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总裁看上的秘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这个颜色不是我选的。”她委屈地嘟囔,粗心大意的店员弄错了颜色,她也是照镜子时才发现,可是钱都缴了,头发也接好了,店员也不停地鞠躬道歉,她怎么好意思要人退钱。

  如果沈雅馨以为孟煜城会像正常人那样随口安慰一句,那她就大错特错了,因为他的语气比刚才还要鄙夷,“为了自己不想要的东西掏钱?我真希望所有客户都和你有同样的想法。”

  呜……她更正,这男人比天一神水还毒。

  “好了。”孟煜城解开最后一丝打结的头发,摘下发片,几根细细的发丝松散地缠在卡子上,他以为是已经扯断的头发,不太在意地顺手一扯。

  “啊!”沈雅馨又一声惨叫,忍了半天的眼泪终于滑落,在男人的西装上留下两块小小的湿痕。

  有没有搞错,如果都要痛一次,她还不如自己解下来,还不用忍受这么半天的不自在,还要听他的嘲讽。

  “抱歉,有几根没注意到。”孟煜城面不改色地把发片递给她,才扯这么几根头发就痛到掉眼泪,要是让她自己乱扯的话,她还不知道哭成什么样子呢。

  “多谢总经理。”沈雅馨恨恨地低头道谢,发丝末端的小小囊体看得她一阵心疼。

  毛囊都被揪下来了,本来头发细就吃亏,以后变成秃头了怎么办?她气鼓鼓地暗暗磨牙,她绝对要尽心尽力地完成总裁交给她的任务,然后早早地离开这个鬼地方。

  “不用客气。”她咬牙切齿又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真是有趣,孟煜城轻咳一声,挥挥手,“赶紧去工作。”

  “是。”身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沈雅馨真想从他脑袋上也扯几缕头发下来,不过就算借她一百个胆,她也不敢。

  目送著她踏著重重的脚步离去,孟煜城摇摇头,穿高跟鞋走得摇摇晃晃,平衡感不好就不要挑战,她也不怕摔断脖子。

  目光收回,一根掉落的发丝吸引了孟煜城的注意,望著那根细细的栗色毛发,他渐渐敛去淡淡的笑意,很明显,她之前不停地抚摸头发并不是为掩盖接发,因为她自己根本就没想到,这么明显透露著不安的身体语言,往往意味著隐瞒和欺骗,她到底对他还隐瞒了什么?

  轻轻弹弹她的履历,孟煜城拨了通电话,“喂,烨然?什么时候回台湾?我要查一个人。”

  第2章(1)

  沈雅馨垂头丧气地坐在茶水间,一筹莫展地望著罢工的咖啡机。

  她早就知道自己会不受欢迎,她是空降部队,放在哪里都不会有人喜欢,更何况第一次和大家见面就闹了那么大的乌龙,害得他们辛苦准备半天的生日祝贺泡汤,连她都找不到大家喜欢自己的理由。

  都怪总裁啦,明明知道她方向感不好,指示电梯位置的时候不说左右,偏要说东西,她怎么分得清楚?走廊两端一边是公共电梯,一边是专用电梯,上面也不挂个牌子,她就算走错都不知道呀。

  回想起秘书长宋建东冷淡而疏离的态度,沈雅馨心中的挫败感油然而生,其实这几天来,他算是唯一一个没有欺负她的人了,其他人不是把她支使的团团转,就是在她面前指桑骂槐,还有人当面问她这里的环境是不是没有总部好,假笑著说真是委屈她了云云。

  沈雅馨总觉得大家误会了什么,他们会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一旦她路过就立刻开始讨论天气,天啊,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被众人接受呢?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成总裁单独交给她的特殊任务,搞不好要花很久的时间,可她不想一直这样被排挤下去啊。

  沈雅馨欲哭无泪地看著咖啡机,今天一到公司,资历最深的女秘书就吩咐她替大家泡咖啡,她放下东西就跑到茶水间,没想到刚准备磨豆子,咖啡机却故障了,怎么也无法启动。

  “咖啡机大人,麻烦你给点面子,不要连你都欺负我好不好?”沈雅馨喃喃自语著,徒劳地拍打咖啡机的外壳。

  她学的是秘书又不是机械维修,可是如果她直接走出去说咖啡机坏了,没有办法泡咖啡……她连想都不用想,她大概又会多一个咖啡机破坏者的罪名。

  哎,她好倒楣,她怎么可以这么背?

  “你要想撞的话,不如撞墙更痛快。”嘲讽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吓得沈雅馨头一滑,砰的一下敲在咖啡机上。

  沈雅馨不用回头也知道来的人是谁,倒楣的极限就是又遇上他,这几天凡是跟孟煜城牵扯上的工作,无论是搬运资料还是整理档案,都能出现这种匪夷所思的状况。

  档案室断电被关在里面啦,抱著外卖路过他身边时差点打翻盒子啦,意外多到她都怀疑是不是被下了诅咒,比如现在,他只是说了句话就害她撞到额头,虽然不太痛,但是让人很不爽。

  “总经理好。”沈雅馨敢怒不敢言地随便点点头当行礼,转身就准备开溜,她才不要跟他共处一室呢,谁知道又会出现什么意外事故。

  “你要泡咖啡?”

  “嗯,但是咖啡机坏掉了,我要去找人修修看。”

  “哦,这台咖啡机坏了两年,你要能修好也算是创造奇迹。”他事不关己似的悠闲地说。

  “什么?那为什么……”还有什么好奇怪的,她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大家平时都在喝茶,今天却突然要她泡咖啡?摆明了都在等著看她的好戏。

  “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忍了几天的委屈终于爆发,沈雅馨仰起脸,忿忿地问道。

  “对有些人,忍耐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你的忍耐往往会被人误解为软弱。”孟煜城的语气淡淡的。

  他会走到茶水间并不是巧合,刚才他经过走廊时,听到几名女秘书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他向来不理会秘书们的八卦,却在听到她的名字时停下脚步。

  “喂,她真的乖乖去泡咖啡了吗?”

  “是啊,我看到她一直在摆弄那台咖啡机,脸上还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快笑我了。”

  “哈哈哈,你真坏,不过你怎么会想到要用那台机器整她?”

  “就是倒茶水的时候灵机一动嘛。”

  “要是她歪打正著,找人把机器修好了怎么办?”

  “怕什么,总经理最讨厌咖啡味,真修好了她才是真的倒楣呢。”

  “说得对哦,哈哈哈……”

  “好了好了,快点去工作,不然被宋秘书看到又要挨骂了。”

  短短的几句话,让孟煜城猜测到事情的经过,因为他不喜欢咖啡味,所以茶水间的咖啡机坏了之后,一直没人敢提修理的事,任它在这里做装饰品,这件事大家都知道,唯独初来乍到的沈雅馨不了解,她一定是不敢向不友善的同事们求助,才会一个人在茶水间急得团团转。

  现在的秘书和助理有一半以上都是老职员,都曾被总裁派来的“秘书”们烦得要命,所以孟煜城可以理解大家对沈雅馨的反感和排斥,他最开始的想法又何曾不是如此?

  可是几天的观察下来,沈雅馨对所有刁难逆来顺受,永远精神满满地完成交给她的工作,就连那些意外,也多半不是她的责任,别的不说,档案室的断电他特地查了一下,出问题的插头严重老化,绝对属于日常安全检查中的遗漏问题。

  他从来不插手秘书们之间的矛盾,办公室有办公室的生存法则,如果连人际关系的小小压力都无法处理的话,怎么能留在全公司责任最大的楼层?

  孟煜城平日的坚持,在瞥见茶水间那抹孤寂的身影时松懈下来,算了,于公她不该被这样对待;于私……文烨然的初步消息已回传给他,她真的是母亲最要好的朋友的孩子,他是应该对她多一点照顾。

  沈雅馨有些茫然,他这算是在安慰她还是在替她打气?她有点不太敢相信他会这么好心,背过身去擦了擦泪水,小声说:“总经理要喝咖啡的话,我去楼下帮你买好了。”

  看出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孟煜城冷哼一声:“没人告诉过你,我最讨厌咖啡?”

  “咦?”她呆呆地望著他,他最讨厌咖啡?可是那个秘书还要她挑一杯最好的送去给总经理……

  “所以这台机器才会坏了两年都没人去修它,因为没有人会那么蠢。”孟煜城忽略心底异样的感觉,狠心帮她看清真相。

  从她的履历就能看出来,她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一路顺畅地进入总公司,她的个性迷糊单纯又活泼可爱,再加上母亲的关系,想必在总公司,父亲也将她保护得很好。

  沈雅馨来不及转身,眼泪就扑簌簌滑落,她不是没承受过别人的敌意,初到总公司时也有人对她说三道四,甚至还有人怀疑过她是不是总裁的私生女,但她都用自己的善意一一化解,只是这次她与大家之间似乎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无论如何都跨不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