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总裁看上的秘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8 页

 

  可是想到他看着沈雅馨的神情,她又不太相信,因为他的眼神看起来那么专注而宠溺,经过之前几天的调查,她带着疑问去找当年白氏的员工二询问,终于明白原来白氏的破产,真的是因为她的父母不肯改变初衷,在她父母的固执下,孟煜城做的任何努力都不会有任何效果。

  她对孟煜城的心态半是解脱、半是感激,更多的却是迷茫,恨了多年的仇人突然变成恩人,这种转变实在让人措手不及,也许就是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下,她才会做出协助沈雅馨逃走的举动。

  哎,希望老天保佑,让这个迷糊又真诚的小丫头能得到她的幸福,至于她自己……白婉鸣看着窗外碧绿的田野,露出一个苦笑,她的感情早就随着父母一起长眠于地下了。

  “我去替你熬点粥,无论如何你也要喝几口,都三天了,这样不吃不喝的,你打算把自己饿死吗?”白婉鸣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沈雅馨从沙发背后探出头,看了看又再度缩回去,已经过了三天吗?沈雅馨恨不得把自己缩得再小一点,不想看也不想听周围发生的一切。

  原来心碎的感觉是这么痛苦,那时的她觉得整个世界好像都塌陷了,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只要想到和他呼吸一个城市的空气,她就觉得要窒息了,所以她只好逃走,逃离那里。

  脚步声传来,沈雅馨以为又要被催促吃饭,闷闷地说:“我真的吃不下,可不可以不要吃?”可是身后的人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站着。

  孟煜城贪婪地看着沈雅馨娇小的身影,她就这么一声不响的消失了,让他差点以为会永远失去她,所幸要找到白婉鸣并不是件困难的事,她显然只是陪沈雅馨离开,而不是真正想把她藏起来。

  方才在门外遇到白婉鸣时她丝毫不吃惊,反而淡淡地说:“既然你找来了,说明你心里还是有她,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但以我的经验来看,是误会就总有解除的那一天。”她顿了顿,补充说:“白氏的事谢谢你。”文烨然说,多亏了白婉鸣,否则还不知道沈雅馨会做出什么傻事来,所以他也对她点点头,说了声:“多谢你。”然后不顾她惊诧的目光,径直走进木屋。

  等了半天还等不到白婉鸣的回答,沈雅馨没精打彩地转过头,“我真的吃不下……”是她在作梦,还是出现幻觉了,为什么她日思夜想,将她的心撕成碎片的男人就站在她的面前?

  第9章(2)

  还没开口,眼泪就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扑簌簌滑落,他不是有了名门闺秀,为什么还要来找她?沈雅馨还没有想清楚,随即眼前一花,娇小的身躯被扯进一个有力的怀抱之中,满腹的委屈此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化成泪水,熨烫在他胸口。

  “又哭。”孟煜城板过她被泪水打湿的小脸,凝目看了一会,才珍而重之地吻在她唇间,咸涩的泪水也在两人的唇齿间蔓延。

  “你为什么会来?”她抽泣着,不争气地重新生出了希翼,是不是爱一个人就会变得这么卑微,除了他的爱,别无所求?

  “带你回家。”

  孟煜城拉过她的小手,霸道地将一枚戒指套进她无名指,如果不是为了这枚戒指,他昨夜恐怕就已经赶到了,但是为了给她一份承诺,他特意多等了十几个小时,“嫁给我,宝贝。”沈雅馨怔怔地看着无名指上闪烁的光芒,“如果我在作梦的话,求你千万别叫醒我。”这个梦太美好,她梦到孟煜城在向她求婚呢。

  “傻瓜,你没作梦。”孟煜城心疼地摸着她瘦下去的脸庞,“我爱你。”沈雅馨一头扎在他怀里,又哭又笑,“我也爱你,我好爱你。”交缠的手指承诺着彼此的爱,持子之手,与子偕老。

  回到台中已经一个礼拜了,见了总裁和总裁夫人以及一大票孟家的亲戚,沈雅馨这才有了嫁入一个大家族的现实感,一连串人见下来,她早就头晕眼花了,更可怕的是这只是近亲,远一些的亲戚还没看到呢。

  白婉鸣与孟煜城的恩怨也终于了结,白婉鸣以白氏继承人的身分重新进入实验室工作,正在开发新一种植物染料,更神奇的是,据文烨然的调查,白婉鸣很可能就是康泰口中的明明,只不过现在两人还都不知道。

  文烨然说,本着对委托人负责的精神,他还要进行更多的调查才能确定,不过在沈雅馨看来,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侦探根本只是想看热闹吧。

  生活似乎又回到正轨,唯一让沈雅馨不安的只有一件事,自从回来之后,孟煜城一次都没有和她“那个”过,难道是她没有魅力了?

  洗完澡,沈雅馨趴在浴室的镜子前,仔仔细细审视自己。

  经过孟煜城一番养猪式的喂养,那几天瘦下去的脸颊再次变得饱满红润,一双水汪汪的杏眼明亮而清澈,粉嘟嘟的樱唇因为郁闷而微微噘着,怎么看都和以前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想想白婉鸣,再想想那个漂亮的瓷娃娃,沈雅馨有些泄气,人比人真的会气死人啊。

  不,不对,沈雅馨眼中一亮,还是有得比的,至少看起来,她比她们俩有料那么一点,双手托着圆润的双\\ru,忽然想起孟煜城爱抚它们的感觉,他一开始总会很温柔……

  “如果每次提早下班都有这么棒的画面欣赏,我得认真考虑一下要不要多翘班几次了。”孟煜城站在浴室门外,紧紧盯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子,感觉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正在离他而去。

  他今天临时改变行程,想带她出去吃饭,结果回来叫她半天都没人答应,他心里一惊,还以为她又逃了,顺着房间寻找时却看到如此香艳的场景。

  “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雅馨羞得满脸通红,老天爷,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手忙脚乱地抓过浴巾想要裹上,浴巾却被孟煜城夺走。

  “从你抚摸自己开始。”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压抑的情欲,医生说她需要几天的时间休息,已经过了一个礼拜了,她应该已经调整好了吧?

  “我、我没有。”

  沈雅馨想抗议,可是铁证如山,她做了,而他也亲眼看见了,所以就算要解释,她也不知道该解释,难道要说她在观察自己身体哪里更有魅力?不用想也知道会被他曲解成什么样子,更何况那也不算曲解。

  “哦,那你在做什么?”

  “什么都没做,你出去啦。”

  被赤裸着打量全身的感觉实在是又羞又窘,更可怕的是孟煜城居然开始宽衣解带。

  外套、领带、衬衫……沈雅馨像着魔一样移不开视线,她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他的身体,那充满弹性和力量的肌肉匀称地覆盖着全身,配合匀称修长的体型,实在是帅呆了。

  他的腹肌好漂亮,怪不得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摆弄她,咦,等等,腹肌?沈雅馨这才留意到孟煜城已经脱得只剩一条底裤了。

  “哇,你不要脱了。”

  底裤下膨胀的物体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她是在思考为什么他不跟她那个,可是不能在她还没作好心理准备时,就立刻和他赤膊相对啊。

  显然她的抗议被彻底的忽视了,孟煜城悠然自得地脱掉底裤,低笑着把她搂在怀里,“这么怕羞,你身体有哪个部位我没有看过?”

  “没有。”他说的的确是事实,但是完全改变不了她的羞怯,“如果……那个……回床上不可以吗?”

  “你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

  “什么?”

  孟煜城笑得高深莫测,“你离家出走前答应过我,做什么都可以。”轰!沈雅馨的脸已经红得快滴出血来了,结结巴巴地问:“那个、那个还算数?”

  “你说呢?”孟煜城看着她红艳艳的嘴唇,小腹一阵发紧。

  “好、好嘛……”不能说话不算话,沈雅馨认命地点点头,只是不到一分钟,她就后悔了。

  ……

  她气得挥手去推他,无名指上闪烁的光芒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拉过她的手指,在上面郑重地印下一吻,“雅馨,我爱你。”

  混蛋,哪有人用这种姿势诉说爱语啊!

  尾声

  “雅馨,你在做什么,再不换衣服的话就要赶不上婚礼了。”白婉鸣遍寻不到今天的新娘,最后好不容易在偏厅的角落发现那抹娇小的身影,此刻她正以缩成一团的姿态,可怜兮兮地靠在沙发的一角。

  孟煜城为了给心上人一个完美的婚礼,特地包下这间饭店和后面的整座小山,以丝带、气球还有大量的鲜花装饰得如梦似幻,令每一个来访的宾客都大感惊叹。

  可是婚礼最大的主角,新娘沈雅馨却愁容满面、一副郁闷的模样,让白婉鸣十分不解,“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