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夜夜沉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5 页

 

  卓烈桀又狠狠地戳了戳她的脑门,“你这个蠢蛋,谁会看上你,要样貌没有,要身材没有……”

  秦悠莱被他说的词给伤到了,她红了眼,“你……”

  “难道我说错了?人家想半路认亲也不过是因为你现在是我的人,要不然谁会要你。”

  卓烈桀见她傻里傻气的模样,心中就一把火。

  她真的是被人卖了也要替别人数钱,她口中的哥哥早已在流放中途被人暗杀了,在知道她的身世之后,他就特意派人打探了,要是来得及,他便救她亲人一命,日后好挟恩情要她报,可传来的消息是那人早已死了。

  现在突然冒出一个人说是她哥哥,她心里是相信的,只是单纯的她不知道要不要认,所以才暂时推却。

  要是那个男人再出现一次,她一定会跟着那个什么哥哥一起走。

  秦悠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疼、这么酸,也不知怎么的眼眶就红了,泪珠如线一般地掉了下来。

  那突如其来的泪让卓烈桀愣住了,他没想到她会哭,更没想到她的泪会让他……他静静地看着她垂泪,紧紧地握住拳头,忍住想将她拥进怀里的冲动。

  “你不要以为爬上我的床便可以高枕无忧了,更别指望认什么哥哥,我告诉你,别自视甚高。”

  心烦意乱的他冷冷地说,想彻底断了她的妄想,这个世界上,她已经没有他人可以依靠了,她能依靠的只有他。

  “而且你哥哥早已……”他的话未说完,秦悠莱唇色发白地转过身,贝齿狠狠地咬着下唇,快速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不要听,她是笨,可她没有笨到听不懂他的意思,她只是他的一个丫鬟,一个通房丫头。

  她知道,通房丫头是没有名分的、是主子无聊时的玩具,他以后会娶一个正妃,到时通房丫头便是正妃不方便时的替补,更或者他以后再娶一个侧妃,那通房丫头到时便真的是什么都不是。

  她对他而言,便是什么都不是。

  他说不要自视甚高,她不会,她不敢也不奢求。

  “该死!”卓烈桀看着她逃开的背影,手狠狠地捶向了一边的树木,黄色的秋叶纷纷从树上飘落而下,在他的脚边堆积成一圈。

  她真的是非常非常笨的女人,他都已经表示得这么清楚了,她竟然还不懂,存心是要看他气死嘛!

  第8章(1)

  秦悠莱一直知道自己傻傻的,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份傻有时会成了致命的伤。

  她睁着眼睛打量着陌生的地方,她记得自己在晕倒之前,被卓烈桀气得跑开了,她跑回房间的路上又气自己没出息,生气也只会待在屋子里,便跑到了街上,结果碰上了那个自称哥哥的人,他说他有证据证明他是她的哥哥,可秦悠莱不想跟他有牵扯。

  她的心被卓烈桀说痛了,但他说得没错,别人会找上她怎么可能是因为她,定是因为卓烈桀,所以秦悠莱没有理会他,转身就走,可……之后她晕过去了。

  “醒了?”秦悠莱看着眼前面熟的女子,她记得她看过这个女子。

  “还记得我吗?”莫冷月高雅地笑着。

  “你是我上次不小心撞到的夫人。”秦悠莱发现周园阴暗冷森,好像很久未有人来过似的。

  “呵呵,你还记得我呢。”莫冷月突然没了笑容,“那你一定还记得我问过你,你跟秦御史是什么关系。”

  莫冷月当初的想法是找人冒充秦悠莱的哥哥,如果秦悠莱跟来的话,说明她跟秦御史关系匪浅,要是没有的话,哼,她多杀一人又怎么样。

  只不过她没想到秦悠莱会说不认识,可那相似的眉眼是骗不了人的,再者不久前她才知道她的丈夫居然隐瞒她,原来还有一个余孽未铲除,她立刻想到了秦悠莱,眉眼相似、姓氏相同,普天之下岂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我……”这件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为什么还会有人旧事重提?秦悠莱抿唇不作答。

  莫冷月也不急,“我记得秦御史娶过一名小妾,结果那名小妾难产,小孩也是死胎。”

  死胎?只怕是那不待见她的父亲将她送走的理由吧,秦悠莱黯然失色地低下眼,她的失落被莫冷月看在眼里。

  莫冷月一个箭步上前,捏住她的下巴,“你便是那下贱女人的女儿?哼,我看你也怪可怜的, 一生下来母亲就死了,父亲又不疼你。”

  秦悠莱难过地别开眼,不想看这个女人得意的模样,“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想要怎么样?”莫冷月奸笑着,“你知不知道我多恨那个男人,我恨不得亲手刮下他身上的肉。”

  “为什么这么恨?”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这个貌美的女子心怀嫉恨,恨人恨到这个地步?

  “哼,你不需要知道,你要怪就怪你的父亲,是他让你遭受这些……”

  “你想干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啊……”秦悠莱的脸被她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讲道理?哼,太迟了!”如果那时那个男人肯低声下气地道歉,而不是说她貌赛西施、心似狼心,她又怎么会被伤得这么痛。

  那个男人一转眼便娶了一个貌丑无比的女人,这教她情何以堪!

  “嗯……”秦悠莱疼地头昏脑胀,分不清东南西北,“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莫冷月一把抓住她的头发,那力道抓疼了秦悠莱,她越是疼,莫冷月便抓得更用力,执意要欣赏她痛苦的模样。

  “小贱人,我想好了各种法子折磨你,你知道吗,那个女人死得早,我来不及折磨她,否则我一定要她死不瞑目。”

  秦悠莱知道她说的是秦夫人,“夫人,旧事已经过去了,你应该放下仇恨……”

  她努力不让自己害怕,竭尽所能地希望她向善。

  莫冷月充耳不闻,从一旁的桌上拿起一个药瓶,狼狠地掐住她的下巴,将那药全部灌进她的嘴里。

  “呜呜……”秦悠莱发出动物受伤时的悲鸣。

  “哈哈……”莫冷月发出痛快的笑声,她美丽的容颜因为愤恨而不断地扭曲,一直无法宣泄的恨找到了出口,她不断地满足自己那变态的快乐。

  此时门被人直直地一脚给踹开了,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莫冷月一惊,收住笑,毫不迟疑地将手中空瓶扔向了来者。

  卓烈桀躲开瓶子,瓶子落地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谁?”莫冷月心慌地看向来者。

  卓烈桀连看也没有看她一眼,直接一掌劈向她,莫冷月的身子就如布娃娃似地被打飞到墙上,她一声惨叫接着便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卓烈桀走上前查看秦悠莱的情况,她正不断地咳嗽。

  他的黑眸紧张地看着她,又看到地上的碎瓶,立刻举手以内力在她的背后轻轻一送,尚未完全吞入的药水被催吐了出来,但秦悠莱喝下了一半,她红着脸一直咳着,好似要咳出一颗心。

  “楚风,找大夫来!”卓烈桀伸手要抱起秦悠莱,可惜遭到了她的拒绝。

  他的出现让她欣喜不已,可他的出手相救也不过是说明了她的无能,她什么都要靠他。

  秦悠莱以双手推着他,卓烈桀火大地吼道:“你再推推看!”

  她红着眼睛放下了手,卓烈桀弯身将她抱起,迅速地以轻功回到了王府。

  回到王府,卓烈桀才将她放在床榻上,大夫便被楚风又拉又扯地带过来了。

  “这个蠢蛋不知吃了什么,你看看。”卓烈桀命令道。

  可怜的大夫一路上被拖着过来,气都没有喘好就被他怒目一瞪,大夫吓得差点就夺门而出了,硬生生地忍下这股冲动,这位大夫看着一直坐在床边的王爷,叹息说:“王爷,让老夫看病,您也得让个位呀。”

  位子都不让出来,他该站哪里替病人看病?

  “哼!”卓烈桀这才站起来,走到一旁,一双眼睛一直紧盯着秦悠莱。

  “姑娘,来让老夫看看。”大夫和善地坐在一边为她把脉,又看了看她的喉咙,“姑娘的喉咙怕是毁了……”

  “庸医!”未等大夫说完,也不等秦悠莱说话,卓烈桀倒是先开口了,“楚风,将他给我赶出去,给我找太医来!”

  “是。”楚风拉着摇头叹气的大夫出门,屋内只剩下了卓烈桀和秦悠莱。

  卓烈桀的眼直直地瞪着她,怒火大涨,他用力地拍桌子,“你真是蠢到无可救药了!”

  秦悠莱别过头,眼睛泛红,心里来不及难过他便一个劲地骂她,她又没有做错什么,别人要是偷打晕她,她防不胜防、无可奈何呀,她又不会武艺,后脑杓也没有长眼睛,怎么躲?

  看她轻啜的模样,卓烈桀更是恼了,“你就是蠢才会相信你哥哥还在世,天知道你哥哥早已死在了流亡途中了。”

  什么?秦悠莱□大双眸,惊愕不已,她缓缓地开口,声音破碎得不成句,“你……知道……也不……早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