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拟人生 > 穿到古代嫁只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惜玉想着想着,大胆往前一步,跟那贵妇道,“夫人,您买了我吧,我虽然才八岁,但能做的事情很多,只要一两。”

  贵夫人没想到一个小孩竟如此大胆,怔了一怔。

  农妇见那娇贵女娃的确喜欢自家丫头,立刻道,“是啊,夫人,我家来弟很能做事的,一两就好。”

  贵夫人看着女儿一脸要求,实在不忍拒绝,点了点头,“好吧。”

  农妇喜极,当下叫了丈夫快点去请村长过来作见证,双方写了契约,画了押,黄来弟就此归杉天府温家,此后与黄家皆无干涉,便跟着主人家的姓氏。

  惜玉这时才知道自己的新主人家也姓温,而那叫做润儿的小姑娘全名是温润玥—最后一字从玉字边,似乎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定数。

  润儿小姑娘一知道姊姊可以跟自己一起回家,高兴得不得了,也没嫌惜玉手脏便即刻拉住她的手,十分亲热。

  温夫人道,“来弟,你有什么要带走的,进去收拾一下。”

  惜玉摇摇头,“不用了。”

  第1章(2)

  车行到市集客栈,温夫人便命随行的丫头给惜玉好好洗个澡,又命人去布庄买了现成的衣服给换上,待梳理干净再带去给温夫人见过,夫人身边的老嬷嬷笑说,“原本还以为是个小泥人,没想到打扮起来倒还讨人喜欢。”

  接着便由老嬷嬷给惜玉说了些简单的事情,大抵是见她还小,也没说得太复杂,只说主人家姓温,是海商,润儿姑娘是嫡女,以后让她给姑娘作伴即可。

  两日后车行入杉天府温家,惜玉终于看到自己以后要居住的地方,一言以蔽之就是升级版的林家花园。

  虽然嬷嬷当初没跟惜玉多说,但凭她现代人的常识与逻辑,自然很快就搞清楚宅内状况。

  温夫人是正妻,成亲多年无所出,倒是她当年的陪嫁丫头林氏给温老爷连生了两个儿子,此后母凭子贵,虽然是丫头出身却被扶为贵妾,但林氏心思也算老实,并不恃宠而骄,见到温夫人总是规规矩矩的行礼,温老爷又不嗜色,居然就这一妻一妾并无再娶,如此一家也算和乐。

  又过数年,温夫人终于有孕,一举得男,取名温任远,两年后又诞下温润玥,温老爷自是喜极,他与温夫人是表兄妹,自幼相识,感情十分深厚,当年不得已纳了林氏也是为了留后向母亲交代,现在见心爱的女子给自己传宗接代,意义自然不同,每次行海归来给母亲请安后便待在妻子的院子,甚少去林氏那儿,庶子若要见父亲,要到嫡母的院子请安才有办法看到。

  惜玉既然是给温润玥作伴,自是待在温夫人的院子,此后数年惜玉过得顺风顺水——既有本事当贵族幼稚园的导师,陪伴个小娃不过是小菜一盘,简单得很,该学刺绣了,该睡觉了,该去给太夫人请安了……润儿都乖乖听话,只能说是缘分加上技能,润儿这小娇女很吃她这套,故此温老爷跟温夫人都对她挺不错的,并没有让她做什么粗活,润儿春秋裁制新衣新鞋总也有她的一份,即便做工不能比,但相较于温府中其他童工,她的待遇已经好太多了。

  惜玉就这样以温来弟的身分在大宅度过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好日子直到三年前的小雪之日。

  温夫人母亲病重,温老爷陪妻子回乡省亲却没再回来,后来才听说伍阳山的官道常有盗匪出没,若外地人不慎便是有去无回。

  惜玉内心十分难受,见温润玥哭昏几次,更是小心翼翼的哄吃哄睡。

  太夫人在此时异常坚强,知道儿子存活无望,一方面自己对商行的帐,一方面则让温任远在热孝中赶紧娶进康家女儿,待丧事过去,温任远便正式掌家。

  虽然不过十四岁,可由于温老爷自小便亲自教导他,再者有温太夫人扶持,因此也算做得有模有样。

  三年后温任远出孝,选了个年后的良辰吉时便同温家船商第一次行海。

  行海一次约需半年到八个月,温任远才出门不到十天,太夫人便病倒了,温润玥想去探视,但她自己身子不好,当时也染了风寒,大管家让她别去,不然互相过了病气那可糟糕。

  至于太夫人这边,林氏跟两个媳妇日夜不睡,亲侍汤药,太夫人却咳得越是厉害,连换几个大夫都没起色。

  待温润玥病愈,惜玉陪同她到太夫人的屋子,她老人家不过半个月时间便似老了十岁,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咳。

  温润玥见奶奶这样,眼圈一下子变红了,想扑上去却被林氏院子里的周嬷嬷拦住,道,“润姑娘身子刚好,可不能靠这么近,太夫人咳归咳,心里是明白的。”

  林氏无奈,只道,杉天府有名的大夫都来看过,也没能说出个病症,已让儿子去临府瞧瞧有没有医术高明的大夫了。

  温润玥擦擦眼泪,握住林氏的手,“我见姨娘跟两位嫂嫂都瘦了一圈,这些日子着实辛苦了,也该好好休息,不如让那些嬷嬷来替着吧。”

  林氏苦笑,“润姑娘说这什么话,哪有婆婆不舒服,媳妇却在休息的道理,这日后如果见到老爷跟小姐,我可怎么交代。”

  温润玥闻言,眼泪又往下掉,“姨娘跟嫂嫂有心,爹娘一定是知道的,内心肯定谢谢姨娘代为尽孝。”

  惜玉见状,总觉得……微妙。

  温润玥虽然已经十五,但她受尽疼爱,心思单纯,肯定不知道人心险恶,而她温惜玉可是在职场上打滚过的人,很懂人世间有多险恶。

  譬如说,班上的小皮蛋会为了报复她的爱心小手拍,半夜打无声电话给她。

  又譬如说,单身爸爸追求不成,把她的电话跟照片贴在色情网站,留言“房贷压力大,求好心哥哥帮忙”,害她被园长约谈。

  怪兽家长因为她不愿偏心,愤而投诉她教学态度不佳。

  惜玉想着职场生涯中那些阿哩不达的事情,又想起林氏的悲情人生—小姐无子,陪嫁丫头因为连生两个儿子被扶为贵妾,不知道多少丫头羡慕林氏的际遇,恐怕林氏当时也觉得自己走了大运,谁知自家小姐居然会在数年后有娠,还一举得男,当温任远呱呱坠地那刻起,她的两个儿子就注定什么也没有。

  温太夫人是温夫人的亲阿姨,十分偏袒自己这个外甥女,加之温老爷爱妻,故温家嫡庶观念极重,林氏见到温任远得称“少爷”,见到温润玥也得喊声“润姑娘”,吃饭时同厅却是分桌,林氏站着伺候太夫人吃菜喝汤,等太夫人吃饱了她才能坐下。

  至于晚辈们情况也是层级分明,温任远跟温润玥若还没吃饱,林氏的两个儿子跟媳妇们就不能举筷,有次小孙子饿了,忍不住用手先拿个桂花糕,太夫人眼尖看到,瞬时拍桌,林氏跟二儿子一家全跪着,让老人家骂了快半个时辰,更别说温老爷已经许多年不去她的院子。

  这可不是培养什么好媳妇的环境,林氏如此孝顺,惜玉几乎可以肯定这是恐怖片的前奏。

  再往床上一瞥,已经咳得说不出话来的老人家眼中一片哀意,神情绝非欣慰有媳如此。

  惜玉并不是路见不平的个性,只是平心而论,太夫人真的对她不错,她对这个老人家是有感情的。

  自己名义上虽然是丫头,但太夫人对她总是和颜悦色,喜爱有加,惜玉记得自己身子还没长高前,太夫人常会摸她的头说,将来润丫头成亲之前我会先收你为义孙女,也别叫来弟了,就叫惜玉吧,润丫头有孕后,若你愿意,便让润丫头的丈夫给你收房,若不愿意,有个义姊的名字总也不能动你。

  这话太夫人不只说过一次,温府有不少人都听过,连新名字都取好了,以后不叫温来弟,要叫温惜玉了,加上口耳相传,大抵都知道太夫人有这心思。

  而这心思便成了惜玉的护身符,别说大管家的儿子想娶她,就连二少爷想收她当通房都没门—她在温府虽然不是主子,可也不是可以随意要走的小丫头。

  思及此,惜玉往前了一步,“润姑娘心疼姨娘,姨娘孝心又重,不忍回房休息,不如润姑娘陪林姨娘去赏赏梅,小歇一番,我跟周嬷嬷这边守着便是。”

  说完便搬了凳子到床边,假意给太夫人按摩起来。

  只能说幸好她来到这里懂得藏着掖着,没人知道她是知识分子,见林氏跟温润玥出去后,她暗中在太夫人手背上写了几个字。

  太夫人睁大眼睛,很快地伸出颤抖的手,跟着写了几个字—“林氏有异心,带润儿投奔平安府朱家,待任远行海归来再做打算。”

  “舅老爷?”

  “林氏给我吃药使我病重,主要便是想以冲喜为名把润儿许给知府家的傻儿子,一来可以拿知府的大笔聘金,二来给自己出口多年恶气,三来藉以拢络知府,将来好给儿子从官铺路,润儿若不见,林氏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我娘家兄长,因此绝对不能去那。”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