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夜夜沉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只不过是买书,又不是要离开,王爷应该不会生气的,而且只要在他回来之前回去就成了,秦悠莱这么想着。

  今天不知是什么日子,街上可热闹了。

  “听说那姓吴的贪官终于要被处刑了。”

  “这头砍得好!”秦悠莱听到要死人,脸上闪过一抹怜悯,她缓下脚步,忍不住地插了一句,“那人为何要被处死?”

  砍下一个人的头,使其身首异处,这实在是残忍。

  “哟,小姑娘你是外地来的吧?”一位大婶看着她说。

  “我、我来没多久。”秦悠莱紧张地说。

  “那你就有所不知了。”一位年迈的老人说:“你要知道,那是一个坏人,死不足惜。”

  “就是,之前在城郊庙里悬梁自尽的姑娘就是被他给玷污了清白。”有一人说。

  “我还听说啊,一个仆人不小心打翻了茶水,他让人将仆人的脚打断。”又一个人说。

  “不仅哦,他还贪污了皇上拨给黄河地区救济用的银子,那银子可是救命钱,不知多少人活活被饿死。”

  “还有还有……”一人一张嘴,一人一项罪行,那贪官竟然是如此大奸大恶之人,秦悠莱默默一叹,这人真的是太伤天害理了。

  她不由得好奇那人是长成什么模样,究竟是什么面相的人能做出这么多坏事呢?

  她一时忘记了自己心急如焚要回去的事情,也跟着老百姓站在了路边。

  牢车慢吞吞地过来了,一旁的百姓忽然激动了,手里抓到什么就扔,秦悠莱从来不知道民怨这么深,吓得她退到了巷子口。

  接着她睁大了眼睛,那牢车上的人看似眼熟,她低头想了想,呀,是那天在府里看见的那人。

  卓烈桀说他有罪,她那时还不信,现在亲眼看到加上亲耳听见百姓的怨言,她是怎么也得信了,那她是误会卓烈桀了?

  秦悠莱性子纯良,对便是对,错便要认,她内疚不已,心想怪不得王爷那时会生气,要是她被人误会也会大怒呢\',只是他为什么不解释清楚呢?秦悠莱出神地想着。

  这世道没有她想得这么简单,她以前会认为那人有错,那便找到证据就好,但要是遇上一个奸诈之人,连证据都没有的话,是眼睁睁看百姓受苦还是……

  就像老百姓说的,那姓吴的做了好多坏事,可却一直没有被绳之于法,秦悠莱不得不承认,卓烈桀毒辣的做法也是有可取之处的,她不由得叹气,突然感觉到一道尖锐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她抬头一看,吓得手上的书掉在了地上。

  牢车后跟着一队官吏,官吏的前头有一名身穿朝服的男子昂首坐在白马之上,那出色的五官令人过目难忘。

  “朝廷还派了五王爷监督呢。”有人说了这么一句。

  她不是眼花、不是出现幻觉,而是真的看见卓烈桀,很显然坐在马上的男人也看到她了。

  秦悠莱赶紧缩下身子捡起地上的书,安慰自己,“不会不会,他不会认出我的,这么多人怎么可能会认出我。”

  这下秦悠莱真的不敢凑热闹了,脚下抹油地快速地离开人群。

  坐在马背上的卓烈桀一直注视着她离去的方向,嘴边扬着一抹冷笑,很好,敢偷跑出府,还傻到被他看到。

  第7章(1)

  华灯初上,卓烈桀回到府中,秦悠莱立刻出来迎接,慇勤地捧上一杯绿茶给他解渴。

  “王爷,你回来了,这是茶。”秦悠莱恭敬地说。

  卓烈桀不语地接过,啜饮一 口便放在了桌上,迳自一人走回房中。

  秦悠莱跟在他的身后,心中暗忖他是否真的有看见她。

  “王爷,你饿不饿?”

  卓烈桀瞄了她一眼便坐在了床榻上,正要脱鞋,秦悠莱竟乖顺地跪在他的脚边,替他脱鞋除袜,往日却不见她这么听话过,总要他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今儿是怎么了,这么主动,嗯?”卓烈桀的利眸紧盯着她。

  “这是我应尽的责任。”秦悠莱甜笑地说。

  要不是她自知理亏,她会无事献慇勤?绝无叫能,电烈桀笑了,“话说今天我在集市上看见了一个很像你的女子。”

  秦悠莱心一惊,“呵呵。”

  她傻笑试图蒙混过关,“你说是不是我看错了?”卓烈桀状似疑惑地说。

  “呃,王爷一定认错了,我今日都待在府中。”她去书肆的时候是偷偷出去的,没有人知道。

  卓烈桀冷了脸,“你的意思是我看错人、老眼昏花了?”

  阴森森的口气令秦悠莱缓缓地喘了一 口气,“这……当然不是。”

  “嗯。”他颔首,“那我便是没有看错人了。”

  “我没有……”秦悠莱被绕来绕去,一下子便露馅,“我只是去……”书肆而已。

  话音刚落,秦悠莱对上了卓烈桀饱含深意的眼眸,“悠莱,你真是让我失望。”

  秦悠莱倒抽一 口气,“王爷……”她害怕地往后退。

  没有发怒,没有要狠狠教训她的阴狠,也没有要将她撕碎的暴怒,卓烈桀很平静,该说是平静过头了。

  秦悠莱自知理亏,双膝跪地,委屈地不敢抬头,两手抓着自己的耳朵,“王爷,我错了。”

  卓烈桀轻笑不语,看她一副懦弱的模样,他的小尼姑怎么会这么能取悦他呢?

  “其实我只是去了一趟书肆。”她轻轻地说。

  “书肆?”他优雅地挑眉,眉宇间尽是嘲弄,“我倒不知你这么爱看书。”

  “真的。”秦悠莱做出发誓状。

  “嗯,你今天似乎有些不对,这么直接就认错了。”他伸手抚着下巴,一脸的探究。

  “那……那个……”秦悠莱脸红了,轻咳一声,“王、王爷。”

  “说。”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上次我错了,我不该指责你手段狠毒。”她声音越来越轻。

  “哦,上次的那个人?”

  “嗯。”她点点头。

  厢房里一阵的安静,卓烈桀的一双眸子看着她,她低着头不说话。

  卓烈桀站了起来,“你很喜欢看书?”

  话题一转,秦悠莱有些惊讶,她以为他会抓着她的小把柄说个不停,没想到他一反常态地没有指责她。

  “是。”

  “跟我来。”卓烈桀快速地自己套上鞋往书房走去。

  秦悠莱起身跟在他的身后,心里想他是不是又要想法子欺负她了。

  卓烈桀的书房很大,这是秦悠莱第一次走进他的书房,琳琅满目的书籍塞满了桃木书柜,有些书的包装甚至是套着丝绸,看起来很是昂贵,也有些古老的竹简书。

  秦悠莱一看到那些书,眼睛便离不开了,不断地扫看著书籍,好半晌她才想起卓烈桀的存在,赶紧回头看他,只见他脱了鞋子、外衫,姿势悠闲地卧躺在贵妃椅上。

  “王、王爷。”她拘谨地看向他。

  “喜欢书,以后就在这里看好了,不要再去书肆,那儿的书可比不上这儿的。”他轻道。

  他难能可贵的平和让她受宠若惊,“可、可以吗?”

  “我说的话你也敢质疑?”卓烈桀白了她一眼。

  秦悠莱侧过身偷吐了一下舌头,没有回话,她欣喜地小跑到书架前,小手轻触着那些看似昂贵的书。

  “想看便拿出来看。”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在她的耳边低语,大掌包住她的小手,伸长按在一本书上。

  这样温润如玉的卓烈桀让她的心莫名地跳了好几下,她垂眼柔声道:“谢王爷。”

  “要看这本书吗?”

  “啊?哦哦,好。”她心跳得飞速,压根没有看他说的是什么书,只胡乱地点点头。

  卓烈桀邪笑地拉着她的手拿下那本书,“这本书可是不一般呢,你一个人看,我怕你看不懂,不如我与你一同?”

  秦悠莱识字,但有些生僻字她不识,身边的仆人又是没读过多少书的,她根本没有人可以问。

  他是王爷,学识自然是比她要渊博,一定可以为她解惑,秦悠莱仰头朝他柔柔一笑,“好,谢谢王爷。”

  她羞涩的笑让卓烈桀嘴边的笑容更深了,他拉着她坐在贵妃椅上,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害羞的人儿竟不似往日会反抗,乖乖地坐在他的怀里。

  卓烈桀将书放在她的膝上,翻开书,“这书字极少又有图,若不懂大可问我。”

  “哦。”秦悠莱点头,目光终于专注地看向了书,可她脸上没一会儿就红了,“这……”

  说着她便要起身。

  “谁让你走的!”他一声沉喝,她瘪着嘴坐了回去,“看着!”

  “王爷,我、我不要看。”她偏过头不去看,可刚刚短暂一瞥已经把内容印在了脑海中。

  “这可是你挑的,我可是事先问过你的。”卓烈桀在她耳边低语,空着的一只手隔着衣物揉着她的胸。

  她嘤咛一声,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却发现他身下早已硬|挺,她吓得一动不动。

  “怎么这么淘气,明明是你要看,现在又不要看,你这般的挑剔,我该怎么办呢?”他为难地说。

  “王爷。”她都快要哭了,他怎么可以拿艳书给她看,还要同她一起看,她再不知羞也不会做这种事情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