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夜夜沉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关外的风景尤为壮观,此刻太阳落山,柔和的黄昏为这凄凉宽阔的沙漠增添了一抹柔情,金色的光温和地洒在他们共乘一骑的身影上,投射在沙漠上的影子互相交缠着。

  ……

  马儿由急到缓地慢了下来,秦悠莱昏头昏脑地听到他说,“要进城门了,你自己悠着点。”

  什么!秦悠莱躲在他的披风之下,小嘴死死地咬住自己的衣袖,深怕自己的声音被路过的人听到。

  她听到有人对他喊道:“参见五王爷。”

  “嗯。”他们进了城门,马儿的速度慢了下来,她总算在这场情欲的折磨中停息一会儿,但她的花穴仍然蠢蠢欲动。

  接着又听到了集市的声音,不少小贩在吆喝,非常热闹,她更是将自己缩成一团,深怕被人发现自己的异状。

  然后她听到了楚风的声音,“主子。”楚风的声音感觉相当的震惊。

  卓烈桀抱着她跳下马背,脚步略浮躁地往前走。

  楚风谨守本分地跟在他们身后,一语不发。

  最后秦悠莱听到卓烈桀说:“莫让任何人靠近,包括你。”

  秦悠莱一听,整个人都红了,他这么一说,别人肯定知道他要干什么了,事实上卓烈桀早就想把她怎么样了。

  秦悠莱一进房就跳下他的怀抱,披风遮掩着她凌乱的服饰,她红着脸,“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简直就是昭告天下他要与她做一些羞人的事情。

  ……

  夜风吹拂,室内旖旎。

  半夜时,卓烈桀温柔地从秦悠莱的身上离开,拿着丝绢为她细细地除去身上的污秽。

  在看到她身上大小不一致的瘀青时,他的心一疼,“你倒是真行。”

  这世上能让他心疼的人,恐怕只有这个睡得不省人事的她了。

  他拿出随身携带的雪花膏,毫不吝啬地挖出来,一点一点地涂抹在她的身上,眼神专注认真。

  替她擦好药膏之后,又为她穿好衣服,厚实的棉被将她掩得扎实,免得她受凉。

  他下床,随意地清理了一下便穿上衣服,然后通体舒爽地走到门外,缓缓地下了楼梯。

  整个客栈都被他包下,绝无人打扰,清静得很。

  “主子。”楚风恭敬地奉上一杯茶,“皇上那儿派人催了。”

  “催什么……了?”卓烈杰喝了一 口茶,神情愉悦。

  “来人说希望王爷能早日回京。”

  “回京又有什么意思,我倒是挺喜欢这关外风景,不如就在这里多待几日了。”卓烈桀不为所动。

  “来人又说了,皇上已经为王爷备好婚礼了,就等新人回去成婚。”

  “哼,反正女人跑不了,我又不急。”

  卓烈桀将茶喝完,从桌边站了起来,吩咐道:“三个时辰之后送热粥小菜上来。”

  她看起来好几天没睡好,但是一昧的睡觉也不对,得让她进食才对。

  楚风笑了,王爷这一次可是惹得皇上急了,皇上将秦姑娘逼走,而王爷则是将贵妃娘娘请到了别处修身养性去了,这去处只怕皇上是查不到的,因此皇上才会如此焦急地催着王爷回京,只有回去了才能知道贵妃娘娘的去处。

  “是,属下遵旨。”

  可是现在在王爷心中唯有秦姑娘最重要,皇上顺势让王爷和秦姑娘成亲也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也好知道贵妃娘娘身在何处,要知道狡兔有三窟,皇上想自己找出地方就要花好多时间。

  “嗯,还有去找几套女子服饰。”她身上那件又脏又烂,不能见人。

  “是。”卓烈桀又重新走回房间,动作非常轻,不过床榻的人还是不安稳地翻了一个身,他褪去衣裳躺了进去。

  一碰到秦悠莱冰凉的身子,他皱眉,“不过是离开一会儿就冷得跟冰块似的。”

  他小声地嘀咕着,一边将她紧紧地拥着。

  似是感觉到他的热气,她下意识地往他方向靠去,呓语道:“王爷……”

  她的依赖满足了男人自大的心理,他伸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梁,看她轻轻地皱眉煞是可爱,他跟着笑了。

  谁能想到他会喜爱上一个浑身没几两肉、身段也不婀娜的小尼姑,更让人无法相信的是,她相貌也平凡得很。

  可他偏偏就是喜欢上了,看她眼里只有他、看傻乎乎的她被他耍得团团转、看她在他身下承欢,无论是拥有哪种风情的她都让他移不开目光。

  也罢,一切都是天意,从她第一次喊住他的时候,他们之间就注定纠缠不清了。

  他轻抚着她的脸颊,珍惜地在她的额际烙下一吻。

  卓烈桀带着秦悠莱在关外周边玩了整整半个月之久,在卓烈轩差点受不了地要去逮人的时候,他们终于回来了。

  秦悠莱在马车里昏昏欲睡,她的大腿上靠着一颗黑色的脑袋,卓烈桀正一边靠着她,一边翻阅著书籍,无聊的马车里唯有读书能打发时间了。

  马车缓慢地行至王爷府,马车一停,秦悠莱便睁开了眼睛,她钻出脑袋看了看,对卓烈桀道:“王爷,已经到……”

  秦悠莱傻眼,王府竟然是一片的新景象,到处一片红,红灯笼、红色彩带、红色对联……这样喜庆洋洋的气象分明是王府有喜了,王府中主人是王爷,这喜事便只能是为了王爷。

  卓烈桀好整以暇地靠在她的大腿上了,“到了?”

  “嗯,到了。”

  她低下头掩住脸上的悲伤,原来这半个月的逍遥日子不过是海市蜃楼,一眨眼便没了,一回到京城,王爷便要与那穆香莲姑娘成亲了,到时王爷不会日日与她在一起,也不会抱她亲她,更不会与她一同出游,王爷只会陪着那新婚王妃,两人新婚燕尔、甜甜蜜蜜。

  “这一张苦瓜脸是摆给谁看?”他抬起她的下巴,一双魅惑的凤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悠莱恭喜王爷、贺喜王爷。”忍着心酸,她抖着声音说道,在心中要自己看开一点,不准妒忌、不准伤心,更不准心痛。

  “哦?我有什么喜事?”他故作愕然地挑眉问道。

  “恭喜王爷娶得一位美貌贤慧的王妃。”她敛眉说道,心头一阵的酸楚,酸得她眼睛都发疼了。

  “哦?你知道?”

  “我、我之前听别人说过。”秦悠莱不敢说实话,她以为卓烈桀见她失踪而追来,纯粹只是想把她这个官奴带回去。

  第10章(2)

  “谁?”

  “那个……”见她为难,也为了让她把戏给演完,他大发慈悲地转移问题,“那你倒是说说看,这普天之下哪一位女子配得上我?”

  说到这个,秦悠莱心痛得差点掉泪了,女子出嫁皆是自己缝制鸳鸯绣枕,而她别说鸳鸯,连一只虫子也不会绣。

  女红不行,她又无文采,只会看一些书籍,而书籍大多数内容又理解不了,全赖卓烈桀时不时地为她讲解,她才能通悟。

  再说到琴棋书画吧,她是连碰都未碰过,卓烈桀书房中是有很多文墨,有次卓烈桀要教她,结果她光是学会拿毛笔就花了一个下午,别说一幅画,一个字她都写不好。

  秦悠莱越想越自卑,低低地说:“穆香莲穆姑娘。”

  “哦,那位宰相之女。”

  还有一点,秦悠莱连一个可搬上台面的背景都没有,她就是水月庵里一个小尼姑,现在不过是王爷府中的小官奴。

  她不过是攀龙附凤地爬上了卓烈桀的床,才能得到他的宠爱,而这份宠爱,也不知道随着正妃嫁入能维持多久。

  一双黑眸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将她的思绪全数收进眼中,他嘴边带着玩味的笑,“你觉得她是我的正妃?”

  “嗯。”皇上都出面了,哪有可能不是,她沮丧地想着。

  他的大掌捧住她的脸,拉近两人的距离,他认真地看着她,“你呢?想做我的王妃吗?”

  秦悠莱睁大了眼睛,活像是被吓到了,“王爷你在说什么呀?”

  王妃?她怎么会有非分之想。

  他是王爷,她是官奴,他们一个天、一个地,只要能待在他的身边看着他,她就很满足了。

  笑从卓烈桀的脸上缓缓地退下,他“啪”地一下推开她,看着她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柜子,又惊又恐地看着他。

  “好你个无情无欲的小尼姑!”丢下这么一句话,卓烈桀便率先下了车,看都不看她一眼。

  卓烈桀进了大厅,一副华贵装扮的卓烈轩已经坐在位置了,卓烈轩一看卓烈桀,朝几个护卫命令道:“给他穿上喜袍。”

  卓烈轩悄悄地握紧了拳头,暗忖卓烈桀要是敢违命,他绝对会出手,可令他意外的是,卓烈桀并无反抗,任由几个护卫替他穿好衣服。

  小李子也上前为他佩戴红玉腰带,为他头戴金红羽冠,将红色丝条夹在他墨黑的发上。

  转眼,一个俊俏的新郎官便出现在人们的眼前了。

  卓烈轩稍稍松了一口气,威严地朝下人问道:“秦姑娘呢?”

  这一问,下人们面面相觑,没人作答。

  卓烈轩心知有异,怀疑地看向了卓烈桀,“我那弟妹呢?”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