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夜夜沉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8 页

 

  护卫没有说出口的是那公公很眼熟,似乎是宫中的大太监,而那拦住他的人似乎是御前护卫,正是因为对方的身份可疑,他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若真的是皇上亲临,他十个脑袋也不够砍,但他的主子又是王爷,只好折中地回来讨救兵。

  卓烈桀一听便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松开手,满脸的怒意。

  护卫跪在地上不敢起来,而卓烈桀静静地站在那儿,“楚风。”

  楚风跪在地上静等命令。

  “你去一趟水月庵……”风正起,吹乱了树枝,树枝互相地拍打,为这安静的院子带来了喧闹。

  风中的卓烈桀薄唇微微蠕动,而跪在地上的楚风静静地聆听,他们的谈话内容消逝在风中,成了无人知的秘密。

  皇宫内,一个人影静静地坐着。

  “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卓烈轩走进寝宫,毫不意外见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弟弟。

  “臣弟说过了,我不会娶宰相之女。”卓烈桀缓缓地站起。

  “五弟,在宫门关闭之后进入宫中可是一大罪。”卓烈桀双手背在身后,冷静地看着自己的五弟。

  “如果臣弟娶了皇上指定的女子,臣弟有千万种方法让她痛不欲生。”他强调道。

  “这可是皇命呢,五弟。”卓烈轩淡淡地说。

  “没得商量?”卓烈桀好言好语。

  “以秦悠莱的身份,她就是做侧室都不够,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倒是可以收她做一个妾。”

  卓烈轩宽宏大量的说法惹得卓烈桀的眼微冷,“看来皇上是没有听懂臣弟上次的话,臣弟说过只会娶秦悠莱做正妃。”

  “你是王爷,怎么可以……”卓烈轩忍不住地动怒了。

  “那皇上又为什么可以娶前朝公主为妃?”卓烈桀冷嘲。

  卓烈轩一愣,“你怎么会知道?”

  这件事情他想方设法地隐瞒,为了她,就算是杀了所有知情的人,他都不在乎。

  卓烈桀沉静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你以为可以要胁朕?”卓烈轩提高了警惕心,警备地看着这个一向掌控不住的弟弟。

  卓烈桀没有做声,只是解开自己的衣襟、脱下外袍,不断地脱去衣衫,直到上身空无一物。

  卓烈轩不解地看着他,卓烈桀瞄了他一眼,转过身。

  卓烈轩倒抽一 口气,看到了那惨不忍睹的伤痕。

  众兄弟中,他与卓烈桀的感情最好,他们不是同一个母亲,年龄也差了四岁,而卓烈桀的个性顽劣,视世俗为无物,但这样的卓烈桀可以为他挡下刺客致命的一剑。

  那时若不是卓烈桀,他早已命丧当场,所以他待卓烈桀是真心的好,所以他才要这弟弟娶一个名门之后,才松口答应让秦悠莱当小妾。

  因为五弟是真心把他当兄弟的人,把他当亲人的人,五弟对他好,他才会为五弟着想,只是现在看看他亲爱的弟弟,他是什么意思?

  “皇兄是否还记得当时对臣弟的承诺?”他不再尊称卓烈轩为皇上,而是亲昵地称呼他皇兄。

  这样的称呼软了卓烈轩的气势,他点点头,“我记得,我当时说我欠你一命,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皇兄可记得臣弟当时说了什么?”卓烈桀平板地说。

  “你说你不要皇位,只要一生一世的自由。”话一说完卓烈轩便明白了他的用意,他微微一叹,“秦姑娘并不是一个美女子。”

  卓烈桀捡起衣服慢慢地穿回去,那吓人的伤疤也藏在了衣服之下,“贵妃娘娘的容貌也比不过蓉妃。”

  “她只是一个无名小辈,还是官奴!”卓烈轩挑剔着,肯挑剔表示肯松手了。

  “她成官奴是因为谁?”卓烈桀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眼,“要不是某人草菅人命、胡乱定罪,她也是有身份地位的。”

  御史之女怎么样也是配得上王爷的。

  “咳!”卓烈轩尴尬地转过头,以手捂嘴,“这人难免会犯错。”

  “确实。”卓烈桀指的是他逼婚的事情。

  “好了好了,随你行了吧?”

  五弟这个人放荡不羁,说不要功名利禄、不要名垂青史,但为了他这个皇兄却是默默地为他效命,替他明察暗访解决了不少难题。

  “臣弟遵旨。”他得了便宜还卖乖。

  “出去出去。”卓烈桀拱手退下,幽暗的烛光遮去了他嘴角的笑,那笑意味深长。

  卓烈桀前脚刚走, 一名护卫便负伤地前来,“皇上、皇上。”

  “怎么回事?”看见护卫,卓烈轩一惊。

  不是只有卓烈桀才想到为秦悠莱安排护卫,卓烈轩也为了那远在水月庵的心爱女人安排了护卫。

  “刚刚有一批蒙面人闯进了水月庵,强行劫走了娘娘!”那人一说完,便吐了一口血昏死过去。

  卓烈轩立刻反应过来,朝门口大喊:“来人!”

  “皇、皇上。”小李子被吓了好大一跳,赶紧跑了进来。

  “快拦下五王爷!”

  “是。”

  该死的五弟,先柔后硬,竟然使出这等卑劣手段,卓烈轩现在终于知道那些人为什么会从一开始的死不认罪,到最后会妥协,这等可恶之人哪能不服,真是混球!

  京城到敦煌的路上,风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关外黄沙滚滚,遍目皆是黄沙,有时仰头望天,连天都被渲染成一片黄色。

  秦悠莱坐在马车里,透着小窗户看着外头的风景,同车的几名女子与她说话时,她便搭几句,她们要是不说话,她也就不说话了。

  “小秦,你去关外干什么?”一名年龄比她大的女子问她。

  “我只是去……”秦悠莱想了想,最后摇摇头。

  “是找亲□吗?”另一个女子问道。

  “嗯。”她胡乱地点点头,“你们呢?”

  “我们呀,呵呵,她是去找丈夫,我是去关外谋生,听说关外的药材便宜又珍贵,我爹生了场大病,我想去那里买药材,顺便将关内的刺绣品带出去卖。”

  “哦,是了,有人说过关内的刺绣品在关外很畅销,你这算盘打得真精。”

  两位大姐就这么聊着了,而秦悠莱又插不上话,就听着她们讲,忽然她听到马儿受惊而鸣的声音,她的心脏也跟着收缩了一下。

  秦悠莱偷偷地探出头来看着外头的状况,发现数十个人高马大的人拦住了商队,那些人就如她那时碰上的土匪一样,她一惊,莫非她又遇上土匪了?

  来不及细想,土匪们开始大吼大叫,开始搜车打人,秦悠莱吓得与几个女子抱在了一起,这一次她想她死定了,因为不会再有一个人出现,她也不会对那个人说公子救命。

  “呜呜,怎么办?”

  “我不要死!”

  “救命!”几个女人哭哭啼啼的,一个人打开她们马车的门,一见都是女人,快活地大笑,“快来,这里都是女人!”

  淫荡的笑声充斥在秦悠莱的耳里,她吓得抓紧了在混乱中摸到的剪刀,她不要,她死也不要让别的男人碰自己。

  “喂,先到先得。”

  “我要那个女人。”

  “哈哈,这个娇小的女人是我的了。”

  第9章(2)

  一个大胡子的男人突然提起了秦悠莱,秦悠莱慌张地拿着剪刀挥舞着,那小孩子般稚嫩的行为惹得他哈哈大笑,“剪刀能杀了我?”

  秦悠莱吓得要哭了,手被那大胡子的男人一拉,只听到自己的骨骼“啪啦”一声脱臼了。

  “喂喂,不要还没玩就把人弄死了,我们还要玩的。”

  “行了?我知道了,喂,把那个东西给我拿过来。”

  大胡子大声嚷嚷着,又出手将她脱臼的臂膀接回去。

  几人一听,脸上全是淫笑,那东西可是好东西,有一个人从腰间摸出一粒药丸,“接着。”

  秦悠莱因为手臂一下子脱臼、一下子被接回去,疼得要哭死了。

  而商队的护卫早跑光了,年轻的女人都被这一群丧心病狂的土匪拉去发泄。

  “吃。”大胡子将药丸往她的嘴里塞,可秦悠莱死死地咬住嘴不吞,大胡子便抓着她的头皮,“吃!”

  不吃不吃,他们不是好人,要她吃的绝不是好东西!

  大胡子没有耐心,一拳往她的小腹上一打,秦悠莱受不住地闷哼一声,牙关一松,药丸便送入了她的嘴中。

  秦悠莱舌尖一转,眼见就要将药丸吐出来,那大胡子火也上来,大掌伸上来,死死地捂住她的嘴,一手不断地捏着她的臂膀,那力道疼得秦悠莱受不住地倒了下去,药丸也吞了下去。

  她痛得倒在地上,迷濛的眼看见那大胡子心急地开始脱衣服,而她耳边淫笑不断。

  这里是关外,没有官兵也没有人敢管这批土匪,因为这批土匪恣意妄为、聚众荒淫、烧杀掳掠,没有什么不敢的,在这片土地上,他们便是王法。

  黄沙漫漫,一阵马匹声由远而进,那不寻常的黄沙引起了那群土匪的注意,倒在地上的秦悠莱只觉得身体一阵一阵的热,双腿间更是热得受不了。

  这样的感觉并不陌生,卓烈桀曾无数次地在她身上种下情欲之果,让她彻底的迷失在情欲之中,而此刻没有他,有的只是一群人面兽心的禽兽。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