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夜夜沉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她轻泣着,两眼泛着泪光,无助的小手紧紧地抓着身下的被褥。

  “破身之痛也不过是一时的,做久便舒坦了。”他不负责任的话引得她的脸不赞同地皱起来。

  稍早前卓烈桀一身怒火地把秦悠莱带到床上,脱光她的衣服,她以为他会像上次那样只是留下痕迹,哪知在他又亲又吻之后,他竟分开她的双腿闯进了她的体内,那痛楚逼出了她的泪,可这男人却毫不心疼,尽兴地在她体内又冲又剌。

  卓烈桀悬在她的上方,一手撑在她的耳边,一手轻揉着她的浑圆,“让你多吃一点肉,你不肯。”

  “又不是你的,要你管。”不喜欢便不要再摸了!

  “不是我的是谁的?”他不悦地重重掐了她胸脯一下,又道:“你的声音还真是适合在床上娇啼。”

  ……

  卓烈桀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顺着她的目光一看也看到了那抹红色,他凝视的目光渐而转柔,“你是我的了。”

  他抬起她的脸,薄唇在她的眼睑处轻轻地吻着,他的柔情使她停住了泪,望着他。

  她闭上眼喘着气,不理他,娇哼着,“好累。”一点也不觉得舒服,虽然痛意渐渐散去,可她身体整个很麻很累。

  听她这么一说,卓烈桀停了下来,两眼坏坏地看着她,“累?那不做了。”

  秦悠莱瞬间放松了身子,甜甜一笑,“好。”呼呼,她可以休息一下了。

  “才怪。”他冷冷地睇了她一眼。

  她的脸色顿时铁青,“你出尔反尔!”

  ……

  “啊……”绚烂的情潮将他们淹没,厢房里只剩下彼此的喘息声。

  半晌过后,秦悠莱娇呼:“干、干什么?我不要了!”

  “哼!”既然是礼物,他当然要里里外外吃个透澈,最起码要得到餍足,否则怎么能甘心。

  准备离开的秦悠莱没有得逞,反被逮个正着,只好被男人生吞活剥一番。

  芙蓉帐内响了一晚的娇啼,到了晨光微露才平息,她哑着嗓子得以喘息。

  第6章(2)

  坚实的臂膀掀开纱帐,吃足喝饱的卓烈桀下了床,光裸的身体上有着女人留下的淡粉色抓印。

  刚开始她还怕他,没有胆子反抗,结果到了后面兴许是受不住了,竟哭闹着,他本就是劣根性,她柔顺些,他也许会少欺侮一些。

  她要是想反抗,他便将她一占到底,非要她软了脚、下不了床为止。

  白色纱帐后的小女人睡得一脸迷糊,完全不知道枕边人离开了。

  卓烈桀没有叫醒她,由着她睡,看她被自己折腾了一夜的份上,他决定先放她一马,经过一夜血淋淋的教训,只怕秦悠莱也不敢再有离开的念头了。

  卓烈桀迳自穿好衣衫,俊逸的脸庞不带一丝疲倦,反倒精神抖擞,他走回床畔,看着她娇憨睡颜好一会儿,他的食指轻轻捏住她的下颚,在她的小嘴上滋滋作响地吻了一会儿才放开她,替她掖好被子,拉下纱帐。

  他走出房门,他的贴身侍卫楚风已经在门口了,他看了楚风一眼,越过他直接往外走。

  走到一半的时候,卓烈桀停了下来,跟在身后的楚风也停了下来。

  卓烈桀并未回身,他的眼眺望远方,漫不经心地问道:“昨夜都守在门口?”

  楚风不知主子为何来这么一问,先是疑惑了一下,又立刻回道:“是。”

  “哦?”楚风身子一矮,“不知王爷有何吩咐?”

  “她的声音好听吗?”他转过身笑着问。

  楚风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暗暗一惊,“属下一直在对面屋顶上候着。”

  昨夜是王爷的生辰,王爷竟半途离开,身为贴身护卫的他自然是如影随形,起先听到秦姑娘惹得王爷勃然大怒,接着房内又传出摔东西的声音,吓得他以为要出人命,结果不一会儿便又听见秦姑娘的声音,而那娇嫩的声音可是喊了一个晚上,他也不是一个傻子,这种时候岂能久留,自然是躲得远一点。

  “是这样就最好。”卓烈桀哼了一声便往外走。

  楚风连忙起身跟上,努力地假装镇定,他哪会听不出王爷的言外之意呢,以后他可得再站远一点,免得惹王爷不开心。

  不过王爷以前跟女子风流快活时可不曾理会他的存在,看来这位秦姑娘在王爷心中与其他女子是有些不同的,只是被王爷另眼相看到底是福是祸,就看秦姑娘的造化了。

  “吩咐下去,她的月钱以后都不用给了。”走在前头的卓烈桀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楚风默默地摇头,应一句:“是。”

  想走,还给他想出赎身的法子,她要是不这么做,他还想不到自己给了她跑路钱。

  现在断了她的财路,身无分文,看她往哪里去。

  “派一个人跟着她。”

  楚风愕然,轻轻地问:“从暗队里挑一个?”

  “嗯。”

  这暗队的人可是王爷的护卫,且个个是精英,被指派保护一个姑娘真的是大材小用了。

  “我看你倒是闲。”卓烈桀轻淡地说。

  楚风的额上立刻冷汗涔涔,“属下不敢。”

  卓烈桀没有继续刁难他,轻哼几声就走到大门口,小厮已经牵着马在外候着。

  他敏捷地跨上马背,往皇宫的方向奔驰,他回来得仓促,该是进宫禀报任务近况了。

  春宵苦短,不足的今晚再补上便是了。

  十日之后,秦悠莱将冼好的被褥晾在竹竿上,这床被褥是三日前才洗过,可今天又洗了一回,要不是因为上头的痕迹太羞人,她才不会隔几天就要洗一回。

  那男人似乎发现了新的乐趣,竟然夜夜闯进她的房里,睡在她的床上、她的身边,这也就算了,还逼着她做尽各种难以启齿的事情。

  这几日经过他的谆谆教导,她倒真的明白了男女之间的宁情。

  盯着被褥,秦悠莱不由得想起,前几天卓烈桀胆大包天地从宫里拿了几本艳书回来,说她喜欢看书,那多看一点。

  那种书,呸,她才不要!

  结果可恶的他竟然威胁她,要是半月之内没有看完这本书,到时看她怎么办,太可怕了。

  她是喜欢看书,可又不是喜欢看那种书,他怎么可以故意曲解她呢,明明是他纵欲,到头来受苦的倒是她。

  秦悠莱的手伸到腰后轻轻地捏着,耳边传来戏谑的声音,“怎么,腰疼了,要我替你揉揉?”

  他们才分开没多久,怎么又碰上了?秦悠莱放下手,想装作没听见地溜走,哪知卓烈桀已经来到她的身后,一手揽着她的腰。

  她吓得一动也不敢动,感觉到他的手在她的小腹处来回地摸着,身体渐渐地发热,“王爷请自重。”

  她的声音带着几不可闻的哭音,想到他在床上的栗悍,她只有哭的冲动,这个男人一旦兴奋起来,哪还管有没有人,先下手为强倒是真的。

  听出她的害怕,卓烈桀爽朗地笑了,“我说你个小尼姑在水月庵待久了,寂寞难耐就只会想那些艳事了?”

  “我、我才没有。”她结结巴巴地说,虽然她刚才是在阳光之下想到了艳书的事,可从他嘴里一说,她倒成了一个专门想男人的女子了。

  “哦,那你是在夸我天赋异禀,让你欲罢不能?”卓烈桀凑在她的耳边说道,舌尖时不时地舔舐着她的耳垂。

  “不……”她红了脸,大庭广众之下他竟白日宣淫,“啊。”

  她低低地一喊,接著作贼心虚地看向周围,双手不断地推着他的胸膛,“别……”

  “别什么?”

  “别再、再舔我的脖子了。”要是留下痕迹被人看见了,她要怎么做人?

  秦悠莱又忘记了,她越要他不要做的事情,他一定会做,卓烈桀索性低下头轻吮着她的细白颈子,大手由后静静抱着她,她胆小的颤抖只会发掘出男人更多的征服欲.

  轻轻的啜泣声从秦悠莱嘴里飘出,这才止住了卓烈桀的侵略,他不悦地斥道:“怎么,不喜欢被我碰?”

  秦悠莱说不出话,只是摇头。

  “摇头那便是喜欢了。”卓烈桀逗着她玩。

  “才、才没有。”她怎么可能会喜欢,秦悠莱有些心虚地想。

  其实男女之事也并不是他一人享乐,她多少有乐在其中,只是疲惫等同于欢愉。

  他隔天神清气爽,而她手脚无力,整个人瘫在床上,总要睡到中午才能起来。

  “没有?那你是说我满足不了你?”他故作深沉地勒紧她的腰身。

  秦悠莱恨不得一头撞晕了,头摇得更用力,“不。”

  “王爷,徐公子来了。”管家平板的声音在院子入口响起。

  秦悠莱像一只兔子似地跳开,连头也不回地便逃了。

  卓烈桀莞尔,看向管家,“在哪里?”

  “在正厅。”

  秦悠莱快步地走在街上,趁着卓烈桀上朝了,她偷偷地跑到书肆买了几本书回去。

  前些时候的书她早已看完,日子也闷得慌,且因为卓烈桀在府中,她也不敢随意出门,但眼下有机会,她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