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夜夜沉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 页

 

  “夫人?”她收回目光,妒忌被深藏在眼底,藏在袖中的手微微抓紧,“走吧。”

  秦悠莱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知道她跟秦御史的关系,这世界上知道这件事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三个人的。

  师父不会说,卓烈桀不会说,她更不会对别人乱说,那位贵妇人怎么会知道呢?

  秦悠莱慌慌张张地跑回了王府并未察觉有人跟踪她,而那名跟踪她的人达到目的之后就离开了。

  秦悠莱一回府,手里的书还未放下,丫鬟小红叫住了她,“悠莱,你总算回来了。”

  “小红,怎么了?”一路跑回来,她气都没有喘过来地问。

  “今天是王爷的生辰,你快过来帮忙,别乱跑了。”

  “生辰?”秦悠莱傻傻地重复着。

  “是呀,别傻愣着,快。”

  秦悠莱点点头,将书放在了一边,跟在小红身后忙活去了,双手忙碌地干活,而她的思绪却一直围绕在卓烈桀的生辰上。

  原来今天是他的生辰,那她又要跟他见面了吗?

  说实话,她不是不待见他,只是那日之后,他留在她身上的印子都还未除去,而他又一字不留地离府数日,她已经分不清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他是一名男子,又摸遍、吻遍她的身子,她的名节早没了,她不想见他,但她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这个人。

  “悠莱,发什么呆,快点。”小红的催促声响起。

  秦悠莱听话地加快手脚,心里却笃定她想离开道里,不想见他了,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心情面对他。

  她没有想过要永远待在王府,她想离开这里,加上刚刚遇上的贵夫人,她心中一沉,敏感地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小红?”

  “干什么?”

  “如果要赎身的话,要多少银两呢?”她曾听小红说起过赎身的事情,心想小红应该懂得多。

  “这要看你卖身多久呀,几十两总要的吧,终身的话就不能赎,得一辈子在王府工作呢,我说你呀,王府的条件这么好,主子虽然难相处了一些,但对我们也好,你干什么想着离开呢?要是我啊,我情愿一辈子留在这里……”

  小红后来的话秦悠莱没有听进去,她只听了前半段,因为秦悠莱进王府的那日便是王府的奴婢了,自己到底卖给卓烈桀多久,她自己也弄不清楚。

  第6章(1)

  五王爷府门口宾客盈门、热闹非凡,当天色暗下来时,七彩的烟花开始在空中绚烂地绽放。

  王爷府中座无虚席,忙坏了厨房里的一伙人,等菜都上齐了,厨房里的人才能稍作歇肩。

  不少仆人挤到院子里看烟花,秦悠莱则是回到自己的住处,她打开柜子,伸手在里面摸索一阵,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不少的银两。

  “这么多应该够了吧?”

  秦悠莱将盒子放在了桌上,自己从柜子里拿了几件衣物放进了包袱里,她决定今晚离开,反正早晚要走的,不如此刻就走好了,至于欠他的,她去了别处也能赚来还给他。

  今日是卓烈桀的生辰,他一定会忙到没有时间关注她的去向,她可以偷偷地离开。

  她实在不知该怎么跟他说,也不知怎么面对他,既然如此,不如无声地离开好了。

  秦悠莱拿着包袱,回头看着住了几月的房间,幽幽一叹,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水月庵是回不去的。

  她转过身子往外走,手才碰到门,门就由外向内地被打开了,她一时被吓傻了。

  一段时日未见的高大人影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抱着包袱,无法言语地愣怔着。

  卓烈桀有些微醺,但他的头脑尚是清醒,只不过是藉着酒意来看看这个惹人生气的小尼姑。

  那一日他并未真正夺取她的清白,只是恼怒地在她的身上留下了痕迹,可她委屈的哭音绕梁三尺,一直回荡在他的耳边。

  后来正巧黄河一带贪官的事情有了眉目,他也有了藉口可以暂时离开,也让她冷静一下。

  可现在瞧瞧这个女人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你要去哪里?”他清冷地问道。

  秦悠莱下意识地抱紧包袱,低下头,“我……”

  “你要离开王府?”他的声音有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我……留了银子。”她声如蚊蚋。

  卓烈桀听见了,目光也停在了桌上的盒子上,他越过她,慢条斯理地揭开盒子,小小的盒子里有着不少的银子。

  “啪”的一下,他重重地把盒子给挥开,盒子砸向墙壁,应声破裂,银两掉落在地,哒哒地响。

  站在门边的秦悠莱身子一抖,第一个反应便是冲向门边,可她再快也没有他快,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了回来。

  “很好,玩起赎身游戏了,嗯?”卓烈桀阴冷的嗓子透着愤怒。

  “我……丫鬟不是可以……”她在他的身下轻顗着,一双眼透露出怯意,他呼出的气息带着诱人的酒香,他喝醉了?

  “别的丫鬟是可以,但你……”他两眼如火炬般瞪筹她,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你是官奴,你一辈子是我的女奴,要自由?作梦!”

  他待她不好吗?让她做他贴身丫鬟,给她住的、给她吃的,连那月钱也比一般丫鬟多了两倍,否则以她在王府不过短短的几月,能有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痴心妄想!

  “官奴?”所以她比签终生卖身契的仆人还要惨?因为她是奴不是仆?

  “想走?”卓烈桀冷冷一笑,他好心不让管家透露她官奴的身份,让她在王府里自由自在,她倒好,单纯地以为一笔银两就想划清两人的关系?除非他死!

  “我……”秦悠莱甫一开口,他便堵住她的檀口,不让她再说一字、再发一言。

  卓烈桀易如反掌地抱起了她往床榻走去,嘴边带着残佞的笑,“今日是我的生辰,你没有准备好礼物对不对?”

  秦悠莱说不出话,她的唇被他咬破,疼得她泪眼濛濛。

  “既是如此,那你便是我的礼物。”肆无忌惮的话如重锤,在她的耳边敲出一阵一阵的回响……

  “你当真看见了那丫头走进了五王爷府中?”秦悠莱在街上碰到的那位贵夫人,此刻半靠在躺椅上假寐。

  “是的,夫人。”打探的人毕恭毕敬地回答。

  “哦?可有打探到她的姓氏?”

  “小人特意去书肆问了那老板,听说是姓秦。”

  “秦!”躺在躺椅上的夫人倏地睁开眼,眼里有着一抹愤怒,她银牙狠狠地咬着,“是吗?她姓秦,好一个姓秦的!”

  难怪她的眉眼会跟秦御史这么像,原来她也姓秦,更可恶的是,她极有可能是他的子嗣。

  莫冷月坐了起来,冷眼瞪着下人,“可知她是什么来历?”

  她以为秦家人都不该存在于这个世上了,却独漏了一只小鱼,她恨,只要跟泰御史有血缘关系的人她都恨。

  她与秦御史自小青梅竹马,也早有婚约,可他却半途悔婚娶了一个无盐女,这让她情何以堪。

  她乃是苏州第一美人,家境上等,谁娶了她是谁的福气,而他抛弃了她,娶了那人人嫌恶的女人,她不知自己是输在了哪里。

  秦御史无情无义,她便一不做二不休地嫁到京城官僚世家当一个官夫人,静静地等待着复仇的机会,她知道他一心想当一个为民除害的好官,既然他要当好官,她便嫁给一个恶官,看他如何在恶官的淫威之下苟延残喘,终于这一好一坏扯上了关系,论心机,秦御史怎么可能斗得过她的夫君,她甚至耳边吹风地出了不少主意。

  “回夫人,说到这个就奇了,我只打探到她的姓氏,好似有人有意掩饰她的来历,不过给小人一点时间,小人会……”

  “不用了。”莫冷月不打算给他时间找了,“直接将那丫头带到我眼前。”

  “可对方是五王爷府中的人。”下人犹豫地说。

  “五王爷又怎么样,难道还是五王爷把她藏起来了? 一个下贱丫头,五王爷会把她当宝?”莫冷月盛气凌人地说。

  “是是,小的明白。”下人明白地点头称是。

  “等等。”莫冷月忽而一笑,“我想到一个妙计……”

  “夫人请说。”他洗耳恭听。

  此时的五王爷府中,热闹早已退去,正主儿五王爷都不知去向,宾客留着也是没意思,便各自散去,门庭若市的王府转眼安静了。

  下人们开始干活,整理着残羹冷炙以及杯盘狼藉的正厅。

  小红干活干到一半想到了秦悠莱,低低地说了一声:“她准是偷懒去了。”

  而向来冷清的冷夙院则一反往日的冷清,此刻秦悠莱居住的小厢房里,那雕花木床正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纱帐之下隐约可见交缠的身影。

  “嗯……”一道细细的呻吟声从纱帐中飙出——

  “舒服了?”卓烈桀的声音传了出来,声音带着满足的慵懒。

  她轻轻呜咽一声,被顶得整个人发晕,“别,疼!”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