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奸夫赢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秋鸣风看着她,道:「我们先回边城。」

  楼西月看向云隐老人,斩钉截铁说:「我敢打赌,你徙弟是想把我们两个扔在边城,自己去找那个老魔头算帐。」

  云隐老人哈哈大笑,这个丫头聪明直爽得让人不得不喜欢。

  「西月。」

  她皱皱鼻,朝火堆踢了一根柴进去,哼了两声,道:「好了,我知道了,楼兰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的,我会和前辈乖乖待在边诚等你。」

  「听话。」秋鸣风哄着,总觉得她不会那么听话。

  「嗯。」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半个多月后,等打败魔教教主的他回到边城时,妻子不见了,师父也不见了,甚至他们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就那么消失了。

  天山山顶,极寒之地。

  两条人影站在了处陆峭的悬崖前,抬头仰望看峭壁上一朵凌空盛放的雪莲花。

  「现在要怎么办?」全身里在大氅中的楼西月面露苦色。

  这时候,她有点后悔没听丈夫的话留在边城等他回去了。如果鸣风跟来的话,凭他的轻功,要登上这处悬崖峭壁还是不难的。但现在,她和功力只恢复四成的前辈只能望崖兴叹。

  「一定要采吗?」如果非要不可,他可以试试。

  楼西月回答,「也不是,从小就听教里的长老们和师父说,天山雪莲有多好、有多漂亮,始终也没亲眼瞧瞧,看到的全是惹了的。」末了她加重语气。「这次好不容易出塞了,想去楼兰鸣风又不给去,那我就想索性来天山看看雪莲好了,结果就真的只能看了。」

  云隐老人闻言笑出声,这丫头的个性实在是有趣,他那个终年板看脸的冰块徒弟能娶到她,倒也是绝配。

  「现在怎么办?」

  「要不我们就多看两天吧?」楼西月这样建议。对此,云隐老人没有反对。

  结果,这一老一少喜欢上在天山脚下狩猎的娱乐,空间时,顺便到山顶去看雪莲,一不小心就待了两个月。

  等风尘仆仆赶来的秋鸣风找到他们时,已经到了年底,三个人便只能守着那株高崖雪莲过了一个寒风凛冽的年三十。

  来年春天他们回了内陆,去了江南。

  花锦煜私下很是感慨,一直不明白有云隐老人那样性格的师父,好友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性情的,他怎么看都是楼西月和云隐老人比较有师徙相。

  其实,不只别人这么觉得,就连秋鸣风自己都认为妻子比较像师父的徒弟。

  他并不想嫉妒,但他真的很嫉妒。

  自从有了师父,妻子赖在师父身边的时间就远多过在他身边。

  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第三年,他和西月的第一个孩子出世后,才有所改变。

  而江湖高手的排行也慢慢有了变化。

  「花锦煜为什么那么喜欢当万年老二呢?」多年以后,在看到新一季的高手排行榜后,楼西月忍不住困惑的问。

  当然,她的丈夫依旧不会回答她这种无聊问题的。

  「秋鸣风,你应我一声是会死吗?」熟悉的河东狮吼又在山林中响起。

  -完-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