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奸夫赢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哈,抓到了。」她笑咪咪地将穿在簪子上的蝎子拿下来,换到一根细柴枝上架到火上去烤。

  秋鸣风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继续往火里添柴。

  不论是乌金刀,还是这支定情簪子,在她的手上,都会给人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

  沙漠夜间潜伏的各种危机,因为同行的人是她便成了一种平淡。

  楼西月非常热中于抓捕各种生物,对她来说,这是这趟塞外之行必不可缺少的一项娱乐。

  整天面对看寡言的丈夫,她觉得自己到现在还没崩溃,实在得归功于她性格过于开朗。

  楼西月专心在附近的沙里找寻生命迹象,而秋鸣风则埋头搭建两人睡觉用的简易帐蓬。

  他搭好帐蓬的时候,妻子正盘膝坐在火堆前,津津有味地吃着她抓到的猎物。

  秋鸣风揺头。

  「真的很好吃啊。」

  「会有毒。」

  「有我在,你如果还能中毒那就真是笑话了。」她撇嘴咕哝。

  「西月。」

  「嗯?」

  「蛊王真的不在你身上了?」其实他一直怀疑蛊王还在她体内。

  笑咪咪地倒进他怀里,她睡巴了两下诱人的红眉,道:「当然不在了,那么麻烦的东西,凭什么让我在受了三百六十刑鞭后还要负责保管它。」

  「是吗?」

  「你什么意思?怀疑我吗?」

  「嗯。」他毫不犹豫地点头。

  「嘁,你还是我丈夫吗?老怀疑我。」她忍不住朝他龇牙,露在牙外的半截蝎子让秋鸣风不着痕迹地避开了目光。

  楼西月仰躺在他怀中,望着黑漆漆的夜空,突然有点怀念故乡。

  「当年如果不是师父掳劫了我,我本以为自己会当一辈子的圣女,直到生命结束。」秋鸣风拥着她,静静地听她说话。

  「师父教会我许多东西,带我看过许多东西,我其实一点也不恨他把我从教内掳出来。」他知道她没有说谎,如果恨,她不会留在邪医隐居的地方迟迟没有离开,那是因为怀念。

  「我有想过回教,倒不是想继续当圣女,只是想把蛊王还给他们,蛊王是我们苗疆的圣物,允其是我体内的那只,它虽然不像传言中那样可以返老还童、起死回生,但还是有许多玄妙之处的。」

  秋鸣风并没有追问是何玄妙之处,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能说的秘密。

  楼西月清脆悦耳的噪音平缓地在这一方天地回响,给这寒冷而寂静,甚至有些恐怖的沙漠之夜增添不少的柔情暖意。

  相偎相依的两条身影构筑成一幅绝美的影像。

  沙丘上留下长长的几串脚印,很快又被新的黄沙所掩盖。

  秋鸣风牵着骆驼走在妻子身后,看她在沙地上不时的探险着。

  突然一只沙地蜥蜴从楼西月面前窜过,她马上追了过去。他不疾不徐地跟上。

  「秋鸣风……」

  妻子的喊声从前面传来,他丢开骆驼,几个起落便到了她身边。

  趴在一个被沙漠风昜侵蚀成半月形的岩石底部,楼西月一脸的困惑与好奇,看到他过来,她招招手,指着底部露出的一线细缝给他看。

  「什么?」

  她伸手在细缝那里戳了戳,沙子很快漏进去,她一本正经道:「我觉得这下面是空的,那只蜥蜴跑进里面去了。」

  秋鸣风回过头去牵骆驼,若在这片沙漠中失了坐骑,那他们夫妻两个可就辛苦了。

  他再次过来的时候,妻子正望着一个地方傻站着。

  「这是什么?」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秋鸣风也不由得瞪大眼。

  那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就在刚刚那块岩石的底部。

  「我就到处敲打的挖抠一下,然后就出现这个了。」楼西月一把抓住他的衣袖,「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最终,夫妻俩小心翼翼地进了洞。

  越走越深,渐渐有了台阶,最后他们竟然听到地下水的声音。

  对视一眼,他们加快脚步。

  这是一座地宫,甚至有不少的尸骸散落在地。

  而且不只是死人,似乎还有活人,因为有的地方明显经常有人走动,他们顺着一条人为踩出来的痕迹一路寻过去。

  第9章(2)

  终于,在尽头看到一座石门。

  秋鸣风示意妻子走开,仔细找到开敌机关后转动。

  当石门缓缓开启后,他们听到一道沙哑而又嘲讽的声音,「怎么,这次你提前来了啊。」

  他一个箭步冲进去,一贯清冷的声音多了起伏,颤抖而狂喜,「师父!」

  「风儿!」

  在石室最里面,一个衣衫槛楼、毛发蓬乱的老人被粗大的玄铁链锁在石壁上,他的活动范围只能到石室的三分之三处。

  墙壁角落有个水槽,水是从外面地宫里的地下湖引过来的,以确保老人不会渴死。

  秋水剑出鞘,一阵铁器相击的铿锵声,但锁着老人的铁链上只是多了几道的深痕,并没有断裂。

  「没用的。」云隐老人揺头叹气,「这是用精钢玄铁打造而成,秋水剑虽利仍不足以砍断它。」

  「乌金刀呢?」清脆的声音插进他们师徒之间。

  「乌金刀?」云隐老人看向那个跟着进来的紫衣少妇,目光终于落到她当发饰插在发誓中的乌金刀,「邪医的女弟子。」

  「乌金刀可以吗?」云隐老人笑了,「你可以试试。」

  「好哇。」

  乌金刀也没能一下切断铁链,但它划出的痕迹比秋水剑要深得多。

  秋鸣风接手,用力挥了下去。

  砍断铁链后,他忍不住开口想问师父。

  云隐老人挥挥瘦骨怜嶙的手打断他,「先离开这里再说。」

  秋鸣风便闭上嘴,背负起师父当先开路回到地面。

  「魔教教主!」秋鸣风的拳头握紧。

  又是这个人!

  一切真相大白,魔教教主竟跟云隐老人是旧识,当年他邀云隐老人到沙漠一聚却使计囚禁他,利用他帮自己精进武学。

  楼西月一边翻烤着架上的蛇肉,一边感叹,「我跟这个教主还真是有缘。」

  对她的话很感兴趣,云隐老人问道:「此话怎么讲?」

  「你看啊,他想方设法找出我来想得到拜月教的蛊玉。然后,我因力实在很想看看这个害我差点小命不保的家伙到底是什么德行,便千里迢迢来到塞外。」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又道:「你的宝贝徒弟担心我身上的伤,故意挑了条错路走,我又贪玩,在抓蜥蜴时跑到地宫上方,一时好奇上窜下跳而误触了机关,然后我们就找到了你。」

  云隐老人听完,不由得哈哈大笑,「是呀,如此说来,你跟那老魔头确实是有缘。」

  「还是孽缘啊。」楼西月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从始至终,她都是被动的一方。

  接过她递来的蛇肉,云隐老人闻了闻,「很香嘛。」

  「当然了,我烤蛇的手艺很好的。」

  秋鸣风按了下她的肩,手劲很大。

  楼西月用手肘顶了他一下,道:「你不用担心,前辈他老人家没事的,除了内功因力长时间被人用药物压制减退几成外,身体并没有太大损伤。只要用心调理,恢复七、八成是没问题的。」

  他闻言抿唇。

  云隐老人笑道:「风儿,别担心,你媳妇说的不会错的,她尽得那医真传,又有苗疆独有的蛊毒本领,她说七、八成就一定能做到。」

  「徙儿不会放过那个老魔头的。」

  「不急,当下先帮前辈养好身体最重要。」楼西月却有别的看法。

  秋鸣风重重地点了下头。

  云隐老人看着她笑,「我老人家看人的眼光不会错,当年我就想看你这丫头做我的徒儿媳妇,你果然便成了风儿的媳妇。」

  说到这个,她忍不住要问上一问,「我师父当年真的跟您订亲了吗?」

  「那个老怪物怎么舍得,只说是欠我一个人情。」

  楼西月放心了,「看来我师父没骗我。」

  「他那人虽然乱七八糟,但对徒弟还是不错的。」她撇撇嘴,出于人死为大的考量,没说什么反驳的话。

  「前辈,楼兰真的有宝藏吗?」她又问。

  秋鸣风才想开口,如听到师父肯定的回答,「有。」

  「真的?」楼西月眼睛为之一高,「在哪里?」

  云隐老人如没有急着回答她,而是先问:「你为什么想知道?」

  「宝藏啊,就算只是去埋的地方看一眼,也让人很兴奋的啊。」

  「你已经去过了。」

  「啊?」

  秋鸣风挑眉,「那处地宫?」

  云隐老人点了点头,「对,几十年前,老魔头就是发现了那座古楼兰王的陆墓地宫,拿了里头的宝藏才建立西域魔教,雄霸塞外。」

  秋鸣风不禁在心里感慨,误打误撞的,他与锦煜设的局,没想到却在冥冥中道中真相。

  楼西月若有所思,「这样说来,鸣风领我走的方向并没有偏离楼兰多远,否则那里怎会有古楼兰王的陆墓。」

  「嗯,两地相距不是很远。」云隐老人肯定了她的猜测。

  「现在好多武林人士都跑到楼兰寻宝,现在楼兰城应该很热闹。」楼西月又有点向往了。

  「西月。」

  「嗯?」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