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夜夜沉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嗯,你说的有理。”

  秦悠莱听到他这么一说,心中想着这人倒是讲道理,“施主心存善念,佛祖一定会保佑你的。”

  “嗯,小尼姑说的是。”

  因为卓烈桀的谦卑,秦悠莱也就不介意他总是戏谑称她为小尼姑了,她本来也该告诉他自己的法号,只是她是真的没有,但老听他喊着她小尼姑仍浑身不自在,于是在起身洗净布巾的时候开口说:“小尼不是……”

  她背对着他蹲在瀑布边洗布巾时,没有注意到男人高大的身影离开了大石头,走到她的背后。

  “要真的内疚,那就下去陪他们好了。”伴随着他淡然的嗓音,秦悠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轻轻一推,她重心不稳地一头栽进了瀑布里,连呼叫的机会都没有,只感觉冰冷的水灌进她的鼻腔,她的肺部一下子积满了冷水。

  站在岸边的男人冷眼旁观,“哼,慈悲为怀的出家人。”

  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他的身边,“主子……”

  “不用救。”卓烈桀满不在乎地说:“她心有愧疚,随她去。”

  楚风安静地待在他身边,没有出声。

  水面上激起好大的浪花,可见掉入水中的秦悠莱非常使劲地求生,雪白的小手不断地挥舞着,渐渐地,她似乎失去了力气,身子开始往下掉,她的手无力地垂下。

  忽然卓烈桀眼一眯,看见她头上的帽子掉了下来,一头青丝在水中晃悠着,他眼睛一亮,邪佞地哼了一声:“假尼姑。”

  话音刚落,卓烈桀一个飞起,鞋尖在水面上轻轻一点,长臂一伸,一把抓住即将沉入水中的小手,使力一拉,一头青丝从水中而出,水滴沿着她的发梢一点一点地滴着,在水心周围划开一阵涟漪。

  卓烈桀蜻蜓点水地在水面上飞走着,毫无怜惜地把小尼姑扔向了站在岸边的楚风。

  即使是夏日,这季节入水仍是不好受,楚风上前接下秦悠莱,将她放在岸边,见她失去意识,他没有多想地拍着她的脸。

  “走开!”

  楚风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寒,不敢多话地退到了一边。

  卓烈桀站在一边,以脚尖轻压在她的胸腔上,稍稍使力,秦悠莱重重地咳嗽了一声,转醒过来,“施、施主。”

  “小尼姑真是不小心,竟然连洗个布巾也能掉进水里去。”他淡淡的口气中带着嘲弄。

  她自己掉下去的?她怎么记得自己是被人推下去的?

  “谢、谢谢施主。”秦悠莱胆颤心惊地说,思及溺水的可怕,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小尼姑,你怎么是一个假尼姑呢?”对他说三道四的人,坟前的草不知道已经长到多高了,她倒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但这个小尼姑的声音让他听得舒服,她的身份也让他好奇。

  秦悠莱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帽子已经随水飘走了,“我……我本来就是带发修行。”

  “哦?”他隐隐一笑,这个小尼姑虽貌不惊人,藏的事情可真多,“为什么带发修行?”

  他这么一问,秦悠莱立刻低下头不回答,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胸前的鞋,难受地要坐起来,“施主,你的脚……”

  “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卓烈桀收回脚,优雅地说:“小尼姑掉进水里昏过去,身体进了水,我只好以脚逼出你体内的水,你这才醒过来了。”

  是、是这样吗?不知为什么,秦悠莱总觉得他的话不可信,可自己确实是醒过来了,于是她站起身,“谢谢施主。”

  “小尼姑,我三番两次救了你,你要怎么回报我呢?”卓烈桀卑劣地说道。

  “这……施主,施恩不求报才是。”衣服全湿,风一吹她便冷得瑟瑟发抖,双手抱着身子。

  “嗯,既然你不是真正的出家人,也不会有法号,你的俗名是什么?”

  “小尼俗名秦悠莱。”

  卓烈桀仔细地打量这个胆大的小尼姑,她的五官实在是平凡,身板又小,一副没吃饱的难民模样,他府中的下人都长得比她有料,不过……

  秦悠莱蓦然打了一个寒颤,身子不由得发抖着,一件外袍披在了她的身上,她一愣。

  对上她惊愕的眸子,卓烈桀笑得好不温柔,“虽说是夏日,仍要小心才是。”

  “谢谢施主。”

  “我记得山脚有一个客栈,不如我们歇歇,你也好换个衣衫,免得受寒。”

  “不了,我要回去了,师姐们在等我。”秦悠莱听他这么一说,双手紧张得挥舞着。

  “急什么?我已经让人护送你的师姐们回去了。”在秦悠莱看不见的地方,卓烈桀对楚风使了一个眼色,楚风会意后偷偷离开了。

  “来吧。”卓烈桀一把抓住她的手往山脚走。

  “可施主,水月庵在山里,我要是下了山不是远离水月庵了吗?”秦悠莱疑惑地问道。

  “没有的事情,我们依然是在山边不是吗?”

  “这……”秦悠莱还想说什么,可又想不出什么理由。

  卓烈桀坏坏地一笑,“小尼姑的手又软又嫩,牵着好舒服。”

  他一句话打断了她的思路,她立刻想甩开他的手,没想到他竟然越抓越紧,“施主……”

  “我叫卓烈桀。”

  “施主,你放开小尼的手,这于礼不合。”她一个带发修行的小尼姑怎么可以跟一个男人纠缠。

  秦悠莱不知道的是,她一头湿发披肩,身上的素衣又隐藏在卓烈桀的外袍之下,外人根本就看不出她是一个小尼姑,至多认为她是一个小姑娘。

  而跟她在一起的卓烈桀与她亲昵的模样,让多数人以为他们是一对夫妻,至少客栈的掌柜是这么想的,“两位要住房?”

  “嗯,一间上房。”卓烈桀把元宝放在桌上。

  “是是。”掌柜见财便乐了,“小夫人入水了,小人马上让人打热水让小夫人沐浴。”

  秦悠莱听到掌柜的说辞,娥眉皱起,“这位施……”

  “快点。”话一说完,卓烈桀便拉着秦悠莱,跟着小二上楼了。

  “施主,他……”

  “客倌,到了。”小二好奇地看着这一对夫妻,总觉得男的太强势、女的太柔弱,可见到男人一路牵着女子的手,看来男子很心疼他的小夫人。

  卓烈桀拿出碎银,看也不看便抛向小二,“动作快一点,除了热水,上几盘好菜好酒。”

  “是是,小的这就去。”

  “还有姜汤。”卓烈桀又吩咐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好玩的小人儿,怎么也不能让她生病倒下。

  “是。”

  第2章(1)

  秦悠莱长这么大第一次住在这么好的客栈,她不由自主地左看右看,又怕自己弄湿了椅子,不敢坐就直直地站着。

  “站着做什么?坐呀。”卓烈桀的手指了指他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在他身边。

  秦悠莱摇摇头,“小尼的衣衫湿……”

  “你不是出家人,不需要自称小尼吧。”卓烈桀打断她的话,她一口一个小尼听得他心生厌烦。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耐心极佳的人,一旦遇上出家人,他的心情就格外差,出家人讲话一本正经,让人闷慌得不得了。

  秦悠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厢房一阵安静,小二的叩门声打破了他们的静默,大木桶被人搬了进来,木桶里冒着白色的热气。

  姜汤也端了上来,放置在桌上,心细的小二还准备了一套青绿色的淡雅女装,卓烈桀满意地赏了银子,小二兴高采烈地退了出去。

  “快去换衣服吧。”他催促道。

  秦悠莱犹豫地看着他,又看看那屏风,他应该看不到才是,于是她走到屏风后换了衣衫。

  隔着屏风,卓烈桀将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薄唇一撇,心想果真是单薄的身子,一点女性曲线都没有。

  他替自己斟茶喝了一口,不一会儿,秦悠莱便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他惊讶地挑眉。

  穿着素衣的她根本就是一个普通出家人,换上青绿色衣衫之后,她摇身一变,多了几分姑娘家的娇羞,“你几岁了?”她看起来很小。

  “小尼……”接到他一记白眼,她立刻噤口,“十六。”

  嗯,比他小了八岁,再加上她自幼在水月庵生活,养成了她单纯的性格,“你当时可真胆大,朝我喊救命就不怕我先逃了吗?”

  “善心人人皆有,施主面相不似奸诈小人。”想到已脱困,她放松地笑了,“多亏施主,否则小……我和师姐们都要惨遭毒手了。”

  在她眼里他是面善之人?看来小尼姑的眼力不好呢,“来,姜汤喝掉,别受凉了。”

  他真是一个好人,秦悠莱接过来,感激地对他笑道:“谢谢施主。”她已经忘记自己刚才还怀疑是他推自己下水的事情了,单纯地相信了他的说辞,也许真的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

  “不客气。”他笑得颇有蹊跷。

  秦悠莱刚一碗姜汤下肚,小二便敲门,送进了一桌的好酒好菜,手脚俐落地摆好后便离开了。

  “来,坐下吃吧。”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