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夜夜沉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9 页

 

  她全身无力,连咬舌自尽的力气也没有,但她仍是努力地尝试着,努力地使舌尖压在两齿之间。

  一批人骑着骏马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带头的男人脸上蒙着黑布,只露出一双霸气的眼,宛若他们是他的猎物。

  土匪们面面互觑,不知眼前是什么情况。

  “该死,哪个混蛋坏我好事!”大胡子一手抓着松开的裤腰带,一手握着刀。

  他的话引来了那男人的目光,男人的眼落在他的身上,又落在他脚边的女人,当他看见那女人的身体不断地颤抖时,他眼里有了杀气。

  这男人就是卓烈桀,他从马上一个腾飞,他一动,身边的护卫也跟着动手,转眼黄沙上染满了血,黄色被红色覆盖,赤裸裸的血腥令人误以为这土地原本是一块赤地。

  卓烈桀手持血刀,剑刃缓缓地从大胡子的身体里抽出,那大胡子还未断气,他一反手,剑又砍向了大胡子的下身,一瞬间关外的天空响彻了男人的痛呼声。

  大胡子上身流着血,双手抱着自己的下半身不断地哀号。

  卓烈桀又抬手切断大胡子四肢经脉。

  然后他将剑收回剑销里,冷酷地看向倒在地上的秦悠莱,以脚尖轻踢向了秦悠莱,听着她发出猫儿般的声音。

  他冷眼地看向满脸潮红的秦悠莱,楚风站在不远处,没有前进,“主子……”

  “将他们的头砍下来,挂在关外的城门口上,然后送这些人回去。”

  “是。”楚风称是。

  卓烈桀又看向了秦悠莱,眼一惊,大掌迅速地伸过去攫住了她的下颚,他眼里的愤怒稍稍退去,“蠢人就是蠢人,就只知道咬舌自尽的蠢法子!”

  “王爷,秦姑娘似乎是……”

  “我知道,你们先回去,去客栈等我。”卓烈桀一把捞起秦悠莱,越过苟延残喘的大胡子,跨上了骏马。

  这一次楚风没有跟上,而是看着卓烈桀消失的方向道:“大家都听到主子的命令了,执行。”

  随着楚风的一声喝下,无数的惨叫声响起,不久之后护卫队消失在黄沙中,而被解救的人们也回到了关内。

  一具一具无头尸陈列在宽阔的沙漠中,一阵风起,沙帘一覆,刚才的血腥场景似乎只是一个梦。

  “不要,呜呜……不要碰我。”秦悠莱轻声在卓烈桀的怀里哭着,宛若孩童一般。

  他面无表情,凭着经验找到了一片绿洲,接着下了马,将她从马上抱下来。

  她的身体很热,热得开始渴望男人,她受不住地开始摸着抱着自己的男人,熟悉的臂膀、胸膛,她难受地在他身前蠕动着,小嘴轻呼着,“王爷、王爷。”

  神情冷峻的卓烈菜缓下了脸色,低头看着她娇媚的面庞,他的心一动,眼神一片柔意。

  她难受地用自己柔软的胸脯在他的身前揉弄着,甚至不知羞地抓起他的手往自己的胸前摁,“摸我。”

  这样的放浪形骸、这样的媚态横生,卓烈桀只觉得小腹一阵的火热,可看她这副神情,他又气又恼地重重地抓住她的胸脯,那力道平日里一定会让她疼得痛苦,可现在她只是主动地不断贴向他,那狐媚模样让他受不了地将她按在了地上。

  “王爷、王爷,呜呜,你们不要碰我……王爷救我!”

  俊脸从女人的胸前抬起,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小东西,算你还知道我是你的男人。”

  她被下了chun|药,身体不断地渴望着别的男人,可在她的心里深处,她要的是他。

  他自满地笑了,抱起她走到绿洲的湖水里,毫不怜惜地将她浸在水中,“好好地给我清醒过来。”

  等她完全清醒过来之后,他一定会让她好看!

  秦悠莱只觉得身体被浸在冰冷的湖水中,冷得发白了脸,可身体又有一股热气在不住地上涌,冷热交替的感觉在她的体内交替着,她蹙眉痛呼,理智也稍稍清醒,看向岸边的男人,“王、王爷?”

  她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她刚刚感觉抱着自己的男人是王爷,还闻到王爷身上的味道,她以为是幻觉,没想到是真的,王爷真的出现在她眼前了。

  “王爷……”她激动地湿了眼眶。

  卓烈桀不悦地说:“你给我好好地待在水里反省,吃了春药就跟狐狸精似地死缠着要男人!”

  他说的话仍然是这么的难听、这么让人讨厌,可秦悠莱全然不在乎,“王爷又救了我。”

  “想要以身相许?免了,我可不想被一个理智不清的女人用来发泄!”卓烈桀说话仍然是一贯的可恶。

  秦悠莱红了脸颊,可她仍是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王爷。”

  卓烈桀看了她一眼,看着她身上的衣物因为浸水而湿透,曲线毕露实在是有勾人的嫌疑,他不想承认自傲的控制力一碰上她就瓦解,索性转过头。

  知道他就在身边,秦悠莱放心地笑了,闭上眼,难受地忍受着这冷热交替的感觉,一下热、一下冷,就好像发烧似的,浸在湖水里差不多半个时辰,她才软着身子走了出来。

  卓烈桀将外套脱去,盖在她的身上,“差不多了?”

  “现在只觉得冷。”她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

  卓烈桀点点头,“回去吧。”

  “王爷……”她扯住他的手,“王爷怎么会来?”

  “你是我的奴,岂容你逃走。”他霸道地说。

  熟悉的蛮横让秦悠莱泪眼汪汪,她答应皇上不会回到王爷身边,可才分别几日,她真的好想王爷,就算王爷只会骂她,只会把她拖到床上做腰酸背疼的事情,可她舍不得王爷,好舍不得。

  “怎么了?”

  “王爷要娶妻了吗?”她细细地问。

  “嗯。”

  “我可以一直待在你身边吗?我想永永远远地待在你的身边,我不会惹王妃厌恶,不会惹王爷生气,我会乖乖地听话……”

  “那我的小孩呢?”他反问。

  心里有着苦涩,“我会以生命照顾王爷的孩子,只求王爷让我永远地留在你的身边。”

  这一趟让秦悠莱隐约地领悟过来,没了王爷,她该怎么活?

  她的乞怜、她的悲悯让卓烈桀笑了,他伸手轻抚着她的脸,“你这么想就好,以后就乖乖地在我身边,我不会亏待你。”

  他没有把话说明,他给了她承诺,但她没有听明白,只为自己可以留在他身边而开心。

  卓烈桀将她抱起,坐在马背上,“回去了。”

  “嗯。”秦悠莱靠在他的胸前安静地休息。

  第10章(1)

  马儿缓缓地走着,马蹄隐没在沙尘中,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了,秦悠莱惊讶地看着他,“王、王爷。”

  “怎么了?”

  “你……”她只说了一字便红潮满面。

  “说啊?”

  “你的手。”她轻轻地说。

  男性的大掌在她的腰身上缓慢地摸着,粗糙的指头挑开衣衫,触上了那一片细腻的肌肤。

  “怎么,刚才还说全部听我的,现在又不乖了。”他低哑着嗓子,眼里有着情欲在闪动。

  这段时间的奔波就是为了追上她这个蠢蛋,他连夜地赶路,好不容易赶上,她又是被下了春药,那撩人的体态诱惑出了他深藏在体内蛰伏的欲望,但考虑到她是因药性而媚态横生,他可是硬生生地忍下了欲望。

  “那刚刚为什么不……”她低着头,他刚刚为什么不碰她呢?

  “还敢说,我是什么身份,要为你这丫头成为解药?”他假装生气地反问。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哦?你就不怕我为了你而精尽人亡?”

  “才、才不会,王爷平时就……”很猛,秦悠莱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她不敢说下去。

  “怎么样你倒是说呀。”卓烈桀用力地掐着她的丰满,一脸的得意。

  秦悠莱丢脸得说不出话,好几次她都被他弄得昏过去,“没、没什么。”

  卓烈桀这才满意了,他的手指在她的胸前轻轻地揉捏着,红莓被他揉得又硬又红。

  “王、王爷。”她轻喘着,“我们在马上。”她小声地提醒他。

  饶他再是狂妄,这在马上是不是该规矩点呢,要是不小心掉下去……秦悠莱从马上微微往下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这高度要是摔下去准要断腿断脚。

  卓烈桀自是看出她的胆小,他自然不会在马上对她做什么,可嘴上仍是坏得不得了,“既然你都这么说,我要是不做些什么倒是对不住你了。”

  “王爷。”她娇嗔着,脸上自然地流露出女子的娇柔之情。

  “叫我桀。”卓烈桀俯首,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咬着她的耳垂。

  “可,啊……”他的手重重地扯了一下她的花蕊,惹得秦悠莱刚冷却的身体无可避免地热了起来,“桀。”

  “乖。”他伸出舌尖钻进她的耳里,轻轻地挑逗着。

  “王爷,我、我们是要去哪里?”他的动作太煽情,她不得不找一些事情分散注意力。

  “先回关内。”

  “那然后呢,回京城吗?”她微微垂目,耳后一片的红。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