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夜夜沉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0 页

 

  楚风以为王爷会让他送秦姑娘去疯人院,没想到……一道掌风向他袭来,楚风不敢避开,扛了下来,身体重重地飞向了一边的墙壁,嘴角流出血丝。

  “废物,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不但逼问不出证据,还让她听见了,说完卓烈桀便用袖离开了。

  眼见卓烈桀风风火火地离开,楚风才站起来,反手擦拭着血丝,无奈地嘀咕道:“这人死也不开口,我哪能有什么办法。”

  被秦姑娘听到了也不是他的错,再说了,依他所见,主子大可以带开秦姑娘,随便找一个藉口唬弄一下便好,为什么非要一个小姑娘见识这么可怕的场面呢?王爷的心思真是难以捉摸。

  卓烈桀是可以带她离开,但不知为何他就是想看她知道自己秘密时的模样,可真发现她在怕自己时,他心里的怒火又难以控制地高涨,她不该怕自己……

  卓烈桀走到秦悠莱居住的屋子,里面没有一个人,他暗暗一想,她当真是躲他?

  没多久后,卓烈桀是在柴房里找到她的,她何时变得这么听话?

  “悠莱……”秦悠莱在干草上缩着身子,纤细的身子不断地抖着。

  卓烈桀想起她只吃素,尽管被他给骗了,她仍坚持吃素,再加上他不断地为难她,她真的是瘦了不少。

  他的手背在身后,走近她身边,“起来。”他用脚尖踢了踢她的臀部。

  她惊吓地转过身子,一手捂着臀部,“王、王爷。”

  “我饿了,去给我弄吃的。”他轻声道。

  “是。”她低低地回道,起身往厨房走。

  “清淡一些。”他又吩咐道。

  秦悠莱偷偷地瞄了他一眼,发现他不再生气了,但他神色仍是偏冷,她不敢多逗留,赶紧地离开。

  过了一会儿,秦悠莱端着一碗素面到他的房里,他半躺在贵妃椅上,双眼闭着。

  “我想睡了,你吃吧。”说完他翻了一个身。

  他的命令她不敢不从,乖巧地坐了下来,小声地吸着面,眼角瞄到一向爱干净的他,脚上竟沾了污。

  秦悠莱垂眸吃完面,端着空碗出去了,不消片刻她又回来,手上端着一盆热腾腾的热水,“王爷,你的脚脏了,洗洗吧。”

  秦悠莱把水放下,转眼走到桌子旁,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她怕他,很怕他,今天的他让她想起了初见面时的冷血无情,那时的他只手杀了一个人,却面不改色。

  她不由得想,哪天他要是心情不好,会不会也会一手抓空了她的胸膛,让她痛苦而死?

  卓烈桀在她面前杀人之后,曾恶劣地把她推进水里,尽管他一直不承认,但她想以他残忍的性格,定是他所为,而且她记得当时有人在身后推了她一把。

  可撇去这些不说,这些时日以来他并未对她有杀意,但残佞的他让她心惊,不敢似以往那样靠近他。

  卓烈桀睁开眼睛,他一直醒着,抬眼看到那个站得老远的小女人,眼里的温度更冷了,“过来服侍我。”

  秦悠莱挪动着脚,一小一小步地走过去,脸上是非常的不甘愿,最后她蹲在他脚边,挽着衣袖将他的脚放进水里,手一下一下地撩拨着热水。

  第5章(2)

  卓烈桀看着她这副模样,心中的怒火稍稍一平,蓦地,他的脸色又黑了,气愤地以脚踢开她。

  他的力道不大,她顺着惯性向后仰,整个人不堪地坐在了地上,绿色的衣裳上有着好大一块水印,她的手下意识地护着自己,一双眼惊恐地睁大。

  “怕我?”他咬牙切齿地说,那盆水热得很,很适合泡脚,可她的手一片冰凉,热水也煨不热她的手。

  当人在恐惧的时候,身体的温度会下降,而她表面无事,但她身体反应骗不了他。

  他怒气冲冲,娇生惯养的他曾几何时被人嫌弃,他俯身抓住她的衣领,凶神恶煞地朝她吼道:“给我滚出去!”

  秦悠莱四肢并用、连滚带爬地往外走,走到一半时,后颈被卓烈桀揪住,他邪恶的气息在她的耳边呼着,他改变主意了。

  “怕我?那就怕到底好了。”

  秦悠莱只觉得身子一轻,再一次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躺在了床上,紧接着不知何时褪去衣裳的卓烈桀,挟带着怒意,光裸的身子贴上她。

  绿色的衣裳被他褪去,一件一件地落在地上,最后她只能光裸着身子躺在床上,四肢因为恐惧而颤动,逐渐丧失了力气。

  “放开我……”她懦弱地喊着,泪光沾湿了她的眸,可映入她眼中的男人与平日迥然不同,他眼中有她不熟识的情感,那野性的阵子让她害怕地闭上眼。

  灼热的身子贴着她,她因为那热度轻轻地哼了一声,凉凉的身子逐渐地被熨烫了。

  她的唇一片疼麻,她睁开眼与他的眼相对,片刻后才反应过来他在咬她的唇,“你不要碰我!”

  稚嫩的话令他嗤笑,他不顺她的意,不但吻遍了她的唇,更是恶劣地深入她的嘴里,舌头不断地调戏着她的、勾弄着她的,甚至缠着她的舌到他的嘴里一番玩乐,嘴边银丝点点,他却不亦乐乎。

  秦悠莱头昏脑胀,只觉得他所做的事情是不对的,但她的力气好像被他给吸走了,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

  她无助地闭上眼睛,身体微颤着,感觉他的唇不断地往下。

  芙蓉帐内春色无边,烛光照射着相缠的两人。

  隔日秦悠莱静静地躺在床上,听见卓烈桀下了床穿好衣物,接着推门离开了,她这才睁开眼,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先前厨房里帮忙的大婶空闲时会讲一些闺房之事,她躲在树下休憩,不小心听见不少。

  本来没有娘亲教导,而师父又含糊其辞,她懂得不多,那一次她无意间地听到大婶们讨论京城的小道消息,某家闺女嫁了某富贵之家,竟不是完璧之身。

  什么是完璧之身?她纳闷着。

  又听到大婶问:“喜帕上没落红?”

  “是呀,原来是一个不规矩的女子以为进了门便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秦悠莱把她们说的话记在了脑中,她掀开被子,被褥上是一片的干净。

  她疑惑不解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洁白的身子上布满了青紫色的红印,昨夜他在她的身上不断地吸吮着,又舔又咬,她哭着求饶,他不理不会,差点将她逼疯。

  直至晨光微露,他才从她的身上起来。

  抬手揉了揉红肿的眼,秦悠莱慢慢地穿好衣服,一股有苦难言的痛苦漫过她的心海,一颗一颗的泪珠从她的眼里掉了下来,擦去又流下,再抹,仍是淌个不停。

  低低的呜咽声从房内流转而出,门口的卓烈桀僵硬着身子,双手握成了拳,站了好一会儿,他转身离去。

  近一段时间,秦悠莱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她不用再如之前那样在卓烈桀的身边伺候着,因为卓烈桀不在府中。

  她可以闲暇地看看天空、发发呆,日子无趣但也平静。

  她也不用对着他,知道不能躲一辈子,但起码她可以避开一段时间了。

  秦悠莱也有了时间可以上街,她不喜欢上街,但很喜欢看书,所以她会去书肆找书看。

  师父教会了她不少字,她能读能写,不似府中的丫鬟一字不识。

  秦悠莱走到附近的一间书肆仔细地找书,书肆常常是风雅人士出入的场所,她一个女子出现自是引起别人的注意。

  秦悠莱找到了一些书便交给掌柜。

  “小姑娘喜爱看书?”掌柜见她来了几次,对她也印象深刻,笑咪咪地问道。

  秦悠莱胡乱地点头,拿出碎银付了钱,她买不起昂贵的书,只挑那些便宜出售的书。

  王府对她并不苛刻,每月都有月钱给她,她攒下大部分,准备还给卓烈桀以赎身,剩下不多的则是用来买书。

  掌柜是一个和善的人,见她一名女子爱书,感慨万千,特意少收了一些银子。

  秦悠莱笑笑地朝他道谢,“谢谢掌柜。”

  “呵呵,不客气。”

  秦悠莱拿了书便打道回府,在路上时不小心碰到了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她吓了好大一跳,手上的书也落地了,“对不起,夫人……”

  “你眼睛长哪里去了,要是伤了我们夫人,看你怎么赔!”一名丫鬟插腰大骂。

  那位夫人也一脸嫌弃地看着她,秦悠莱怯怯地看着她,蹲下身子捡起书,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夫人。”

  夫人看了她一眼,倏地睁大眼,“你是哪里的丫头?”

  秦悠莱愣住了。

  “怎么,说不出话吗?你是哑巴吗?”

  秦悠莱将书护在胸前,一脸的沉默。

  尊贵的夫人终于沉不住气了,“你是秦御史的什么人?”

  她怎么会知道?秦悠莱一慌,什么话也不说地逃开了。

  “来人,跟上她,看她去哪里。”

  “是。”

  怎么可能,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的眼睛跟他是这么的像,他明明已经死了,他的儿子也被驱逐了,莫非这女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