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给老婆的婚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下班时间一到,徐芸倩和大伙儿一同打卡离开。

  「芸倩,我们公司上下班时间人多拥挤,长官们建议人多的时候,大家可以多走楼梯,避开电梯的尖峰时段。」同事好心地跟她说。

  「喔,谢谢。」徐芸倩谢过同事的好意,董事长三个字悄悄地溜过她的心间,可以想见董事长也常走楼梯,难怪她会遇见他了。

  这整天下来,他伟岸不凡的身影、他气势逼人的说话模样,都在她心底盘旋。

  她压抑着不让自己去想起他,可她的内心其实为他纷扰不已,她弄不懂这个耿君旭和她的邻居哥哥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

  但即便他是,又如何?

  他们之间有了很大的断层,要修补不是简单的事。

  她也没有勇气去探究他。

  而他高高在上的样子,似乎也不容别人恣意的去探究他吧!

  她走出办公室,和所有人一样走往楼梯间,此时的楼梯可热闹了,大家都步行下楼,不像上班时那么冷清。

  她下意识地抬眼望向上午遇见董事长时的楼梯转角,那里空荡荡的,不再出现他的身影,她默默地收回目光,任由疑问在心底萦绕,缓步下楼去。

  到了楼下,走出公司,同事们有的要回家,有的相约去逛街,她想避开捷运的尖峰时间,晚一点再回家,就先独自到附近的便利商店买饮料。

  她走进便利商店里,站在大冰箱前搜寻她要的日式绿茶摆在哪里。

  看到了,就在第三排上面,她正要伸手开冰箱的门,一只有力的男人大手比她更快地打开了冰箱。

  「你要喝什么?」

  「啊!」她听到这低沉的磁性嗓音,惊讶地抬眼,见到董事长大人,他低着头也在看她,神情没有那么严肃,眼底的火焰没有那么可怕,唇角竟还有一抹浅到看不见的笑意。

  怎么回事?下班就换了一张脸了?他不会是要帮她拿饮料吧!

  这怎么行?怎么说他都是老板。

  「我自己来就行了。」她表情腼腆,认分地伸手拿了自己要的日式绿茶,问他:「你要喝什么?董事长。」

  「跟你一样。」耿君旭平淡地说,他在下楼时就注意到她,虽然只看见她的背影,他竟然很容易的就认出是她。

  见她走出公司后往便利商店走,他索性跟上她,他平常很少进便利商店,会进来,是因为他有话要说。

  他想过了,既然她就在他公司里,无论如何他都会特别关照她。

  能再相逢自是有缘,何况他们小时候曾是很要好的……朋友。

  「董事长也喝便宜的饮料喔?」徐芸倩替他拿了一瓶,递给他。

  「这个不错喝啊,我去付钱。」耿君旭关上冰箱的门,抽走了她拿在手上的那瓶绿茶到柜台去付帐。

  「哎!董事长,我自己付就行了。」徐芸倩简直受宠若惊,也被他突来的霸气惊吓,他竟问也没问就替她付钱?她追上他。

  耿君旭没听她的,迳自付了钱,把饮料拿给她说:「到那边去坐,我有话跟你说。」

  「啊?」是要精神喊话,还是职前训话?

  徐芸倩呆了半晌,见他已走到玻璃窗前,把公事包放在长型的桌上,坐了下来,她心脏失速地跳个不停,全身血液如同滚沸般。

  别紧张、别紧张!

  她深呼吸,悄悄地在心底对自己说,脚步沉重地走了过去。

  「坐。」耿君旭指着身边的位置要她坐。

  徐芸倩看着那个圆形椅子,他竟要她坐在他的旁边。

  她也不知为何,光是看着他挺拔的大个子端坐在那里,她一张小脸莫名其妙热烘烘的,不好意思到了极点。

  徐芸倩警告自己——发什么晕啊!他是老板,她只是个小职员。

  她怯生生地坐了下来,两手紧紧的握着那瓶日式绿茶,它像是她此刻唯一的支柱,若没有紧握着它,她将无措得连手都不知摆哪儿好。

  她静默地看向他,他转开瓶盖,没有用吸管,很豪气地喝了一口,慢条斯理的把饮料放在桌面上,回过头来对上她的目光。

  她接触到他深炯的眸子,有好一会儿她发现自己脑袋一片空白,就只是脸红着、心慌乱着,除了握着那瓶可怜的绿茶瓶,她不知该做什么。

  「你还记得我。」耿君旭低声说。

  她耳朵着火般的发热,她没听错吧!他说的是肯定句,这表示,他发现她是谁了吗?

  「你……真的是君旭哥?」她问着,说出口以后才发现这问题有点傻气。

  「是也不是,哈。」耿君旭干笑一声。

  徐芸倩直勾勾的瞅着他看,她发现他皮笑肉不笑,不像是开心,反倒是很沉重的样子。

  他真的变了,小时候的他总是开心地大笑,而且很有感染力,他一笑她就会忍不住跟着他一起笑。

  但她能理解他的意思,他说得没错,人会长大,于是所有的过往都不再了,如今的他当然不再是以前的他,所以他才会这么说。

  可是……一定曾经有什么事发生在他身上,否则他也不会这么说吧!

  是什么事?她可以问吗?

  「你说得很对,大家都不一样了。」她同意他的论调。

  「我几乎认不出你了。」耿君旭直言不讳,在时间之河里,过往的一切早已消失在他的生命中,包括她。

  他从来没有刻意去想起小时候的事,除了今天,再度遇见她之后。那些堆积存岁月里的影像才又溜了出来,他很意外的是他以为已经消失的东西都还在,他甚至想起她小时候的样子,她一直都很可爱,他喜欢过她……

  他更想起他曾要她将来当他的新娘……但她一定不会把那些小时候的戏言放在心上吧!

  「我一开始也认不出你啊,直到你说了你的大名。」徐芸倩小心翼翼地说。

  「那你怎么没在那时候就说你是谁?」耿君旭看着她美丽的双眼,她对他并不是毫无顾忌,而是很生怯。

  小时候她可不会这样,但小女生也有长大的时候,现在的她已经是个完美的女人了。

  「你那么……凶,我哪敢啊!」徐芸倩不会说假话,但真话往往不怎么动听。

  瞧他的表情接受度如何?

  嗯!他竟没有横眉竖目,眉宇之间很放松。

  「我很凶吗?我怎么不知道?那现在呢?」耿君旭抚抚下巴,没有承认自己很凶,他了不起只是严格。

  「现在……很亲切,你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徐芸倩摇摇头说。

  「那就好。」耿君旭扯着唇淡然一笑。

  突然间两人之间没有话题,只是互相直视对方,存在着的距离感,使得两人似乎很靠近,却又陌生。

  心里有许多话,又不知该先说哪一句好?

  耿君旭敛敛眉,回头拿了自己的茶喝了一口,放下茶后,他指指她手上的饮料瓶问:「怎么不喝?」

  「喔!」徐芸倩这才想到她手上的日式绿茶,她放开瓶子,被动地打开瓶盖,却发现自己手指微颤着,使不出力来。

  她在紧张什么?

  眼前的他并没有什么好教她紧张的,他看起来很和气。

  可奇怪得很,她就是无法轻松自在地面对他,也不知是为什么。

  「打不开?我来。」耿君旭拿过她的茶,轻而易举地打开瓶盖,拿给她。

  「谢谢。」她打开吸管的包装,喝了茶。

  他瞥着她粉颈低垂,长发半掩在脸上,嫣红的唇皎着吸管浅啜着茶,那小小性感的模样吸引住他目光,他不着痕迹地瞬过她秀气的小脸、雪白的细致肌肤、低垂的浓密睫毛……胸口忽然一阵热,且不自主地屏息。

  他在看什么?

  他承认她出落得标致又可人,但他竟用一个男人看女人的目光在打量她吗?

  他已没资格喜欢她,他不再是当年的耿君旭了,他经历过人生的风浪,他结过婚,离过婚……

  而她恐怕还像张白纸般单纯。

  他抑制内心的感受,不想被感觉牵着走,于是强迫自己别开脸去。

  「你怎么知道是我?」徐芸倩没有察觉他的反应,扬起星眸问他。

  「我问了陈课长你的姓名。」耿君旭说,目光看着马路,不再注视她。

  「可是同名同姓的人很多啊!」徐芸倩皎着吸管问。

  「没错,但不会有一个徐芸倩恰好认得耿君旭。」耿君旭转过头,双眼恰好就落在她咬着吸管的丰盈唇瓣上,他勉强把视线移向她的眼睛。

  「哇!你好聪明喔!你以前就比我聪明很多,现在仍然是。」她忍不住地赞美他,格格地笑着,眼眸因笑容而闪亮。

  耿君旭直视她晶灿的双眼,发现她打心底绽露的笑容很迷人。

  他也看出了他们之间的差异,他很久没有真心笑过了,在他的人生中,不再有

  他无奈地嗤笑一声。

  徐芸倩再次敏感地发觉他根本没真的在笑,他的笑很应酬,像机械人一样,一点也不由衷。

  「这么多年来,你好吗?」她声音轻柔,小心地瞅着他问。

  「一言难尽。」耿君旭说。

  「说的也是,我们几年没见了你知道吗?」她放下手中的茶,扳着手指算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