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奸夫赢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易感的梦梦 裘梦

  当当当,梦梦又和大家见面了。

  二0一二年对梦梦来说,真的有些不太幸运呢,好在厄运总算是过去了,梦梦又活蹦乱跳地出现在大家面前了。

  总是有太多时候会伤春悲秋,梦梦是很容易被情绪同化的人,看电影电视看小说,总是会忍不住随着里面的角色们心情起起落落,然后和他们一同开心流泪。

  那天,看到一句话,很是有所触动一总有一个人,一直住在心底,却永远消失在生活里。是不是很让人心灵震动?

  这句话总让人忍不住靶受到一种无法掩饰的忧伤和遗憾。人生这么长,难免会有些遗憾……

  突然又想起「春娇与志明」里女主角的感慨:一辈子那么长,总会遇上几个人渣。^_^

  多么有生活哲理的一句话啊,所以,如果在爱情里受伤了,不要沉浸在悲伤里无法出来,用这句话自勉吧。

  生病的时候,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突然觉得很寂寞很悲伤,也在那么一瞬觉得自己很失败,为什么就没能寻到那么一个能够依靠的肩膀?可是,当那一瞬过去后,就忍不住庆幸没有那么一个人在刚才一瞬出现在自己身边。爱情里没有将就,如果没有你想要的拥抱,那就先学会一个人坚强吧。

  梦梦认为爱情不是菜市场买菜,即便菜不是那么新鲜称心,我们依然可以把它买回家煮来吃,所以,精挑细选是必要的。我们要坚信,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里,总有一个人是为了承受我们的蹂躏而存在的。握拳!

  别怕,其实梦梦是个很温柔的人呐,捂脸咳嗽,这话说得还是有那么一点心虚的。

  好吧,至少表面上看来梦梦是很温柔的。

  梦梦是个很宅的人,是的,就是那种很宅很宅的宅女,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书听音乐,喜欢在古旧书藉与光碟里寻宝,总觉得以前的东西很内敛很有质感,不像现在,有些东西确实太虚浮了,梦梦不喜欢。

  说我怀旧,也不尽然,只能说是那些东西能够触动到我,我喜欢能触动自己的人事物。

  有人说过,写文的女子都有着一颗纤细易碎的心。

  也许吧,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可以亲引着角色们演绎出一幕幕的爱恨情仇,与他们一同悲欢离合。停下敲击键盘的手指,忍不住有片刻的怔仲,到底是什么东西又触动了我忧伤的心弦,让我这样连打出的字都带着难掩的伤感?真头疼!

  咳咳……真不知道我是搭错了哪根弦啊,挠头。

  算了,不深究了,难得梦梦也深沉一把,忧伤一把,头疼一把。

  咱们下本书见吧。

  第1章(1)

  星疏月朗,银色月华泼洒在这一片深山密林中。

  夜暗风疾,带出幢幢树影,犹如山间鬼怪出没。

  天然形成的山壁凹处,一座由山荆竹篱围成的小院子静静的伫立在风声凄厉、树影摇曳中,不受外间影响。

  壁间成串的水珠滴落,在银色月光的映照下发出莹润的光泽,宛若颗颗稀世珍珠。

  水珠滴落处是一泓四四方方的小水潭,似是人工挖掘而成,四周砌上青石,又开了缺口筑以小渠引出,让潭水不致溢得到处都是。

  静寂而又暗藏危险的夜色中,一条身影慢慢走近,走动间不时会托扶一下后背上的东西,抬手擦拭一下额头。

  终于,他走到山壁凹处的小院,长长的吁了口气,然后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习惯的先到药房放下药篓,才往居住的正屋走去,房门推开的刹那,他本能的侧身闪躲,但偷袭之剑如影随形,硬生生抵在他的颈侧,寒意透肤而入。

  「你是谁?」那人站在暗影中看不清面容,但声音冷冽一如他手中所执之剑。

  被剑抵在脖子上的人闻言怒了,「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你这人不请自入还敢拿剑对着主人,真是岂有此理!」

  山风呼啸中,银铃般清脆悦耳的嗓音夹杂着怒意而出。

  「得罪了。」下一瞬,剑已归鞘。

  就着明亮的月色,他看清门外之人的脸,柳眉凤眸,高鼻梁,唇形薄厚适中,虽着男装,却无疑是一位如假包换的女红妆。

  此时,她眸中满是怒色,犹若两簇暗夜火焰熠熠生辉,光彩逼人。

  「你是谁?」楼西月抢回主控权。

  「秋鸣风。」

  「不认识。」

  「邪医前辈可是住在这里?」

  她暗吃一惊,「你到底是谁?」

  秋鸣风递了一样东西过去。

  那是块只有她中指长短的玉竹片,竹节分明,触手光滑细腻,在月光下发出温润的光泽,乃是块上等的暖玉所制。

  楼西月的眉头蹙起,这东西让她想到死鬼师父交代过的事。

  「麻烦姑娘了。」话音一落,他整个人便毫无征兆的往她倒了过去。

  她来不及避让,被他扑了个正着,顿时发出一声闷哼。

  他们梁子结大了,先是用剑指着她,之后又整个人砸过来,她可怜的胸部……

  楼西月被人撞得仰躺在地,男人的重量全部压在她单薄的身躯上,他坚硬的胸膛紧贴着她柔软的胸部,温热的鼻息在她颈侧轻拂。

  月光下,她看清男人的脸,俊朗而又透着冷肃,唇很薄,眉形修长,此时眉峰微攒,似乎有些不适。

  两人贴得如此之近,她闻到他身上的血腥味,不禁有些恍然,但随即怒火再次升腾,她用力将他推开,翻身而起,气不过,伸脚就给昏过去的人两脚,然后扭头进了屋子。

  烛光驱散一室的黑暗,楼西月飞快的扫视一圈,嘴角微掀。这人倒守规矩,没有乱翻乱动。

  屋中隐约浮动着那人残留的气息,她的床褥也有他躺卧而留下的折痕,这让她扬起的嘴角又垂了下来。

  重新换过床褥,她疲惫而又舒服的吁了口气,直直的倒在焕然一新的床上。

  午夜的风凄冷凛冽,门外僵卧的人身上的衣衫在夜风中猎猎作响,似呜咽,似哀鸣……

  房门猛地被拉开,只着中衣、披散着长发的楼西月一脸不甘的走出来,弯腰将人拖了进去。

  她蹲在地上替他把了下脉,内息微弱,伤势沉重。

  犹豫了下,她终究去拿了药丸过来,捏开他的下颔将药塞进他口中,然后甚是粗鲁的阖上他的下巴,手一松,任由他重新倒在地上。

  照面就拿剑指着她的人,她不需要对他太客气。

  礼尚往来而已!

  虽知他昏迷不醒,可她还是忍不住朝他冷哼一声,这才上床睡觉。

  这一次,她终于睡得安稳了。

  美美一觉醒来,楼西月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一边掩口打呵欠,一边趿鞋下床到桌边去喝水。

  半路冷不防被地上的东西绊了一下,直接跌扑在那东西上。

  看清是什么后,她才终于想起自己昨晚把一个男人拖进屋。

  下意识的先把了下他的脉,比昨天强多了,只是体温也比昨天高得多,像个小火炉。

  楼西月爬起来,先到桌边倒杯水喝。

  然后,又倒了一杯,回到他身边,半扶起他,将杯子凑到他嘴边想喂他喝水。

  大概是渴得厉害,他几乎是立刻张口将水喝下,喝完一杯后,又轻微的出声要求,「水。」

  那声音犹如沙砾磨过一般,破哑干涩,不复昨晚初听到时的冷冽清利。

  楼西月又接连倒了两杯水给他喂下,他才终于不再要求。

  看着他昏昏沉沉的样子,她忍不住抓抓头发,抿紧唇。

  犹豫了一会儿,她蹲到他身边,伸手推了推他,「秋鸣风,你醒醒,这么睡在地上可不行。」

  男人突然一下抓住她的手,紧紧的握住。

  「疼!你放手啊……」楼西月先是微怔,然后吃痛的叫出来。「该死的混蛋!真是好心没好报,你快给我松手,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在她的叫骂声中,秋鸣风迷迷糊糊的睁眼看了一下,手松了松,嘶哑着嗓子道:「姑娘……」

  「你终于舍得醒了。」语气掩不住满满的嘲讽。

  秋鸣风却在下一刻又昏了过去。

  楼西月瞬间瞪圆了眼。竟然又昏过去了!

  她伸手在他脸上拍了拍,确认真的没有再醒来的可能,这才死心的弯腰将他从地上移到床上去。

  昨晚在月光下,她就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很不错,现在再仔细一看,发现他确实有张俊美的脸孔,皮肤甚至比一些女人还要好。

  她记得他那双彷佛浸透了千万年寒冰的眼,冷酷而不带丝毫感情,一如他的声音。他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柄没有鞘的剑,冰寒而慑人。

  楼西月忍不住在他脸上掐摸几下,自言自语道:「手感还不错。」

  可惜,体温实在有点高。

  为免自己的屋里在不久后多一具尸体,她出去端了盆水进来。毫不犹豫的扒光秋鸣风,给他擦拭了一遍身子,然后到外面去替他熬药。

  等她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汁再次进屋时,却意外发现秋鸣风竟然是醒着的。

  「醒了正好,快把药喝了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