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夜夜沉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 页

 

  卓烈桀盯着她酡红的脸颊,声音微微拉高,“还噘嘴,我说错了?”

  “王爷没错,是我的错。”一旁的徐尔东看呆了,这哪是主子跟奴婢,倒像是吃醋的夫君与平白无故受冤的小娘子。

  “那你是骚蹄子了?”卓烈桀恶劣地挑起她的下颚,她的眼却闪躲着他,不愿正视他,他微微一使力,她的下颚便一片红。

  秦悠莱红了眼,“王爷胡说,我才不是骚蹄子。”

  徐尔东心有不忍,于是开口,“烈桀别欺负她了,我不过是逗她玩……”

  一个恶狠狠的眼瞪了过来,徐尔东吞下了话,不再多言。

  卓烈桀闷哼几声,“你给我去柴房面壁思过去。”

  秦悠莱在水月庵时也有被罚过,可这一次她是被罚得心不甘情不愿,但即便如此,她仍然听话地背过身,往柴房走去。

  徐尔东摇摇头,这男人越来越奇怪了,不过他也不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甚至火上浇油地说:“我看这丫鬟不错,面壁思过着实可怜,不如将她让予我,做我的通房丫头。”

  卓烈桀没有吭声,一双眼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徐尔东继续道:“我还挺喜欢她的声音,软软甜甜的,要是在床第之间,只怕会让男人欲罢不能……”

  剩下的话全数被他含在了嘴里,故作潇洒而晃着的纸扇不知何时已经落地,而他整个人被卓烈桀给高高托起,脚离开了地,任人宰割。

  “有胆再说一次。”卓烈桀轻柔地说,语气中带着的阴寒似要把对方吹入地狱最深处。

  徐尔东认识卓烈桀已经二十多年了,打他们认识,他就跟在卓烈桀的屁股后面跑,他们两人一同闹、一同玩。

  徐尔东家境殷实,父亲是一名商人,乃是京城最大绣庄的主人,每年皇宫贵族的绣品皆出自徐家绣庄。

  他们认识这么多年来,徐尔东从未见过这样阴森的卓烈桀,更没想到他会对自己出手。

  卓烈桀自幼时习武,徐尔东只会一些风花雪月的事情,哪受得了卓烈桀的手劲,他先败下阵来,“不、不说了。”

  卓烈桀余怒未消地松开手,手心痒痒的,一股杀人的欲望怎么也止不住,他将手背在身后,试图止住这种冲动。

  徐尔东跌坐在地上,双手护着脖颈努力地呼吸着,找回声音便急忙说:“烈桀,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不准靠近她。”他冷声警告道。

  徐尔东大笑,将刚才的害怕都抛之脑后,笑着说:“行行,那丫头是你的人,我不会碰的,我不过是好奇她怎么来到王府当丫鬟了。”

  徐尔东脾气甚好,不生卓烈桀的气,但他可不会白白被掐了之后,连一个理由都不问出来,那他可吃磨了。

  “要你管!”说完,卓烈桀便往柴房的方向走去。

  “你不说我也能知道。”他虽不务正业,可他的眼线多着呢,早晚会知道。

  不过……卓烈桀的力道可真大呢,自己的脖颈处仍是隐隐作疼。

  徐尔东从没见过卓烈桀动真格,但刚刚他是感受到杀气了,他耸耸肩,低语道:“真是奇了,他怎么倒在乎起这个小尼姑了。”

  第5章(1)

  秦悠莱坐在柴房里,脸上有着愤怒,手不断地扯着身下的干草,“胡说八道,王爷说的话都是屁……”

  柴房的窗边有一个人影正慢慢地靠了过来,可惜秦悠莱仍不自知,骂得起劲,“王爷的嘴太臭了,就知道说些有的没的……”

  窗边的人两眼阴暗,听了好一会儿,他愤怒地抽身离开了,这小尼姑,他本想看看她是否有认错的心,要是她肯认错的话,他就放她出来,可以她现在的情况看来,哼,她的晚饭是不用吃了,至于早饭,到时候看她的嘴臭不臭,要是再敢辱骂他的话,他非得关她个三天三夜。

  只是这想法到了晚上三更时便破功了。

  “啊……”幽静的夜晚只听到秦悠莱一声惨叫,一道身影快速地飞出了冷夙院,转眼便来到秦悠莱面前。

  秦悠莱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地窝在角落里。

  “叫什么?”卓烈桀连外衣也来不及披上,只着一件里衣,威武地站在她的前方。

  乍听熟悉的声音,秦悠莱抬起泪流满面的小脸,看着那张平日嚣张的脸,心生一股依赖,顾不得男女有别,也顾不得主仆之分,她飞快地扑向了他。

  凤眼环顾四周,未见到任何怪异,他大骂:“臭丫头,大晚上扰人清梦!”

  话音刚落,他的怀里便多了一个软软的小人儿,他一愣,低头一看,娇小的秦悠莱已然扑在他的怀里,像寻求安慰似地不断圈紧他。

  怒火似乎不再这么炽热了,他的嘴角微微弯起,连语气也放柔了,“怎么回事?”

  “刚刚似乎有人在哭喊……”她夹带着哭音,平日里圆润如珠的嗓音变了调。

  卓烈桀看向不远处,楚风立于院子的入口对他颔首,卓烈桀眼深如潭,“听到有人哭?”

  “是、是呀,好像索命的亡魂般。”她努力地点头赞同。

  “出家人也怕这个?”他的手状似安抚地拍拍她的头,发丝的柔软使他的手不得不眷恋地轻柔抚着她的头。

  “那人哭得太惨烈了。”她哽咽着。

  卓烈桀出来的急,脚还光着,凉凉的冷意从脚板底下躐了上来,他倒不觉得冷,身体反而燥热得很。

  “别哭了。”他搂住她,将她纳入自己的怀里,俊逸的五官逐渐靠近她的脸,淡淡地说:“不是鬼。”

  不是鬼,怎么能发出那么可怕的声音?

  秦悠莱两眼发直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一个男人被五花大绑固定在椅子上,整张脸因为痛楚而扭曲着,他身上有着无数的血红鞭痕,嘴中不断地喊着,“杀了我、杀了我……”

  原来不是她在作梦,而是她真的听见了那如鬼哭般的声音,不是错觉,一切都是这么的真实。

  血腥味令她作呕,而男人的哭喊声只让她毛骨悚然,更可怕的是站在她身边的男人却是面不改色,好似他对这一切习以为常。

  冷夙院里有一座偏僻的小屋子,她没有闲情逸致到小屋子里玩,更没想到这间屋子是囚禁、折磨人的地方。

  卓烈桀的手紧紧地抓住她的,丝毫没有松开的征兆,好似想永远地抓住她不放。

  为什么带她来这里看这惨不忍睹的一幕?秦悠莱努力地挣脱他的手,“放开!”

  他不做声,一双凤眼就盯着她看,好似想从她的脸上寻找着什么,她脸上有着害怕、有着厌恶。

  “放开、放开。”秦悠莱拚命地扭着手,无奈的挣扎几番,却发现她根本挣不开。

  她红了眼眶,随即闭上眼睛,低声地念着,“阿弥陀佛……”

  卓烈桀狭长的凤眼地眯着,一把抓住她的下颚,手劲没有控制地弄疼了她,她痛苦地睁着眼睛,“你什么意思,你认为本王做错了?”

  他第一次在她的面前流露出王爷的高贵和倨傲。

  秦悠莱痛得摇摇头,她一心向佛、不做坏事,只想当一个尼姑,她不想走入世俗,她对世俗有着莫名的恐慌。

  而来自世俗的他身上有着张扬的气息,将她卷入了他的世界里。

  她不想留在他身边,只想回去,就算师父不肯为她剃度,就算和以前一样只是带发修行,那惬意安详的生活才是她真正渴望的。

  “本王有错?”卓烈桀看不出她那张扭曲小脸上的情绪,但他知道这个善良的小尼姑在指责他的残忍。

  他身为五王爷,看似纨绔子弟,实则是皇上的密探,任何对皇上以及国家社稷有害的事情,他一律斩草除根,手上染了多少的血,他早就不知道了。

  冷夙院没有闲杂人等,是因为他刻意营造出刻薄主子的形象,更是为了在这里方便审问犯人。

  秦悠莱刚来的那一会儿,他身上没有任务,前几日进宫面圣,皇上要他处理黄河一带贪官污吏之事,他顺藤摸瓜地抓到几个嫌疑人,但他们狡猾地避开他的调查,故他选择了逼问的方式,没想到她的耳力不差,听见了惨叫声。

  “本王没错!”在她面前的是比魑魅魍魉还要可怕的男人,此刻他衣衫凌乱,剑眉连成一线,好像要一 口吞了她似的。

  秦悠莱呜咽地扭着身子想要逃离他,她不知哪里生出一股力量,一把推开他,惊慌地离开这间屋子。

  卓烈桀看着她逃离的方向,两眼带着怒意。

  “王爷,秦姑娘……”楚风上前恭敬地请示道。

  “不用理她!”他话一说完便朝那嫌疑人走去,冰冷的眼珠不带一丝情感,“你要是不说,我便一点一点地剪掉你的舌头,如你所愿,让你一辈子都开不了口!”

  一旁的楚风一阵冷意,知道王爷向来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过也奇了,以前有一个丫鬓不小心闯了进来,知晓了王爷的秘密,那丫鬟直接被送到了疯人院,照顾那些得了疯病的人,丫鬟是保住了一条命,可也没有人会相信她说的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