方,好好回答心底一连串的问题。

  公司方面也没有问题,她还有一个星期的婚假,再加上今年十几天的特休几乎都没休,全部加起来,她可以休假快二十天再去上班。

  可,到日本之后,孤单的感觉却愈来愈强烈!

  和杜惟刚那个惊天动地的热吻真的把她吓坏了,她几乎是落荒而逃,迅速地订好机票,立刻飞到日本。

  她真的需要冷静下来……至少,她必须想清楚,发生在她和杜惟刚之间的,真的是爱情吗?

  倘若不是爱情,为何那个吻会如此炙热滚烫,让她难以忘怀?如果是爱,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时间点,她刚刚离婚啊!

  她才签下离婚协议书,万念俱灰,觉得自己坠入黑暗的谷底,几乎看不到任何光线。

  可,杜惟刚居然在这个时刻出现了,而且,他的爱是这么狂野、强悍且大胆,完全不容她拒绝。

  吻了她之后,杜惟刚也看出她的慌乱不安,沉稳地道:“我知道你需要时间好好厘清这一切,我不会要求佻马上回应我的感情,我只希望你能明白我的真心,不要一直拒绝我。”

  采瑜不但需要时间,她还需要很大的空间!所以,她慌慌张张地逃跑了,逃到日本东北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还特意避开热闹的旅游景点,专门挑选偏僻的落脚处,就是想争取完全的宁静。

  她预计出游七天,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第一天和第二天都还好,她拿着观光指南一个人搭列车或公车,走入古木参天的的寺庙里拍照后发呆,黄昏时分去吃碗拉面,再回旅馆泡温泉。

  她的确享受到绝对的宁静,可以花一整天的时间发呆,仔细地思索很多问题。

  但是每天晚上,她都觉得好孤单。心底一直浮现一张脸,一张轮廓分明的男性脸庞,一双洞悉一切的温柔幽眸,一个她还不敢面对的男人……

  第四天,就是今天早上开始,她离开湖泊区,前往下一个景点——高山区。孤单的感觉深深回荡在胸膛,尤其一路上常常看到俪影双双的情侣,他们问题亲密地十指紧扣,连吃个饭也要你喂我,我喂你,不时相视而笑或依偎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这时,她的心底就会有一个很小、但是很清楚的声音……好想他,如果他在身边就好了!

  每当这个声音出现,采瑜总会惊骇地提醒自己,不行!不行!你疯了吗?绝对不可以有这种念头,你别忘了,这趟旅行就是要想办法离他远一点。

  可,为何她已经离他离得很远,隔着遥远的海洋,隔着崇山峻岭,但……心却离他更近!

  第当她试图专注欣赏眼前的美景,看着皑皑白雪覆盖的山头,眼前却浮现那双勾魂摄魄的黑眸,她从没见过那么深邃又充满魅力的眼瞳,还有他的唇……

  喔,不能再想了!她懊恼地轻敲自己的头,再想下去,她都觉得自己真的有病了。

  喝完咖啡后,采瑜决定到街上去走一走。日本人对于古老建筑保存良好,车站附近就有一整排古色古香的木造矮平房,都是黑瓦白墙,街道旁边有潺潺小溪流过。

  暮色逐渐笼罩,细雪纷飞中,只见纯白渐渐覆盖了黑色屋瓦,木造小桥上的煤气灯一盏一盏地点燃,倘若不是偶尔有游客经过,这幅景象就像回到数百年前,好美、好宁静。

  雪越下越大,温度也一直下降,采瑜走入贩卖纪念品的相框,帮喜欢玩偶的羽萌买了穿着精致和服的一对玩偶,要送爸妈和姐姐的礼物也买好了。但,她却不知道要买什么给自己?

  她每次出国旅行,很少扛一堆纪念品回国,但每到一个国家都喜欢收集当地的明信片,也会挑喜欢的写给自己寄回台湾。为的,就是想延续旅行时的感动和心情点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