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奸夫赢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他默默接过穿在夹袍外,系上腰带。

  「看来我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她颇有几分自得的说。

  秋鸣风的目光不由得柔和了起来。

  突然,山林中传来飞鸟振翅惊飞的声响,两人对视一眼。

  「他们找来了?」楼西月有些狐疑。这里如此隐密偏僻,他们竟然也能找到。

  他面沉如水,目光冷冷的投向飞鸟窜起处。

  「找你的,我先躲躲。」

  秋鸣风扭头看她,眼中尚有来不及收起的一丝错愕。

  「看什么?」她理直气壮道。「找你的,又不是找我,我当然要躲一下。」

  「好。」

  「这才像个男人,有担当。」她很欣慰地拍拍他的肩,「我先闪了,最好你跟他们一起离开。」说完,她就往屋里走。

  她竟是要躲回屋里吗?

  略一思索,秋鸣风心中了然,屋里一定是有机关暗道的。

  突然,楼西月又从屋里探出身,「秋鸣风,你最好把人引远些,我师父很喜欢这里的。」她还不想替老家伙迁坟。

  他点头。

  楼西月马上又缩了回去。

  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转过身时,周身便笼罩上一层肃杀之气,几个轻跃便消失在院外。

  在他离开后不久,楼西月走了出来。

  此时的她,一身宽大的褐色衣袍,头上戴了一顶黑纱斗笠,将她的身材样貌完全遮掩起来,使人不辨男女。

  远处的林中隐约传来打斗声,她辨别了下方位,如一缕轻烟般掠了出去。

  她一直知道秋鸣风人冷剑更冷,但是亲眼见到他杀人的时候,她仍忍不住从心里泛出一股凉意。

  难怪江湖上都说秋鸣风的剑是最冷酷无情的剑,秋鸣风的人是最冷血的人。

  百闻不如一见!

  她下意识的摸摸脖子,忍不住有些庆幸,自己这段日子并没有做得太过分。

  突然,秋鸣风朝她藏身的地方瞥了一眼。

  楼西月吓了一跳,一颗心差点跳出来。

  离得太近了吧?

  她急忙闪身后退,停在一个自认很远、很安全的地方观望。

  等到那些人全部倒地不起时,秋鸣风收剑入鞘,几个轻跃到了楼西月的面前。

  「西月。」声音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我来帮你清理善后。」她的声音不自觉的便有些讨好,瞧他扬眉,她急忙解释道:「尸体总要处理掉的,否则会被人循线找来。」

  秋鸣风看着她,不语。

  明知隔着黑纱他看不到自己的表情,楼西月却仍下意识的躲开他的视线,「你提着尸体跟我来。」说完便当先掠去。

  他照她说的做。

  两人一前一后在山林中疾掠,不久便停在一处山沟坡地。

  「扔这里。」

  秋鸣风将手中的尸体扔下,然后掉头离开。

  楼西月松了一口气,总觉得他似乎很生气,周身的气息都冷得颤人。

  萧索的初冬山林,草木凋敝,太阳已经落到山后,天一点点的暗下来。

  山风渐渐呼啸,暗影幢幢,孤身伫立在此面对着冰冷的尸体,楼西月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秋鸣风的速度很快,但因为尸体的数量,等他把所有尸体都弄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他皱眉看着尸体一点点消失,「是什么?」

  楼西月带了几分得意的回答,「化尸水。」

  「扔掉。」

  「呃?」

  秋鸣风朝她跨了两步,两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缩到最短。

  无声的压迫笼罩在身,她很不情愿的掏出一只瓷瓶,拔塞后把药水全部倒掉。

  他转身,「走吧。」

  楼西月忍不住握拳朝他的背影挥了几下。这个男人真的很讨厌啊。

  细碎的雪花簌簌而下,天地之间一片白茫茫。

  这是入冬的第一场雪,已下了一日一夜,街上的行人一下子变得稀少起来。

  两条身影在雪花纷飞中进城,走入一家客栈。

  「两位客官用膳还是住店?」

  「两间上房。」

  「对不住了两位,本店只剩一间上房。」掌柜不敢多看那个浑身透着冷气的俊美男子一眼,只能朝他身边的少女表示。

  「还有别的房间吗?」楼西月蹙眉。赶了一天的路,她实在不想再动了。

  掌柜陪笑,「那就只剩通铺了。」

  她扭头道:「咱们另找一家吧。」

  秋鸣风一言不发转身往外走。

  楼西月急忙跟上。

  半炷香后,他们重新回到这家客栈,住进那唯一的一间上房。

  「搞什么,这城里的客栈怎会都满了?」进了房间,楼西月不满的低声咕哝。

  「小镇,下雪了。」

  她蹙眉瞪他,「多说几个字你会死啊。」

  他在桌边坐下,将剑随手放到桌上,「这镇很小,因为这场雪,许多人只好投宿,所以客栈一时爆满也是难免的。」

  楼西月瞪眼。他故意的吗?

  「还要再说吗?」

  这绝对是故意的!

  「我没有那么笨。」她的声音忍不住大了点。

  秋鸣风提起桌上的茶壶,看她。

  她摇头,「我不渴。」

  他自己倒了杯茶喝。

  楼西月放好行李,坐到桌边,「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只要一想到他从颈后给了她一记手刀,然后将她带出山,她就有半夜磨刀的冲动。

  他走便走,非要连她一起打包带走就太过分了!

  秋鸣风一如既往的没有给她答案。

  她泄气的趴到桌上,转着一只空杯玩。

  「秋鸣风,你很讨厌呐,我不喜欢冬天在外面走动,很冷的。」

  他放下杯子,「我让店小二提热水进来。」

  她脸一红,偷偷瞥了他一下。

  他面不改色道:「我出去。」

  「废话,你当然要出去,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当着你的面洗澡吗?」楼西月有些恼羞成怒。

  秋鸣风淡然地说:「我会闭上眼。」

  她直接一掌拍向他。

  他闪身避过,拉门出去。

  楼西月的脸后知后觉的烧起来。那个混蛋大冰块!

  没一会儿,店小二便提了热水进来。

  店小二最后一次进房倒好水,提着空桶出来的时候,忍不住朝门外抱剑而立的青衣男子看了一眼。

  秋鸣风冷冷看了过去。

  店小二马上低头跑开。这男人好可怕!

  他靠着墙,目光随意的打量着楼下的人。

  不多时,屋内传来撩水的声响,他收回目光垂下眼,彷佛老僧入定般化成一尊雕像。

  偶尔走道上有人经过,看到他站在门外不免会看一眼,但马上便会移开目光,快步离开。

  实在是他身上透出的生人勿近气息太过强烈,让人想忽视都难。

  时间一点点过去,终于,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秋鸣风回首便看到楼西月当门而立。

  屋内尚有氤氲的水气,初出浴的她双颊泛着一层粉红的色泽,整个人清新得彷佛一枝雨后亭亭玉立的芙蓉。

  看到站在门外的他,楼西月愣了一下,「你一直在这里?」

  他没有回答,径自走了进去。

  楼西月已经知道了答案,脸上的热度再次攀升,有些心慌的将房门关上。

  秋鸣风在屏风前站住,没有回头,只是丢出一句,「你不出去?」

  「出去干什么?」

  「我要洗澡。」

  整张脸都快烧起来,她跺了跺脚,恼道:「我当然会出去。」

  听到她狠狠甩上房门,脚步往楼下而去,秋鸣风的嘴角扬了扬。

  下了楼,在大堂坐下的楼西月提了茶壶才要倒,突然整个人像被针扎了一样跳起来。他……他用她的洗澡水洗吗?

  她轻咬下唇,眼神也闪烁起来。

  努力稳了稳心神,她对自己说:「这没什么,赶了一天的路,他只是懒得再叫水罢了。」对,一定是这样。

  做好心理建设,楼西月坐下替自己倒了杯茶。

  下来用膳的人越来越多,她也渐渐放开心思,望着门外越来越大的雪出神。

  一直到秋鸣风坐到她对面,她才分了一眼给他。

  「小二哥上菜。」她几乎是马上就移开目光,转而朝店小二吩咐。转过头发现他在看她,她没来由有些心慌,「雪下大了。」

  他只是点了下头。

  忍不住有些恼,她索性低头不再理他。

  饭菜很快上来,两人沉默的用膳。

  之后,回到客房。

  楼西月放下仍是半湿的长发,拿了布巾擦拭,然后用梳子慢慢梳理,就是不看秋鸣风,也不开口说话。

  他也不开口,静静地坐在桌边。

  屋内的气氛便有些沉滞起来。

  终究还是她开口打破了沉默,「我们怎么睡?」只有一张床啊。

  秋鸣风朝床看了一眼,「天冷,一起睡。」

  嘴角狠狠抽了两下,楼西月将手中的梳子用力拍在桌上,「秋鸣风——」

  他淡淡的看过去。

  楼西月咬牙压低声音,道:「这怎么可以,男女有别。」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

  「你这会儿倒是有问必答了?」她忍不住讥讽。

  秋鸣风再次闭上嘴。

  她气得拍桌,「你故意的啊?」

  他慢吞吞道:「你不喜欢我说话。」

  「你说的那是什么话?」她怒。

  「实话。」

  像被戳破的皮球一样,楼西月满肚子的火气一下子泄了个干干净净。她错了,像秋鸣风这样的男人根本不会有什么异样心思,恐怕在他眼里,她还不如他手里的那把剑。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