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夜夜沉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 页

 

  跟着他,她性命无虞,但她不要欠他的情。

  卓烈桀何其聪慧,她的想法一一摆在脸上,他哪看不出她的心思,除非他是一个瞎子。

  他下颚紧绷,“好你个秦悠莱。”不想欠?他偏要她欠!

  秦悠莱不敢直视他,可却能感觉他周身散发出的怒意,她试图远离,哪知男人更用力地拽她了。

  “公子请放手!”他的戏弄带着不善,他的提议带着诡异,他的人让她异常不安,不能相信他。

  “有多远滚多远!”耐性正式告罄,卓烈桀黑着脸。

  秦悠莱垂头从他身边走过,匆匆忙忙的脚步好似身后跟着魑魅,可惜她放心得太早了。

  一只黑手快速地袭向她,秦悠莱轻哼一声,身子一软,倒在了卓烈桀坚硬的胸膛上。

  “楚风。”

  “王爷。”

  “替她入了官奴籍。”他抱起失去意识的秦悠莱,脚尖一点,以上乘轻功飞离水月庵。

  领命的楚风沉思片刻,顿悟过来,原来是这样。

  让小尼姑来五王爷府中当官奴,王爷真的是心思缜密呢。

  十日之后,秦悠莱站在王府中最忙最乱的厨房中帮忙,她现在是五王爷府中的一名奴婢,在厨房打杂。

  秦悠莱怎么也没有想到卓烈桀是一名王爷,怪不得他的谈吐中流露出一股傲然,做事乖张不顾他人,因为他是王爷,他要怎么样便怎么样。

  “秦丫头,快点把菜洗干净,要下锅了。”大厨大叫着。

  秦悠莱立刻听命地跑到水井边洗菜,这儿的活她在水月庵也干过,她倒不觉得累,只是麻烦的是……一缕黑丝从她的脸边滑落,她自小都是将头发藏在帽中,只懂简单地固定住,从不会在头发上动心思。

  可如今生活在这里,她入乡随俗地穿着下人的服饰,她却不会盘发,同房的丫鬟好心地教了她几次,奈何她蠢笨,学了好几次也学不好,丫鬟便不理她了。

  她只好以一条布带随意地扎好头发,也不管他人的目光,谁让她不懂这些事呢。

  管家见她如此,便将她安排在最暗无天日的厨房,一般贵客也见不到她狼狈的模样,免得吓坏了贵客。

  秦悠莱放下菜,扯下发带重新系过,打了好几个结,希望等等不要再散开了。

  她的发丝很柔很软,卓烈桀一向知道。

  厨房不远处的大树上,一道身影隐匿在叶子中,无人瞧得见他。

  卓烈桀紧紧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这几日他特意不去找她,以为她会来找自己,没想到她非但不来找他,甚至很快就适应了王府的生活。

  他承认自己是坏心,故意让秦悠莱待在最脏最乱的厨房,为的就是看她受不了的模样,怎么会知道,她看起来会是这么自在的模样。

  看她的样子,要是一直不过问,只怕她也不会主动来找他,俊俏的脸上浮现一抹急躁,半点也不容她这般忽视他。

  第3章(2)

  他从树上轻轻一跃,落地无声,迳直地走向了秦悠莱,她背对着他,未发现他的出现,一个人埋头苦干。

  “小尼姑。”

  正洗菜的秦悠莱手一顿,刚洗干净的菜掉在了地上。

  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她,也只有一个人会用这么漫不经心的语调唤她。

  “王爷?”她转过身,眼里带着惊讶也带着怯懦。

  她醒来之后便被管家编派到这里工作,许久未再见到卓烈桀,她以为他不会再出现了。

  她的眼神卓烈桀在他人身上见过,大家都因为他是王爷而敬重、而远离、而不敢接近,她现在便是和那些俗人一样,偏他厌恶她这副神情。

  “怎么,小尼姑,多日不见,见到我却这么生疏。”他不改脸上的吊儿郎当,只是他的口气火得很。

  “奴婢不敢。”不想进王府也不想欠他情,可如今进了府当了奴婢,该有的规矩还是得学起来。

  严厉的管家在她醒来之后就清清楚楚地跟她说这里是王府、她是奴婢,她不懂世俗的规矩,但在管家多日的管教之下,她不想懂也懂了。

  不一样了,单纯可人的小尼姑变得沉默、变得严谨,他该说管家教得好,还是该说她学得快?

  他喜欢的就是捉弄她时,她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但眼下她一副卑躬屈膝的奴婢模样,看得他一肚子的火,“你……”

  秦悠莱下一个动作打断了他的话,她后知后觉地想起身为奴婢得要行礼,于是笨手笨脚地行礼道:“参见王爷。”

  卓烈桀不说话了,嘴边扬起坏坏的笑容。

  “王爷。”管家跑到厨房催菜,没想到会看到卓烈桀,他惊得跑过去,“参见王爷。”

  暂时地将目光从秦悠莱身上调开,卓烈桀看着管家,嘴边带着冷笑,“管家真是教导有方呢。”多事得让他失了不少乐趣。

  听着像是在夸他,但管家在王府里工作多年,哪会弄不清主子的喜与怒,“王爷恕罪。”尽管先认了错,可管家不知自己是哪里做错。

  卓烈桀的目光又回到了秦悠莱身上,眼一深,心想她学得不够好呢,在他与管家对话时,她又恢复了站姿,他都还没说起身呢,还是他亲自来教较为妥当。

  “本王房里少一伺候的丫鬟。”

  管家听到这话有些迟疑,王府中谁不知道王爷不爱让人进出他的院子,任何闲杂人都不得随意进出,打扫的丫鬟也是一日一回,动作得麻利,在主子回来之前就得干完活。

  “就让这丫头到我房里伺候。”交给别人,不如由自己亲自教的好。

  “是,属下明白。”管家点头称是,王爷的心思下人哪能琢磨,他好奇这姑娘的身世,但也不敢多问,王爷说什么便是什么。

  管家侧眸看了一眼傻傻站在那儿的秦悠莱,朝她低声道:“还不赶紧谢恩。”

  秦悠莱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眉眼间皆是不解,管家的厉声一喝让她身子一颤,畏畏缩缩地跟着福身,“谢、谢谢王爷。”

  她这么一说,卓烈桀笑开了,“小尼姑可知自己在谢什么?”

  “这……”秦悠莱被他问倒了,有些不满地轻声道:“我怎么会知道呢。”

  她以为自己说得很轻,卓烈桀听得一字不漏,这才是他认识的小尼姑,“嗯,你看起来聪明伶俐,我特意要你当我的贴身丫鬟,专职伺候我。”

  一旁的管家听到卓烈桀竟自称“我”吓得出了一身汗,心中暗暗地想着,这个凭空而出的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

  “什么!”秦悠莱大惊,下意识地道:“我为什么要伺候你?”

  这话实在是大不敬,连管家都偷偷地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这年头敢对王爷大呼小叫的人实在是灭绝了。

  “呵呵。”卓烈桀大笑,这才是她的本性,“没有为什么,我要你伺候,你就得伺候着。”

  秦悠莱眉头一皱,困扰不已,好吧,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她的救命恩人,虽然她不想被他救,但他确实是救了,所以她欠他。

  “那我要做什么?”许久未见这个大魔头,她以为他不会找自己的,初来乍到她什么都不懂,心里实则对于他的出现有一点开心,在这里他是她最熟悉的人了,但下一刻她的开心灰飞烟灭了。

  “我说什么你便做什么,我不让你做,你就不许做,总之你什么都要听我的。”他笑着,有一种打了胜仗的得意。

  “我……”她不要,她不想天天对着他。

  她的挣扎在卓烈桀看来是可笑的,他笑而不语,转身就走了,她怎么想是她的事情,他没有兴趣管。

  秦悠莱见他离开,立刻要跟上,一旁的管家拦住她,开口道:“你赶紧收拾收拾,别让王爷久等。”

  “我、我的菜还没洗好。”她踌躇着。

  “让别人洗就行了。”管家淡道。

  “但我不会伺候……”秦悠莱弱弱地说。

  “只要不惹王爷生气就行了。”管家见她这么不愿,不由得安抚她。

  “我……”她可不可以不要?

  “别闹了,快点去!”管家板起脸硬声道。

  秦悠莱哭丧着脸,听命地去收拾了,但脚步非常非常的缓慢。

  管家看了叹了一口气,“赶紧去,别磨蹭了。”

  秦悠莱苦着脸,走到一半时转过身,有些疑惑不解,“管家,为什么要收拾?”

  “贴身丫鬟是要住在主子的院子里的。”

  跟他住在同一个院子?天呐,怎么会这样?

  卓烈桀居住的院子冷夙院很大,是府中最大的院落,却不似秦悠莱所想的热闹,整个院落只能用安静来形容,而且很冷清。

  没有玩赏的植物,没有典雅的假山流水,更没有排着长龙伺候的仆人。

  秦悠莱拿着几件换洗衣物便过来了,途中她好几次想落荒而逃,可管家派人盯着她,秦悠莱走进院落里,那人还站在门口看着她。

  秦悠莱不得不认命地走了进去,这里一点也不像一个王爷居住的地方,实在安静得令人毛骨悚然,她都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